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间的安静与忧愁

张晓风
  “假如,你在乡下,在湖泊分布的高地上,不管你随兴走哪条路,十次有九次,你会沿路走下溪谷,走到溪流停贮的潭畔,这件事真有不可思议的魔力。只要那个地区有水,你就是找个沉浸梦境而精神最恍惚的人,叫他站着,开步走,他也会把你一路带到水边,一点也错不了。……玄思冥想一向和水结了不解缘,这是人人都知道的。”
  上面那段话是麦尔维说的,时间算是百把年前了。
  那个时代的人是幸运的,因为还知道什么叫做“干净的水”。水仍然可以很无愧地作为凡人的梦境。
  如果,让我有幸碰上好心的神仙,如果神仙容我许一个愿,我大约会悲感交集,失声叫道:“不,什么都不要给我,我什么都不缺,我只求你把我失去的还给我。哦,不,我失去的太多,我不敢求,我只求你还给我一片干净的水,给我鲜澄的湖,给我透明的溪涧,给我清澈的灌溉渠,给我浩淼无尘的汪洋!”
  水,永远是第一张诗笺。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不学诗,无以言;不观水,无以诗。三百则“温柔敦厚”原是始于一带河洲啊!
  沙漠中的旅人需要一皮囊水润喉,我需要的更多,我需要一片水,可以为镜鉴来摄我之容,可以为渊薮来酝酿诗篇,可以为歌行来传之子孙,而且像黄河,像洙泗,让我祈求无依的心有所归宿,有所臣服。
  那样的水在哪里呢?

自己拆解自己

一九八六年六月十一日

报复似的发疯

“越人歌”是无鸾最爱的一支歌,他以为青女不会懂。当青女忍受着毒酒的剧痛拼死唱完它的时候,他终于被感动了。“有你,我不寂寞”。

我徜徉在夜的怀抱里

星群集聚的天空 总不如
坐在船首的你光华夺目
我几乎要错认也可以拥有靠近的幸福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从卑微的角落远远仰望
水波荡漾 无人能理解我的悲伤
(蒙羞被好兮 不訾羞耻心几烦而不绝兮 得知王子)

而我只是为打劫而打劫

那满涨的潮汐
是我胸怀中满涨起来的爱意
怎样美丽而又慌乱的夜晚啊
请原谅我不得不用歌声
向俯视着我的星空轻轻呼唤

会像匪徒一样迅速把我劫持

然而,爱情如果需要以性命为代价才能有所成就的话,那我觉得青女还是失败的。我一直在想,无鸾感动的是她的歌声,还是她的以死明情~

慢慢加速,然后狂奔

林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搔首失容窥君形,君心何以太不明?
睨眼视君君不见,默然只为君挂念。
只愿此身自为花,对镜安然发间插,
惟思自身为干枝,一枝篱杖手久持。

我想怎样就怎样

灯火灿烂 是怎样美丽的夜晚
你微笑前来缓缓指引我渡向彼岸
(今夕何夕兮 中搴洲流今日何日夕 得与王子同舟)

我驯服的被它们带走

我于是扑向烈火
扑向命运在暗处布下的诱惑
用我清越的歌 用我真挚的诗
用一个自小温顺羞怯的女子
一生中所能
为你准备的极致

因此我一路打劫也一路物归原主

所有的生命在陷身之前
不是不知道应该闪避应该逃离
可是在这样美丽的夜晚里啊
藏着一种渴望却绝不容许
只求 只求能得到你目光流转处
一瞬间的爱怜 从心到肌肤
我是飞蛾奔向炙热的火焰
燃烧之后 必成灰烬
但是如果不肯燃烧 往后
我又能剩下些什么呢 除了一颗
逐渐粗糙 逐渐碎裂
逐渐在尘埃中失去了光泽的心

有多少人是离开、经过和永不回来

有人说鄂君在听懂了这首歌,明白了越女的心之后,就微笑着把她带了回去。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越女真的因为一首诗歌,就能得到楚王的爱慕吗?真的就能从此富贵荣华,过完一生了吗?
在黑暗的河流上,我们所知道的结局不是这样。

遇高山,我踩风而翔

当灯光逐渐熄灭 歌声停歇
在黑暗的河流上被你遗落了的一切
终于 只能成为
星空下被多少人静静传诵着的
你的昔日 我的昨夜

全身轻松,内心充满安静

记得看《夜宴》时,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青女一直在念的那首《越人歌》了。更是《夜宴》中最表达主题寂寞的歌。听之让人落泪,特别喜欢周讯的版本。这首歌中周讯的声音特别空灵和感性。

柔软而广阔

电影本身没有给我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只有这首寂寞的情歌给我无尽的遐想。究竟是怎样一个古代女子,在黑暗的河流上唱起了这首清亮的歌呢?

你在时间之外,在物质之外,

在传说里他们喜欢加上美满的结局
只有我才知道 隔着雾湿的芦苇
我是怎样目送着你渐渐远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把山还给沉默

著名诗人席慕容有一首诗《在黑暗的河流上》,是读《越人歌》之后而作,诗中的每一句都好似能说到人心最柔软之处……

一些忧伤,一些深情

附记:《越人歌》相传是中国第一首译诗.鄂君子皙泛舟河中,打浆的越女爱慕他,用越语唱了一首歌,鄂君请人用楚语译出,就是这一首美丽的情诗。

放了一首安静的音乐

厚厚的夜幕一次又一次被我拿来当作晚礼服

我可以不必在乎别人奇怪的眼光傻笑

纪念这个夜晚的安静与忧伤

凌晨两点打开空间

我让所有的事物都保留它原来的名字

但这是一种幸福的劫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