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线战争的进行(四)

  盟军在加莱地区被希特勒军队团团围住之后,在处境险恶、异常绝望的情况下,英国为远征军和其他盟国军队在海上突围创造了奇迹。这就是震惊全世界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对于希特勒来说,这个时候英国的态度再也无关紧要了,法国已经是囊中之物。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德军在松姆河上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从阿布维尔到莱茵河上游这400英里宽的战线上,德国陆军开始进攻了。

   
 残余的英法联军被迫转移到敦刻尔克,准备从海上进行撤退,德军已经对这个地方形成了包围网。正如我们前文所说,德国人完全有机会剿灭大部分英法联军,而英法两国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敦刻尔克的战役,貌似就要来临了。

  
1940年5月20日,古德里安的坦克部队突然突破盟军防线,进抵海边的阿布维尔以后,丘吉尔见势不妙,全军面临着覆灭的危险;他随即命令海军调集船只,积极为英国远征军和其他盟国军队可能撤出海峡上的各港口做准备。非战斗人员要求立即开始渡过海峡前往英国。

   
在面对包括10个装甲师的143个师面前,法国那大部分都是二流部队的65个师就好像纸糊的一样,兵败如山倒已是不可挽回的结局。6月10日,法国政府匆匆离开巴黎。14日,这个伟大的都市被冯·库希勒的第十八军团占领了。16日,法国总理雷诺宣布辞职,贝当接任总理,法国政府逃到了波尔多。贝当在任职的第二天通过西班牙大使向德国要求停战。然而,希特勒则以一种趾高气扬的语气回答贝当说,他还要再同墨索里尼再商量商量。

     
德军方面,坦克部队很难在沟壑纵横的包围圈南端行动,不过古德里安和莱因哈特在阿运河彼岸建立了5座桥头堡,准备给盟军以彻底打击,包围圈的东北方向则是推进过来的德军第六军团和第十八军团,两方夹攻,盟军大势已去。

  
到5月24日,北面的比利时前线已接近崩溃;在南方,从阿布维尔沿海岸向北猛扑的德国装甲
部队,在攻克布伦、包围加莱以后,已经到达距离敦刻尔克只有20英里的阿运河。比利时军队、英国远征军九个师和法国第一军团的十个师都被夹在中间了。这里虽然运河、沟渠和泛滥地区纵横交错,地形不利于坦克的行动,但古德里安和来因哈特的装甲军,已经在格腊夫林和圣奥麦尔之间的运河上建立了五座桥头堡,准备给盟军以毁灭性的打击,使他们受到从东北方推进过来的德国第六军团和第十八军团的夹攻,从而完全消灭他们。

     
墨索里尼则像是闻到雄狮尸体味道的秃鹫一样,马上就扑了上来。在西线战争进行的时候,德国最高统帅部为此忙得不可开交,哈尔德在日记中写道大部分将领对意大利的动态毫不关心,只有希特勒隔三差五地不断写信给墨索里尼报告西线战争的最新进展,希特勒为了某种原因很重视墨索里尼和意大利。到了盟军一败涂地,开始在敦刻尔克撤退的时候,也就是5月30日,墨索里尼知道大局已定,他回复希特勒说意大利将在短期内参战。双方一再讨论之下,意大利终于在6月11日“参战”了。然而直到6月18日,意大利的32个师仍在阿尔卑斯山前线和南方海岸一带,甚至没有突破残余的法国的6个师的第一道防线。就连齐亚诺都在6月21日的日记中写道:“墨索里尼已经十分丢脸,因为我们的部队还没有前进一步。甚至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有能够向前推进,还停在进行抵抗的法国帝一道防御工事的阵地前。”

     
 5月24日晚上,德军最高统帅部突然发来命令,让坦克部队停在运河一线,不再前进。这道命令是由伦斯德和戈林怂恿,不顾勃劳希契和哈尔德的劝阻,希特勒坚持发出的。这给哥特勋爵和英法联军一个喘息的宝贵的机会。后世许多历史学家和军事学家为此命令而争论不休,众说纷纭。不过我觉得,戈林身为德国空军总司令,和希特勒的关系极为亲密,在这一刻,他一定想分最后一杯羹,不让陆军抢占全部功劳。一旦空军在这场战役中发挥了最后的作用,那么戈林所代表的空军就能在德国军队中占据更大的地位,这不仅是对戈林,甚至对希特勒来说都是极为有利的。希特勒隐隐约约知道陆军司令部的几位最高统帅并不是完全忠于自己,这场战争一旦陆军来获得胜利,那么哈尔德等人和德国陆军将会渐渐不受他自己控制。所谓功高盖主,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没有这个命令,德国陆军将会取得绝对的胜利,很可能会再次回到之前德国陆军当权的魏玛共和国时代。这是我的个人猜测,希特勒担心的也可能是这一点。这道命令发出以后,德国陆军停了下来,德国空军出场了。戈林和德国空军就像是最后抢了别人功劳的小人一样,开始策划如何消灭残余的英法联军。

  
5月24日,纳粹最高统帅部突然发来紧急命令,这道命令是在伦斯德和戈林怂恿之下,不顾勃劳希契和哈尔德的激烈反对,由希特勒坚持发出的。命令要坦克部队停在运河一线,不要再向前推进。这就给了戈特将军一个意外的、重要的喘息机会,他和英国海军及空军都充分利用了这个机会。伦斯德后来体会到这一点,他说,这个喘息机会导致了”战事中几个重大转折点之一”。

     
正因如此,在6月18日墨索里尼和齐亚诺和希特勒等人在慕尼黑元首府商量对法停战也就是如何瓜分法国的时候,意大利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性,全由德国来摆布。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德国在这场战争中的胜利完全决定了德国想怎么做,意大利不过是无足轻重罢了。

     
不管这道命令谁该来负责任,被包围的处于敦刻尔克的英法联军此刻唯一的出路就是赶快从海上逃离。在英国方面的全力救援下,敦刻尔克的撤退行动开始了。

  
5月26日夜间,希特勒取消了停止前进的命令,并同意这样的意见:由于包克的部队在比利时进展迟缓和海岸附近运输活动频繁,装甲部队可以继续向敦刻尔克前进。但这时已经太迟了,被围的英法盟军已经得到加强自己的防务的时间,一边抵御,一边开始偷偷地逃到海里去了。

   
 在这次停战协定会谈的秘密备忘录中清楚表明:希特勒认定,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让法国舰队落到英国的手里。他还担心法国政府逃到北非或者伦敦去继续战斗。由于这个理由,停战条件—最后的和平条件,也许又当别论—一定得温和一点,要能保持“一个在法国本土行使职权的政府”,并且使“法国舰队中立化”。他断然拒绝了墨索里尼关于由意大利占领包括土伦(法国在地中海的一个重要海军基地以及马赛等地区的要求。这些事情使得墨索里尼不快,但墨索里尼也没办法反驳,这场会谈不久后就结束了,唯一庆幸的消息是希特勒不会立即签订同法国的停战协定。

     
5月26日晚上7时差3分,敦刻尔克的部队开始执行“发电机计划”,也就是敦刻尔克撤退的行动代号。德国方面也注意到了,装甲部队开始向前推进,但这个时候太晚了,哥特勋爵利用喘息时间部署了3个步兵师,从而使得德国坦克部队举步维艰。这天晚上,850艘由各种动力,各种动力组成的大小船只组成的舰队开始接收士兵们逃离敦刻尔克。5月27日,共有7669人撤退,第二天,17804人,第三天47310人,第四天53823人,合计126606人。这个撤离人数大大超越了海军部所希望撤离人数的预期值。从5月30号开始,德国最高统帅部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之前的四天,德国最高统帅部一直在划水,就连参谋总长哈尔德都在日记中写道“我们所包围的敌人正在继续崩溃”。

  
过去和现在对于海洋都缺乏了解的希特勒和他的将领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熟悉海洋的英国人,竟能够从一个设备已荡然无存的小小港口和暴露在他们鼻尖下面的沙滩上撤退了30多万人。

   
 贝当提出停战协定的建议后,1940年6月份,希特勒进入了巴黎,开始筹划停战协定的签订,6月19日,希特勒把地点选在了贡比臬森林。两天后,在这片不大不小的森林上,在22年前德国向法国及其盟国投降的地方,阳光洒下来,照射在榆树,橡树和其它树种上。

   
 哈尔德在与勃劳希契进行会议以后,他猛然发现了哪些大大小小的船只的意义,哈尔德记录说:“勃劳希契甚为恼火······要是我们的装甲部队没有被阻止的话,早就在海岸边把袋型阵地的口封上了。恶劣的天气使空军无法出动。现在我们只有站在一旁,眼看成千上万的敌人在我们鼻尖底下逃到英国去。”现在的德国装甲部队无法封上最关键的口子,也就意味着这场围歼战是极其失败的。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戈林和他的德国空军。德国空军除了由于恶劣的天气无法出动以外,其余时间则遭到了皇家空军的抗击,因此德国空军所起到的作用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显著。

  
5月26日晚上7时差3分,在希特勒取消停止前进的命令以后不久,英国海军部发出通知,开始执行”发电机计划”,这是敦刻尔克撤退计划的代号。那天晚上,德国装甲部队恢复了从西面和南面对这个海港的进攻,但现在装甲部队发现进攻很困难。戈特将军已经有时间部署了三个步兵师,在重炮的配合下,抵抗德军的进攻。就在这个时候,撤退工作开始了。由860多艘各种类型、各种动力的大小船只编成的舰队,从巡洋舰、驱逐舰到小帆船(其中许多都是由英国滨海城市的人民志愿驾驶的)集中在敦刻尔克。第一天,5月27日,他们撤走了7669人,第二天17804人,第三天47310人,5月30日53823人,头四天总共撤退了126606人。这大大超过了海军部原来希望撤出的人数。当撤退开始的时候,海军部以为只能有两天的时间,原指望能撤退45000人。

   
下午3时15分,希特勒乘着他的曼德赛斯牌汽车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戈林,勃劳希契,凯特尔,雷德尔,里宾特洛甫和赫斯,这些人都身穿各种各样的制服。不远处是被旗子盖着的代表着22年前盟国获得胜利的一把插在有气无力的鹰(暗指霍亨佐伦王朝的德意志帝国)身上的大剑。希特勒朝那里瞥了一眼,便大步向前走去,他走到中间圆形空地后,空地中央升起了最高统帅旗。他看着那块停战协定记录的花岗岩石碑,慢慢地读着,读完后,他竭力表现出蔑视。然后,他信步走进了停战谈判的车厢,5分钟后,法国代表团来了,为首的是第二军团司令查理·亨茨格将军,其余还有3个人。

   
 5月31日,盟军又撤走了68000人,第二天,64429人。此时在敦刻尔克的只有4000名英国士兵和保护他们的10万名法军。盟军从这时候起受到了德国中射炮的威胁,无法在白天撤离,在2号和3号夜间盟军余下的英国部队和60000名法军也成功撤离,最后只剩下40000名法军坚守在敦刻尔克。

  
一直到”发电机计划”执行到第四天,即5月30日的时候,德军最高统帅部才觉察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四天来,德军最高统帅部的公报一直在重申,被围敌军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他们在5月29日的一份公报中宣称:”在阿托瓦的法军的命运已经决定了”,”被迫退入敦刻尔克周围地区的英军在我们集中进攻之下正走向毁灭。”

   
 尽管亨茨格将军并不想这样,他据理力争,一直在拖延,但在这个时候德国的威胁下,终于还是在第二天答应了协定。2天以后,法国—意大利停战协定在罗马签字。自此以后,这个曾经欧洲大陆上的强国,在此后的几年时间,一直被德国所奴役着,直到被解放的那一天。

   
 敦刻尔克大撤退虽然成功了,但此时的英法等国却心如死灰。剩下的法国部队坚守在松姆河和安纳河以南的地方,丘吉尔在最后一批撤退部队从甲板上走下来的当天,也就是6月4日,发表了他那著名的名垂千史的演说。这个演说,代表着丘吉尔和英国,甚至是爱好和平的其他国家,抗击德国侵略者的坚定不移的决心。这个时候,德国的势力范围达到了顶峰,英国面临着最糟糕的困境,但丘吉尔和那些爱好和平的人们,仍然坚信,和平终会到来,纳粹终究会灭亡。

  
但英国军队并没有走向毁灭,他们是在走向海上去。当然,他们没有带走重武器和装备,但是可以肯定,这些人将会活下来,有朝一日再投入战斗。

   
在此附上丘吉尔演说内容:“我们必须极其小心,不要把这次撤退蒙上胜利的色彩,战争不是靠撤退来取胜的。……德国人拼命想击沉海面上数千艘满载战士的船只,但他们被击退了,他们遭到了挫败,我们撤出了远征军!……”

  
一直到5月30日早晨,参谋总长哈尔德还在日记中满有信心地写道:”我们所包围的敌人正在继续崩溃。”他承认,有的英国人”打得很猛。”其他的人则”逃至海滨,想用不管是什么漂浮在海上的东西渡过英吉利海峡。”下午,在与陆军总司令勃劳希契会商以后,参谋总长终于发觉这许多运载英军逃跑的小得可怜的船只的意义。勃劳希契面对这一情景十分懊丧,他们认为,要是德国的装甲部队没有被希特勒阻止的话,早已在海岸边把袋形阵地的口封上了。恶劣的天气使纳粹的空军无法出动。现在他们只有站在一旁,眼看着成千上万的敌人在他们的鼻尖底下逃到英国去。

他说明了英国将决心继续战斗:

  
事实上,这就是他们所看到的情况。不管德国人在袋形阵地各边增加多么大的压力,英国的防线还是巍然不动,撤退的部队更多了。5月31日,是撤退人数最多的一天,有68万人上了船到英国去,其中1/3是从海滩撤退的,2/3是从敦刻尔克港撤退的。现在总共已经撤退了194620人,较原来估计能撤出的人数多出三倍。

欧洲大片的土地和许多古老著名的国家,即使已经陷入或可能陷入秘密警察和纳粹统治的种种罪恶机关的魔掌,我们也毫不动摇,毫不气馁。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作战,我们将在海上和大洋中作战,我们将具有愈来愈大的信心和愈来愈强的力量在空中作战;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我们的岛屿。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我们将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头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即使这个岛屿或它的大部分被征服并陷入饥饿之中,这是我一分钟也没有相信过的,我们在海外的帝国臣民仍要英国舰队的武装保护之下,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上帝认为适当的时候用它全部的力量和能力,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德国的空军到哪里去了呢?据哈尔德记述,它有一部分时间是由于恶劣的天气不能出动。其余的时间则是遭到英国皇家空军意外的袭击,后者从海峡对面基地起飞,第一次成功地向德国空军挑战。英国新式的喷火飞机虽然在数量上居于劣势,但证明胜过麦塞施米特式,他们击落了笨重的德国轰炸机。有少数几次,戈林的飞机,乘英机未来的间隙时间飞到敦刻尔克上空,使这个港口受到很大损失,一时无法使用,部队不得不完全依靠从海滩上船。德国空军对船只也进行了几次强袭,在861艘中有243艘沉没,其中大部分是
德国空军炸沉的。但戈林向希特勒许下的歼灭英国远征军的诺言,却没有实现。6月1日,德国空军进行最大的一次攻击,炸沉了英国驱逐舰三艘和一些小型运输舰,但这一天撤退人数仅次于最高的一天,共撤退了64429人。到第二天黎明时分,只有4000名英国部队还留在包围圈中,由当时守住防线的10万名法军掩护着他们。

  
这时德军中程炮弹已到达射程以内,白天不得不停止撤退工作。当时德国空军在天黑之后并不进行活动,6月2日、3日夜间,余下的英国远征军和6万名法军成功地撤出来了。一直到6月4日早晨,敦刻尔克仍在4万名法军的固守之中。到那一天为止,共有338226名英法士兵逃出了德军的虎口。

  
敦刻尔克的突围,挽救了英国的部队。但是丘吉尔6月4日在下院提醒议员们说:”战争不是靠撤退打赢的。”英国的处境确是严重的,比较一千年前诺曼人公元8至11世纪期间自北欧日德兰半岛和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等原居地向欧洲大陆各国进行掠夺性和商业性远征的日耳曼人。后来有一支渡海进入英格兰,建立诺曼底王朝。登陆以来任何时候都要危险。它没有陆军保卫岛屿,空军力量在法国已受到很大的削弱。剩下的只有海军。挪威战役已经表明,大型战舰是很容易遭到以陆地为基地的空军的攻击的。现在德国轰炸机从基地飞过狭窄的英吉利海峡,只需五分钟到十分钟的时间。当然,法国还坚守在松姆河和安纳河以南的地方。但是,它的最精锐的部队和最精良的装备已经在比利时和法国北部损失殆尽;它的数量不多、陈旧过时的空军也已大部分被毁了。现在开始领导那个摇摇欲坠的政府的贝当元帅和魏刚将军,已经不再想和这样一个优势的敌人打下去了。魏刚认为,法兰西帝国”
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完啦!”至于贝当,他”准备用他的名字和威望来为法国换取一个'和平条约'。”

  
当1940年6月4日,温斯顿·丘吉尔在下院起立发言的时候,这些惨淡的事实,使他的心头十分沉重。当时,从敦刻尔克开回来的最后一批运输舰正在把人员卸下来。正如同他后来在回忆录中所写的那样,这时他已下定决心不仅向本国人民,而且也向全世界表明,”我们决定继续战斗是有重要理由的。”正是在这个时刻,他发表了著名的令人久久不能忘怀的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