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张晓风经典散文集: 张晓风简介

魏明伦 中文名称: 魏明伦 性 别: 男 生 卒 年: 1941~ 职 务:
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 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国 别: 中国

图片 1

   
张晓风,1941年生,台湾十大散文家之一,著作曾一版再版,并译成各种文字。《地毯的那一端》一书获中山文艺散文奖。著有戏剧、小说、杂文等书计二十四种。“笔如太阳之热,霜雪之贞,篇篇有寒梅之香,字字若璎珞敲冰。”

生平简介

王鼎钧,山东临沂兰陵人,今属苍山县。1925年出生於一个传统的耕读之家。由於对日抗战,王鼎钧少年时代就和家人分离,八年抗战,他有四年多时间在日本占领区生活,打过游击;抗战军兴,42年夏去大后方投入李仙洲将军创办之国立第二十二中学,辗转安徽、河南、陕西各地。抗战末期初中毕业即辍学从军,随国民党军队宪兵团经南京、上海、沈阳、秦皇岛、天津、青岛。1949年到台湾。

   
张晓风的散文,总是充满发於自我的真情至性。1967年,她的散文集《地毯的那一端》获中山文艺奖,年仅二十六岁的她,已能以细腻的笔触描写一个新婚女性面对成长後席卷而来的爱情、婚姻、家人和朋友关系的转变。作品迷人的地方,一则在总是微笑轻柔的姿态,永远善意的呈现事与人之间的关系,甜美中不失条理。二则擅於将身旁切近实际的经验,由小见大,亦由杂乱中理出天地自然造物者的灵机与训诫。

魏明伦
1941年生,四川内江人。1950年参加四川省自贡市川剧团,先后任演员、导演、编剧至今。魏明伦是第七届、第八届和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四川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编剧。国家特贡专家。文化部优秀专家。四川省优秀专家。1983年与1995年四川省劳动模范。1996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幼年受沈从文作品影响,立志写作;受夏丏尊影响,立志帮助文学青年。14岁开始写诗,16岁尝试评论「聊斋志异」,19岁在陕西安康日报发表第一篇作品「评红豆村人的诗」。到台北后,考入张道藩创办之小说创作组,受王梦鸥、赵友培、李辰冬诸先生调教,奠定基础,终身自学不息,力行不懈。1950年代初期,他进入中国广播公司做剪报、贴资料的工作,有一天,编撰组一位撰稿人员临时不来了,主管就叫他临时写了一篇广播稿,结果比原来那位老手写得还好,於是就把他调去专门写稿。在中广公司,他先後担任过中国广播公司编审组长、节目制作组长、专门委员等职务,写了许多广播剧本;後来又进入中国电视公司做编审组长,并且参与电视剧写作。先后主编台北扫荡报副刊,台北公论报副刊,征信新闻报副刊,中国语文月刊。亦曾为正中书局编审,及台北三大文艺基金会评审委员。1953年至1954年间,在台湾“文艺协会”主办之“小说研究班”,从事小说创作之研究,并开始从事文学理论和文学批评之工作。此外,他还担任《中国时报》的主笔和“人间”副刊主编(1963年至1966年),并担任过幼狮公司期刊部的总编辑。在工作的同时,王鼎钧从来没有停下写作的笔,他用本名和「方以直」的笔名,在台湾各报纸副刊写了杂文专栏,并从事舞台剧和小说创作。同时也开始撰写探讨小说技巧的理论文章。先后在中国文化学院、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世界新闻专科学校讲授新闻报导写作及广播电视节目写作,亦为各种文艺营、写作研习会上深受欢迎之讲座。对创作风气、欣赏水准影响广远。

   
至於话剧创作方面,由1971年至1977年期间,张晓风曾写了七部剧本,分别是《第五墙》、《武陵人》、《自烹》、《和氏璧》、《第三害》、《严子与妻》和《位子》,不单在表演上和文学评价上取得极高的口碑,更良好的市场反应。

童年失学,九岁唱戏,14岁即开始发表习作,16岁即被“反右”株连,尽经坎坷。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脱颖而出,以“一戏一招”的创新精神先后写作《易胆大》、《四姑娘》、《潘金莲》、《夕照祁山》、《中国公主杜兰朵》、《变脸》、《巴山秀才》、《岁岁重阳》一批在国内外有影响戏曲文学戏本。

在台期间主要作品有散文《人生三书》(《开放的人生》、《人生试金石》、《我们现代人》,大林出版社)、《人生观察》(1965年1月,文星书店)、《长短调》(1965年9月,文星书店)、《世事与棋》(1969年10月,惊声文物公司)、《情人眼》(1970年12月,大林书店)、《碎玻璃》(九歌出版社)、《灵感》(九歌出版社),小说《单身汉的体温》(1970年3月,大林出版社)、《透视》(大江出版社)、《王鼎钧自选集》(1975年,黎明文化事业公司)、《钟》(1980年,尔雅出版社)。写作技法《文路》、《讲理》、《作文七巧》及《作文十九问》,1976年曾主编《中国现代文学年选》(巨人出版社,台北)。

   
张晓风的剧作蕴含着浓烈的中国故土意识,例如《武陵人》、《和氏璧》、《第三害》等都是取材自中国历史和民间故事,有论者认为这种题材源自作者寻觅人类归属的动机,并且在寻觅的过程,如何完成对光明和爱的渴望。

《易胆大》与《潘金莲》双双荣获1981年全国优秀剧本奖。《巴山秀才》再获1983年全国优秀剧本奖。《巴》剧英译本在美国夏威夷大学学报发表,后收入王季思主编的《中国当代十大悲剧集》。

1978年应新泽西州西东大学之聘来美,任双语教程中心高级研究员,编写美国双语教育所用中文教材。1990年退休后定居纽约,主要作品皆在此一时段完成。《文学种籽》《左心房漩涡》《看不透的城市》《两岸书声》《有诗》《海水天涯中国人》《山里山外》《随缘破密》《沧海几颗珠》《千手补蝶》。王鼎钧不断突破自己,随着时间的累积其人生境界和艺朮境界越来越圆通。最近出版的《葡萄熟了》评曰:「鼎公」散文技巧圆熟,境界圆融,态度圆通,风格圆润,信手拈来、浑然天成,不带矫揉造作。他的散文呈现「涝水尽而寒潭清」和「繁华落尽见真淳」的景观,行云流水,若不经意,而刻意经营者不能到。2001年,尔雅出版社出版他的选集,名曰〈风雨阴晴〉,此书显现了王鼎钧散文之多面风格及特色。王鼎钧曾获新闻局图书著作金鼎奖中国时报文学奖推荐奖、吴鲁芹散文奖等。

   
事实上,综观张晓风的作品,都有一明显的特点,就是其创作贯穿着基督教信仰的精神,这与台湾另一作家杏林子非常相类。

www.lishixinzhi.com

王鼎钧的文学生命丰富。论时代,他历经抗战、内战、台北时期和纽约时期;论文学潮流,眼见写实主义挂帅、现代主义挂帅到后现代。文学发展的道路曲折,有左翼导向,党部导向,学院导向,本土导向和市场导向几个阶段,兼收并蓄,取精用宏,以’良工式古不违时’自我经营,颇耐时潮淘洗。在他作品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到中国人的眼泪和痛苦,但也看到中国人的微笑和希望。凭借他的观察力、想象力,写出了他最好的散文。王鼎钧的写作范围多元化,诗、散文、小说、剧本、杂文,其中以散文最具感性和知性。在台湾文学界,王鼎钧是大家公认的散文大家,他在台湾为力行将小说戏剧技巧溶入散文之一人,对文体的混合(在台湾)或有首开风气之功。自称“在媒体间忘返、在媒体中忘倦”,发现媒体特性处处影响文学作品之形式及内容,发为论述,促进媒体及文学之圆满合作,亦主张作家对报纸广播电视不能过份依赖,在当时皆言人所未言。所作论述得深入浅出、化难为易之三昧,可读性高,雅俗共赏。长年浸润,对文学尚有若干独到的见解,发为随笔杂感书评剧评,对同时代的人多所启发。蔡倩茹的《王鼎钧论》曾描写到:王鼎钧以他的生命历程创造了一种可能性,纵然生命的年轮里,有太多时代的辙痕,在他作品中,却能将根须吸收的人生经验加以升华,复能在文路上日益精进,无论是理性的哲思,或是抒情的时代刻划,都给人宽厚的温暖、清明的指引、心灵的飨宴,彷佛那浓浓的树荫。

   
有一种花,你没有看见,却信它存在。有一种声音,你没有听见,却自知你了解。生命是一项随时可以中止的契约,爱情在最醇美的时候,却可以跨越生死。

1985年底《潘金莲》问世,引起社会各界大讨论,争议扩大到港台欧美。全国几十个剧种,二百余个剧团纷纷争演《潘》剧,并由香港影视剧艺社、台湾国立复兴剧校移植上演。近年《潘》剧连续参加台湾第十四届国际艺术节、新加坡第四届国际华族文化节的境外演出盛会。剧本由海内外几十家报刊转载,单行本出版多种,英译本在美国发行,又被选进《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精品大系》、《八十年代文学新思想丛书》、《中国现代派小说诗歌文学作品大系》。

写了大半辈子,王鼎钧最念念不忘的是他一直要写的回忆录,这部回忆录已经出版了三册,第一册「昨天的云」,出版于1992年,写他的故乡、家庭和抗战初期的遭遇。第二册「怒目少年」,出版于1995年,写抗战後期到大後方做流亡学生的情形。第三册「关山夺路」,出版于2005年,写国共内战时期跋涉六千七百里路的坎坷。最後一册,王鼎钧要写他在台湾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和付出了什么。王鼎钧要用这四本书显示那一代中国人的因果纠结,生死流转。这样宏大的写作心愿,完全显示出王鼎钧先生的豪迈与气魄。


1992年,《夕照祁山》获第六届振兴川剧调演优秀剧本奖,名列第一。剧本由《中国作家》与香港《大成》杂志发表。

王鼎钧作品也深受学院理论家的关注:多本研究其文学艺术的论著出现,专著如:1997年4月,蔡倩茹:《王鼎钧论》,台湾尔雅出版社,2002年7月。马国光教授专著《风雨阴晴王鼎钧─一位散文家的评传》.亮轩,台北:尔雅出版社,2003.4。专门以王鼎钧先生作品为研究对象的硕士论文有:《王鼎钧散文研究》国立臺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研究生:蔡倩茹指导教授:杨昌年2001。《散文捕蝶人─王鼎钧散文研究》,彰化师范大学国文学系,研究生:陈秀满指导教授:陈启佑,2002。《左心房漩涡之语言风格》国立清华大学中国文学系,研究生:罗漪文,指导教授:刘承慧2004。《王鼎钧及其散文研究》,臺北市立师范学院/应用语言文学研究所,研究生:丁幸达指导教授:冯永敏2004。大陆江南大学庄若江教授:《沉郁苍劲神韵无穷——王鼎钧散文艺术论》,《台湾文学研究》,1997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