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八怪之李方膺

台港文学选刊1992.7王鼎钧台湾弃友航海有时需要弃船”,人生有时需要“弃友”,二者皆是非常之举。
“朋友是装在两个腔子里的一个灵魂”,倘若如此,根本没有“弃友”一词。
  但交友选择错误,或朋友的人格起了变化,这就发生如何由朋友变成非朋友的问题,弃友不得法往往使一个庞大的正数突然变为负数,殊非吉事。
  文中子早就警告我们:“先交后择,多怨。”那时,朋友与仇敌亦如剃刀边缘。如果要“弃”的是一个异性密友,就更不简单了。
  两种知己“没有爱人是寂寞的,没有仇人也是寂寞的。”培根这句话好大的口气!没有爱人而寂寞是一般常人的感觉,没有仇人而寂寞是稀有的非常之士。
  爱人、仇人虽是两种相反的人物,其实都属于广义的“知己”。英雄好汉,或不打不相识,或不相识不打。一世瑜亮,对立到底,但惺惺相惜,余子不在眼内。
  爱人带给你期望,仇人带给你威胁,两者都产生紧张,驱逐苛安自满。不过,没有爱人,应该找一个;没有仇人,就让他从缺也好!大志人生不但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而且极可能近大者大,近小者小。
  三百六十行,行行有大人物。有为的青年,首先应该知道你这一行的权威人士是谁,然后想办法“接近”他们。例如,读他们的传记,听他们的演讲,参观他们的成就,使自己襟怀开阔,目标远大。这就像做书法家一样,手上备有若干部真正的好碑好帖,时时观摩,而且任何机会能够看见好字,决不放过。
  雪埋诗兴诗人看见满地皑皑白雪,如粉装玉琢,诗兴大发。不过他没有马上写诗,他需要一段时间酝酿,他说:“我把诗兴埋在雪里。
  诗尚未成,太阳先出来了,积雪融化,满地泥泞。诗人看了,大为扫兴,放弃了作一首诗的念头。他说:“一首好诗被糟蹋掉了。”
  写诗是诗人的事业。事业的“根”应该深植心中,坚忍不拔,不随外物迁移。
  外物常变,如果心随物移,则花开花落,月圆月缺,此心哪有安宁的日子?事业哪有成就的一天?人缘我跟某公司董事长做了多年邻居。当他的公司财源茂盛的时候,他的汽车碾扁了别家的小鸡。他的狼犬自由散步,对着邻家的小孩露出可怕的白牙。他修房子把建材堆在邻家门口。坦白地说,他在邻居中间没有什么人缘。
  后来,他的公司因周转不灵而歇业,我们经常在巷道中相遇,我步行,他也步行。他的脸上有笑容了,他的下巴收起来了,他家的狼犬拴上链子,他也经常摸一摸邻家孩子的头顶。可是,坦白地说,他仍然没有什么人缘。
  一天,偶然跟他闲谈,谈到人间恩怨,我随口说:“人在失意的时候得罪了人,可以在得意的时候弥补;在得意的时候得罪了人,却不能在失意的时候弥补。”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他若有所悟。
  他暂时停止改善公共关系,专心改善公司的业务。终于,公司又“生意兴隆通四海”,他又有汽车可坐,不过他的座车从此不再按剌叭叫门,并且在雨天减速慢行,小心防止车轮把积水溅到行人身上。他的下巴仍然收起来,仍然有时伸手摸一摸邻家孩子的头顶。后来,他搬家了,全体邻居依依不舍送到公路边上,用非常真诚的声音对他喊:“再见!”人分四等从前上海有一位闻人,把门下宾客分成几类:有本领、没脾气,一等;有本领、有脾气,二等;没本领、没脾气,三等;没本领、有脾气,四等。
  有本领、没脾气的人是奇花异卉,不可多得。有本领的人多半有个性,别人因敬重他的长处而容忍他的短处。没本领而又没脾气的人留之无害,去之不必,还可以在社会上勉强生存。既没本领又难相处的人恐怕早已淘汰,四种中仅存名目罢了。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靠不住“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近山的人要有本领吃山,靠近水的人要有本领吃水。本领大,吃得好、吃得多,本领小,吃得少、吃得坏。靠山,本领大可以开矿,本领小只能打柴。靠水,本领大了行轮船,本领小了捞鱼虾。如果什么本领都没有,还不是望洋兴叹。
  归根结底,“吃”的是自己的本领。靠山靠水都靠不住,只有自己的本领最真实。你看,“靠”这个字的结构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你依赖他人的念头殊属“非”是。
  一席话中国画家为什么喜欢画竹子?你看,这副墨竹盖了一块压角章:“喜其直而有节”,这就是答案。还有别的理由吗?有,竹子的中心是空的,代表虚心,“竹本心虚是我师”。白居易说过,竹有三大美德:身直,心空,节贞。——不但有节,而且“节”非常坚固。
  你们为什么又喜欢梅花呢?梅花的枝干完全不合“直而有节”的原则,而且也不“虚心”。啊,这是因为梅在冰雪中开花,送来春的消息,“数点梅花天地心”。还有,梅花香气很淡,是“暗香”,仿佛不求人知,可是谁闻到了那香气永远忘不了。这些特征代表中国人理想的人格。你们不用看竹的标准看梅?当然不。也不用看梅的标准看竹?当然也不。要是那样,竹和梅都一无是处了,是不是?我们不会故意把世界弄得那样丑陋。我们就梅发掘梅的优点,就竹发掘竹的优点。
  来看这幅画:为什么这样苍白?啊,这位画家我认识,他说人生是苍白的,所以他要把苍白展现出来。那么,旁边另一幅画为什么色彩缤纷而强烈?那是因为后来这位画家想法变了,他说人生是苍白的。所以他的画要特别注重设色。哈哈!真有意思,你们的画家真懂得人生,或者我该说,中国人真懂得人生!

后来,他的公司因周转不灵而歇业,他的脸上有笑容了,下巴收起来了,狼犬也拴上了链子。他也经常弯腰摸一摸邻家孩子的头顶。可是,他仍然没有什么人缘。

李方膺(1696-1755),字虬仲,一字秋池,号睛江,乳名龙角,南通人。南通当时隶属于扬州,是扬州的一个散州,所以李方膺是广义上的扬州人。
乾隆十六年冬,李方膺从合肥知县位归隐后不再当官。但他没有回故乡南通,也没有到文人雅士、书画家聚集地扬州,而是在南京借寓项氏花园,李方膺题名借园,项氏花园从此有了新名字。在借园,李方膺住了四年,期间与当时文坛泰斗袁枚、画家沈凤过从甚密,谈诗论画,不问政治,悠哉游哉,过了一段惬意的生活,产生了一大批书画作品。
乾隆二十年秋因病回到故乡通州,离开南京时,已成为好友的袁枚有诗相赠
才送梅花雪满衣,画梅人又逐飞。一灯对酒春何淡,四海论交影更稀。
回到故乡通州后,又与郑板桥等扬州画家时有接触,因此他的画在一定程度上融入了扬州画派的大家庭。

后来,这个穷孩子靠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大富翁,同时也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帮助穷人的大善人。但是,他仍然对糖块情有独钟。他说,他每次帮助一个人,都会想起当初的那块糖,那种感觉一下子就会甜到心窝。现在,他吃什么、喝什么、享受什么,都没有了当初那种甜到心窝的感觉,只有开个糖厂,时时提醒自己不忘感恩,帮助别人,才能让他找到当初那块糖的感觉。

李方膺——又一扬州八怪中的杰出画家、诗人,他的梅花和风竹最有特色。他出生于官宦人家,几乎一生为官,他喜欢为民做主却难免得罪权贵。画品诗品如人品。他的《题画梅》诗曰:
挥笔落纸墨痕新,几点梅花最可人,愿借天风吹得远,家家门巷尽成春。诗短情长,流露着对百姓的浓浓情意。他的《风竹图》也有题诗:
波涛宦海几飘蓬,种竹关门学画工。自笑一身浑是胆,挥毫依旧爱狂风。短短四句,表达了对浑浊宦海的无可奈何和横眉冷对。

原来,他年幼时家境贫苦,从没有吃过糖块。一次在路上,一个好心人给了他一块糖。他含在嘴里,感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

画史从来不画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