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短篇小说:通往天国的列车

南妮
  有个朋友说他最近的开心事有两桩。一次是过马路时,有个老太太微笑着伸出手,要求他带她过去。当时街上的行人不少,老太太独看中了他,伸手给他的姿势也是很优雅的,脸向上仰着,完全的信赖。另一次也是走在马路上,一个小男孩东张西望地不专心走路,一步跨前,手拉着他的胳膊,大概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爸,走了好几步路抬头一看,呀!是个陌生大个,便红着脸飞快走了。
  做好事做得相当有美感。
  有趣的插曲就在你出其不意之中发生了。朋友的开心大概就是因为人乐、他也乐,美丽的情境犹如一段小提琴独奏。
  真是像张爱玲说的,人生的生趣全在那些不相干的事上呢!写文章是不是也是这样呢?“灵感”好像那老太太的手,不请自来,找上你便坚信你能完成一个意愿。“意趣”好像那小男孩的手,随心所欲,却令你握住了一路的温馨。
  好的感觉不会常常有,不过你越有修养就越具发现的眼光。所以有人说,写作到最后,就是在比赛一个人的修养。也因为散文随笔是培育与训练修养的一种方式,自己才是那么乐此不疲吧!

摘要:
小男孩站在屋子里的一个角落,望着熙熙攘攘的人和周围堆放的杂乱桌椅,一动不动,显得很茫然。今早,奶奶对他说,要去位亲戚家吃顿晚饭。小男孩一听见有吃的,便开心地答应了。可是奶奶不见了,刚才还牵着他的手呢。

问:公交车上有人给带孙子的奶奶让了座,随后有个空位,奶奶很淡定的一个人又座下了,你怎么看?

小男孩站在屋子里的一个角落,望着熙熙攘攘的人和周围堆放的杂乱桌椅,一动不动,显得很茫然。今早,奶奶对他说,要去位亲戚家吃顿晚饭。小男孩一听见有吃的,便开心地答应了。可是奶奶不见了,刚才还牵着他的手呢。遇上一位老太太便将他一个人留在这儿了。“奶奶到哪儿去了?”小男孩心想。屋子的另一个角落,正对着客厅的大门,陈放着一个大大的长方形箱子。底下搭有两张板凳,用来起支撑作用。偌大的厅子,只有这儿显得很冷清。小男孩注意这个箱子很久了,从一进门开始,他就被这奇怪的“大家伙”给吸引。后来,小男孩又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每一位刚进来的人,都会在大箱子旁大哭一场。紧接着,又是点纸烧香,又是点香鞠躬。总之,这些奇怪的事让小男孩觉得很新奇。当奶奶在一旁哭时,他就一个人躲到“大箱子”底下,用手轻触上边的花纹,指尖划过以后留下的舒适感弄得小男孩“咯咯”地笑。声音惹恼了奶奶,把他拽出后,训斥了一顿,说了一大堆:不尊重、不道德,之类的话。小男孩并不明白这些,只是一个劲儿得点头,心里却加深了对这“大箱子”的神秘感。

图片 1

“奶奶不在了,要不去看看吧?”小男孩的心里一面想着,另一面朝向“大箱子”走去。“大箱子”的表面覆盖着一层金色的毯子,精致的丝线在光线下,发出幽幽的亮光,对他来说,似乎有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走近以后,小男孩看得更清楚了。“大箱子”的上面有一个盖子,盖子似乎是半掩着的,里面黑漆漆的,很难看清楚东西。他再走近些,弯下身子,几乎是贴着“大箱子”的边缘,往细缝里瞪大了眼睛去看,还是黑,不过隐约能看清有个人的轮廓。小男孩不甘这些,索性用力推了推盖子,让更多的光进来。“原来是个人啊!还是位老爷爷,可他怎么一动不动的?”他看清以后,私下嘀咕着。“大箱子”里装着一位老人,嘴里含有一张红纸。小男孩不理解,继续对老人说:“老爷爷,你干嘛躺在这儿睡觉呀。出来吧,外面有很多人,热闹的很呢!”老人没有回应他,还是一动不动地躺着,面容僵硬,脸色苍白,像是死去的人才有的样子。小男孩有些失落,走开了那个“大箱子”,一个人随意趴在桌子上,侧脸朝着它,渐渐地睡着了。

我碰到过一次类似的事情。有一次公交车上,我旁边的座位是空着的,最后一排有4个座位是空着的,一个中年妇女(目测最多60岁,比我妈大5岁左右,我妈还经常给白发苍苍的老人让座呢)带着个小男孩(目测4岁左右)上车了,那个小男孩做到了我边上,然后开口:“阿姨,你可以把位置让给我外婆吗?”

到了晚上,小男孩已经回到家中,坐在门前的石板上,想着今天的奇怪事。夏夜,从村北河流那面,吹来一阵冷风,擦过小男孩的肌肤时,给他阵阵清凉感。风那边,走来一个人影。小男孩认得出,那个人影是他的好朋友,因为只有他的家才会住在那边。

我表情😱😱😱,然后我跟那小朋友说:“你可以和你外婆做到后面去,后面空的。”

“你干嘛呢?”朋友一边走来,一边对他说。

那小男孩不搭理我,一直问我:“可不可以把座位让给我外婆。”他外婆站在边上听到了也不讲话,一直看着我。

“没什么,在看星星。”小男孩回应道。“你呢?怎么这么晚还出来呀。”

然后我眼睛盯着他外婆,接着那小男孩的话:“不可以,你可以自己把座位让给你外婆,或者跟你外婆一起做到后面去,我是不会给你外婆让座的。”他外婆看没办法,就阻止了小男孩继续说了。

“夜里在家太无聊,来找你玩啊。”声音已经是面前传来的了。

特别恶心的是,差不多一月后之后我又碰到他们了,那小男孩又座在了我边上的位置,说到:“阿姨,你可不可以把座位让给我外婆。”

“恩……”小男孩没有说话。

他外婆认出我了,阻止了小男孩继续问。

朋友找了一块石板,紧挨着小男孩坐下,眼睛飘向视野的远方。

可能他们很少碰到像我这种坚决不让座的人,所以他外婆也记得我。

周围很安静,听得见村头大榕树上的蝉鸣和风吹树叶发出的“索索”声。一会儿,其中一个声音说:“我今天看见一个箱子,里面装着人,那人一动不动地,怎么喊他也不理我。”

所以说,有些时候要坚持立场,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就把座位让出去了。坏人不会心存善良和感激,他只会觉得又碰到一个好欺负的傻子。

“那人已经死了。”说出这句话,小男孩显得很不安。“死”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东西,对他来说与其更像是黑夜带给人的那种无法触摸到的痛苦。

然后坏人的胆子就会越来越大。我们应该从小的地方就拒绝他们。

“死了?”小男孩惊讶道。

带老妈和闺女出去玩了一天,回家坐地铁。人少,我和老妈做两边,闺女坐中间。闺女八岁了,也玩累了就上半身倾斜靠在我身上。上来一堆夫妻五十岁左右,看到闺女往我身上倒,硬把屁股挤进来,想把我闺女和老妈往边挤。对这种人就不要客气,我妈就是没动。他没挤成,还嚷嚷。我们就不理他们也没给她们让。有话好好说我们也会让,但像这种没素质的人我就是不让。后来上来个老太,白发苍苍,扶着扶手。我赶紧拉了老太衣服把位置让给她。老太太很客气,连声谢谢。那一对夫妻站在边上看着干瞪眼。过了几站老太太下车,又拉着我衣服让我坐回去。闺女在边上也要让她知道,善良是要用对地方的。有些人不配你的善良,有些人会将你的善良传递下去。人与人之间就应该相互帮助相互友善,社会才会更美好!

“对呀,以前我爷爷死了,也是装箱子里的。”朋友的回答很淡定。

这我前一个月还亲身碰到过,到厦门游玩坐公交车,中途有客上车,我看六十几岁的妇人,便站起来让座,那妇人有礼貌,紧着说谢谢。但并未坐下,就拖着旁边一个二十左右的壮汉坐到我位子。当时我立马火大上脑,转头怒瞪幸未开口,只听那妇人柔声道:你乖乖的坐在这,别乱走,我到后头找位置坐,等下我过来带你下车才走。这也是我的幸运,一念之差想看看那壮汉是否好意思坐而暂未开口,避免了一次尴尬,当即把老婆拖起来让座给那妇人,心中庆幸不已。

“可是,为什么他会死呢?”

另还有一次发生在二十多年前,好像也是到厦门,那时我还当兵,坐公交途遇一孕妇上车便让座,那女士坐了几站便要下车,刚一站起,旁边一男大学生摸样的立马挤上去坐下,那孕妇急了挺着大肚子想把那大学生拖起,嘴里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这位置是这大哥让我的,我下车应该他坐才对,你起来呀。那学生当即脸涨得通红,起来也不是坐着也不是,我赶紧出面解围,那时只怕那孕妇有什么意外,紧着说我下一站就要下了。

“活到岁数了”

所以不管怎么说,感恩的人很多,即使你看在眼里的也不一定真实

“那有些年纪很小的孩子也会死。”

对于让座我说说,有一次有一个爷爷接孙放学,书包在爷爷手里,上车了站在我身边,爷爷看上去70岁左右,我起身给爷爷让座,爷爷不做把座位给了孙子,孙子坐在座位上也不拿书包,老人站在旁边一手拿书包一手扶着把手,我一直看着孙子,孙子不明理也一直看着我,我低声问,小朋友几年级了?男孩说二年级了。我说老师教没有教在公交车上让位子给老人呀,我让位子是给爷爷的,如果是小朋友坐我不会让座的。这时候孙子明白了,不再看我也不出声,孩子爷爷就装听不见,一言不发。再有一次,在地铁里,从动物园上来一对夫妇到了两个孩子,大的有十多岁了,小的大概6、7岁,小的上车就往里挤,站在我旁边看着我,一个劲喊累,我笑着问他,小朋友怎么这么累呀,小男孩说在动物园玩的累了,我说阿姨上班也很累呀,你有力气在动物园玩就不能坚持一下吗?小男孩不说话了,他爸爸不错,就对儿子说,男子汉坚持!我和小男孩说,爸爸说的对,坚持,阿姨2站就下车了,阿姨下车你坐好吗?小男孩点点头。我下车的时候小男孩和爸爸同时说谢谢。这就是我对让座的态度。

“他们是得了病,一种不能治好的病。”

这样很正常。

“原来是这样。”小男孩点点头表示认可。“可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

记得几年前去县城做短途车,大概一个小时。去的路上遇到一家人,有个老太太就让座了。等到回来的时候,一家人都有座位,我就站在旁边,当时还觉得很巧,想要打招呼,刚想说话,这几个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脸,装作没看到。

“我妈妈告诉我的。她说,世界上每死去一个人,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朋友回应道。

如果他们当时给我让座,我也不会坐。但是,他们的表现也太过让人寒心。

小男孩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些什么,之后又抬头将思绪放在了夜空。仰天望去,夜空中密密麻麻的全是星星。每一颗都在闪着微弱的光,但又好像快被黑暗所掩没,如同人的生命那样渺小而又卑微。

但我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就不让座了,平时不是太累或者太不舒服的情况下,遇到有需要的都会让座。也遇爷爷奶奶带孩子让了座,又有空做的情况下,大多数人还是让我坐,当然我没坐。也有让座后,对方不坐,锻炼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