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书之于我

王泽民
  我爱读书,尤爱读好书。好书也者,朋友是也。
  朋友是好书。其中有些只有几页,有些却洋洋洒洒。有些是精装书,有些是袖珍本。但读到最后,总是这样或是那样的一句浓缩的话,这些话足以在意志最薄弱的时候支撑人生。
  树新曾与我抵足四年。他生病时,在西安上学的妹妹特地寄来10元钱要他注意身体。他呢,又添加了5元,把钱退寄给了妹妹。我不解其意。他便说道,“这是父母给她的生活费,她自己从口边省下来的。我,怎么能要呢!更何况,我们,”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男孩子们,“对凑起来比她们更容易。”“嘿,真有你的!”我拍他一掌。
  这是我读到的第一本好书。这本书教会了我什么叫自立。
  朋友是好书。凡这类书,都必是由可爱的品性和独特的个性写成的。
  志超也是同窗好友。思想解放,感觉敏锐,属于新派人物。衣着打扮,常常独出心裁,引人注目。举手投足之间,充满灼灼活力。毕业分手,大家纷纷赠言:天生你材必有用!
  在我眼里,这是一本优美而热情奔放的散文诗集。这本书教会了我“人是血肉之躯”的道理,也使我真正理解了“生活之树常青”的名言。
  朋友是好书。但这类书是非“悟”不能读的。
  初识汪宁时,并不拿她当一本好书看。她见别人争长论短,也只是随和地笑笑。所以,在我的印象中,她是属于那种可以一览无余的小说类的。有一天,她来还书,一本诗集。于是我们便谈起诗来。她信口说道:“……拜伦洒脱、随意、决断,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泰戈尔的诗情感浓得能从笔尖上掉下来……叶赛宁像个天真的孩子,他的诗我只喜欢‘死了并不更新鲜’一句……”这些都是我平时读诗时感到而还道不出的,一经点破,恍然大悟。我由是顿悟到眼前的汪宁原来是一本真正韵味独具的好书。如水一般的看似平淡,如水一样的万千情趣。我后来从这本书中读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诸如诗性与风度,情趣与理智,洒脱与淡泊等等。最难得的是我因这本书而懂得了诗性的生活是最高的生活这样一种价值观念。
  朋友是好书,读通了便为知己。
  朋友是好书。朋友们常聚不散当然求之不得。一旦离别,珍本善本就自然读不到了。这时候,只好鱼雁传书,读读这些活书的影印本。虽然不及珍本带劲、真实、有收获,但也足以解书馋的。
  龙茵出洋留学,从此天各一方。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好友离别,恰如一本好书正读到精彩处时被人劈空夺去一般的滋味,说不清是悲是喜,是惊是怒。
  朋友是好书。实际,差不多周围的每个人都是一本可读的活书:父母是教科书,爱人是工具书,同事是参考书,街坊邻里是报刊杂志,顶头上司是大众菜谱,妙龄女郎呢,则是些读不尽的连环画……活书读多了,忍不住要写出来。写固然有写的乐趣,但一写出来,就把活书化成了死书。所以,这种时候,心中不免幽幽的。
  生活离不开读活书、读好书。三日不读,必定“语言乏味,面目可憎”。我愿好书源源不断,更愿朋友们青春常驻!

细想之下,我们已经读了十几年的教科书。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还有如今还未读完的大学。这些教科书加起来足足可以填满家里的那个小书库。这些书,加上老师的讲解,教会我字母,拼音,识字,算题。高中的时候常会听见有人说,烦透了读书。实际上的意思是厌倦学习,学习那些对他们而言枯燥的知识。可以说教科书装着老师所授内容。关于这类书,谈不上不喜欢,却也没什么特别可乐之处。从上学那天起,语文老师都会让我们多看点课外书。记忆中,除了高中一下子买了好几本名著之外,似乎买的课外书还不到三十本。说来真的少之又少。

图片 1

不过,我想自己是极爱阅读的。初中时的阅读欲不知怎得突然爆发,每个礼拜都去图书馆借两三本看看,因为借书的数量有限,看完就和其他同学换。本来以乖乖学生自居的我,也在课堂上偷偷看起书来。下课十分钟也不放过。六角图书系类的几乎都看完了。记不得所有书名,只记得看的书很多很杂。小说,诗集,散文等等,想想当时的自己真的很疯狂,就像一只饿了许久的狼。对于书的作者,我很少在意。我想一个人写的书不一定自己都喜欢。挑书看,全凭感觉喜好而已。像郭敬明的书,就只看过两本。一本《幻城》,另一本是《夏至未至》。阅读这两本书的感觉,如今仍记忆犹心。书中的悲调让我久久无法释怀。虽然我较为喜欢欢乐结局。但一般看的中国小说大多结局都不是那么美好。《夏至未至》里有这样一句话:那个男孩,教会我成长;那个女孩,教会我爱。是啊,在人来人往的一生里,就是他们,男孩,女孩,让我们渐渐明白所谓的人情世故。

前一阵“为你读诗”公众号发表了赵又廷朗读的奥斯卡·王尔德的作品《给妻子——题我的一本诗集》。这首诗如果让我自己看,估计没啥感觉,但配合赵又廷的声音和背景音乐,我忍不住听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分享到了朋友圈。

累了,习惯读读席慕容的诗——我可以锁住我的心,为什么,却锁不住爱和忧伤。在长长的一生里,为什么,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她的诗总是能够带我走进一片安静之地。不知道是否有人和我一样体会过在自己极其疲惫的时候,捧着自己读过的诗集就可以让自己瞬间放松下来。

孩子爸爸看到了,或许以为我在暗示什么,就说:我也来写一首,放在我的诗集上。

书究竟算什么?一叠纸,一堆字?显然都不是。在书的世界里,我们既像局外人一样看着书里人的悲欢离合,又像局里人一样体会着他们的喜怒哀乐。有时候情到深处,我们就会幻想着自己就是那些主人公。就会恨不得替书中的主人公承受痛苦。

那时候,他的诗集正在编辑校对中。他真的要出一本诗集了!

书之于我而言,就是个感情触发器。阅读书籍时,我的情绪常常不受控制。读到社会不公的事件,我会不禁地愤怒拍桌,伴着几句有损大雅的话。阅读马小跳系列的书时,我会不自觉的毫无淑女形象可言的疯狂大笑。一本《穆斯林的葬礼》让我哭了好几回,至今仍没有勇气再看一次。

我俩迄今为止认识8年,在一起5年,有孩子两个。他写给别人的诗很多,写给我的寥寥无几。有时候,读到那些致某某、赠某某的诗,心里也会愤愤不平,偏他还拿到你手上摆到你面前让你看,逼着你脑补一部青春爱情电影出来,真够缺心眼的。

始终觉得阅读一本书重要的不在于我们用多少时间去阅读它,而是你是否真正明白书中所说,或者这本书带给我们的影响。有时候书中的一句话往往改变人的一生。阅读书籍虽然不能让我们完全了解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可是一本好书真正想表达的往往是生活的缩影。想要改变,就必须先了解自己所处的社会。

我俩没在一起之前,和相熟的人聊起他,大家心里都有一些心照不宣的感慨,就觉得这哥们儿挺傻的,还颇自以为是。譬如说:每月工资不高,攒半年钱然后出去玩一趟,从不为以后打算;工作之外不想着如何更进一步,却热衷和一帮人做着无甚用处的电子杂志、文学论坛自娱自乐;沉迷于过往的恋情中不能自拔,总是感怀喟叹,写一些酸诗……别人当面说他是才子、行事洒脱,背后不知怎么笑话他呢,他还浑然不觉,并且以诗人自居,大言不惭地说“我当然是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