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杰克 Ma十年: 第30节:扩大领土:二零零四~贰零零肆(4)

华星时代创始人风波

  在”非典”逐渐扩散的3月份,阿里巴巴正沉浸在每天新增会员3
500人(比上一季度增长50%)的喜悦中。彼时,大量的老会员也强化了网上贸易的使用频率以及深度和广度;每天发布的新增商业机会数量,达到9
000~12
000条(比2002年增长3倍);国际采购商对商业机会的反馈数量比上一季度增长一倍;国际采购商对30种热门中国商品的检索数量增长4倍;中国供应商客户数量比2002年同期增长2倍;每月有1.85亿人次浏览;240多万个买卖询盘及反馈;来自全球的38万专业买家和190万会员通过阿里巴巴在寻找商机并进行各种交易。

2000年,成功拿到高盛等500万美元的风投后,阿里巴巴从湖畔花园拥挤的居民楼搬到了华星大厦宽敞的办公楼,随着空间环境的变化,阿里巴巴创业者们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不过,在关明生看来,那段时间的考验远非如此简单、刺激甚至振奋。”都被隔离意味着什么呢?就是你要跟你父母、妻子或丈夫、男朋友或女朋友一起被关在家里,家门上再锁上一把大钢锁,钥匙在小区的主管手里,外面的人有防疫站的,也有公安,每天的早饭、午饭、晚饭是送进来的。每天两次有一个穿”太空衣”的人,背后背着很大的罐子和长长的喷管,进到你家里面,离很远,像喷杀虫水一样,喷完就走了,很厉害。两个礼拜,一般的公司要这样的话,很多基本上就垮了,特别是像阿里巴巴这样的服务性公司。”

  正如外界有人评论的那样–“非典”成就了马云、圆了阿里巴巴的梦,这种说法尽管略有偏颇,但却未必不是阿里巴巴甚至杭州市政府所期望的。当然,马云4年来的坚持与摸索也更为重要。

搬到华星之后,随着公司正规化建设的开始,划分部门、明确分工都是自然而然的事,而有了部门,于是提干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在18个创始人中,第一批提干的有三人:孙彤宇、张英和彭蕾,职务的部门经理。于是原来的18个创业者分成了两拨:4个官和14个兵。

  那段时间,阿里巴巴的客户会感觉比较奇怪,有时拨打服务电话,会传来老人的声音:”你好,这是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把服务电话也转到了家里。一位员工甚至再三嘱咐自己的父亲:”爸爸,有电话打进来,你一定要说:’你好,阿里巴巴。'”

  4月30日,”非典”最为猖狂的时刻,杭州市市长茅临生还专程到阿里巴巴公司考察了一个小时,他期望,在这个特殊时期,电子商务能助贸易一臂之力,协助企业摆脱困境。而在当时,专家们也普遍认为,上网做生意,对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是这个”非常时期”最可行、最安全的救市良方。对于将目标锁定在中小企业的阿里巴巴而言,这委实是个天赐良机。”最需要网上交易信息的正是中小企业。”马云也如此表示。

搬到华星大厦不久的一个晚上,马、张、孙、彭之外的十几个创始来到一家餐厅聚餐。大家开始说好不谈工作只叙旧,但是谈着谈着就说到了公司说到了工作,所有人的不解、疑惑和怨气都发泄出来了,一直谈到半夜。团队里的老大哥楼文胜首先提仪:说了这么多,屁股一拍就走,于事无补,我们应该写出来送给马云。大家纷纷响应。于是楼文胜执笔,大伙补充,整整写了一大张纸。

  ”电话打到阿里巴巴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都自动转到所有的同事家里了。特别是很多女同事一接,’你好,阿里巴巴’,我们当时把这叫做’天使般的声音’。”关明生形容说。

  多年以后,阿里巴巴B2B业务的CEO卫哲也曾总结表示,”我今天说,没有遇到’非典’,可能阿里巴巴就没了,’非典’给阿里巴巴作了最大的推广,当时是每个人被迫都必须要用互联网的。”

楼文胜当天晚上就把这封信发给了马云。第二天傍晚,收到信的马云立刻把18位创始人召集到一起,马云说:今天大家不用回去了,既然你们有那么多怨恨,很多人有委屈,现在当事人都在,都说出来,一个个马过来,想哭就哭,所有都摊在桌面上,不谈完别走!

  那段时间,马云和关明生自嘲为”两个最没用的人”,因为无法参与其中,为客户服务。当时马云被关在家里,身在香港的关明生也把自己关在家里,两个人每天疯狂打电话,一天甚至打几百个。”打给我们的同事,有一张名单,拼命打。每个同事接电话的时候都是’你好,阿里巴巴’,非常兴奋的声音,很高兴。”

  但在发现”非典”病例之后,阿里巴巴的办公场所被隔离了12天–5月7日至19日,几乎所有员工都开始在家办公。

那天的会从晚上9点开到凌晨5点多。那是一次彻底的宣泄,也是一次彻底的灵魂洗礼。会上许多人情绪激动,许多人放声痛哭。整整一夜,这些跟随马云浴血奋战了少则两年多则五年的老战友,吵过、喊过、哭过之后,一切疑虑都已消散,一切误解都已消除,一切疙瘩都已消解。

  在关明生看来,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成了验证阿里巴巴价值观的最好时刻。当然,他认为阿里人交出了合格甚至优秀的答卷。

  5月6日下午4点,戴着大口罩的马云,向大家宣布了这个消息。同时,全体员工在家办公的通知也已发出,大家戴上了口罩,抓紧时间打点家里办公所需的一切。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工程部的技术人员就为员工家里的电脑设置好了工作所需的必备装置。

图片 1

  不过,那却是马云最为伤感的时刻。他因为自己的员工感染了”非典”而深深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