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兵棋推演的进步与应用

内容提要:美军兵棋推演的发展起步较早,通过不断的探索,现已成为具备特色鲜明、功能强大和用途专业的兵棋推演系统。它们主要集中在各大学院、仿真中心和作战实验室。教育型兵棋推演和研究型兵棋推演对美军的影响较大。这些推演一方面提高了指挥员决策思维的能力;另一方面,也为未来军事决策提供了良好的思路。

美军兵棋历经“独立战争”“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冷战”的淬炼,其类型、方式与实施因主客观因素的冲击,不断改善、逐步实用。美军兵棋及作战实验系统的研发更加侧重联合作战,比较先进的兵棋及作战实验系统主要有“联合战争系统”“联合战区级模拟系统”“联合建模与仿真系统”“联合冲突战术仿真”“联合多分辨率模型联邦”“联合半自动兵力”和“陆军新一代计算机生成兵力系统”。从实践来看,这些兵棋及作战实验系统已广泛应用于各类演习与作战研究,如教育型的“联合陆海空模拟演习”,研究型的空军“未来能力演习”、陆军“联合探索演习”、海军陆战队“远征勇士演习”,瞄准2030年后作战的“统一请求演习”等。

主题词:美军 兵棋推演

美军;联合;兵棋系统;独立战争;演习;海军;计算机;世界大战;兵棋推演;战役

中图分类号:E712/3 文献标识码:A 文献编号:1002-450604-005-04

美军兵棋历经“独立战争”“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冷战”的淬炼,其类型、方式与实施因主客观因素的冲击,不断改善、逐步实用。美国独立以来,国防事务往往源于欧洲大陆的文化底蕴而更有创新。同样,美军的兵棋自马汉以来,按照模仿、消化、转折、蜕变之道,不断发展,终于成就今日的计算机兵棋体系。

作者单位:国防大学 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独立战争至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独立战争及南北战争期间,虽然也借鉴或运用了来自欧洲大陆的战争游戏或兵棋推演,但总体上规模很小、成效不大。1883年美军仿照普鲁士战争游戏设计了一套业余性很高的战争游戏;次年海军战争学院的马汉开始了兵棋教材的编写,并于
1889
年在其任院长时将兵棋列为学院的七大课程之一。1894年后,美海军陆续推出“单舰决战”“舰队战术”和“海军战略”三个层级有别、属性各异的兵棋系统,奠定了海军及其他军种、联合作战兵棋系统发展的基石。

随着兵棋推演的不断发展,兵棋已经成为美军训练军官和研究战争的重要工具,各军种学院都拥有了较成熟的兵棋推演能力。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战前的1913年,美国学者认为,兵棋的裁判方式既非自由裁判,亦非计划裁判,而是以实战结果为核心的裁判方式。据此,美军作战模拟专家提议将预判战场情况纳入作战模拟,并论述了模拟战场情况的方式及计算伤亡的模型。在
1918 年 7月的第二次马恩河会战及9
月的圣米耶尔战役中,为有效整合英、法、荷、比等国的各种资源,美军进行了一定的兵棋力量建设与实际应用,但技术上没有大的突破。

美军有多个兵棋推演及仿真模拟研究机构,在国防部机构中有:国防部建模与仿真协调办公室、国防部模型与仿真信息分析中心、国防大学应用战略学习中心、参谋长联席会议J8下属的联合参谋研究分析和兵棋推演部、参谋长联席会议J7下属的联合作战中心;在陆军的单位中有:陆军建模与仿真办公室、陆军仿真训练与设备项目执行办公室、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国家仿真中心、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智力训练作战中心、陆军研发和工程司令部模拟和训练技术中心、陆军战争学院战略领导力中心;在海军及海军陆战队的单位中有:海军建模与仿真办公室、海军指挥官作战试验与评估工作组、海军研究生院建模与虚拟环境和仿真研究所、海军战争学院兵棋推演系、海军陆战队战斗实验室、海军陆战队建模与仿真管理办公室;在空军的单位中有:空军建模与仿真局、空军作战试验与鉴定中心、空军分散式任务作战中心、空军技术学院建模仿真与分析中心、空天条令研究和教育学院空军兵棋推演研究所、空军研究实验室。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战前的1921年,美军建立了美国黑室,从事情报的侦收与破密,有力推动了兵棋的发展。珍珠港事件后,美军海军军械研究所于
1942 年
3月成立军事运筹研究小组,集中多学科专家进行兵棋理论研究与系统研制及运用。1943年美国成立战争动员管理室,兵棋第一次有了专门的管理机构,也开启了委托大学及科研机构开发兵棋系统的序幕。此后,在诺曼底登陆作战、巴斯敦战役和突出部战役中,兵棋在评估接战速度、战斗力对比、伤亡指数、战后重建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此外,在美军一些中级职业军事教育院校,如,各军种指挥与参谋学院、研究中心
也设有相关部门,但这些部门规模较小,且有些和上述单位属于上下级关系。此外,除兰德公司以外,美国的一些智库,如海洋分析中心、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等,也是美军重要的兵棋推演研究机构。

冷战前期。1952年美军设计了用于战术战法研究的战场环境模拟系统,并与兰德公司合作研制出“第三次世界大战”兵棋系统,后又推出供营级部队演练的“机械化战争”兵棋系统。朝鲜战争后,兰德公司于
1956年前后,尝试将决策机制由纯军事的兵棋推演向“政军兵推”发展,并最终促成美军参联会建立“联合作战模拟局”。1958年第二次柏林危机后,哥伦比亚大学推出“日德兰半岛”和“1914”兵棋系统,得到广泛运用。1962
年前后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军运用兵棋推演就“袖手不管”“外交压力”“封港”“由苏联货轮船底爆破”等方案进行了评估,最终选择“封港”并施行。

二战后,美军的兵棋推演走向低谷。越战之后,美军进行了反思和转型,兵棋被重新引入各军种学院,成为重要的分析与评估工具。

冷战后期。1966年,美国国务院再次委托运筹分析公司针对越战推出“战区故事”兵棋系统。“战区故事”虽属战役层级分析模式,但能从战略层面分析作战效能。1973年,美军陆军研究学院推出“班作战演习模拟系统”,提供小部队演习之用。其后功能进一步开发、延伸,并尝试使用计算机计算旅、营级战斗部队的机动速度、战损、油弹消耗等数据。1980年,美军“陆军物资司令部训练器材局”和“装甲步兵学院”开发出“联合兵种战术训练模拟系统”,首次实现了将标准的军图及基础态势展现在计算机屏幕上。1990年,美国国防分析研究中心成立“模拟中心”,负责研发高级模拟系统;1998年又应国防部要求,成立“联合作战规划部”,旨在运用兵棋推演及作战实验验证新概念,协助国防部转型。之后,美军各类兵棋及作战实验管理与研发机构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各类兵棋及作战实验系统相继开发,应用逐步广泛深入。

  1. 单层级与多层级。按层级划分,可分为战略、战役
    和战术等层面的兵棋推演。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兵棋推演的分类方式,而是兵棋推演的应用方式。近年来,美军多层兵棋推演取代了以往单一的战术兵棋推演。两层兵棋推演已属于常态,目前正在向三层兵棋推演迈进。

如今,美军各军种均有多个兵棋及作战实验研究机构,雄居世界首位。美军兵棋及作战实验系统的研发更加侧重联合作战,比较先进的兵棋及作战实验系统主要有“联合战争系统”“联合战区级模拟系统”“联合建模与仿真系统”“联合冲突战术仿真”“联合多分辨率模型联邦”“联合半自动兵力”和“陆军新一代计算机生成兵力系统”。从实践来看,这些兵棋及作战实验系统已广泛应用于各类演习与作战研究,如教育型的“联合陆海空模拟演习”,研究型的空军“未来能力演习”、陆军“联合探索演习”、海军陆战队“远征勇士演习”,瞄准
2030 年后作战的“统一请求演习”等。

2.
自由式与严格式。按传统的划分方法,可分为自由式兵棋推演和严格式兵棋推演。一些人认为,自由式兵棋推演是一种倒退,其实不然。自由式兵棋推演在战略和战役层面都有很好的应用,但在战术层面由于其随意性强,缺乏数据支持,不如严格式兵棋推演获得的结果可靠。近年来,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计算机兵棋推演不断成熟。由于其是建立在严格式兵棋推演的基础上,且增加了以往实战数据,计算机兵棋推演比手工兵棋推演的概率计算更为精确。计算机兵棋的推演使严格式兵棋推演的发展空间受到挤压。特别是一些武器装备仿真系统,可自下向上建立营—旅级单位,其数据精确到人和单件武器,模拟效果较过去有质的飞跃。

3.
公开型与封闭型。按推演的表现形式,可分为公开型兵棋推演与封闭型兵其推演。公开型兵棋推演允许推演者获取关于参演各方的所有信息。这种兵棋使用单一态势图,地图上每一方部队的部署在一定程度上是公开的。封闭型兵棋推演则通过对推演者进行信息限制,更好地模拟了“战争中的迷雾”。这也是普鲁士兵棋的推演方式。推演时需要三张图板,即红、蓝双方各一个图板,而裁判有一个完整的态势图板。这种推演试图限制推演者对敌军信息的获取。封闭型兵棋推演需要有计算机的帮助,除非其规格和范围很小。所以,真正的封闭型兵棋是近期才开发出来的。对于兵棋业余爱好者来说,没有电脑支持,想成功地实施封闭型兵棋推演非常困难[1]。

4.
研讨型与系统型。如果按推演的过程来分类,可分成研讨型兵棋推演和系统型兵棋推演。在研讨型兵棋推演中,推演双方共同讨论部队移动的程序、给定的情况、各方可能使用的对抗手段,以及如何面对可能发生的摩擦。然后有一个控制组对结果进行评估,并将结果反馈给推演各方。每一次推演步骤都重复这个过程。研讨型兵棋推演更接近于公开型兵棋推演。该推演是专业兵棋推演的一种,研究、讨论和学习通常比推演者在业余推演中充当一个重要角色更为重要。

在系统型兵棋推演中,系统的规则和程序代替了研讨型兵棋推演的自由讨论过程。系统型兵棋推演的裁决非常严格,而研讨型兵棋推演的裁决相对随意些。

5.
教育型和研究型。按兵棋的设计目的来划分,可分为教育型兵棋推演与研究型兵棋推演,这种划分方式是美国兵棋专家皮特•波拉提出的[2]。教育型兵棋推演的设计目的是:学习新的课程、强化已学课程、评估掌握程度;研究型兵棋的设计目的是:协助制定战略、识别问题、达成一致性意见。

6.
新类型。近年来,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开始将兵棋推演分为三大类,即经验型兵棋推演、参与者达成型兵棋推演和“以分析为目的”
的兵棋推演。经验型兵棋推演的分析工作最少,其目标是,让参与者适应或者给参与者介绍新作战概念。参与者达成型兵棋推演是为了让参与者在演习过程中获得某种“答案”
而设计,也就是说让他们了解演习的需求,以便在演习结束之时进行充分的讨论,积累相关经验。“以分析为目的”的兵棋推演,主要聚焦对复杂情况的分析。当然,一场推演活动可以是上述一类推演或是多种推演的混合体[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