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指南丨登月50周年 那场征途星空的冒险到底是人类的一大步还是世纪骗局

当然有些人仍会感到阿波罗计划只不过是一项耗资巨大、收效甚微的工程,实为无足轻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迹象表明会把1969年7月20日(实际在月球着陆的日子)的周年纪念日作为全国的节日。但是我们也许记得虽然在十六世纪并没有庆祝哥伦布的节日,但是在一个新时代开始的今天它却成了人们庆祝的节日。

图片 1

月球上还留有许多未解之谜,但自1972年阿波罗17号登月至今,再未有人踏上月球。除地球外,月球是人类唯一踏足的星球,人类为何止步于47年前?阿波罗
17
号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实施的最后一次登月任务,这无疑也是非常著名的一次登月之旅,因为在
3
名机组成员当中,其中包括了一名科学家。在此次任务当中,登月舱飞行员是哈里森·施密特,他在学习驾驶喷气式飞机之前,就已经拿到了地质学博士学位,或许这才是他最终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所接纳,并成为阿波罗
17 号 3 名机组成员之一的最重要原因。

从现在起到未来的一千年内,和平工作团、美洲进步同盟或猪海湾事件①都不可能深刻地留在人们的记忆里,肯尼迪的税务政策和人权立法看来也不会很重要。把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列入本册的原因只有一个:他是制订阿波罗计划的主要负责人。如果今后人类不会被彻底毁灭的话,我们完全可以确信,我们的月球之行从现在起甚至到今后的5000年中仍被看作是一个真正的重大事件,人类史上伟大的里程碑之一。

图片 2

图片来源:《登月》一书,机械工业出版社于2019年7月出版,本书包含近400张图片,图片均来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低温储藏室内的珍贵底片资料。

  80.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一场筹款活动仅用了五天时间就筹集到了重建所需的50万美元。博物馆馆长凯瑟琳刘易斯(Cathleen
Lewis)说,这幅画13年前停止展出,因为它的质量在不断恶化,花了四年的时间来修复它。彭斯称阿姆斯特朗为英雄:美国人民通过保存这一勇气的象征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回到肯尼迪,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播放了阿波罗11号(Apollo
11)的原始发射视频,时间被调到了第二秒。然后卡巴纳把和柯林斯的谈话转向了美国宇航局的下一个登月计划,阿耳特弥斯,以希腊神话中阿波罗的孪生姐妹命名。

图片 3

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于1917年出生在马萨诸塞州布鲁克莱恩城。他从1961年1月20日到1963年11月22日担任美国总统,1963年11月22日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被暗杀。我不打算对肯尼迪生平的大多其它方面的情况加以叙述,部分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广为人们所熟知,但更主要的是因为肯尼迪大部分的个人和政治活动与他列入本册没有多大关系。

图片 4

你真的了解阿波罗计划吗

那么这项政治决定是怎样做出的呢?即使没有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不是迟早也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吗?但是我坚信当然无法做出绝对的肯定──最终会有某个政府为载人到月球旅行而拨款。当然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并不是不顾公众的反对来强行实施阿波罗计划的。

图片 5

眼下对披着“真相”外衣的登月阴谋论仍在盛行,我们仰望星空的浩瀚,渴望探索月球的奥秘,你也许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那么我们应该把功绩归于沃纳·V·布朗或对航天科学有过重大贡献的某个其他科学家或工程师吗?当然沃纳·冯·布朗象康斯坦丁·茨欧尔考维斯基、罗伯特·H·戈达德和赫尔曼·欧伯斯这样重要的先辈一样,为探索空间做出的贡献超出了自己应尽的职责。但是执行阿波罗计划的政治决定一旦做出,没有任何一个科学家或任何一个由十个科学家组成的小组对其成功会起决定性的作用。登月旅行的决定性突破不是一个独特的科学进展,而是事先做出的给该项计划拨款240亿美元的政治决定。

1969年7月16日,最初的500名发射控制员和管理人员中约有100人于周二上午在发射室重聚。与会者还包括NASA下一个月球管理团队的成员,其中包括仍在开发中的太空发射系统,月球火箭发射主任查理布莱克威尔汤普森(Charlie
Blackwell-Thompson),SLS将超过土星五号,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强大的火箭。布莱克威尔-汤普森说:她听到阿波罗11号倒计时的重播时起了鸡皮疙瘩。听到柯林斯“对那种感觉的个人描述绝对令人惊讶”。

关于登月的更多秘闻

但是也没有来自公众的巨大压力来支持这样的一项宏大计划。假设在1959年或196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制定阿波罗计划并为其拨款的议案,而随后又被艾森豪威尔总统否决了话,那么也许可以说肯尼迪只是顺应了公众舆论的潮流。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许多美国人希望有某种空间计划,但是公众当中支持一个真正庞大空间计划的呼声并不是很高。事实上甚至阿波罗2号成功之后,公众当中对该计划所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还存在着很大的争论。当然自从1966年以来美国国家航空和航天局的预算有了猛烈的下降。

图片 6

为登月做准备,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在训练中从登月舱的舷梯走下。图 |
视觉中国

我将对登月计划的重要性稍加进一步讨论。难道我们不应该把主要功绩归于尼尔·阿姆斯特朗或埃德温·奥尔德林这样在月球上第一次留下足迹的人吗?假如我们以留名千古为基础给人排名次的话,这样做可能是正确的,因为我确实认为从现在起到今后的5000年中,更可能留在人们记忆中的是尼尔·阿姆斯特朗而不是肯尼迪。但是从影响的角度来看,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是完全不重要的。假如这两个人在阿波罗2号发射二个月之前不幸死去,当时还有很多名训练有素、才能非凡的宇航员来取代他们。

图片 7

所谓“死亡时间”,是指在登月舱“鹰”降落在月球表面之前的最后 3 分钟里,有 10
秒钟的时间下降速度非常快,无论登月舱驾驶员采取怎样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控制登月舱重新进入升空模式、试图重新进入月球轨道),都无法减缓“鹰”的下落速度。

公元1917~公元1963

图片 8

图片 9

即使阿波罗计划后继无人,它也将永远作为人类最伟大的创举之一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但是我认为阿波罗事业终究会继往开来,遨游太空在将来所起的作用比过去要大得多。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会感到阿波罗2号之行会象哥伦布穿越大西洋一样,在人类史上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这位88岁的指挥舱飞行员在美国宇航局的电视节目中说:回来的感觉真好。这次有所不同,我想转身问尼尔一个问题,或许可以告诉巴兹·奥尔德林一些事情,当然,我一个人在这里。在美国宇航局的邀请下,柯林斯标出了确切的时刻——1969年7月16日上午9点32分,土星五号火箭发射升空。柯林斯回忆起那天机组人员周围的紧张气氛:阿波罗11号…是认真的业务,我们全体船员感到整个世界都压在我们肩上,我知道每个人都会看着我们,不管是朋友还是敌人,我们希望尽我们所能做到最好。

图片 10

①猪海湾事件(Bahia de los
Cochinos):1961年4月17日由1200名反卡斯特罗的古巴流亡分子从古巴西南海岸发动的一次未遂入侵事件。因为这次入侵是由美国政府资助和指挥的,所以使已经敌对的美古关系进一步恶化,使国际冷战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

阿波罗11号唯一的女性发射控制员乔安·摩根(JoAnn
Morgan)很喜欢看到这个更新换代的发射室。不过,有一件事明显缺失了:成堆的纸张,我们可以在纸上走到月球上。柯林斯将在肯尼迪的一个晚会上与另外两名阿波罗宇航员重聚,其中包括阿波罗16号登月者查理·杜克,他是阿波罗11号登月任务控制中心的太空舱通讯员。亨茨维尔火箭中心还准备了一场特别的周年纪念晚宴,奥尔德林和其他阿波罗、天空实验室的退休宇航员以及火箭科学家都出席了。

图片来源:《登月》一书,机械工业出版社于2019年7月出版,本书包含近400张图片,图片均来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低温储藏室内的珍贵底片资料。

因此不难看出约翰·菲茨杰拉德·肯尼迪的领导才是使阿波罗计划开始实施的真正原因,是他在1961年5月使美国做出在“本年代结束以前”发射一架载人飞船登月的保证;是他从国会得到资金并且是在他的领导下制订出了计划。人们可能会相信登月计划迟早总会制订出来(这是不能完全肯定的),但是肯尼迪是实际上制订出了这一计划的人。

柯林斯仍然在月球轨道上,照着母舰哥伦比亚号,而阿姆斯特朗和奥尔德林于1969年7月20日降落在鹰身上,并在灰色,尘土飞扬的月球表面上行走了两个半小时。在肯尼迪发射室,过去和现在的发射控制员和柯林斯重返发射台(现在租给SpaceX),重聚拉开了为期一周的庆祝活动的序幕,庆祝阿波罗11号8天航程的每一天。在阿拉巴马州的亨茨维尔,也就是土星5号诞发地,大约有4900枚模型火箭同时升空,以纪念阿波罗11号宇航员登月的那一刻。

“人类为何时隔40多年再未踏足月球表面?”

另一位来自佐治亚州琼斯博罗的观众卡琳怀斯(Karin
Wise)在阿波罗11号升空时只有19岁,她回忆起自己被电视报道牢牢吸引住的经历。她说:所以,带着我的孙子孙女们来这里参加50周年纪念,真是太特别了,我希望他们能来参加100周年纪念。在华盛顿史密森航空航天博物馆,阿姆斯特朗所穿的宇航服以崭新状态重新展出,并在宇航服的膝盖、大腿和肘部留下了月球尘埃。出席揭幕仪式的有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美国宇航局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和阿姆斯特朗的大儿子里克,阿姆斯特朗于2012年去世。

“50年前登月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从1969年到1972年的12名月球漫步者中,只有4人还活着:奥尔德林、杜克、阿波罗15号的大卫·斯科特和阿波罗17号的哈里森·施密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言人雅各布斯说:89岁的奥尔德林退出了发射台之行,原因是他日程安排紧凑。奥尔德林上周六在南加州举办了一场晚会,并计划直接前往亨茨维尔参加晚宴,奥尔德林和柯林斯可能于周五或周六在华盛顿团聚,这是阿波罗11号登月50周年纪念日——1969年7月20日,人类壮举,首次登月成功!

另外两名机组成员则是纯粹的飞行员,他们对于火箭的兴趣,显然要远远大于哈里森·施密特所钟爱的岩石。不过,在其余
2
名机组成员积极准备登月任务的过程中,他们依然还是学习了很多有关巨砾、山脉、环形山、山谷等的地质学知识。

图片 11

图片来源:《登月》一书,机械工业出版社于2019年7月出版,本书包含近400张图片,图片均来自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低温储藏室内的珍贵底片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