中国散文500篇: 独白

  三哥指着我的碗说,二叔说要娶二婶,荣沛鋡妈妈说我是水做的、我妈妈也经常这么说我、就是因为我太爱哭了、可我有的时候真的是忍不住、今天放学我又哭了、是因为老师以后不让我去跳舞了、只让跳的好的同学去跳、本来老师说的时候我就差一点哭了、可是我怕其他同学笑话我、我就忍住了、可是放学一看见妈妈还是忍不住了、哭得稀里哗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