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洪文传: 第一章 覆灭前的疯狂

  九月三十日:天安门城楼上

  1976 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多灾多难的一年。

国庆阅兵是一个国家极其隆重的大事,是国威、军威和民族精神的体现。建国以来,毛泽东在这里多次检阅了国庆阅兵。但是却有三次阅兵,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笑的很勉强。

  一月八日,失去了周恩来。

  1 月8 日,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

图片 1

  七月六日,失去了朱德。

  7 月6 日,朱德委员长悄然逝去。

开国大典阅兵毛泽东“又愉快又不愉快”

  九月九日,失去了毛泽东。

  7 月28 日,唐山发生7.8 级强烈地震,死亡24 万多人,重伤16
万多人,百万人口的唐山市被夷为平地..9 月9
日,毛泽东主席走完了最后的征程。

1949年10月1日是新中国开国大典之日。在天安门广场参加检阅的装备有日制九七式“老头坦克”、150毫米“花炮”、德制七九步枪、捷克式轻机枪…………这些受阅的“万国牌”武器出自十几个国家,多是别国淘汰的旧品。检阅途中有一辆装甲车驶到天安门西侧,还因机械故障熄了火,多亏后面装甲车里的战士急中生智,开上前去把开不动的装甲车顶到西长安街上。城楼上的毛泽东对眼前的这一情景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他没有责怪任何人,因为他知道这就是我军手中最好的装备。

  三颗巨星的陨灭,使一九七六年的国庆节黯然失色。人民的共和国在沉闷的空气中度过自己的第二十七个生日。天安门城楼的观礼台空空荡荡。天安门广场一片萧索,金风吹落一片片枯叶。人民大会堂前的停车场,连一辆小轿车也不见。

  然而,在1976 年,在人民共和国27 年的历史上,在中国共产党55
年的历史上,最最危机四伏、险象环生的大事件,还要数粉碎“四人帮”的那一场斗争。

当时中苏两国摄影师在天安门城楼上都拍下了新中国开国大典阅兵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幕。然而遗憾的是,苏联人拍摄的彩色胶片随后在北京饭店因吸烟失火而不幸烧毁。如今人们在电视屏幕上经常目睹的只是中国摄影师拍的那些黑白画面。

  没有浩浩荡荡的游行。没有嘉宾满座的国庆招待会。没有火树银花般的灿灿焰火。没有撼天动地般的欢呼声……

  “四人帮”,指的是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为首的反革命集团。毛泽东主席生前,早在1974
年7
月就揭露和批评了他们结帮营私的嘴脸,警告他们不要再搞“四人帮”。但是这四个阴谋家和野心家,却执迷不悟,不肯改悔,继续利用“文化大革命”实行他们篡党篡国的罪恶活动。在毛泽东主席逝世后,他们更加快了步伐,图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图片 2

  唯一的庆祝国庆的仪式,是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大厅里,举行了“首都工农兵学商群众代表国庆座谈会”。

  就在这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叶剑英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凭着他们对党对国家的忠诚和关心,凭着他们多年的革命斗争经验,正敏锐地观察着“四人帮”的一举一动,商定和部署应变措施。

从这些历史镜头中,人们可以看到当天安门广场上万众欢腾时,毛泽东的表情却始终凝重,很少出现笑容。毛泽东此刻的心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又愉快又不愉快”。毛泽东后来解释:中国解放我是很高兴的,但是总觉得中国的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因为中国很落后,很穷,一穷二白。

  那是国庆的前夜——九月三十日,暮霭浓重,天安门华灯初放。

  9 月9 日凌晨零时10 分,毛泽东主席病逝。3
小时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紧急会议,讨论毛泽东的治丧问题。一项项议程,包括成立治丧委员会,起草并发表告全国人民书,群众吊唁,追悼大会等,一一讨论通过。就在会议即将结束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江青,突然要求发言,她充分利用她是毛泽东夫人这一特殊身份,不可一世地发号施令:“我的意见,还要讨论一下运动问题,不要光顾治丧,而忽视了批判邓小平。从前一段情况看,我认为中央对运动的领导很不认真,很不得力!”她昂起头,一个一个地看政治局委员的反应,见大家没作声,又强调了一次:“批判邓小平,是主席临终前一再嘱咐的头等大事,是关系到党和国家变不变颜色的大问题。不抓这件事,就是对主席的不忠,如果让邓小平复辟了,文化大革命的成果也就保不住了!”

据毛泽东的卫士长李银桥等人后来回忆,当时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足足站了6个小时没有休息。当新组建的人民解放军空军战机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天安门广场和城楼上爆发出了声震如雷的掌声与欢呼声,阅兵达到了最高潮,此时毛泽东的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七时整,当时中国政治舞台上的核心人物,依照极为严格的顺序,鱼贯步入天安门城楼上的大厅,“工农兵学商”各界代表纷纷起立致意。

  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也跟着起哄,逼着当时的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华国锋表态。华国锋沉默了许久,终于表了态。“
对邓小平当然要继续批下去,但是现在首要的是研究治丧问题..”江青马上打断了他的话,蛮横地说:“批邓小平批了快一年了,还是批而不倒,不是很危险么!我这里掌握了很多材料呢!我建议现在就研究邓小平的问题,政治局做个决定,开除邓小平的党籍,以绝后患!”

图片 3

  领头的是当时中国的一号人物华国锋,留着平头,壮实的身躯,一身中山装。

  江青这个突然提出的“建议”,给政治局出了个大难题。许多委员心里是不同意的,但考虑到毛泽东刚刚去世,对他的夫人又不好硬顶。这时叶剑英发言了,他用劝慰的口吻说:“江青同志,请你冷静一些!毛主席走了,我们都很悲痛。毛主席的丧事是国丧,一定要安排好。我们现在要办的事很多,但第一位应是治丧。毛主席不在了,我们正处在最困难最严峻的时刻,更要加强团结,要团结在以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

国庆一周年阅兵毛泽东说:如果真遇到打炮,谁也不许跑

  他是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由于毛泽东在病逝前为他题写了最高指示“你办事,我放心”,华国锋成为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

  叶剑英的话说得合情合理,首先得到了华国锋的赞同,他沉痛地说:“是啊!主席逝世了,我们要更好地团结在一起,渡过这个难关!”

1950年10月1日,毛泽东又一次登上天安门城楼,检阅了第二次国庆阅兵队伍。当时,人民解放军的武器还没有来得及换装,参加阅兵的部队只是换上了新军装和大檐帽,所携带的仍是战争年代缴获的各式轻兵器。比较引人注目的是人民解放军骑兵部队驾驭的1900匹白马以6路纵队通过天安门广场。

  紧跟在华国锋之后,便是当时中国的二号人物、本书的主角——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他不过四十一岁,留着小分头,在这支高层领导人的队伍里显得格外年轻。在人们的心目中,他的接班人的地位,也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一九七六年那三次举世瞩目的追悼大会,充分显示了他在中国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许多同志纷纷表示同意华国锋、叶剑英的意见。连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也不好再反对。江青突然站起来高呼口号:“团结在华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

这次阅兵,毛泽东心情并不轻松,因为当时国内外形势都十分严峻。朝鲜战局由于半个月前美军实行了仁川登陆而迅速恶化。炮火就要烧到鸭绿江边,新生共和国的安全受到威胁。就在国庆这一天,毛泽东收到了朝鲜领导人发来的请求中国出兵救援的信。而此时的国内残余反动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国庆节前不久,北京市公安局报告,破获了一起国外特务图谋在国庆庆典时炮轰天安门的案件,并搜到一门解放前遗留下的旧迫击炮。

  一月十五日,首都举行追悼周恩来大会,由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主持,由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致悼词。

  然而,就在这时,江青的文件包里,还装着整华国锋的黑材料。

图片 4

  七月十一日,首都举行追悼朱德大会,由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主持,由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致悼词(邓小平已在四月七日被撤职)。

  9 月10 日清晨,才8 点多钟,几乎是彻夜未眠的叶剑英就已经醒来了。

在过去革命战争中便有“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气概的毛泽东此时虽然日夜思考对策,却仍镇定自若。在上天安门前,他对周围的人说,如果真遇到打炮,谁也不许跑。

  九月十八日,首都天安门广场举行百万群众追悼毛泽东大会,站在天安门城楼中央主持大会的依然是王洪文,致悼词的是华国锋。

  按照作息时间,他夜晚办公,上午该休息到10
点左右才起床,可是今天,他再也睡不着了,索性起身来到办公室,坐在写字台前的高背藤椅上,闭目沉思。一有所得,他便信手在纸上记下几个字。

检阅结束后,毛泽东回到中南海颐年堂住所,随即召开关于是否出兵朝鲜的会议。经过多少个彻夜不眠的讨论,10月中旬,毛泽东作出了震惊世界的出兵抗美援朝的决策。

  此刻,当他步入天安门城楼大厅时,不知因踌躇满志,还是年轻心急,竟快步疾行,走到步履稳缓的华国锋旁边,并排而行,眼看着要超前一步。突然,王洪文意识到在这种气氛严肃、讲究顺序的场合超前一步会招惹一场风波,他赶紧收住乌亮的皮鞋,减缓步频。缩短步幅,跟华国锋拉开了一段距离,保持着“第二号”的位置。

  叶剑英觉得,眼前的局势,犹如一场战争,到了最后决战的关头;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要彻底打败对手,比赢得一场真枪实弹的战争更复杂、更困难!

图片 5

  在王洪文之后,是一位身穿军装、戴一副眼镜的长者——叶剑英元帅。叶剑英当时的职务是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中国军界的最高领导人。

  然而,这位七十九岁高龄的元帅,早年追随孙中山东征北伐;后来多年在最高统帅部,同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这些当代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一起,为赢得中国革命的胜利,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足智多谋,文武兼备,完全有夺取最后胜利的勇气和信心!

国庆10周年阅兵逼毛泽东下决心 自力更生搞出原子弹

  在叶剑英之后,那长长的队伍依次为: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李先念、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吴德、陈永贵、吴桂贤、苏振华、倪志福、徐向前、聂荣臻、陈云、谭震林、李井泉、乌兰夫、阿沛·阿旺晋美、周建人、许德珩、胡厥文、李素文、姚连蔚、王震、余秋里、谷牧、孙健。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用兵,如何遣将,如何指挥,如何克敌制胜。叶剑英认识到,要粉碎“四人帮”,还必须依靠人民,依靠党中央的绝大多数同志。同“四人帮”作斗争,政治局多数同志的意见是一致的;但是,要彻底打倒“四人帮”,则还需要再做工作。有一个人的工作非做好不可,此人就是华国锋。因为若干年来的个人迷信和个人崇拜,使人们不敢不执行毛泽东的任何指示,更不要说怀疑和否定毛泽东的决定了。华国锋是毛泽东生前提议任命的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叶剑英不便越过他直接指挥这场斗争。

这一年6月,苏联通知中国,在核武器技术援助方面要“推迟两年”。而就在这次国庆阅兵时候,赫鲁晓夫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毛泽东说准备撤回在华专家,并不再提供核技术帮助。城楼上的毛泽东听到这话,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那也好”,随后便同身边另一位外宾胡志明谈笑,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其实,毛泽东已经下定决心,中国要自力更生搞出原子弹。毛泽东随后在党内会议上说道:“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极好。如果给了,这个账是很难还的。”

  在毛泽东的巨幅画像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吴德宣布开会。

  叶剑英决定要找华国锋好好谈谈。

此后,由于我国国庆典礼制度的变化等原因,毛泽东再也没有登上天安门城楼进行阅兵,国庆10周年阅兵也就成了毛泽东最后一次阅兵。

  按照事先审定的稿子、事先排好的发言顺序,“工农兵学商”代表一个个念着稿子。没有掌声,没有笑声,没有口号声,每一个与会者都端端正正地坐着,脸上毫无表情。

  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然而直到此时,叶剑英对华国锋可以说很不熟悉,很不了解。华国锋参加革命工作比较迟,叶剑英早年同他没有接触。

1959年10月1日,国庆10周年阅兵大典的规模远超过此前任何一次国庆阅兵。在大大拓宽了的天安门广场上,15个徒步方队、14个车辆方队和6个空中梯队组成的阅兵队伍接受了检阅。

  王洪文板着面孔,正襟危坐,摆开一副“领袖”的架势。江青穿着大衣,戴着帽子,不时闭目养神。张春桥那双三角眼,透过眼镜片,悄悄朝叶剑英脸上“扫描”,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姚文元则低着头在看稿子——因为这个座谈会的报道要在明天的所有的中国报纸上以头版头条地位登出,作为“舆论总管”,他不能不把报道细细地推敲几遍。

  1970
年,叶剑英受林彪、江青一伙迫害,被流放到湖南,当时华国锋是湖南省委负责人之上,两人只在集体场合会过面,没有谈过话。华国锋调中央工作后,两人仅限于工作上的来往,没有深谈过。

图片 6

  大厅里响起尖锐的女声。那是以反对“师道尊严”而闻名全国的黄帅作为学生代表在发言。她已从小学生成为中学生了。

  1976 年2
月中共中央一号文件,任命华国锋为代总理;与此同时,叶剑英却接到了另一份中央文件,声称他“生病”不再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实际上,他的身体同以往一样健康!

最令人兴奋的是,人民解放军“五”字开头的新式武器──五六式冲锋枪、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五九式坦克、歼五型歼击机等新式武器也纷纷亮相,这些武器基本都是中国自已生产的。不过在世界范围内,此时一国军力强弱的主要标志已不再是新型坦克和喷气式歼击机,而是美苏英已经装备的核武器和远程导弹。

  黄帅念完发言稿之后,吴德站了起来,对着话筒说道:“现在请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

  1976 年4 月5
日,天安门广场百万群众悼念周恩来、反对“四人帮”的运动被镇压,在“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的口号声中,华国锋作为毛泽东主席继承人的身份被公开确定下来。

在阅兵时,毛泽东同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并排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从彩色纪录片中可以看出毛泽东虽偶有笑容却比较勉强。庆典空前隆重,毛泽东的心情却很不愉快。原来这时候一方面中国国内经济正处于十分困难的状况,而另一方面原本答应给予中国核武器技术援助的苏联却突然变卦。

  顿时,王洪文转过头来,江青睁开了眼睛,张春桥的目光离开了叶剑英,姚文元也不再看清样了,他们八只眼睛都注视着走向话筒的华国锋。“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出现在这特殊的历史时刻,包含着复杂的政治含义:它表明在毛泽东去世之后第二十天,中共中央主席依然空缺。谁当主席,还不得而知——是华国锋,还是江青、王洪文?然而,第一副主席这“第一”两字,又似乎表明华国锋是名正言顺的主席的继任人。

  尽管华国锋是在那样的背景下上台的,但叶剑英从几件事上,发现华国锋同“四人帮”是有区别的。一件是7
月初的事,当时毛泽东主席病情日益加重,“四人帮”却要在向党内高级干部通报毛泽东病情的文件中,写上毛泽东“健康好转,可以恢复工作”的字样。这种违背事实的做法遭到了叶剑英等人的坚决反对。华国锋在会上没有发言。但在会后签发文件时,他毅然删去了这十个字。另一件事发生在8
月里,叶剑英去看望华国锋,华国锋在门口等候,并亲自为叶剑英打开车门,表现出他对叶帅的敬重。谈话中,叶剑英说到,“有人”要成立全国民兵指挥部,企图以此同解放军对抗,这是不符合毛主席思想的。华国锋当然知道这是“四人帮”的主张,“四人帮”

这一年6月,苏联通知中国,在核武器技术援助方面要“推迟两年”。而就在这次国庆阅兵时候,赫鲁晓夫在天安门城楼上对毛泽东说准备撤回在华专家,并不再提供核技术帮助。城楼上的毛泽东听到这话,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那也好”,随后便同身边另一位外宾胡志明谈笑,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作为中共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双眼一直紧盯着在那里念发言稿的五十五岁的华国锋,对那“第一”两字恨得直咬牙……

  指挥不动解放军,所以想发展民兵作为自己的武装力量。他沉默了一会说:“我也有这样的想法。”

其实,毛泽东已经下定决心,中国要自力更生搞出原子弹。毛泽东随后在党内会议上说道:“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极好。如果给了,这个账是很难还的。”

  在历年来中国首脑发表的国庆讲话中,华国锋这一回的讲话最简短,几乎磨平了所有的棱角:

  有了这样一个底,叶剑英也就有了做好华国锋工作的信心。他当即乘车来到华国锋家里。在客厅里坐定之后,叶剑英开门见山地提出了问题:“现在毛主席去世了,你对当前的局势怎么看呀!”

此后,由于我国国庆典礼制度的变化等原因,毛泽东再也没有登上天安门城楼进行阅兵,国庆10周年阅兵也就成了毛泽东最后一次阅兵。XLW

  “同志们,今天,在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创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七周年的前夕,我们参加首都工农兵学商代表举行的座谈会。我们向同志们学习,向同志们致敬。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七周年的时候,我们更加怀念伟大的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

  华国锋请叶剑英喝茶,自己也端起茶来呷了一口,这才说道:“这个,我还没有想好哇!”

一九七八年四月,南海舰队一艘导弹驱逐舰在湛江爆炸沉没,主持军委工作的邓小平严厉批评了海军司令部和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上将。苏振华不满,向华国锋告状。华国锋正不甘撒手军队,借此机会抚慰苏振华,并决定五月上旬访问朝鲜归来时,在大连检阅海军,以示对苏振华的支持。

  当华国锋结束了一分多钟的国庆讲话之后,座谈会也随之结束了。在那非常时刻、特殊时期,人民共和国的生日没半点欢乐的气氛。

  叶剑英认真地说,“你没有想好,人家可是抓得很紧喽。”他把“人家”

图片 7

  王洪文坐上红旗牌轿车,突然,他对身边的秘书说:“明天,把摄影师喊来,给我拍几张标准照!”

  二字咬得特别重。停了一下,他又说:“过去,你是副主席,有主席在,有些事情你不好处理。现在主席逝世了,你就要站出来,该拿主意的要拿主意,该下决心的要下决心啊!”

风起东海,云落西山,北京的五月。

  秘书茫然,但又不好向“王副主席”问“为什么”,只得点头道:“好。一定照办。”

  华国锋只说了一声“难啊”,就岔开了话题。

红墙金瓦,老树新绿,迎着落日余晖放射出瑰丽的色彩,稍不留意便悄悄黯淡下去,渐渐浸入一片幽蓝的朦胧中。

  十月二日:急拍“标准照”

  看来这一次只能谈到这个地步了。叶剑英告辞了。

华国锋烟瘾不小,一枝接一枝吸,心中潮起潮落:红墙有幸亲风雨,岁月无情疏旧侣……

  刮脸。吹风。对着镜子照了几次,直到满意了,王洪文才去换衣服。

  可是“四人帮”紧接着又玩出了新花招。9月10日晚,王洪文布置秘书廖祖康、米士奇到中南海“值班”。他们架起17部电话,盗用中央办公厅的名义,直接与各省、市、自治区负责同志通话,传达两条王洪文的指示:一、在为毛主席吊唁期间,各省市发生的重大问题,要及时报告;二、在此期间有些解决不了、需要请示的问题,要及时请示。这样做,实际上就是想把控制各地方政府的大权,揽到王洪文手中,架空以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接到米士奇的电话后,十分奇怪,便直接打电话向华国锋询问。华国锋大为震惊,当即向叶剑英问起此事。叶剑英也不知道。他们估计一定又是“四人帮”背着中央搞了小动作,决定以中共中央的名义通知各地,澄清事实,并强调指出,发生重大问题,应向华国锋请示。

粉碎“四人帮”惊心动魄,亢奋之感尚在情绪的极峰上明光闪烁,却已回黄转绿又一春。一九七八年的春天,日子一天难过一天。门外与“老毛子”对峙,门内有“西单民主墙”和党内路线之争,真是“边寨惊烽,萧墙掣电”,案头卷宗无日不盈尺。他鲜明地感到一年前所享有的“极高威望”,正在急剧坠落,每前行一步都不得不环顾周围;心事重重,疑虑丛生……

  他穿上一身笔挺的中山装,坐到摄影灯光下。

  “四人帮”的阴谋,又一次被挫败了。但是,知道内情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心头的危机感更重了。邓颖超、陈云、邓小平、聂荣臻、徐向前等人,都设法同叶剑英联系,商谈怎么对付日益猖獗的“四人帮”。由于斗争的复杂性,每次谈话时,叶剑英都要开水龙头或者收音机,用杂音干扰窃听。

有一条是明确的:站在“你办事,我放心”对面的,是“思圆行方”,“人才难得”,“柔中有刚,棉里藏针”。

  “拍几张黑白的,也拍几张彩色的!”王洪文吩咐道。

  9月12日,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杨成武去看望聂荣臻元帅,谈到“四人帮”

须得拨冗静思,便想起邓小平当面的一句凌厉表态:这是一种较量……

  “咔嚓,咔嚓……”拍完之后,摄影师正想收拾灯光,王洪文却吩咐秘书说:

  的种种倒行逆施,和军队面临的严重形势。聂帅一字一句地讲了一段话,让杨成武赶快去转告叶剑英。聂荣臻说:“
‘四人帮’一伙是反革命,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要有所警惕,防止他们先下手。如果他们把邓小平暗害了,把叶帅软禁了,那就麻烦了。‘四人帮’依靠江青的特殊身份,经常在会上耍赖,蛮横不讲理,采用党内斗争的正常途径来解决他们的问题,是无济于事的。只有我们先下手,采取断然措施,才能防止意外。”

图片 8

  “把我的军装拿来,拍下我的军人形象。”

  杨成武当即赶到叶剑英住地,转达了聂帅的意见。叶剑英对杨成武说:“回去转告聂帅,我与他有同感,完全同意他的意见。我马上找有关同志商量,采取行动。”

怎样的一种较量?

  又是黑白的,彩色的;戴军帽的,不戴军帽的。

  接连几天,叶剑英又去找华国锋谈心,仔细地向他分析当前的局势,希望他能站出来,担负起斗争的责任。

老人家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单命的行动。老人家逝世不足一月,粉碎了“四人帮”,仿佛失去了天条,各种思潮和“理论”顿时泛起。

  总算都拍完了,摄影师以为完成任务了,收好了灯光和照相机。

  可是,华国锋还是下不了决心。

华国锋和汪东兴忙祭起“两个凡是”的法宝:“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忽然,王洪文想起了一桩要紧的事:“再给我拍几张!”

  9月16
日,“四人帮”在他们控制的宣传舆论工具《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上发表“两报一刊社论”《毛主席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们在这篇文章中,抛出了一条毛泽东的“临终嘱咐”:“按既定方针办”,狂妄叫嚣“要把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继续深入地开展下去”。很显然,“四人帮”已经加快了他们篡党夺权的步伐。

邓小平尚未正式出山,便针锋相对提出:“‘两个凡是’不行”,“毛泽东同志说,他自己也犯过错误”,“毛泽东同志在延安为中央党校题了‘实事求是’四个大字,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就是这四个字”。

  还要拍什么“形象”呢?

  叶剑英又一次来到华国锋家里,找华国锋谈话。叶剑英从历史讲起,讲了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几次危机和转折。华国锋听得很认真。叶剑英注意到他神情的变化,乘机问他:“怎么样,你考虑好了吗?”

图片 9

  王洪文脱下军装,居然又重新穿上中山装。直到他对秘书说“把像章拿来”,摄影师才恍然大悟。

  华国锋将身体朝叶剑英贴近了些,说:“叶帅,你讲的那些,我都赞成。

这不能不使人想起毛泽东生前在一封信中所写:他料定死后一些人将拿起他讲过的一些话,另一些人将拿起他讲过的另一些话,互相斗法。令人尴尬的是,这封“为要打鬼,借助钟馗”的信是写给被华国锋囚押起来的江青女士的。

  王洪文在胸前别上毛泽东那“光芒四射”的像章,又坐到照相机前。哦,这一回要拍“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形象!

  不过,党内还有那么多老同志,不知道他们的意见怎样?”

这一回合,邓小平上来就占了主动。因为他提出了“不能够只从个别词句来理解毛泽东思想,而必须从毛泽东思想的整个体系去获得正确的理解”,也就是“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

  折腾了半天,摄影师才算给“王副主席”拍完了“标准像”。

  叶剑英说:“你应该多到老同志那里去走走,多找他们沟通思想嘛。”

老人家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要说“四人帮”拉不走军队,与邓小平较量则大不相同。

  据一九七七年三月二十五日《光明日报》第三版发表的新华社记者述评《清算“四人帮”利用新闻照片反党的滔天罪行》一文披露:在一九七六年十月二日,王洪文总共拍了一百一十四张照片,其中穿便服、中山装的五十三张,穿军装的十六张,办公照片二十一张,室外单人像二十四张!

  华国锋有点为难地说:“叶帅,你还不知道吗?我这个人水平不高,资历又浅,在老同志面前,论党龄,我是晚辈;论年龄,我更是晚辈。我去找他们,他们不理我怎么办?”

邓小平出山后,立刻抓军队整顿。把杨成武、梁必业、黄玉昆叫去谈军队建设,谈整顿的方针和形势。杨成武将此事报告叶剑英,叶剑英指示:“你把小平同志的谈话整理一份记录送我,我看以后还要送给华主席。”

  一口气拍了一百一十四张照片之后,王洪文叮嘱摄影师;“今天就给我把照片送来!”

  叶剑英明确地说:“我支持你。你去找他们,我先帮你打招呼。只要你能站出来斗争,老同志们不会不支持!”

杨成武向黄玉昆、梁必业传达叶帅指示,将记录整理出来,签名后送达叶剑英。叶剑英阅后批四个字:“送华主席。”他吩咐杨成武:“记录先送小平过目,如果准确,即送华主席。”杨成武将叶帅指示再次转达黄玉昆及梁必业,然后送邓小平过目。

  “这么急?”摄影师满脸惊讶。

  华国锋站起身说:“只要有老同志撑腰,我就干!不过,事情很复杂,究竟怎么办,让我再考虑考虑。”

图片 10

  “只争朝夕!”王洪文用毛泽东的诗句答复摄影师。说毕,狡诈地笑了一下,补充说道:“先是各印一张八寸的送来,我挑选一下。选中的,要仔细修版,要大量地冲印!”

  9 月18
日,首都百万群众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毛泽东逝世追悼大会。第二天,江青就给华国锋打电话,要求召开紧急常委会,并且提出不要身为党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参加,而不是政治局常委的江青、姚文元、毛远新都要参加。在王洪文、张春桥的支持下,会议召开了。江青摆出架子,东拉西扯地说了半天,最后才说到正题上。原来她要以毛泽东的“妻子兼秘书”的身份,
接管毛泽东的文件书籍。华国锋没有同意,仍坚持由中央办公厅暂时封存,江青一伙便胡搅蛮缠,一直闹了四、五个小时。华国锋最后仍然没有让步。

这份记录再没退回来,华国锋也始终未见到。

  “大量冲印?”摄影师又感到困惑。

  正是这场大闹,使华国锋更清楚地看透了“四人帮”的险恶用心。9 月21
日,华国锋亲自去拜访李先念,请他传话给叶剑英,请叶剑英“务必想个办法解决”“四人帮”问题。

遭邓小平批评的上将是谁?

  “你去冲洗吧!”王洪文挥挥手,不作任何解释,把摄影师打发走了。

  李先念爽快地接受了这个重大使命。叶剑英同李先念在收音机噪音的掩护下密谈,这次谈话对于作出粉碎“四人帮”的决策并付诸实行,起了重要作用。

华国锋不甘撒手军队。一九七八年四月,南海舰队一艘导弹驱逐舰在湛江爆炸沉没,这是中国海军建军以来最严重的事故。事故发生后,主持军委工作的邓小平严厉批评了海军司令部和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上将。苏振华不满,向华国锋告状。华国锋正不甘撒手军队,借此机会抚慰苏振华,并决定五月上旬访问朝鲜归来时,在大连检阅海军,以示对苏振华的支持。这次检阅拟动用一百二十艘军舰,八十架飞机……

  当摄影师忙于冲印照片的时候,王洪文忙着给上海挂长途电话。他用“洋泾浜”

  在此同时,“四人帮”也在紧锣密鼓地行动。9 月21
日,王洪文亲自乘飞机去上海,了解给上海民兵发放武器的情况。从8 月15
日开始,“四人帮”

这时,杨成武已调福州军区任司令员,由罗瑞卿大将出任军委秘书长,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他获悉海军调动的消息,当即向邓小平汇报:“他们现已调集了七十艘军舰,二十多架飞机。这么大行动,未经军委,是华国锋擅自决定,并且有可能在国际上造成不利影响……”

  的上海话说道:“小廖吗?侬勿要‘热昏’!”

  在上海的爪牙,突击下发了各种枪枝7 万多支,大炮300 门,各种弹药1000
多万发!上海全市笼罩着一片恐怖气氛。此后,张春桥、王洪文又不断向上海发指示,要上海“准备打仗”。

图片 11

  小廖,王洪文的贴身秘书——廖祖康,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文革”前,王洪文担任上海国棉十七厂的基干民兵连长时,廖祖康便是王洪文手下的“兵”。那时的廖祖康,是上海国棉十七厂技校学生,基干民兵。廖祖康的养父廖士元,是上海国棉十七厂的木工。

  9 月29 日,“四人帮”一伙又大闹政治局,要求给江青“安排工作”。

人民解放军首要的政治原则是“党指挥枪”。只有军委能代表党,任何个人都不能替代。

  在“文革”中,当王洪文在上海国棉十七厂揭竿而起的时候,廖祖康在技校也发起成立了“革到底”造反组织。他们同“造反”,共“战斗”,建立“火线”之谊。

  华国锋坚定地回击了“四人帮”的无理取闹,使得江青一伙对华国锋恨之入骨。然而,华国锋也从这次会议看出,采取党内斗争的正常手段来解决“四人帮”问题,确实是行不通的了。

邓小平下令停止这次检阅,并严肃处理直接责任者。

  廖祖康头脑灵活,颇有社会活动能力,被王洪文所看中。当王洪文成为“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的“司令”之际,需要“配备”秘书,他点名要了廖祖康。

  叶剑英经过深思熟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用召开会议的方式,请“四人帮”到会,宣布对他们隔离审查,然后立即召开政治局会议,讨论决定。

“这是一种较量。”邓小平当面对华国锋讲,这事就发生在几天前。华国锋当时的尴尬可想而知。他明白,军委是站在邓小平一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