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落封尘,在枯萎的指尖栖息

蒋芸才
  知道青春,原来是这样凄凉的岁月,等到过了青春。
  才知道青春是不知所以的凄凉与忧伤,连快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才知道青春,青春是日月的踯躅,是不知所以,也没有目的的徘徊。
  青春是一切的不自知,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这等待与徘徊,不过是等待着过了青春。
  才知道青春,不是春花的脸,不是初恋的心,青春摇曳着的烛光下,看不真切的脸和心;青春是烛光下点点滴滴的泪。啊!青春。
  才知道青春的祝福,不是馨香祝祷的慎重;青春以为不须祝福,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以后寂寞的路。不能浪掷着祝福。
  才知道青春是泪,是不断的扑向,扑向,扑向着的恋情。青春的扑向,仿佛有过不完的岁月,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伸出来,只能扑向空中,剩那一声:阿!青春。
  才知道青春是冷雨打着窗子;青春时的雨是摇晃着即将溢出的泪,然而青春不知,青春只知没有寒意的冷雨与泪的欢喜,青春是无知的。
  才知道青春的爱,只这样的一阵阵,是一阵阵的不知所以然;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那不是爱,是为了拥抱住那分明知道的青春。
  然而,我怎么能说青春不是微笑?青春的微笑曾像快速闪过的镜头,接跳着闪过;青春的微笑,不是幸福,是以为的幸福;等到过了青春,青春是不知辛苦的渡过岁月。
  才知道青春,是一个不可能的梦;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梦的永不可能;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重回青春更是永远不可能的事。虽然青春不知道那些梦,也许还不曾真正做过梦,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清醒果然是更深沉的梦。
  青春是燃起的那一支烟;等到过了青春,烟头仍未安熄,仍有烟火的形状,但那余烬啊,经不起一吹一震,才知道青春,是强说愁;等到过了青春是强自压抑的愁,是大笑后停顿的一刹那,啊,青春,等到过了青春,才知道……

伤口就像我一样,是个倔强的孩子,不肯愈合,因为内心是温暖潮湿的地方,适合任何东西生长,我清楚的知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存著,它就干涸;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零。

你幽怨的眼泪

——

滴在我的梦里

我过客匆匆看着

QQ、392306863

花落在这个多哀的时节

这世上最累的事情,莫过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碎了,还得自己动手把它粘起来,乐观的文字不华美却朴实,忧伤的文字虽唯美却梦幻,我是一个伤感主义和寂寞主义结合的人,没有温度,没有更多的情感诉说尘世间的爱,因为、爱是一种需要不断被人证明的虚妄,就像烟花需要被点燃才能看到辉煌一样。或许,正如子夜,像是斑斓星河里的一颗传说,可是我希望她是真的存在过。

诉说着这个凄凉的故事

总是习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编织忧伤,那些唯美过的过去总是无法自拔,总祈盼天空再滑过一只流星、哪怕没有愿望、至少、也让我看到它曾如此动人。哪怕流星划过的瞬间,当最后一个忧伤音符响起,想念画上了休止符,让人不得明白再美好的句子,也写下了句号。然而,这并不预示着结束,而是代表着另一个美好的延续。

……

我情愫岁月痕迹里的悲伤文字,喜欢流失时光的泪痕划过自己的脸庞,多少日夜,总认为快乐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我不可能得到那些幸福的片段,哪怕只有一瞬间,一霎间、没有!与孤独一起聆自己失意的天堂,仰望聆听所有的歌声都在一瞬间重新唱起来,那时候,我就不会怕孤独来袭,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刹那重新想了起来,那些曾经爱过我的人,其实都不曾离开。可是,自己开始重新地回忆,把回忆开始重新地歌唱,那些曾经感动过我的故事,在某一个瞬间又会重来。

我喜欢乐观活泼,大方得体的女孩,因为我已经是一个忧伤的人,但我不希望我的世界只有黑白之分,而失去快乐,我应该算是一个英俊带点颓废的男孩,可无数次在感情的世界里被已付被负,已经穿上了忧伤的伪装。华丽而空洞,找不到一点点快乐的缝隙,逝去的那些美好仿佛是那些飘零的樱花,美丽、易碎,又那样让人流连忘返。爱情像是检阅了自己的忧伤,把所有沉睡的过往都慢慢叫醒,我的伤感好像是沙漏的沙子,在枯萎的指尖栖息。我承认我不是一个成熟的人,无法做到伤心时,还能含泪微笑。

月光下

凌乱的文字将记忆深处的曾经吟唱,词笺里那流浪的笔调刻落红尘一帘幽梦,博客里泛黄的字迹深深浅浅,一步一步拓印轨迹,沾尽尘世的沧桑,蜿蜒着没有你的年轮,笔尖游离处,留下淡淡的墨香,隔着尘埃里的烟尘而去,转瞬凝眸间,一弯碎影摇晃着一世梦寐,在泪影涟涟一串的残碎,我不知道是谁苍白了我的等待,讽刺了我的执着,总之,幸福、你曾真的来过。

有你的哭泣

流年的开始是我的手指贴住了我的掌心,青春在颓华的梦境里流浪,没有结尾。一切仿若陌生的我们之间从来没有过的交谈,从一开始到最终。我好似你的心里那一面无法穿越的墙,如果你轻易推开就好像能看见地狱。彼此擦身而过,也是一种很深的缘分,只是,我痴情的一方后要注定伤的最深,是呀,自古痴情终成空。当眼泪留下来时,才知道,离殇也是另一种明白,孤独确实难舍的心疼。

有他的承诺

因此,我爱你便成一句对白便是句号,当“似水流年”不再是我们感慨青春憔悴的淡笔时,封尘在枯萎记忆里的昨天,你曾经深入我心扉的句子已经被抖落在彼岸无人的角落,些许被遗忘的事情成了注定的牵绊,而后狠狠将人推进深渊。其实我一直是害怕的,害怕悲伤。然而,悲伤却无情地流淌于我的血液之前,早已无处安放,我忧伤悠远了所有芳华。当那个忧伤的名字“夜聆离殇”不再经常出现在你的视线的时候,你是否会记得曾经遗落在黄昏里斑驳的碎影吗?就像一片片夹在书中的枫叶,夹住的只是秋天,却寂寥了一季昏黄。

微弱的月光

一泪一红尘,一字一天涯。情字成殇,该怎样落笔写就一离残梦,眼泪落尽眉愁的总是断肠人,我知道,即便是转身即逝,我也愿把清秋换作千千情结,在轮回路上为伊人赋一曲伤秋叶落,夜聆离殇曲。就算醉一场红尘蹁跹,相濡以沫,绝不如相忘于江湖。我不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是小说中一贯的海誓山盟,抑或是《诗经》中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是誓言童话里的海枯石烂,缘定三生?也许还可能是两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默默想起对方,拿起电话却不知道对方的号码。

凉风掠过

空荡荡地房间弥漫着淡淡忧伤,窗外,秋末的一缕缕清风带着冷雨,穿过沉静在夜的长廊,浮现在远远的苍茫的天幕。孤夜凉如水一般,我用那凉凉的眼眸,注视我无处可藏的忧伤,我早已习惯了漆黑一片,习惯了一个人站在窗边静静的凝望着没有光芒夜空,也习惯了一个人听着忧伤的情歌,指尖轻轻的敲打着键盘,而此刻,我的忧伤却穿过黑暗,流泻在我寂寞的指尖,穿过凉薄的红尘,停在我记忆的深处,没有人聆听,没有人相伴,没有人惜怜。而此刻,我只能用微笑掩饰我寂寞的泪眼,麻醉我苍白的语言,如何才能释放自己的空虚,忘情的抚动心中那根最敏感的弦,用声音唱出哀伤,用文字写出感动,一直一直,一遍一遍,一行一行。

亲吻着你们的脸庞

花开花落总是夕阳落下的天空,就好像反方向的楼梯,一步一步延续着从前未完的故事,就这样蹉跎了我每一个回忆有你日落,直到夜雨萧瑟了,阑珊灯火。就会在此时把想念荡漾的心,执着着那份不屈的心痛,直到泪眼婆娑,了无牵挂,人生其实就是相遇和分手的不断重复,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两人牵手时间长了,新鲜感就淡了,慢慢就有裂痕了,忙碌是一种幸福,让我们没时间体会痛苦,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自勉,岁月不待人,时间久了,才发现很多该做的事都没做。

飘荡着落叶的影子

凄风冷雨,旧梦难拾的是曾经念你终日凝眸,曾几何时,暮然回首,早已被时间干枯,红颜倚帘叹息,纤指拨琴,泪落千行断弦音,暗自相思,看着烟云悄然暗换,回首那一场风花雪月的爱,在夜色里清弥无痕的只有叹息。繁华深处,独自袭来的总是一种莫名的伤,流年不返花逝飘零的秋叶,总在这个即将要离开秋天的季节,撒下遍地伤感,淡淡的离殇,青春唯美的岁月里流逝韶华,红颜却不曾相改,沧桑了我双鬓成霜,等待伊人,脆弱却空妆,谁知良人远洋,我独语凄凉。

湖水涟漪

浮生若梦,枯叶已涩如梦红尘几深度,都未经流年的允许,把浮华空谱,流年翩翩起舞未成眠,我宁愿醉一世红颜,守候红尘微醺,但怎样堪想岁月荏苒,那些已乱恋风去的昨天,古人云:烟花已笑,如语相思几缕,何忆多情,回首余殇,春花成秋碧,空弦断,指伤柔情,怎奈伊人空妆,已淡,梦已回,泪却凉,残念独恋手中香,相思点点,红颜已淡,“拈花空叹,惜落花随风,陌路去,人已散无处可寻,轻纱飘,伊人窗前明月镜,又忆当年,他扬眉一笑把酒临风,青丝错落,夕烟落,良人身后披风衣,回首往昔,她空妆一落,依谁恋影,死生契阔,流年曾似水,怎奈何,花落空,淡了伊人妆”……无声无息再次叩首记忆的思绪,梦醒后,黯然的发现,我抖落所有的封尘,却在枯萎的指尖栖息。

如你的哀泣

还记得吗?那条小径的青石老树旁,烟雨纷纷,罡风凛冽,凉气氤氲,残阳落,青丝离红尘,携同所有悼念青春的落叶,指间尘埃等不见,饮浊酒,拆开红笺小字倾听远方的歌,仿若红颜嘴边笑,已醉,只留一路风尘湮灭美丽的过去,浮生半歇,轮回在黑暗的未知中寻找着那遗失香味的记忆,我们的青春打乱了红尘,拆散了寂寥,似乎那年相识的你,正为谁伴于青灯古佛旁……摆渡者反反复复选择彼岸的路,结果却徘徊了一生。你知道吗?流星划过天际的霎那,我们也许就结束了,那樱花下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多想在它下落的之前将那份即将遗失的美好抓住。而鱼的记忆只在世上存在七秒钟,也许鱼也有爱情,但这份无语言表达的爱只不过七秒,也许在上一秒还默默许下守护一生的誓言,可在下一秒却只有形如陌路地擦肩,于是,它花尽了一生的力气,却没有一生的记忆,爱情,对他们来说,只是奢侈品和一种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对我也如此。

撕裂了他的心

微风吹起你从前如花的容颜,婆娑的年华勾勒了谁的斑驳?怅惘的轮回凋谢了谁的破碎?365个日夜回想,依旧吟风,我一直想知道,那个秋天,把情书放在我抽屉的女孩是谁,只是流年脸红地把这个秘密染成一个过期的梦,我一直想知道,那个雨天,在公交车上的背影是否还记得我,她是我未遂的爱情,因为我们彼此幼小,还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我一直想知道,那个秋天,在公路上分走两头的她会否像我一样落泪,听说,誓言可以彼此承诺,我承诺你我在千年以后的轮回路上相遇,在遇见的而此时,伤害剖开我的心,不要知道什么是心痛。

也撕裂了我的心

你是我的定格,我是你的过客,这个金色十月的秋天碎影,在黄昏之间,在爱至成伤,在彼此彼此,微凉了我回忆流水中斑驳的光影,当那仰望已经成为习惯的姿势时,对自己说:青春正在进行,青春还未凋谢,秋夜雨纷乱,诗意了谁遗落在空气中的情愫,抖落的封尘,在枯萎的指尖栖息,憔悴的脚步还在义无反顾地沿着轮回的轨迹,没有尽头,没有等待,没有停止,泥金小笺,散着墨香的小篆,是谁家女子正临帖那一序兰亭,依旧吟风摇曳处,对饮半盏秋忆,回望灯如旧,窗前发丝缠绕了谁的相思,小轩窗,正梳妆,千年前魂牵梦绕的伊人容颜何在?梦中相逢却不识,相顾无语,唯有泪千行。一蓑烟雨任平生,而千里孤坟处,自是英雄泪涟涟,花落终成空,淡了你人妆,一婥素唇,等谁点?一弯柳眉,等谁画?明月夜,我怎耐你许下的温柔,满眼情醉,空一缕余香在此,尘满面,鬓如霜,泪凄凉,想你依旧,抚琴的素衣,拭泪的绿袖,剪烛把盏的红酥手,十年生死两茫茫,料得年年断肠处。

……

就像苏轼的“前世,与你有约;今世,与你相守;来世,有你可待。”更深夜静凄离了谁的思绪,七弦古琴弹起了谁的离殇,漠然回首,往事入沐如烟,一场烟花过后,总是一片狼藉,那一世回眸,等待着谁,又遗忘了谁,轮回无尽,何时月满西楼,繁花绣边,红袖绿裹,青衣小调。迷离了谁的眼眸,沉醉了谁的相思,我依旧为你等待千年孤梦。

岁月不羁如秋,欲把忧伤换想念,流年从容如水,乱将泪水溅轮回。秋季微凉,爱至成伤,所谓这些过去执着的字眼,现在是否也只剩回忆,翻开博客里所有记录忧伤的诗篇,时间大多发生在这个伤感的秋天,是否秋才是忧伤的季节?38°的温暖,眷恋着夕阳下最后一抹沾染尘埃的空气,思绪妖娆独舞在暗夜,弥漫的暧昧在阳光下蒸发,将那些夹在泛黄日志中的记忆唤醒,搁浅那份过期的爱,为秋季画下一个句号,就此谢幕,直到等待来世化为蝉为你吟唱一个枫叶的缠绵。

在那个没有阳光的日

转角的烟花依旧寂寞,秋风起落时,陌路两人如枯黄的落叶各自飘乱了一季红尘,伤口如翻开的那页白纸,没有文字,没有图片,没有情节,潮湿的空气凌乱了那正仰望天空的男孩忧伤的思绪,无边无际、飘落在某年某月某日末尾的故事似乎还在萦绕着似曾相识的氛围,阳光斑驳了一地的轮回,乏味了正细数青涩的年轮,有谁知道尽头在哪?你请告诉我吗?

阴郁的天空

那些日子,我对你一见钟情

写着太多的悲伤

那些时光,我还对你暗恋着

你期盼的眼神

那些岁月,我依旧铭记于心

脉脉望着他

那些曾经,我们还彼此相识

含着眼泪

如今,我看到你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微笑着问你,我们是否认识

滴落在他的心里

如今,我们擦肩而过,行同陌路,泪落千行,心却凉。

激起

那些风一样的日子远去了,那些梦一样的日子消散了,一颗不安定的心已经尘埃落定,尽管它曾经饱含风霜。曾经哭过笑过,曾经爱过恨过,曾经拥有过失去过,但只是曾经,与现在的日子无关。那些激情的日子被磨砺成空白的平淡,无爱无恨无悲无喜无性情无追求,生活颓唐或者那些自己的生活也与自己无关。

梦开始的地方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你的歌声

如同山间的春风

暖暖地

吹进他的心

你曾在山的这边

张望他的身影

你曾倚在窗前

念着你的思念

让微风吹散

你曾为了他对你的爱

流着欣喜的眼泪

你曾在望亭台守望

为了不想错过的遗憾

流下了一滴朱砂泪

此时,我在你的背后

偷偷为你流下一滴泪

我不想让自己牵动着

我选择了放手

走遍大地

仍抹不去你那凄凉的影子

如同秋风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吹遍我全身

……

曾经动人的梦

有你们美丽的身影

曾记得

你在台上曼舞

你的微笑、你的回眸

都牵动着他的心

也牵动着我的心

曾记得

在那些灿烂的日子

有你的欢乐

有你的笑声

在那个孤独的夜

填满了我孤寂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