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念

但面对这真实得让人有些“难以接受”的历史,我又犹豫了。无论初恋,还是第一次不为人知的婚姻,想来我已十分淡然。而与英达共同生活的这一段却因当时正沉浸其中,色彩显得格外浓烈。如今我们已朝着不同的方向走出太远,再没有任何重合的足迹,翻回旧的一页是否仍有必要?是否会打扰别人的生活?更何况,即使一起走过的日子,他的记忆和我的记忆又能完全一样吗?

历史的脚步在岁月的年轮里匆匆走过,时间的往事在生活的记忆中慢慢沉淀。看的见摸得着的岁月痕迹,留下镜花水月般的生活记忆。

       
毫无征兆的降温了,这种冷,沁入骨髓,一如一年前您离开时我心里的温度,那么彻骨,那么……绝望。

我不知道我应该仅仅留下那些故事,淡然地叙述,筛去彼时心情,还是应该保留既然已经保留下来的一切。我不知道应该将它们留给自己看,让自己记住曾经走过那样一段路,那么温馨那么动感情,还是应该说给别人听,告诉别人现在我早已不疼了,不在乎了。

——题记

       
在我的记忆中,您就是我安全的所在。小时候,仰望;长大了,依靠。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要想着您在,就安心。几年前母亲的离世,我即使悲痛欲绝,却不曾如此心慌,因为,您还在,什么事情您都安排得妥妥当当。可是,您的离去,却让我的心空了,那个心里放着家的位置,空了。我只是哭,不停的哭,没有眼泪了也还在哭。除了哭,我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也许,我在等您,等您走过来扶住我的肩膀,告诉我:孩子,不要哭,哭没有用,不管多苦多难,日子还是得继续。可是,您就那么安静的躺在那里,无法给我力量,亦无法再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最后我决定尊重历史,将逝去的那一段复原。所以现在的有关英达的文字大部分仍是出自10年前的我之手。

都说藏了好多年的心事,一旦决堤,就像是洪水猛兽瞬间能把自己淹没。一直以为属于自己的那颗星永远不会陨落,但当它终于掉下来时,才相信了,原来世界上没有永恒。就像是一阵台风,吹起无数的狂风巨浪,到堤坝防不住的时候,便将它沉入心底,泛滥成一个汪洋。而流出来的,只有两行泪滴。现在才明白我曾拼命守护着的东西。不是我害怕失去,而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但它最后还是给我留下了一个看不见的伤口。

       
一年了,爸,这过去的365天,我不知道在另外那个世界,您是否和母亲团聚了。没有了病痛的折磨,您是否过得舒心了?没有了这么多的劳累和牵挂,您是否过得快乐了?我很清楚的知道,我所想的这些有多么的无用,但是,却停止不了。因为,爸,我想您,太想太想,可是,您去的那个地方太远太远了,远到我无法去,您亦不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