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报: 川普崛起United States政府 举世激烈争辨法西斯主义复燃

  奥巴马关于民主的比喻

领导;情境

摘要:
川普竞选总统正在引起全球对其号召力的辩论,左右两派都警告美国法西斯主义崛起的潜在危险性。有些反对者将川普比作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川普的支持者称这些比喻是不公平地抹黑保守派并吓跑选民。
… … …
…有线电视新闻网曾称川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有兄弟情谊。美国中文网报道:有种比喻至少可以说是具有煽动性:马萨诸塞州前州长维尔德(William
F.
Weld)将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的移民计划称为“打砸抢之夜”(Kristallnacht),那个词是指希特勒法西斯于1938年11月9日夜对德国的犹太人进行迫害、捣毁商店和住宅、抢走财物、杀害数十人。尽管那种说法很难听,却并不孤立。《纽约时报》星期天发表文章说,川普竞选总统正在引起各方面对其号召力的辩论,左右两派都警告美国法西斯主义崛起的潜在危险性。有些反对者将川普比作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川普的支持者称这些比喻是不公平地抹黑保守派并吓跑选民。他们称,对于川普崛起所撼动基础的两党建制派来说,否定他所得到支持的合法性,要比承认两党应对国家挑战失败、引起普遍愤怒更为容易。但是,问题在于来自全球对法西斯主义复活的讨论正在出现–法西斯主义的定义包括政府垄断权力、强调激进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时报提到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政治强人及奥地利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右翼势力首次掌权。时报说,匈牙利的极权政府压制媒体并建铁丝网阻止难民进入。波兰可能效仿。法国、德国、希腊等国传统政党在经济危机和移民潮中受到民族主义运动挑战。在以色列,前总理和一名高级将领的法西斯主义比喻引起对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地的讨论。欧盟外交关系理事会主任列昂纳德(Mark
Leonard)说,2008年的危机显示全球化可能造成胜利者和失败者。许多国家中产阶级工资停滞,政治变成小饼争夺战,民粹主义者正在取代传统的左右两派之争,变成国际主义者和愤怒的本土主义者之间的争执。那种变化也许不会导致1930年代的欧洲思潮死灰复燃,但却为全球政治趋势辩论加油。有些人将目前的运动比作过去的构造–比如将中东恐怖主义团体比作伊斯兰法西斯主义者,但学者说,那实际上包括右翼民族主义、不自由的民主和民粹主义专治。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帕克斯顿(Robert
O.
Paxton)说,就全世界来说,影响许多国家的重要问题是经济停滞和移民到来。民主政府对于它们有巨大的麻烦。川普否定长期共和党人维尔德的说法。川普说,“我不讨论他的酗酒。……他为何愚蠢地说我是法西斯主义?任何人的法西斯主义都不会少于川普。”时报提到,维尔德曾经在1990年代被报道几次饮酒过度,他拒绝回应川普的说法。布鲁金斯学院学者卡根(Robert
Kagan)说,“这可能是个相当危险的时刻,我们可能回头看并奇怪我们为何在能制止它的时候却把它当作无聊话题。”卡根本月在《华盛顿邮报》发表评论文章称,“这就是法西斯主义如何来到美国”。那一文章受到广泛关注。他说,“我得到共和党保守派的很多正面反馈。……很多人同意这种看法。”有人将川普比作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他的支持者说是污蔑。尽管法西斯主义的比喻并非新鲜事–比如有人将奥巴马和布什也比作纳粹,但对川普的这种比喻已远超过去的边缘媒体,进入美国和海外的主流对话。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批评川普要建边境墙和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的计划。“那是墨索里尼出现的方式,那也是希特勒出现的方式。”演员克鲁尼(George
Clooney)称川普是“患外国人恐惧症的法西斯主义者。”笑星路易斯
C.K.说,“这家伙是希特勒”。作家安娜·弗兰克(Anne
Frank)的87岁继妹施洛斯(Eva
Schloss)说,川普“煽动种族主义表现得就像是另一个希特勒。”时报说,川普为批评者提供了足够的弹药,包括他迟迟不肯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杜克(David
Duke)、对殴打抗议者表示支持,赞扬普京,不肯谴责发起反犹太言论的支持者。川普还通过推特再次发表墨索里尼语录“宁为狮子一天,不当羔羊百年。”12
/ 2 页下一页

  简介:人们常常把民主进程比作不断修建和维护的房子,具有某些固定的模式和历程,但是奥巴马认为,民主是一场对话。

束赟,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系政治学理论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比较政治学、政治思想史

  ……

管理学者约翰·科特曾经指出,管理是用于应对复杂性的,而领导则是应对变革的。随着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如何在变革情境中进行有效的领导已成为领导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问题。在政治体制改革情境中的领导行为不仅要适应不断变化的形势,而且要能引领形势的发展,把握变革的方向。因此,在我国,必须建构新型的领导观念,引领政治体制改革。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对此我得出的答案–对我来讲并不新鲜–需要我们换一种比喻,即不再把我们的民主看作一座将要建造的房子,而是看作一场将要进行的对话。按照这种想法,麦迪逊设计的方案超凡之处不在于它提供了一份不变的计划来指导我们的行动,不是起草人构思好了该怎样建造一座房子。它带给我们的是一个构架和一些规则,但遵守这些规则并不能保证社会公正,或确保我们总能达成正确的一致意见。它不会告诉我们应由一名妇女还是一个机构来决定该不该流产。它也不会告诉我们在学校里进行祷告是不是比不祷告要好。

一、政治体制改革中的领导情境变化

  宪法确立出这个构架,其作用就是它能以某种方式将我们组织起来讨论未来。它精心设计的所有机制–权力分立、政府机关彼此制衡,还有联邦主义原则和权利法案–都在迫使我们进行对话,实行一种”协商民主”。这就要求所有公民按程序先在外部现实中检验他们的想法,再说服别人同意自己的观点,最后与意见一致的人临时建立起联盟。因为政府中权力很分散,所以美国制定法律的程序迫使我们认识到自己可能不总是对的,迫使我们有时改变自己的想法;它不断要求我们剖析自己的动机和利益,还提醒我们,个人或集体的意见都是合法的,同时也很可能是错误的。

领导在政治体制改革中能够有效发挥作用的必要条件是对当下政治体制改革中的情境变化有所把握。复杂的环境和形势呼唤新型领导方式,而新的领导形式又是建立在对复杂环境的深刻认识之上的。

  ……

1.领导者自身的变化

从19世纪中期持续到21世纪初,政党在不同的政治革命和改革过程中所起的关键历史作用是在民族国家中努力融合不同的制度化秩序和政治过程。但与现代民主国家其他重要方式相比,政党是唯一致力于整合和协调民主政体中各种过程和制度的角色。目前,还没有除政党之外的其他现代政治制度,能在大范围的过程与制度安排中扩展自身功能,又同时试图完成系统的整合。在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共产党处于领导核心地位,其本身也是一个不断自我改革的主体。

在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化转型过程中,作为领导核心的政党自身的建设将起到关键作用。英格哈特针对西方政党曾经指出,世界上主要的政党大多建立在所谓的阶级斗争和经济问题占据主导地位的时代,但“后物质主义”的人们更加关注文化和生活质量问题,这一问题是成熟的政党必须面对的。同时,“后物质主义”的公众并不喜好以等级制、寡头制为特点的老式中央集权的政党结构。我国的情况虽与西方有所不同,但是新的时代对于执政党的领导也要有新的要求。

首先,要提高领导的透明度,加强领导干部与群众的互动。党政领导干部可以借助网络传媒等资源,增强自身组织、制度与行为的透明度。在领导活动的开展过程中,建立有效的协商对话机制,从而使协商民主成为新时代党推进民主的重要平台。中国的民主是党领导下的人民民主,直接表达和参与是人民当家做主的基本民主形式,在网络使得这种民主运行获得强大技术支持的条件下,党在网络社会中的对话和协商能力就成为党推进人民民主、提高党的执政能力的关键。党与社会的协商对话使得党与社会形成了良好的互动,可以整合社会,表达多方意见,凝聚共识。

其次,要加强领导层内部制度完善。在领导干部内部进行协商对话,通过协商对话方式来深化党组织内部的民主运行,加强党组织内部的监督与认同。党政领导在做出决策之时,要能更多地吸收凝聚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任何政党执政都必须通过凝聚和表达社会意志来实现,中国共产党执政也必然如此。

再次,领导者要能平衡各方面的问题,在本质上实现人民当家做主。在当今社会利益、阶级、民族、宗教等各有不同的情况下,平衡各种社会力量的关系,创造有机的社会和政治共同体,是现代宪法和民主制度的使命,也是执政党执政的核心任务。

2.领导对象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