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历史上最有影响的100人: 65.儒略·凯撒

  65.儒略·凯撒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19.奥古斯都·凯撒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图片 1
姓名:凯撒 国籍:古罗马 年代:西元前102-前44年
职位:古罗马政治的政治家、军事家

公元前100~前44

公元前63~公元41

凯撒的全名为-葛约斯˙尤利乌斯˙凯撒(Gaius Julius
Caesar,西元前102~前44年),是活跃于古罗马政治的政治家、军事家)。 

著名的罗马军事和政治领袖盖厄斯·儒略·凯撒,出生在一个政治大动乱的时期。

罗马帝国的奠基人奥古斯都·凯撒是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伟大人物之一。他结束了公元前1世纪期间使罗马共和国陷入混乱的内战,重新组建了罗马政府,因此他的国家内部出现了长达两个世纪之久的太平盛世。

尤利乌斯家族,原是土生土长于罗马的古老贵族;不过家道随时间中落,凯撒出生时,自称姓尤利乌斯者,仅剩凯撒一家人。 

公元前二世纪,罗马人在第二次战胜迦太基之后,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这次胜利使许多罗马人大发横财,但是连绵不断的战争扰乱了罗马的社会体制和经济体制,许多农民的财产被抢夺一空。最初的罗马元老院只不过是个小城市的元老院,实践已经证明它已经不能合理地治理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政治上腐化堕落,贪污受贿到处盛行,整个地中海周围地方都因罗马人的昏庸统治而遭灾受难。约从公元前133年起,就在罗马出现了一场长期的动乱。政治家、军事将领和民众领袖相互间钩心斗角、争权夺利。游击队(如公元前87年马留的游击队和公元前82年索拉的游击队)经常在罗马神出鬼没,东袭西扰。虽然昏庸的统治这一事实路人皆知,但是大多数罗马公民希望继续维持共和制政体。儒略·凯撒也许是第一位重要的政治领袖: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民主政体不值得挽救了,因为它已经达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盖厄斯·奥克塔维厄斯(他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奥克塔维安,直到三十五岁才得到“奥古斯都”这个皇号)生于公元前63年。他是儒略·凯撒的侄孙,儒略在奥克塔维安年青时是罗马的政治风云人物,他自己没有儿子,十分喜爱这位青年,为他铺下了从政之路。但是在公元前44年当凯撒遇刺之时,他还只不过是个年仅十八岁的学生。

西元前75年,凯撒仿效当时罗马贵族子弟,为研习修辞学、辩术而前往罗德岛。 

凯撒出生在一个有悠久历史的贵族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年青时就步入政坛,有关他所担任过的各种职务、结过的各种联盟和政治崛起的详细情况纷繁复杂,在此不打算加以叙述。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公元前58年,他42岁时被任命为罗马所辖的三个行省的总督。这三个行省是阿尔卑斯山南侧的高卢(位于意大利北部)、伊利里可姆(在今南斯拉夫沿海地区)和纳博尼兹高卢(法国南部沿海地区)。那时他统帅四个罗马军团,大约有两万将士。

凯撒之死在许多罗马军政人物之间掀起了一场长期而激烈的权力斗争。起初他的劲敌──都是些久经罗马政治沙场的人物──并不把年青的奥克塔维安放在眼里。实际上这位年青人唯一可见的优势只在于他是儒略·凯撒的养子。奥斯塔维安机智巧妙地利用这一优势,赢得了凯撒部分军队的支持。但是凯撒的多数军队都决定支持马可·安东尼,安东尼是凯撒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在随之而来的数年夺权战中,所有的其他竞争对手都相继灰飞烟灭。到公元前36年,罗马及其所征服的许多地区被马克·安东尼和奥克塔维安两人一分为二,前者控制东部,后者控制西方。在此后几年,两者之间却出现了令人不安的休战状态,在此期间,安东尼似乎只沉湎于同克丽佩脱拉的风流艳事之中,而奥克塔维安则不断地加强自己的地位。公元前32年两者之间爆发了战争,公元前31年阿克提莫岬角大海战一决雌雄,奥克塔维安的军队赢得了胜利。翌年,战争以奥克塔维安的全盘胜利而告结束,安东尼和克丽佩脱拉双双自杀。

第一次三头政治 

在公元前58年到前51年期间,凯撒率领这四个军团,入侵并征服了高卢所有其余的地区,大体上包括今日法国和比利时以及瑞士、德国、荷兰的部分地区。虽然他的部队在数量上还不及他的对手,但却战胜了高卢地区的部落,把直到莱茵河畔的所有领土都纳入了罗马的版图。他还派遣两支部队渡海到英国,但未取得永久性的战果。

奥克塔维安现在的权力地位堪与十五年前的儒略·凯撒相提并论。凯撒遇刺,因为他要结束罗马共和政体、自称帝王的意图昭然若揭。但是公元前30年,在经历了多年内战和共和政体在罗马遭到明显失败以后,大多数罗马人愿意接受一位仁慈的专制君主,只要他表面上继续实行民主统治就行。

不久之後,凯撒开始进入政治的世界。不过这时罗马仍处於共和的时代,政治掌握在老一辈组成的元老院手中,并不是年轻又没钱的凯撒能发挥的地方。西元前60
年,凯撒受克拉苏(Marcus Licinius
Crassus,西元前114~前53年)、庞培(Pompey,西元前106~前48年)之邀,结成政治同盟,确立後称「前三头政治同盟体系」的体制。
但先前克拉苏与庞培二人早已秘密结盟,是这时才邀请凯撒加入。西元前56年,他们再次聚会,约定克拉苏在叙利亚地区、庞培在西班牙、凯撒在高卢,各自发展
势力。 

当时业已成为一个重要政治人物的凯撒,由于征服了高卢,回到罗马后即成了一位受到普遍爱戴的英雄,他深得民心;强大至极,但他的政敌则对他嫉恨不已,当他完成军事指挥后,罗马元老院下令让他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即不许带部队返回罗马。凯撒感到忧虑不安,如果他不带部队返回罗马,他的政敌就会利用这个机会干掉他,他的这种想法不无道理。于是在公元前49年1月10日至11的夜晚,凯撒率领他的部队越过意大利北部的卢比孔河,长驱直入抵达罗马城,以表示对元老院的蔑视。这种明显的不法举动引起了一场内战,一方是凯撒的军团,一方为忠实于元老院的部队。这场内战持续四年,以凯撒的彻底胜利而告终。最后一战是在公元前45年3月7日在西班牙曼达进行的。

虽然奥克塔维安在登上权力顶座的斗争中残酷无情,但是一当地位巩固,他就采取出人意外的和解态度。公元前27年,为了稳定元老院议员的情绪,他宣布要恢复共和国,主动辞去了自己所有的政治职务。但事实上他保留了作为西班牙、高卢和叙利亚诸行省的元首职务。由于罗马的大多数军队都在这三个行省,所以实权仍牢固地掌握在他的手中。元老院推选他为名誉奥古斯都,但是他从未接受过帝位。在口头上,罗马仍是一个共和国,奥古斯都只不过是第一公民,但实际上,奥古斯都想要得到任何官职皆是开口之劳,感恩戴德、温良驯顺的元老院对他总是一呼百诺。他在余生的岁月中,是一位强有力的独裁者。到公元14年他去世时,罗马完成了由共和国向君主国的转变,他的养子轻而易举地成了他的继位人。

凯撒按照约定计划,从西元前58年起,以近八年的时间远征高卢(现今北意大利、法国、比利时等地的区域)。凯撒首先击败居住在现今瑞士一带的高卢人,然後
与他们结盟,共同对抗更北与势力更强的高卢人。西元前52年,高卢境内的萨尔特人发生叛乱,凯撒花费2年的时间镇压,高卢从此完全纳入罗马的势力版图。西
元前51年出版的《高卢战记》,是凯撒征服高卢的过程纪录,1~7卷是凯撒在戎马倥偬中执笔,仅第八卷由部下撰写。 

凯撒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自己最适合担当建立罗马所需要的有效而开明的专制制度的任务。公元前45年10月他返回罗马,不久就成为终身独裁者。公元前44年2月有人要为他加冕,被他拒绝了。但由于他是一个军事独裁者,所以这并未给拥护共和制政体的反对派消除疑虑。公元前44年3月15日(著名的三·一五),在一次元老院会上凯撒被一伙阴谋者暗杀。

奥古斯都出类拔萃,看来是历史上才干卓绝、仁慈大度的君主的最佳楷模。他是一位真正的政治家,他的安抚政策为愈合罗马内战所带来的深刻创伤起了重大作用。

克拉苏死後,三人同盟中仅剩下庞培与凯撒。由於在高卢战争中掳获的战利品与课征的税金,使凯撒能归还以往的借款并成为大富翁,同时也赢得罗马民众的爱戴。
身为盟友的庞培,忌妒凯撒的成就,企图联合元老院将凯撒从罗马放逐。西元49年1月,凯撒在北意大利波隆纳以东、临亚德里亚海的拉芬纳(Ravenna)
获悉此事,随即率领手边的军队抵达卢比孔(Rubicon)河畔。卢比孔河是凯撒拥有军事指挥的高卢与意大利本土间的境河。凯撒如果率领军对渡过这条河,
就违反罗马的法律。不过凯撒的心意已决,高喊「骰子已经掷出了」(The die is
cast),便率军渡过卢比孔河攻入罗马。庞培匆忙渡过亚德里亚海,逃往希腊所在的巴尔干半岛。凯撒平定罗马之後,在与庞培决战之前,为杜绝後患,首先出
兵归属庞培势力范围的西班牙。 

凯撒在他的晚年期间,开始筹划一场生气勃勃的改革运动。他计划在整个罗马帝国内重新调配军队元老,让罗马的贫民到新社区去重新安家落户。他把罗马公民权扩大到新征服的几个民族中去。他计划在意大利城市中建立起统一的市政体制,还计划了一个庞大的建筑工程和罗马法典的编纂,还实行了许多其他改革。但是他未能为罗马建立一种令人满意的立宪政体,也许这是使他早归西天的主要原因。

奥古斯都统治罗马四十多年,他的政策在随后的许多年中对该帝国都有影响。在他的领导下,罗马军队完成了对西班牙、瑞士、加拉西亚(在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许多地区的征服。在他的统治完结时,罗马帝国北部边界与莱茵河一多瑙河河道没有多大区别,该河道在随后几个世纪的大部分时期里均为北部边界。

凯撒与埃及艳后 

由于凯撒在曼达的胜利和在罗马遇刺之间仅有一年的时间,所以他的许多计划从未得到贯彻执行,因此很难说假如他没有遇刺,他的政府究竟会怎样开明,怎样卓有成效。在他所有的改革中,最有持久影响的一项是实行一种历法①。他实行的历法从那时起一直沿用至今,只是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

奥古斯都是一位极有才干的行政官,为建立一个得力的行政机构起了重大的作用。他修改了罗马的税务结构和金融制度,改编了罗马军队,建立起一支永久的海军队伍;他还组建了一支贴身护卫队──罗马皇帝侍卫队,这支侍卫队在未来的世纪里对挑选和罢免皇帝起了重大的作用。

当时的埃及,由年仅13岁的国王托勒密13世,以及20岁的姊姊克丽奥佩特拉7世(CleopatraⅦ,西元前69~30年)共同统治,姊弟两人因不睦
而相互争斗。才色兼备的克丽奥佩特拉7世向凯撒求助,凯撒被他的魅力所迷,便协助她对抗敌对的亚历山卓市民。不过凯撒当时仅率领少数士兵,兵力薄弱,反遭
囚禁在王宫中。不久後,来自小亚细亚(土耳奇)的援军抵达,凯撒与克丽奥佩特拉7世终於击败托勒密王的军队;托勒密王在脱逃途中,因落海,溺死。西元前
47年3月左右,凯撒在小亚细亚的捷拉(Zela)击败米斯里戴帝斯王(Mithridates)的儿子法纳西兹(Pharnaces),将『我来,我
见,我征服(Veni, vidi,
vici)』的捷报送回罗马。西元前46年4月,凯撒在突尼西亚的塔普苏斯(Thapsus)战役中大破庞培馀党;西元前45年3月,并在西班牙的蒙达
(Munda)彻底摧毁庞培派的残馀势力。 

儒略·凯撒是历史上聪明绝顶的政治人物之一,具有多方面的天赋。他是一位成功的政治家,杰出的将领,优秀的演说家和作家。他的描写征服高卢的《高卢战记》一书长期被看作是一部第一流的文学作品,许多学生认为在所有的拉丁文学著作中它最通俗易懂,最动人心弦。凯撒果断勇敢,雄姿飒爽,潇洒倜傥。他是一个风流公子,即使按当时的标准来看,他也是一个荒淫无度的好色狂(他最闻名的风流韵事是与克丽佩脱拉之间的著名罗曼史)。

在奥古斯都的领导下,一个庞大的宽阔公路网遍布整个罗马帝国,许多公共建筑在罗马城市内拔地而起;罗马城的面貌美饰一新。一座座教堂突兀而现,奥古斯都鼓励人们奉行和忠诚老天主教会;通过了鼓励结婚和生育的法律。

凯撒的死 

人们常常指责凯撒的人格,他极欲获得权力,当然就利用职权大发横财。但是与大多数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不同,一般说来他既不虔诚也不虚伪。在同高卢人的战争中,凯撒凶暴残忍,但是对被打败的对手却特别宽宏大量。

从公元前30年起,在奥古斯都的领导下,罗马天下太平,经济繁荣昌盛,文艺百花盛开。奥古斯都时代是罗马文学的黄金时代,罗马最伟大的作家维吉尔、霍里斯和李维等人就是出现在这个时期。作家奥维德引起了奥古斯都的不快,因此被逐放出罗马。

西元前44年,凯撒成为终身的独裁官,却也在同年遭到暗杀,结束了他56年的一生。在刺杀凯撒之前,计画暗杀的这群人曾努力游说凯撒的好友布鲁斯特
(Marcus Junius
Brutus,西元前85~前42年)加入,因为布鲁斯特为人刚正不阿,可以赢得罗马市民的尊敬与信赖。布鲁斯特曾是庞培的部署,交战时曾被凯撒俘虏,但
是凯撒不仅宽大地赦免了他,同时还提拔他,布鲁斯特因为感恩而不愿背叛凯撒。筹划暗杀的刺客团,写了封内容写有『布鲁斯特,你还在睡吗?』的信给布鲁斯
特。这封信,改变了布鲁斯特的想法。布鲁斯特同意加入暗杀行动,暗杀团的人数则超过60人。凯撒计画讨伐於西元前53年击败克拉苏的波斯,元老院在他出发
前三天的西元前44年3月15日,邀请凯撒前往元老院,由其中一人拦住来到元老院的凯撒,佯装是为犯了罪而被放逐海外的兄长求取赦免;在遭凯撒断然地拒绝
後,这名男子即拉住凯撒的衣服,这是暗杀团事先约定的暗号,随後立刻涌出约40名男子,持短剑攻击凯撒。仅以手中持有一片记事版反击的凯撒,在攻击的人群
中,发现自己所欣赏的布鲁斯特後,痛苦地说到:『你也有份吗?布鲁斯特!』接著就用衣服遮住自己,不在抵抗。身上联重23刀之後,凯撒倒卧在地上,不久之
後就气绝身亡。据说当时在凯撒身旁,耸立著昔日曾是盟友的庞培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