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

柳无心
  “南来北往人自老,夕阳长送钓船归。”每当忆起这样的诗句,我总是想念大美丽时光。
  因为急于推销自己,在大四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便整理、撰写了一份厚厚的《自我介绍》,大家都将自己的作品细细滤过,挑选得意的集成一册,再加上风格独具的小传以及实习鉴定,使之尽善尽美。每当看见这本自编自写、自绘自钉的厚书,使自命不凡,洋洋得意。
  我们经历的一切都应珍惜。半夜烛光里室友分享一页日记,冰天雪地爬上房顶拍雪景,关起门来挑游戏棒,用多种外语笑说“我爱你”,以及敲桌击碗伴着悠扬的歌声……这一切,犹如昨天。
  有首顺口溜对大学四年的生活作过有趣的诠释:喜跃龙门大一骄挑肥拣瘦大二狂青黄不接大三慌瞻前顾后大四茫在“瞻前顾后”的茫然中,发现我辈昔日夹尾巴做人、合群同流的谨慎已被独来独往、展现自我所替代。可以带上一杯喷香的咖啡去自修,也可将粉色的丝巾艺”“术地缠于脖颈,更可妆扮得鲜鲜亮亮在舞场尽情地跳一曲Disco。学累了,在自修教室外漆黑的小路上哼着歌拜访玉兰或腊梅;洗衣时则在盥洗室吊噪子唱英语京剧《苏三起解》;月夜在草地上脱下鞋悠然起舞,至于逃课去看艺术电影,熄灯前在宿舍后门口一气吃十块臭豆腐,还有夕阳太极或星夜慢跑……感觉是多么美好!大家都懂得: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可总觉得这一天还那么遥远。直到一位老友郑重宣布:唉,这一别有些人也许就一世难逢了!我听后一惊,诚然,经过毕业分配的洗礼,我们对几个同学的竞争方式不敢苟同,或充满不屑,和他们一世不逢是件好事,可对于那么多的好同学、好老师,这是残忍的安排。这种时候,我对任何小事都会特别留恋。我有一本《赏到就写》,里面充满了我们的笑语和温馨。诸如:海云今晨穿错鞋一黑一红,让我们看。
  宁馨学上海话,把“十二点”说成“是你爹”。我们笑痛了肚子,一致推举此言为入室口令。
  今晚蕾儿立下“毒誓”,倘使本班有男生谓伊曰:老同学在一起多好啊!她就嫁他。
  今天的政治课气氛过于热烈,老师训我们:高年级了,应为别的孩子做榜样。
  那个不大声响的小子大声喊到:我们也曾年轻过!的确,我们曾很年轻,如今我们长大了。有的说这是变老,一个女孩甚至在日记里连用十几个“老”,直嚷着要用防皱霜,真可笑!在我们成长的时候,我们以爱心帮助过别人的忧伤,以正义捍卫过自己的准则,如今我们应大声地告诉世界:在这里我们爱过,奋斗过,生活过。离情很长站台很窄,泪光中我们拾起回忆,举起手臂,再唱一首《光阴的故事》。汽笛声响起,现在,该分别了!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在万丈红尘中,好好珍重,别忘了笑傲江湖时,再约老友喝杯酒。

“一个人走向哪里,看与谁同行;一个人能走多远,看有谁相伴;一个人能多成功,看有谁指点。”这是我的一位网名为果果老师的文友曾经给我说过的几句话,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是深远的。他是我诸多朋友中的一个,是一位至今认识才不到半年的“老友”。

#29天写作魔鬼训练营#

我们相遇在今年暑假一个临时组建的教师学习群里。那段学习的日子里,因持续不断的“充电”,开阔了我的视野,增长了我的见识,获得了能量,工作二十多年的我猛然间发现自己内心一颗酷爱学习的种子再次萌发,尤其是对于写作的渴望,让我欲罢不能,于是,读书、写随笔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在学习群里,我表现得积极、乐观,阳光灿烂,我的发言常常被朋友们称为富有哲理的“名言”。让我没想到的是,同群里的一位网名叫果果老师的“同学”发现我“很有才华”。有一天,他主动加我好友,说:“这段时间一直被你感动着!说实话,还真没想到在这个似乎很多人都不知道该追求点什么的时代,居然有你这么充满正能量的人!你那么的积极上进,那么的有活力,有激情,真的很难得!”从此,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大有老友重逢之感。

Day8正课04  第四次作业

果果老师是一位非常有教育情怀的高中政治老师,文笔极好,虽然已届天命之年,但他勤奋努力,笔耕不辍,每天在个人微信公众号“果果老师做教育”上写教育叙事,日更一文,叙写他多年来跟学生之间发生的故事,用他的话说“师生一场,一世情缘”,目前已写了几十个足有十几万字的“师生情缘”系列故事,真实感人,平凡而接地气。我觉得他跟当代教育家魏书生、李镇西等老师很相像,都有一颗爱教育、爱孩子的情怀,甚至可以说他就是中国版的美国教育家雷夫。

“一个人走向哪里,看与谁同行;一个人能走多远,看有谁相伴。”这是一网名为果果老师的文友曾给我说过的几句话。他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也是深远的,然而,你相信吗?他只是我的一位至今认识也不到半年的“老友”。

果果老师的公众号深深吸引着我,那段时间我每天必读他的文章,当我知道他原来就在离我几十里外的一所普通高中任教时,我很惊讶原来我们身边也有如此有才华的人,普通高中里面也有这么卓越出色的老师。

我们相遇在今年暑假一个临时组建的教师学习群里。那持续不断“充电”的两个月,开阔了我的视野,增长了我的见识;与这位“老友”的相遇,相识,更是激发了我的热情,点燃了我的引擎,工作二十多年的我猛然间发现自己内心那颗酷爱学习的种子再次萌发,尤其是对于写作的渴望,让我欲罢不能,于是,读书、写随笔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

我告诉果果老师我小时候也曾有过当作家的梦想,他鼓励我说:“只要自己喜欢,现在开始写也不晚。”起初,我也似乎只当是玩笑话说说,没想到他接下来非常真诚地发给我许许多多的文字:“既然喜欢写作就坚持去写,有灵感有想法就写出来留存,不断积累,平实多抽出时间来梳理梳理自己的思路,留心搜集散落的素材(你不是说有很多教育生活中的故事吗?),写出来就是书!很多老师就是这样出了自己的第一本专著的!一点点积累,坚持总结,付诸文字,厚积薄发,你一定能写出很多美文来!先从自己熟悉的教育生活中发生的故事写起,就是写教育叙事,叙事中融入自己的教育理念,文章需要一定的教育理论作支撑。初写文章开口要小,挖掘要深,以小见大!”他还说:“做老师的精彩就在于把日子过成精彩的故事,然后把故事讲精彩、写精彩,你就会遇到完全不一样的自己……”

记得暑期学习群刚刚建起,我就表现得特别活跃,积极、乐观、正能量一直是我的生活态度,我是个天生的乐天派。

我一直是个积极上进的人,不愿意碌碌无为混日子,希望自己做一个有温度、有能量的人。在果果老师的鼓励下,我真的开始动笔了,开始每天写写身边的故事,写写自己的心情,几个月下来,不知不觉中已积累了十几万字的随笔。

让我没想到的是,同群里的一位网名果果老师的“同学”发现我“很有才华”。

在我学习写作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有一天,我看学习群里果果老师的头像,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一问他,印证了我的判断。

有一天,他主动加我好友,说:“这段时间一直被你感动着!说实话,还真没想到在这个似乎很多人都不知道该追求点什么的时代,居然有你这么充满正能量的人!你那么的积极上进,那么的有活力,有激情,真的很难得!”

原来,早在30年前,我们就同在本县一所高中就读,那时候他上高二,我上高一,课间我常到他们班里去找熟识的学姐玩,所以能常见到果果老师,但互不认识,彼此从没说过话,他肯定对我没印象——事实证明他现在对我也没有一点印象。我记得那时候果果老师担任他们班里文学社社长,当年我也很喜欢文学,常到学校报栏前看各班文学社贴出的手抄报,对时任文学社社长的果果老师的名字有印象。

从此,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大有老友重逢之感。

今年暑假里正好在一起参加教师培训学习,跟果果老师见面的时候,我就问他上高中时的情况,说起当年他们班里的一些事,他很惊讶我比他都门清,便笑着说:“这样说起来,我们既是校友又是文友,也算是老友了!”

果果老师是一位非常有教育情怀的高中政治老师,文笔极好,虽然已届天命之年,但他勤奋努力,笔耕不辍,每天在个人微信公众号“果果老师做教育”上写教育叙事,日更一文,叙写他多年来跟学生之间发生的故事,用他的话说“师生一场,一世情缘”,目前已写了几十个足有十几万字的“师生情缘”系列故事,真实感人,平凡而接地气。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真没想到,从中学时代就喜欢文学的我,阴差阳错学了理科,后来毕业、工作,为人妻,为人母,三十多年都没再敢想自己还能重拾文学梦的我,今天还能再走上写作的路子,这一方面缘于自己的积极学习,另一方面缘于学习的路上偶遇老校友,更缘于果果老师的鼓励和鞭策,让我重新爱上写作。

我觉得他跟当代教育家魏书生、李镇西等老师很相像,都有一种爱教育、爱孩子的情怀,甚至可以说他就是中国版的美国教育家雷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