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隆美尔传: 第十一章 强弩之末阿拉曼

  德军在托卜鲁克战役的辉煌胜利使丘吉尔首相在国内成为众矢之的。脾气暴躁的议员们纷纷抨击丘吉尔,“虽然在辩论中一场又一场地赢得胜利,但是在战场上却一次又一次地遭受失败”。连保守党议员们也群起指责丘吉尔的无能。

问:“沙漠之狐”隆美尔为什么就偏偏败给了蒙哥马利?

阿拉曼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战场上,轴心国德国司令埃尔温·隆美尔所指挥的非洲装甲军团与英国伯纳德·蒙哥马利将军统领之英联邦军队在埃及阿拉曼进行之战役。这场战争以英国为首的盟军的胜利而告终。

  在随后的几天,随着隆美尔装甲军团不断乘胜前进,英军不断节节败退,议员们对丘吉尔更是群起而攻之。一位议员指出英军的失败完全在于军队那种按部就班的僵化思想,“在我们国家,人人嘴边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隆美尔在英国军队服役的话,那么他现在仍然还是一名下士”。

图片 1

图片 2

  丘吉尔在两院联席听证会上进行的一次才华横溢的雄辩使他暂时摆脱了一场政治灾难。他向议员们讲述了北非失败的大概经过,很巧妙地回避了议员们指向他的矛头,而将战争失败的主要原因归结为隆美尔的天才指挥和远在非洲的英军将领们的指挥失误。他表示,“如果有那种自称是灾难投机商的人,认为可以用更加暗淡的色彩来描绘这幅图画,无疑他们完全有权这样做,但是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如何来扭转北非的战局,而不是在这里喋喋不休地争论谁要为已经过去的失败来承担责任”。丘吉尔认为,拯救北非英军的惟一途径就是任命一名能与隆美尔相匹敌的将领前去指挥北非的英军。

蒙哥马利得以在阿拉曼击败“沙漠之狐”
完全属于意外中头彩,并不是说蒙蒂打仗就是如何菜鸟,而是因为在北非与德国人对掐的英军主力部队第八集团军,其司令官一职原本不应该属于蒙哥马利,是历史的机缘巧合,让蒙哥马利有机会执掌第八集团军,并在绝对的兵力兵器优势下逐退隆美尔,并因此名声大噪,就这一层而言,蒙哥马利的确是个幸运儿。

这场战役的胜利彻底扭转了北非战场的形势。盟军在阿拉曼的胜利致使纳粹德国和意大利王国欲占领埃及、控制苏伊士运河,占有战略资源丰富的中东的希望破灭。这场战役结束了非洲装甲军团的攻势,此场战役后轴心国于北非战场转入战略撤退运作。阿拉曼战役与同时期的斯大林格勒会战与瓜岛战役成为同盟国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的开始。

  丘吉尔的窘境和辩词在德国引起了一阵喧哗和嘲笑。《柏林经济报》在头版头条用大幅标题写道:“丘吉尔说——是隆美尔的错!”在东普鲁士“狼穴”的地下室里,希特勒带着嘲弄的神情向他的将领们评述了丘吉尔的话,“把一名敌军的将领如此吹捧简直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人们老是问:隆美尔是如何取得这种遍及全球的声誉的?丘吉尔首相应该算是功臣之一了,因为我们的丘吉尔先生总是在议会将隆美尔吹捧成一位军事天才。”

英国第八集团军是北非战场的野战主力,部队组建于1941年9月,以尼罗河集团军为基干编成,初建时下辖第十三军和第三十军,共6个师另
3 个旅(其中印度师、新西兰师和南非师各 1),兵力约 118000人,拥有坦克
924 辆和飞机1000
余架。它几乎就是为了对付德国非洲军团而专门编成的,首任司令官是阿兰·坎宁汉中将,而此时隆美尔刚刚到任“非洲军”军长半年时间,军衔还是陆军中将。

1942年10月23日,在埃及阿拉曼地区,英国第八集团军在蒙哥马利指挥下对隆美尔统率的德、意联军“非洲军团”发起攻击,两军激战十二天,英军获胜,德、意军被迫退到突尼斯边境。

  隆美尔的非洲装甲军团虽然取得了托卜鲁克战役的胜利,但经过这场恶战,德意联军的兵员、物资、装备的损耗也非常巨大。由于有缴获的大批英军战略物资可解燃眉之急,再加上罗马当局曾多次向隆美尔保证:只要占领了托卜鲁克和梅尔沙马特鲁,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将适当数量的物资运到非洲战场。隆美尔对后勤供应的前景充满了乐观的估计。

第八集团军组建后的首次作战是“十字军行动”,集团军所属部队越过埃及边境进入利比亚,旨在解英国在北非的重要基地托布鲁克(隆美尔封帅之役发生地)之围,表现很是糟糕,而且英军内部由于战事不利也是矛盾重重,坎宁汉中将与中东英军总司令奥金莱克因战略问题爆发多次争吵,不久便被后者解职,代之以总司令部副参谋长里奇少将出任集团军司令。

阿拉曼在埃及北部,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地区的主战场。1942年10月底至11月初,英国军队在此给德意法西斯军队以沉重打击,史称阿拉曼战役。这次战役以英军胜利告终,扭转了北非战争的格局,成为法西斯军队在北非覆灭的开端。

  这时装甲军团离亚历山大港仅160公里。在隆美尔看来,他似乎已经拿到了开启开罗城门的金钥匙。如果占领了开罗,英国在中东地区的统治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这样,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将会纳入德国的版图,土耳其将会为形势所迫站到德国这边,苏联的中部将会直接暴露在德军面前。隆美尔决定,不等部队休整补充完毕即向埃及境内乘胜追击,不给英军重建一道新防线的时间,最终把英军彻底赶出北非乃至整个中东。他给部队下达了继续进军的命令。

时间进入到1942年初,正是隆美尔在北非大放异彩高歌猛进的时分,当年1月隆美尔升任扩编的“非洲装甲军团”司令,并在昔兰尼加战役中大败英第八集团军,军衔被晋升为陆军上将;1942年6月,德军攻陷托布鲁克,以少胜多取得重大胜利,希特勒当即提拔隆美尔为陆军元帅,半年之内,隆美尔连升二级步入辉煌时刻。

展开剩余82%

  对于隆美尔要求向埃及境内深入进攻,在德国和意大利最高统帅部都引起了种种非议。大部分将领认为:非洲装甲军团的后勤补给线将会由于进攻的继续深入而会拉得更长,补给将会更加困难;万一英军切断德军的补给线,将会使装甲军团陷入绝境;而英军则由于不断收缩而使后勤补给线不断缩短,补给将会更加便利,这使英军处于非常有利的补给状态。

几家欢乐几家愁,失败的一方自然惊恐而混乱,由于未能阻挡隆美尔坦克的推进速度,英国人再次换帅,第八集团军总司令里奇也被解职,中东英军总司令奥金莱克上将亲自赤膊上阵,接管了集团军的指挥权。奥金莱克是个稳健型选手,1942年7月,指挥英军在第一次阿拉曼战役中成功阻挡了隆美尔的进攻势头,丘吉尔和英军高层大喜过望,迭电命令第八集团军转入反攻,奥金莱克认为条件不够成熟,死活不干。

1940年7月,意大利乘英法在西欧失败之机从埃塞俄比亚进犯东非英军。

  还是在1942年5月,墨索里尼给隆美尔的命令是最远只能推进到埃及边境。这倒并不是这位独裁者愿意见好就收,而是因为入侵埃及将使德意军队面临两大难题:一是意大利海军因燃料吃紧,不能组织有效的护航,向埃及的深入将会使意补给船队的损失加大,难以保证德意军队的后勤供应;二是由于马耳他的英国海空军基地一直没有遭到彻底摧毁,所以意大利的补给船队将会受到英军的猛烈攻击。

(北非英军)

1941年1月,英军对意军发动进攻,收复了东非的失地,并在北非重创意军,俘敌13万。2月,德国隆美尔将军率德国非洲军团进入北非地区增援意大利军队。在德意联军的攻势下,英军开始从利比亚败退。

  隆美尔则一心想一举打败英军,他想方设法谋求最高统帅部改变这种过时的想法。在给希特勒的信中,隆美尔大肆宣扬了装甲军团高昂的士气、英军的沮丧和慌乱以及托卜鲁克丰富的储藏。这一切对希特勒具有极大的诱惑。希特勒再也顾不上考虑其他,立即给墨索里尼发去电报。他把托卜鲁克战役的胜利认为是北非战场的“转折点”,“为什么不乘胜追击呢?胜利之神在战场上正在向我们招手”。

1942年盟军在各个战场都很颓丧,丘吉尔在政治上迫切希望北非战局能有所改观以鼓舞士气,因此对作战保守的奥金莱克大为不满,8月4日亲自飞到开罗督战,要求第八集团军立即转入进攻,奥金莱克从军事专业出发坚决不从。丘吉尔一怒之下解除了奥金莱克中东英军总司令兼第八集团军司令的职务,亚历山大出任中东英军总司令,而第八集团军司令一职由戈特中将接任,

1942年7月,德意联军自利比亚突入埃及,进抵距开罗只有350公里的阿拉曼地区。但由于盟军控制了地中海的制空、制海权,驻北非德军因兵力及装备补给不足而无力继续向前推进,被迫转入战略防御。

  墨索里尼也为隆美尔的胜利和希特勒的妄想症所打动。在给隆美尔的电报中,他批准了隆美尔要求进入埃及的请求,并预祝他早日把英军彻底赶出北非。隆美尔立即回电表示了感谢,并保证不久将在开罗机场恭候他的光临。

事实上,奥金莱克是正确的,隆美尔也认为:“他是许多英军将领中唯一具有大将之才之人,其能力远在蒙哥马利之上”。奥金莱克后来被打发到印度担任英军司令,1947年也被授予元帅军衔,如果第二次阿拉曼战役由他来指挥,战果不会小于蒙哥马利,因为他更了解对手一些。

(奥金莱克)

可惜戈特实在是个苦命的娃,赴任途中因飞机失事意外身亡,突然就挂了。丘吉尔一阵眩晕之后,选中了时任英格兰东南军区司令的蒙哥马利中将,两年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时他不过还是个步兵师长,但表现不俗,逃回英伦三岛后历任第5军和第12军军长等职,戈特的不幸罹难,终于给蒙哥马利一次历史性的机遇,走马上任第八集团军司令。

与此同时,英国在美国的支援下不断加强其在北非的军事力量,积极备战。经过周密的准备,英军第8集团军司令蒙哥马利决定10月下旬发动代号为“捷足”的反攻,在突破德意军的防御地域后,迅速向西挺进,占领利比亚昔兰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亚全境,配合即将在北非登陆的英美联军,将德意军全部逐出北非。

  在征得最高统帅部同意后,隆美尔立即催促他的部队加快推进。中途,非洲装甲军团曾一度燃料告急,好在附近的火车站有英军遗留下来的一些汽油。装甲军团依靠这些燃料终于到达了梅尔沙马特鲁以西的进攻出发阵地。

度度狼军史原创,搬运必究。

卷土重来的隆美尔再次兵临阿拉曼,而其实他的装甲军团已经是强弩之末,正在爆发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使希特勒不可能给非洲军团提供任何大规模的增援,而后勤补给线得到大大缩短的英军,额外却又得到了大量的补充。

(北非德军)

第八集团军此时已拥有近20万兵力和1029辆坦克,750架飞机和1000门大炮,弹药和油料也十分充足;而隆美尔的德意联军仅有11万余人,547辆坦克和480架飞机,更要命的是油弹两缺(意大利军队实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于1942年10月23日打响(奥金莱克哭晕在厕所,他本来计划9月份转入反攻),蒙哥马利以绝对优势军力重创德意联军12个师,歼敌55000人并击毁坦克450辆,然而由于蒙哥马利行动不够果敢,未能以两翼包抄的战术动作兜截隆美尔,后者仍然得以率领残部溜之大吉。

1942年10月,德意军队在北非共驻军12个师,10万余人。他们防守在阿拉曼西南从地中海沿岸至卡塔拉盆地之间的地带。而英军此时在北非已拥有11个师和4个独立旅,总兵力达23万。

  种种迹象表明,英军正在准备坚守梅尔沙马特鲁。事实上,李奇特也正是准备这样做的,而这正中隆美尔下怀,他就是想逼英军在此与他展开决战,乘机一举围歼英军。6月25日夜,奥钦里克亲自接管指挥。他决定避开非洲装甲军团的锐气,放弃在梅尔沙马特鲁和隆美尔决战,让英军想方设法突围,等到武器弹药和人员都得到充分补给之后,再和隆美尔一决高低。奥钦里克的这种做法拯救了英军,从而彻底避免了被隆美尔一网打尽的厄运。

如果说在如此明显的优势下阿猫阿狗都能打败隆美尔,确实有些过分,但换成奥金莱克的话,干的一定不会比蒙哥马利要差。

(隆美尔在北非战场)

打败隆美尔的并不是蒙哥马利,而是德国元首希特勒。

1942年,英国陆军以“锐不可当”的气势,横扫了不堪一击的意大利军队,夺回了意大利所占领的北非地区。
大败而归的意大利向德国求援,希特勒立刻派出有着“英国克星”之称的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前往北非支援。

1942年10月,英德双方在位于埃及的阿拉曼镇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战。
实力方面,德国将军隆美尔统兵7万,装备250辆H型坦克、300辆意大利“薄皮”坦克(M11/39)。此外还有几万打酱油的意大利人。

英国将军蒙哥马利统率英军第八集团军23万,装备300辆美制谢尔曼中型坦克、200辆美制格兰特中型坦克,900辆维克斯轻型坦克。
英德双方兵力悬殊,英军的装甲数量和兵力几乎等同于了德军的3倍之多。

善于以少胜多的隆美尔将军,在阿拉曼战争中并没有展现出往日的雄风,双方经过几天的糜战之后,德国军队的弹药和坦克的燃料所剩无几,而希特勒给予的补给如同杯水车薪,德军每天所消耗的军用物资,远远大于微薄的后勤补给。

而且,阿拉曼战争中的德国军队,几乎没有空军支援,隆美尔所率领的德国陆军,在英国空军的残暴轰炸下无所遁形,隆美尔将军在孤立无援的条件下,苦苦的支撑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隆美尔将军深深的感觉到,这场战争的胜利,距离德国越来越远……

为什么希特勒不给予隆美尔将军足够的战争物资,和相应的空军支援呢?

因为在东欧,德国与苏联正在进行着一场更为激烈的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希特勒几乎将所有的战争物资,和德国空军全部投入了苏联战争中。

隆美尔将军在兵力弱于英军三倍的情况下,得不到足够物资供给,也得不到希特勒的空军支援,无法支持下去的隆美尔将军在1942年11月向希特勒请求撤退。

希特勒似乎过于高估了德军的力量,希特勒驳回了隆美尔将军的撤退请求,并强硬的告诉隆美尔将军:“不成功,便成仁,别无其他退路”。

无可奈何的隆美尔将军,只好采用“半牺牲式”的打法,抵抗强势进攻的英国军队。

11月4日,英军第10、第7、第1装甲师对德军防线发起全面进攻,在英国空军的轮番轰炸,已经装甲师的猛烈突破下,弹尽粮绝的德军几乎全军覆没。侥幸逃生的隆美尔将军,在警卫队的保护下,仓皇逃生,阿拉曼战争宣告结束。

综上所述,导致隆美尔将军失败的原因有四点:①英德双方兵力悬殊,蒙哥马利将军指挥得当。

②德军没有足够的后勤补给,隆美尔将军无法展开拳脚,尽全力作战。

③德军没有空军支援。英军装备的坦克数量,约是德军的三倍。在没有空军对地打击的情况下,英军的坦克装甲师几乎无往不利。

④希特勒对德国的实力过分自信,他沉浸在二战初期,德军所向披靡的梦幻中无法自拔,以至于轻视了英军的作战实力,导致阿拉曼战争以失败告终。

所以,真正打败隆美尔将军的人,并非是蒙哥马利将军,而是希特勒。

当然,按照此消彼长的规律,隆美尔的失败是必然的,其面对英军不停的增兵,面对意大利人的各种拖油瓶、面对希特勒的釜底抽薪,真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不过蒙哥马利运气比较好,其执掌第八集团军的时候,英军已经完成了升级,近乎两倍于德意联军的规模以及更为强大后勤和空军支持,让隆美尔实在难以招架。当然,不是说蒙哥马利是菜鸟,面对沙漠之狐,即使是一盘儿好棋,那也得高手来下。蒙哥马利是求稳的人,在各方面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隆美尔这种出奇制胜的机会主义者完全找不到突破口。

我只是想说,隆美尔输得不冤,他已经是尽力了。

首先隆狐狸不止输给过蒙哥马利,不存在偏偏败给蒙哥马利一说,第一次托布鲁克围城,隆美尔就输给了奥钦莱克。第二隆狐狸和蒙蒂一共四次对决,隆狐狸被蒙蒂刷了一个四比零,可以说隆狐狸完败。

第一次对决,是阿拉姆-哈勒法亚战役,隆美尔试图重现加扎拉战役的辉煌,以意大利第10军(2个摩托化步兵师,1个空降师)和德军164轻型师牵制英军北翼第30军,以德国非洲军(2个装甲师,1个轻型师)和意大利第20摩托化军(2个装甲师,1和摩托化步兵师)迂回攻击南翼英13军(2个装甲师,2个步兵师),然而和加扎拉英军南线放了一堆阿三杂牌军不同,蒙蒂把殖民地部队集中在北线30军和意大利步兵缠绵(包括战力xx的阿三师,南非师以及澳9师都在北线),而把本土精锐集中在南线13军(13军唯一的殖民地部队是新西兰第2师,在北非英军殖民地部队中属于头等战力),装甲预备队也不像加扎拉那样平摊,而是集中在南线13军手里,结果在南线6个师对4个师的对决中,隆美尔始终无法取得决定性突破,最终隆狐狸损失近三千兵力和49辆坦克,60门火炮,并且将最后的补给消耗殆尽,而蒙蒂损失不到1800人和68辆坦克,将隆狐狸赶回了出发阵地,彻底解除了隆狐狸对埃及的威胁。顺便多说一句,隆狐狸手里意大利第10步兵军和第20摩托化军都是意军精锐部队,不是早期那票搞笑担当的意大利殖民地军团和黑衫军,隆狐狸手下的意军战力总体是高于英军中南非和阿三部队的,加扎拉战役阿三的阵地就是意军突破的,南非第二师守托布鲁克要塞,一周左右就被意大利第10步兵军拿下了——上一次澳9师可是面对隆狐狸死守托布鲁克7个半月,顺便,很多人鄙视意军坦克(其实北非意军当时主要是意大利最好的M13/40坦克,不比英军手里那一大堆斯图亚特,十字军,瓦伦丁之类的轻型坦克差太多)

第二次对决,是第二次阿拉曼战役,这次换成蒙蒂攻,隆狐狸守,蒙蒂以近两倍的优势(兵力11.6万对19.5万,坦克1029对547,火炮大约550对900,其中德军有大约210辆III号和IV号,英军有大约170辆格兰特和250辆谢馒头,其他都是轻型坦克),战役过程基本没什么可说,蒙蒂完全是以本伤人,压垮防线再占便宜的打法,最终轴心国军队损失约5万人(包括英军后续追击造成的损失),坦克几乎丢光,英军伤亡失踪1.35万余,损失坦克330多(一说约500,可能是统计口径问题),虽然这一仗打的很不好看,但是无疑隆狐狸又被扇了个嘴巴,尽管蒙蒂有近2倍的优势,但是隆狐狸也经营了几个月的防线,隆狐狸丢掉意军盟友(而且是意军不多的精锐)逃跑也给德意关系带来了极大的裂痕。

第三次对决,是突尼斯战局的梅德宁战役,隆美尔挟凯瑟琳山口爆扁美军的余威,试图趁蒙蒂立足未稳之际击垮之,隆美尔以三个装甲师和两个步兵师进攻英军2个步兵师,1个装甲师外加一个装甲旅,结果隆狐狸一头扎进了蒙蒂的反坦克陷阱,3月6日一个白天,隆狐狸就被击毁坦克数十辆(有多个数据,至少41辆,至多56辆),伤亡600余人,英军不过伤亡130余人(德军宣称击毁英军6辆坦克但英军并无记录),隆狐狸又吃了一个闷亏,不得不在当天傍晚叫停了进攻转入防御,狐狸本人很快就悻悻离开了北非。

第四次对决是诺曼底登陆,隆狐狸和蒙蒂作为集团军群司令正面对决,不过这样规模的战略行动已经不是他们能够左右的了,也就不用多说了。

纵观隆狐狸和蒙蒂四次对决,规模从军,集团军一直到集团军群,兵力对比也都是攻方多守方少,然而隆狐狸就没一次能占到便宜,从某种程度上说,蒙蒂在前三次对决中表现出的结硬寨打呆仗稳如老狗的战术风格恰恰完克隆狐狸机会主义式的战术风格,这在第二次阿拉曼战役之后蒙蒂对狐狸的追击也能看得出来,不管狐狸跑也好,试图停下来抵抗也好,蒙蒂都是一个节奏,稳扎稳打,不给狐狸一点翻盘的空子——当然,这跟艾伦布鲁克和亚历山大能帮蒙蒂顶住胖丘的催促自然也有很大关系。由此来看,狐狸在综合指挥能力上是有致命缺陷的,而蒙蒂基本上只要别冲动(比如市场花园那样),对隆狐狸在战术风格上的克制还是相当明显的。

攻占托布鲁克城,成就了隆美尔军事生涯中最辉煌的一刻,他被授予陆军元帅,成为他一生中最鼎盛的时期。但是头脑冷静的他,把目标指向了埃及,他要趁热打铁、速战速决,彻底改变德意联军后勤补给困难的不利局面。

固守埃及的英国人为了迟滞他们的进攻,发动了多次反攻。这是因为:一是夺回英军顽强抗争的象征——托布鲁克城,有助于恢复盟军的士气;二是通过不断的反攻,打乱其攻击的节奏,为巩固防线争取时间。

更为重要的是,以此来消耗德意联军本就困难的后勤补给,最终形成拉锯战、消耗战。虽然几次反攻均以失败告终,但还是使双方在阿拉曼形成了对峙。

10月23日夜,英军向德意军阵地南北两翼发起进攻。25日,英军在战线北部突破敌军防御阵地。28日,英军调集主力在北部战线继续猛攻,迫使南线德军增援。
德军北上增援后,英军立即集中兵力在1942年11月2日凌晨在南线发动代号为“增压”的战斗,攻击德意军结合部,并突破敌方防区,向西挺进。11月4日,隆美尔在战局不利的情况命令向西撤退,并带走了淡水和食物,留下意大利军队进行抵抗,4个师的意大利军队在抵抗过后仅余百人,随即向英军投降。

  德军完成了对梅尔沙马特鲁的包围,进攻随即开始了。第90轻装甲师击溃英军警戒部队后,突破了英军的外围防线,其他部队也纷纷突破了外围防线。隆美尔判断,要塞守军为新西兰师和印度第10师的主力,加上英军第50师和印度第5师的一部分,这些步兵基本已被包围在要塞内。其实,英军的主力早已开始撤离,新西兰师已经撤到要塞以南30公里外。其他部队也纷纷向围困力量较弱的西南部开阔地带突围,有的甚至越过开阔的海港向东撤退。而英国空军则用猛烈的轰炸来掩护地面部队的撤退。

然而这些,并没有“抚平”丘吉尔心中的怒火和不安,他要换将了。

对英国来说,虎狼尚在门前,危机远未过去。10万人的部队在非洲军团面前死的死、降的降,士气低迷、一触即溃,严重危险后方的“生命补给线”。于是,丘吉尔决定在前往莫斯科会见斯大林之前绕道开罗,顺便把中东这个棘手的问题解决掉。

到达中东前线的丘吉尔像往常一样要求“进攻,进攻”,而前线指挥官却提出了许多推迟攻击的理由。没办法,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指挥员尚且如此,怎么能指望部队打胜仗呢?

他决定由第13军军长戈特升为第8集团军司令。然而不幸的是,戈特所乘坐的飞机被德方击落,不幸罹难。于是,丘吉尔等人连夜研究,最后决定由蒙哥马利接替戈特。

至此,阿拉曼战役以英军的胜利宣告结束。在这场战役中,双方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英军阵亡将士达7000多人,而德意军伤亡及被俘人数近6万。

  新西兰师在弗利堡将军的指挥下,在黑夜里集中兵力从要塞的南面进行突围,而隆美尔的司令部也恰好设在要塞以南。隆美尔率领他的警卫营仓促投入了激战,并立即下令意军使用全部补给车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要塞以南,堵住缺口。但意军的装备和运输工具实在太差,运动迟缓,并没能及时赶到。尽管英国空军在黑夜中难以辨清目标,甚至向自己人投下了炸弹,但新西兰师还是凭借强大的火力和机械化装备突围成功了。

为什么是他呢?他上任有什么改观吗?

他曾参加过多次战斗,都表现出了不俗的军事才能,先后任过英第5军和第12军军长、东南军区司令等职。但他爱出风头,时常文过饰非并且矫揉造作,最大的毛病是容不得别人胜过和驾驭自己,人缘不怎么样;加上又没有什么战绩,按理说到北非的重任是不会落到他头上的。

但是戈特的意外给他创造了这个机遇,改变了他的命运。

正所谓,命运天注定,机遇人把握。

就像中了头彩似的,此刻的蒙哥马利心奋不已。宣布完任命的第二天,就马不停蹄地前往第8集团军指挥部,他的飞扬跋扈、残酷无情,在其一到第8集团军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在没有和开罗的上级磋商的情况下,就擅自解除了代理司令的职务,自己就任集团军司令。

这种行为在英军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一上任,他就立即着手处理了以下几件事。首先,树立威信,他向所属将士传达了
“决不后退”的决心,以此来恢复士气和对他的信任;其次,将那些他认为无能的军官统统清除出去,对所属部队可以说是进行了一次“大换血”式的调整。

为了提高战场指挥的效率,他建立一个与他的性格、气质和作战理论相适应的指挥系统——一个小型的“作战司令部”。他把所有行政管理工作都交给
“主司令部”,而把这个单位设在前沿地域,只保留极少量的参谋、通信、机要人员。他虽不像“沙漠之狐”经常亲临前线,但对自己属下的能力和战绩总是了如指掌。

阿拉曼战役是北非战局的转折点。此后,德意法西斯军队开始在北非地区节节败退,直至1943年5月被完全逐出非洲。

  眼睁睁地看着老对手从自己身边溜走,隆美尔似乎感到了一种不祥的预兆。虽然德军占领了要塞,并缴获了大量的军用物资,但隆美尔却没有像攻占托卜鲁克那样感到异常兴奋。因为他知道,这一仗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没有像预先想象的那样全歼英军的主力,这无疑留下了无穷的后患。

此时,在阿拉曼的“沙漠之狐”,越来越被自己长长的“尾巴”困扰着。

这个“尾巴”就是补给线。这是一条由海运和陆运联合的超长生命线,运输部队首先得跨过1000多公里的地中海到达主要补给基地——班加西港,然后再走1000多公里公路,途中还要穿越沙漠。

首先,意大利海军负责海上运输,燃油是由德国提供的。由于希特勒把全部精力都关注到苏德战场上,对北非的燃油供应不是很积极。这样一来,依靠意海军运来的物资就减少了一大半。

其次,辛苦运来的这点物资,从班加西港到阿拉曼的陆上运输,时常处于英空军的轰炸封锁之下,特别是越往东,遭受打击就越大,仅燃油的耗费一项就足以让隆美尔喘不过气来。这一切使得轴心国的补给状况越来越糟糕。

与轴心国的情况不同,英国拥有许多明显的有利条件。由于马耳他岛被封锁,他们可以环绕非洲运送补给;来自美国和英国本土的援助还可以通过印度洋进入苏伊士运河。所以,在运输线上的竞赛中,德意明显是不如英军。

阿拉曼局势陷入僵持阶段和补给问题的严重性,让隆美尔看到了危险。于是他提出退回到利比亚与埃及边境的阵地上去,但其上级均不同意。这个时候,他也病倒了,想回国待一段时间进行治疗,但也遭到了拒绝。

7

  在攻陷梅尔沙马特鲁后,隆美尔命令他的部队在稍事补充后,立即马不停蹄地继续推进,他不想给英军构筑任何一道防线的时间。

没有办法,他只有带病指挥即将发起的进攻。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盟军破译了德国人的指令代码,在情报上占据着牢牢的主动权。蒙哥马利不仅掌握了隆美尔和德军总部之间的往来信息,甚至清楚他们的兵力部署和作战计划。

战役展开后,德意联军出师不利。因盟军地雷布置是越往后越密集,结果是车辆挤作一团,难以行动,成为英军飞机和炮火的牺牲品;取得空中优势的盟军开始展开空袭,各种车辆在轰炸下纷纷变成残骸。

战事进展不顺利让隆美尔感到震惊和伤心。他们的补给线也遭到了攻击,这让原本补给就存在问题的德军陷入了更大的困境,再继续坚持进攻只能加剧损失,他只得下令撤军。

当蒙哥马利发现对手开始撤退后,他命令部队展开追击。但是大量的装甲车被德反坦克炮击毁,还有部分坦克陷入雷区而被炸毁,而紧随着装甲部队的步兵也在非洲军团的凶猛反击下损伤近千人。

图片 3

  英军把从梅尔沙马特鲁撤出的军队都部署到了阿拉曼防线,并且不断地运来新的部队和大量的坦克、武器弹药和燃料。整个阿拉曼防线在以最快的速度部署着。也许“危难对英国人来说是治疗思想僵化的最好药剂”,丘吉尔十分清楚,阿拉曼一战将决定英国在北非乃至整个中东的命运,同时也决定着他自己的政治命运。

最终没能阻止他们的逃脱。

这场激烈的战斗,人们对于蒙哥马利在战争的结束阶段,没有全力追击德军的举动褒贬不一,有人认为他这是错失了消灭隆美尔的最佳时机,导致可以提早结束的战争又向后拖延了很长时间;另有人则认为这是他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新西兰第二师也印证了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这次战争虽然没有产生一战定胜负的效果,却是北非战场上一次有重大影响的战役。这是“沙漠之狐”的最后一次主动攻击,却被拥有情报和空中优势的盟军所击溃,他在北非战场上的不败金身被打破,随后爆发的战役则彻底葬送了德意联军。

1942年6月,蒙哥马利中将接任英国第8集团军司令后,力主以进攻将德意军队赶出北非。战役发起前,英国第8集团军,在阿拉曼地区由北向南展开,企图以主力在战线北段实施主要突击,首先由第30军突破对方防线,随后由第10军实施纵深突击,歼灭德意军主力于滨海地区;由第13军在战线南段实施辅助突击。德意军,企图依托支撑点式环形防御与大面积布雷相结合的坚固防线,阻滞和粉碎英军进攻。

  隆美尔也非常清楚,在现代战争中,补给足以决定战争的胜负。如果再让英军这样源源不断地补给下去,那么他的装甲军团的噩运便指日可待了。无论如何,德军必须赶在英军还没有完全休整恢复过来之前便把他们解决掉。

欢迎搜索关注“白杨树下谈历史”//学习历史,传播文化正能量//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隆美尔是二战时期德国三大名将之一,绰号“沙漠之狐”。他几乎战无不胜,一度成为盟军士兵的梦魇。而在北非的阿拉曼时,他却败给了英国将军蒙哥马利,不败神话被终结。蒙哥马利也因此一战封神。

(隆美尔旧照)

那么,如此厉害的隆美尔,为什么会失败呢?

实际上,德军一开始对非洲地区并没有多大兴趣,非洲既对他们的作战计划没有太大帮助,又没有太多资源来增加军队储备。

但德军的轴心国盟友意大利却对这片地区非常上心。1940年7月,意大利从埃塞尔比亚进攻驻扎东非的英国军队。次年1月,英军对意大利军队发起进攻,不仅收复了东非地区,还在北非重创意军,俘虏13万意大利人。

当然,意大利军队在二战中的表现一向消极,这也是如此多士兵被俘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盟友德国却没有放弃他们。1941年2月,德国隆美尔将军率领德国非洲军团前往北非增援意大利。在隆美尔的战术指挥下,德意联军以少胜多,打得英军节节败退。隆美尔迅速稳住了非洲局势,之后率领德意联军从利比亚一直突入埃及,驻扎在离开罗不远的阿拉曼地区。

(战场上的隆美尔)

1942年6月,蒙哥马利接任英国第8集团军司令。与他前任的保守战略不同,蒙哥马利力主发动进攻,将德意军队赶出非洲。而此时的德意军队,虽然屡战屡胜,但实际上处境却非常艰难。

首先,德意联军一路打到阿拉曼地区,军队早已精疲力竭。而英军却在美国的支持下,不断补充军事力量。作战计划周密,士兵们也是精力充沛,双方的作战状态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其次,阿拉曼战役爆发时,德军正在斯大林格勒与苏联士兵疯狂作战,德军的主要战场在苏联境内。几乎所有战略资源都倾向了苏联境内的德军,隆美尔孤立无援。

而且由于盟军完全控制了地中海的制空及制海权,德军补给异常困难,军队已然无法支撑太久。

反观英军,不仅不用支援苏联,还好像在家门口打仗一样,不管食物,燃油,还是药物都是应有尽有,补给十分充足,完全可以放手一搏。

在人员方面,隆美尔只剩下8万士兵。其中还有一万人无法作战,而英军足足有19万人。

在军事装备方面,德意联军只剩下550辆坦克,并且大部分是意大利老式坦克,与英军的美国M-3格兰特相比,不管是火力,还是性能都相差甚远。至于空中支援方面,更是少之又少,德国飞机绝大部分正在斯大林格勒飞着呢。

(希特勒和隆美尔)

这场仗该怎么打?

1942年11月,隆美尔早已明白自己毫无胜算,想下达撤退命令。但希特勒却向隆美尔发出了“不胜利,毋宁死”的电报。

隆美尔一时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作战,但随着德意联军防线接连被突破,隆美尔不得不率德国主力部队撤走。意大利大量士兵被俘,阿拉曼战役结束。

说起来,隆美尔在北非与英军的战斗,从没有在人数资源上占据过优势,一直都是以少胜多。他能够将无心恋战的意大利军队与德国军队融合在一起,并且多次大败英军,最后还全身而退,说是用兵如神也毫不为过。

虽然蒙哥马利在阿拉曼战役中击败了隆美尔,也凭着这场战役跻身二战顶级将领之列。但至今仍有很多人不服气,他们认为如果给蒙哥马利与隆美尔相同的军事条件,蒙哥马利绝非隆美尔的对手。

当然了,历史没有假设。

(参考资料:《第二次世界大战史》)

从整个战场局势来看隆美尔不是输给了蒙哥马利,而是输给了德国自己。就像前段时间解答一个关于隆美尔经营大西洋壁垒的问题,从战争局势上德国已经输了,即便有一千个隆美尔也拯救不了德国失败的命运。关于北非战场不得不说一个让德国头疼的地方,这就是马耳他,严格意义上讲意大利和德国没有占领马耳他就已经预示德国在北非战场的失败。现代战争拼的是什么,除去信息情报,拼的就是后勤,马耳他岛一直在英军手中,这极大的限制破坏了往北非的补给运输,严重制约了隆美尔北非军团的军事行动,奈何隆美尔是“千手观音”,也难解无米之炊的境地。

当然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碰到了蒙哥马利,他充分了解德军短处,发挥英军长处,并极大改善鼓舞了英军士气。从蒙哥马利接手北非事务以后,德国人已经预料到盟军会发动大规模反攻。蒙哥马利喜欢利用战斗的间歇来巩固自己的作战成果。除此之外,他收到了许多新的坦克,这意味着盟军在坦克数量方面有更强的优势。蒙哥马利一边接手武器装备,一边整顿部队,直到自己的军力是隆美尔的两倍。

1942年10月23日夜,英军集中1000门野战炮和中型火炮对阿拉曼地区的德军实施的夜间炮击,是这场沙漠战争中最大规模的炮火准备。这是25磅榴弹炮在实施炮击。

  6月30日清晨,隆美尔拟定好了进攻阿拉曼防线的作战计划。他决定仍沿用在梅尔沙马特鲁战役中的战术:让非洲军摆出一副向卡塔腊盆地运动的架势,但实际却是在夜里去攻打阿拉曼车站西南的防线,突破防线后,向英军第13军后方迂回;第90轻装甲师则由南面迂回到阿拉曼防线后方,切断阿拉曼以东的海滨公路,防止英军逃跑。隆美尔相信,只要他的部队能够插到英军后方,那么英军便算是完了。

“十字军”是北非战场上英国最重要的坦克

德国人在许多地方埋下地雷并加强了防御工事,隆美尔很好地选择了他的防守位置,他的侧翼被大海和无人区沙漠所保护。隆美尔指挥了第二次阿拉曼战役的计划,他的战略是打一场定局战,这将把英国及其盟友拖入一场残酷的消耗战,削弱他们的战斗意志。然后隆美尔带着他的装甲部队发起反击,继续占领亚历山大。蒙哥马利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攻破德军的防线,一旦防线被攻破,德军将被迫撤离埃及。

经过六个多星期精心组建的英国第八集团军,它已准备好发动进攻。第8集团军的指挥官非常相信他在坦克和兵力上的优势。他的军队也得到了皇家空军的支持,而且在制空权上,盟军已经开始占据优势。蒙哥马利有20万人和1000辆坦克,隆美尔约有11.5万名德国士兵和550辆坦克以及一部分意大利军队。这里要指出一点指出的是,轴心国部队的武装和训练都稍差一点,尤其是意大利军队。

1942年10月23日夜,英军发起进攻。首先实施炮火准备,随后步兵向敌前沿阵地发起冲击。在主攻方向,第30军右翼澳大利亚第9师和英国第51师、中路新西兰师和南非第1师,起初进展顺利,突破敌前沿后迅速在雷区为后续装甲部队开辟通路;左翼印度第4师遭敌顽强抵抗,进攻受阻。

  他还坚信,德国军人所固有的炽热的战斗意志和顽强的求胜心理是战胜“已经丧失了信心”的英军的最根本保证。他忍不住内心的兴奋,微笑地对自己的翻译说:“贝兰德,我想让你去夺取一座完整的跨越尼罗河的桥梁。”这位埃及通中尉立即附和道:“元帅阁下,您应该在1939年就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他的话立刻引发一阵大笑。摄影师不失时机地拍下了这个镜头,并以最快的速度寄回国内。第二天,柏林各大报纸都为这幅照片配上了显著标题:隆美尔——眺望他的埃及。

意大利的坦克部队

蒙哥马利对德军全线发动了猛烈的炮火攻击。然后他命令他的师向德军防线的北面和南面进攻。隆美尔当时没有参加战斗。他已经回到德国接受治疗,因为他真的病了。他的部下非常仔细地遵照他的作战计划。

盟军最初的进攻只取得了有限的进展,德军的防线仍在坚守。蒙哥马利是一个有条不紊的人,他使用大量的炮兵和步兵攻击,目的很明确,慢慢削弱德军防线。很快轴心国各部队均已开始出现物资和弹药短缺的情况。战斗持续了十天。英军前进被雷区拖慢,他们因地雷而伤亡惨重,还有许多坦克部队在沙漠中迷路。

24日凌晨2时,第10军第1、第10装甲师奉命从正在开辟通路的雷区进入战斗,当日仅第1装甲师的个别部队通过雷区。25日凌晨,新西兰师在雷区开辟通路后,向西南方向逼进,遭德国第15装甲师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