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纽约佳士得夜场 苏丁名画1800万

王焰新
  从前有位艺术家。小时候他画过一幅老头儿的肖像。这老头儿是他想象出来的在画面上显得栩栩如生。小艺术家怎么也不能满意自己的作品:他不停地在这儿加一笔,在那儿抹一下。终于那老头儿吃不消了。他从画上走下,忿忿地说:“够了,够了!你简直在折磨我!”
  小艺术家给吓住了:这从自己画里出来的老头儿是怎么一回事呢?
  “您是谁?”他问,“是巫师吧?”
  “不,不是!”
  “魔术家?”
  “不是。”
  “啊哈,现在我明白了”,小家伙猜到了,“您叫‘不是’。”
  “这回你对了。”老头儿说,“人们确实这样称呼我。所有与我有关的人,都认为我——完完全全不是他们所需要的那样。”
  “您都干些什么呢?”小画家问。
  老头儿一本正经地答道:“嗯……是这样,我的工作可多哪。人类在地球上所创造的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有我的一份功劳。将来你会懂的。”说罢他便转回到画布上去。
  过了许多年。小艺术家长大了,成了名副其实的画家。人们接受并喜爱他的画,他的作品被送进最高艺术殿堂展出。许多人都嫉妒他的名声和成就,说他是幸运儿。可事实上,艺术家并不满意自己的画。这些画只在他伏在其上劳作时,才给他以快慰,工作一完,疑惑便油然而生。
  一次,参加巡回画展归来,他久久不能入睡。
  “不是,完全不是!”艺术家长嘘短叹着。
  在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老头儿,这便是他幼年时画的那个老头儿。
  “你好,”老头儿问候着。“你认不出我了?想想你过去画的那幅肖像。”
  “别跟我谈我的作品。”艺术家恳求道。“从它们那儿我一无所得,可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喜欢它们呢?”
  “怎么会?比如我,就不特别喜欢。”
  “您不喜欢我的画?”
  “这有什么?要知道你自己也不喜欢。”
  这次谈话作用非凡。艺术家从未如此玩命地干过。新作品带给他更大的名声,终于一切疑惑都消失了。“要是那老头儿看到这些画。”他暗想,“大概也不会不喜欢。”可那老头儿从此消声匿迹,再没出现过。
  又过了许多年。一次,画家在储藏室翻找作品时,发现了老头儿的肖像。“这是谁呀?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你又没认出我来。”老头儿从画上走下,“我一直等着你呼唤我,可你没有。看来你十分满意自己的创作,因此把唯一能帮助人类创造货真价实的东西的‘不是’老头儿都给忘了。你面前放的是你的画——现在用我的眼光去看它们罢。”
  “这是怎么回事?”艺术家惊叫,“这难道是我的作品么?不,这不是!不是!”
  “你叫我了,”老头儿忧郁地说,“可现在晚了。很遗憾,晚了。”

当地时间5月8日晚,画家柴姆·苏丁(Chaim
Soutine)创作的年轻面点师肖像在纽约佳士得上拍,最终以1800万美元的价格被一位电话委托买家买走,创造了艺术家本人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

图片 1

此次苏丁上拍佳士得的画作成交表现较为平稳,基本达到此前预计的1600万到2200万美元估价范围内。由于这次拍卖有第三方提供匿名担保,因此能够保证该画顺利卖出。2007年,在苏富比拍卖行,苏丁的一幅画作曾创下172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

那位意大利十五世纪壁画家格佐里,特意把自己的脸混在《博士来拜》的人群中,还竖起四个手指,什麽意思呢?因爲他拿到四百弗罗林佣金。当时一个画家的全年生活费,据说才四五个弗罗林,格佐里要把这笔大赏金永久留在画中,告诉後人。

图片 2

——陈丹青《谁养梵高这样的艺术家?》

柴姆·苏丁作品:”Le Petit Patissier”(1927)

谁养梵高这样的艺术家?

估价1600万到2200万美元

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梵高身处一个画家转型的时代,是被贵族养起来画画,还是爲了自由画些卖不出去的作品?梵高选择了自由,于是梵高只能去世後逐渐名声渐起,成爲世界的宠儿。

这幅以1800万美元成交的作品“Le Petit
Patissier”创作于1927年,自1977年开始,这幅画就隶属于一家收藏。撰写《Chaim
Soutine: Catalogue Raisonne》一书的合著者Maurice
Tuchman表示:“这幅画是苏丁创作过的所有肖像作品中,排在前20位的。这次创作,模特在他面前一动不动长达几个小时,因此我们能够看到,在这个年轻人的脸上流露出来的不舒服。”

1

图片 3

上回捧着梵高的小画,猛说好,又说,我也不晓得怎麽好法,观衆可能说:喂,等一等,你说不出道理,凭什麽说好?

安德烈·特朗作品:”Madame Matisse au Kimono” (1905)

是的,遇到这麽问,我又想跳楼,又想投河。而且跳楼投河也说不清。我知道,人喜欢答案,凡事有个答案这才踏实,这才放心。可我不关心答案,宁可找问题——这些天想想,这幅小画确实是个问题:

估价1500万到2000万美元

第一,梵高初学,本事有限,实在玩不下去。

值得一提的是,在苏丁作品成交之前,画家安德烈·特朗(Andre
Derain)创作于1905年的作品“Madame Matisse au
Kimono”惨遭流拍,而该作品此前1500万到2000万美元的估价非常接近苏丁的面点师肖像。

第二,算了,他只好停在半当中。

  整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夜场拍卖会的总成交额预计能够达到1.314亿到1.905亿美元。目前,47件作品的拍卖仍在继续。

这就是我着迷的“问题”。不消说,没画完的画,别说好不好,根本不算作品。红烧肉没煮熟就端上来,花衬衫没锁边就卖给你,不像话。美术史千万张画,哪有画不下去就算了不起?没有。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都有异数,遇到大天才,历史会放他一马,甚至被天才带向新的历史。梵高活着时,历史不理他,但他撞上一个关口,就是十九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初,印象派画家正在干历史陌生的事。

所谓前卫画家,就是事情做得忒早了,历史看不惯,看不懂,看不见。我们今天看梵高,多好啊,没问题啊!可当时看来,梵高完全是在乱画,别说沙龙,连印象派的破展览也没他的份,他生前大概只有一次非正式“展览”:他瞧见毕沙罗他们写生回来,赶紧奔回去,拎着自己的画搁在路边,献给哥们儿看,就像现在考前班的小子巴结美院本科生一样。

美术史对印象派有太多说法,都有道理的。今天我借梵高这幅小画,把标准放到很低很低,单从一个角度说事,就是:

“未完成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