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500篇: 魂

马光复
  听老人讲,人是有魂儿的。但我不信世界上会有什么魂儿。
  可最近我却看到了。
  我乘坐的火车呼啸着开出了石家庄市。车厢里人挨人,人挤人,满满登登。
  刚上车的一个小伙子,看到一个座位上放着本又脏又破名叫《野女艳史》的书,抄起来,扔到茶几上,旁若无人地坐下。
  邻座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说:“对号入座,这儿有人。”
  那小伙子眼一瞪,鼻子一抽,脸上肌肉一抖,怪怕人地望着对面座位上的一位穿红上衣的十来岁的小姑娘,问:“是吗?”
  小姑娘点点头说:“是。那也是一位大哥哥,他好像是去打开水了。”
  话音刚落,那打水去的粗壮的小伙子已经回来了,他凶煞似地吼道:“狗杂种,滚起来!”
  坐着的小伙子连头也不抬,一只手在裤兜里摆弄着,那分明是一把匕首。一会儿,他眼睛往上一翻,说:“少犯嘎!老子有票。座空着,就要坐,坐定了!”
  火车的轰鸣声夹杂着不堪入耳的争吵与谩骂,像冰水一样灌入耳中,让人肌寒血凝,连心都凉了。我暗自想,假如人有魂儿的话,那有些人大概仅只有一个躯壳了。
  四只手揪巴在一起,一场厮打迫在眉睫。
  没有人劝,也没有人去拉。
  忽然,那个穿红色上衣的小姑娘站起身,眨眨有着双眼皮的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声儿像银铃似地说:“别打架啦!我要下车了。你们过来一个人坐这儿吧。”
  四只手松开了。一个小伙子坐到小姑娘让出的座位上。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这才把目光集中到那小姑娘身上。她那胖乎乎的白净净的好看的脸刹那间红了,红得跟苹果似的。她抿抿嘴,甩了一下脑后的油黑油黑的头发,提着一个不大的旅行袋向车门走去。
  火车在保定站停了。我想,她肯定在这一站下车了。
  这趟车终点站是北京。到站了,我下了车,在河样的人流中穿行。出了站口,我快步走向公共汽车站。
  天啊!我忽然看到了那个小姑娘:大眼睛,双眼皮儿,好看的脸,油黑的头发,红上衣……她不是三个小时前在保定站下车了吗?”“难道我看到了魂儿?我不信。难道是看花了眼?决不会!那么,她是躲到别的车厢,一直站到了北京?
  我想追上她真诚地对她说一声:“你真好,我不如你。”可终于没有追上,她拎着那只不大的旅行袋挤上了公共汽车,门关上,车开走了。
  我久久伫立着,目送那远去的汽车。心中又忽然想起,老人说,人是有魂儿的。
  我相信了:人有魂,国有魂,民族有魂……

出去旅游,除了欣赏美丽山水、经历风土人情、品尝美味佳肴外、感受游情友情激情爱情外,也会发生一些插曲、发生一些意外,碰到坏人就是件非常令人不快、不安的事情。

昨天晚上11点从武昌火车站上火车的,目的地是邢台然后专车到达北京。这是一趟Z336的普快绿皮车。刚上火车的时里面好多人都还在睡觉,我由于来得比较晚,本是3号车厢的,由于火车快要开了所以就得先上7号车厢然后慢慢走过去,幸好就拿一个背包和一台小电脑。我穿过卧铺车厢那里面确实蛮好的,比以前坐过的卧铺车好多了,随后一个女孩也是来晚了,她也是3号车厢,我只好一路为她开道,我们经过卧铺车厢后就来到餐厅车厢,我还是第一次来餐厅车厢没想到里面是这样的,我没有来得及看就赶忙往3号车厢跑去。

1. 骗子

到达那里后根本没办法过去过道上全都是人,大家都睡着了我不好意思打扰他们。我的座位是在24号那里我得慢慢移动过去,不然根本没办法走到自己的座位,坐好后仍是特别拥挤,没办法只好将就坐着睡觉了。

那是1988年寒假在广州广交会广场前的一幕。

到早上7点左右我们就到河北邢台了,我不想换车干脆一直坐到保定然后下车随便坐那辆车都可以到北京,如果在邢台下的话还不知道何时能赶到北京呢,何况邢台过了才是石家庄然后是保定,不过我到邢台后就没有座位了于是只好站两个小时就到保定了。

第一次到广州,广交会当时是中国唯一的出口商品交易会。

9点我们终于到保定了,本打算出火车站然后去外面等票或者买票的心想还不知道有没有票可以购买,刚好马上又有一辆火车就到北京,我不用出战就在这里等,跟乘务员说一声我就在火车里面补票,没想到跟我一同下车的几个小伙子也是一样的,我们四个人跟乘务员好好说她同意了,本来是不让我们坐的,因为无座的票都没有了何况是无票的人呢。由于北京马上就要开会了,所以进京的要求就开始严格起来了,我把火车票给她看看,知道我们赶回去明天上班所以就将就一下。

找了一个比较好的角度,拍了广交会大门的照片。拍完照片,看看时间不早了,怕关门了,就一边急急忙忙拉开老式的上海牌旅行袋往里放照相机,一边急急忙忙往会场里走。

10点火车来了后人还特别多根本挤不进去,简直像挤北京高峰地铁一样,还好我赶忙进去,后面买票的人还挤不进来了,后面几个只好乘下一趟车了。在里面你根本没办法上厕所,车里面的乘务员走到都特别困难,没办法只能像搬砖一样走动了。等我笔直活活站了将近两个小时到12点才到北京
,等下火车后又得去补票,本来是一次性从阳新到达北京的话乘K168车就只需要花168元钱够晚上7点半上火车第二天9点左右就可以下火车了,这次确实下午4点半上火车到第二天12点才下火车还共花了我227元浪费了我时间和金钱还很不舒服。

突然,后面传来了叫声:同志!同志!

我不想提前买的原因是舍不得花钱啊,哈哈,死到临头才会买票,结果本想节约钱的没想到这次居然浪费那么多钱,我想这些固定消费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你不回家或者不出来了,不然发话你早晚都得花这个钱何必拖到最后还是害苦了自己呢?
从中我们发现穷人为什么老是穷,而有钱人为什么越来越有钱的原因了,因为穷人的思维就那样一切为了解决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把钱开太重了结果不是在节约钱而是在浪费钱,就像我们很多人有点小病能拖就拖结果小病变成大病花了更多冤枉钱。我知道有些钱和时间是固有支出,我们不能在那里里面找空隙,否则的话只会损兵折将。我好几次都吃这样的亏,以后固定支出固定的就不要玩小心眼了否则就玩死自己,该出的钱时间精力绝不含糊不该出的一毛钱都不能浪费,要长远大算不要目光短浅。

回头一看,一前一后有两个人,一个人还在叫我“同志,同志”,另一个人正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一个什么东西。

我突然一紧张,是不是自己掉了东西啦?

因为自己刚才一边走、一边拉开旅行包放照相机,是不是从旅行袋里漏出了什么东西?

我大声说道: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叫我同志的那个很面善的人对我说:我看到你掉了东西的。又对那人说:这是人家同志的东西,应该还给人家同志。

捡东西的人还有点不肯的样子,那个很面善的人又说,你给人家看嘛,是人家同志的东西嘛!

我也着急地说:给我看!给我看!

捡东西的人慢慢舒开手掌,原来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来,是一根灿灿的金项链。

老实说,我当时有一刹那的犹豫,这金灿灿黄澄澄的项链啊!

但是,脑海中还是浮出了离开上海前刚刚看的《新民晚报》上的一篇文章,说有人专门干这种“金项链“诈骗勾当,被骗的人不少呢!

再说,我也没有买、没有带金项链啊!

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快快离开!

走了十几米,回头一看,那两个人正肩并肩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还说着话呢!

旅途中被骗子骗往往是自找的,往往是意志不坚定,往往是自己有那么一点点……

2.小偷

那是九十年代初期,在哈密到乌鲁木齐的火车上,火车刚启动不久,人很多很多,我还在车厢连接处向前挤的时候。突然,一条胳臂挡住了我,而且胳臂上还搭了一件衣服。

因为我个子矮,被他这么一档就看不见了,无法向前挤了,只好推开他的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