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效果的应战在伊拉克大战中的应用 — 国际防务消息 — 国防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音信网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最尊贵的国防科学技术新闻的专业门户 国际军事新闻 国内部队新闻 火爆军事专项论题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独家的军事图片 军事摄像

日本《军事研究》2014年11月号刊登日本军事专家文谷数重题为《攻击长江铁路桥将中国南北分割》的文章。文章指出,为在战争爆发后终止战争,“美国应通过炸毁连接中国南北物流的长江上的铁路桥,使中国战时经济崩溃,从而瓦解中国的持续作战意志”。

基于效果的作战是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针对今后可能发生的战争,提出的一种全新的作战概念,强调在紧急情况下迅速调动一切可利用的国家力量实现战略和战术目标的“迅速和决定性行动”。在伊拉克战争中,“基于效果的作战”得到了充分的应用。
一、基于效果的作战思想1.作战概念美军的基于效果的作战概念是于近年来提出的,其主要目的是研究近十年可能发生的关键战争中,如何利用美军当今多种多样的武器装备进行基于效果的作战行动,对敌军进行快速而又决定性的打击。美军在这次伊拉克战争中正是使用基于效果的作战思想来完成战场上要实现的目标。基于效果的作战将取代传统的消耗战方式,传统的消耗战要列出成串的目标,然后轰炸目标或者发现敌人的位置,进而消灭所有敌人;而现在则要决定为实现军事目标需要做些什么。例如,在对伊作战中,没有必要为了切断伊军电力而完全摧毁电力网。相反,作战规划人员真正目的是使敌军无法运用指挥和控制能力。虽然可以摧毁整个电力网,但是打击战略关节点更好。这样,战后仍能保留部分电力网,并且只需要动用较少的空中力量就能完成任务,同样实现了军事目标。2.
基于效果的作战与传统作战模式的差别拉姆斯菲尔德提出的基于效果的作战思想主要是通过把最新技术的武器与心理战以及传统的作战方式结合起来,利用轻型部队,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而不是通过一个广阔的战线开展重型装甲进攻,从而赢得战争的胜利。这与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所采用的“鲍威尔学说”形成鲜明的对比,后者认为只有使用压倒多数的军力作战才可以达到目标。相比较而言,拉姆斯菲尔德新军事战略的特色是,极度倚重空中攻击、情报资讯、特种部队及快速行动的地面部队。拉姆斯菲尔德将重点放在部队的机动性和灵活性上。这个战略可以简单地总结为下面几点,首先,充分利用自己在军事技术上的优势——比如精确制导武器以及在战场上所具有的绝对电子优势相结合,发挥自己在制空权上的优势等等;其次,攻击的目标更加明确,更加具有针对性,按照美军的说法就是行动要“基于效果”;最后,采取的手段更加多样,注意各方面的协调与配合。这些正如3月22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弗兰克斯所宣传的那样,行动的特征是震慑、惊奇、灵活性、精确制导武器在前所未有的程度上大量使用以及优势兵力的投入。美国希望通过这个战略使美军可以完全超越破坏敌军的活动并达到战争真正的目的——获得一个积极的结果。二、伊拉克战争中基于效果的作战应用与历次美国发动的局部战争一样,此次的伊拉克战争又成为美国新武器和新战略的试验场,而这次所采取的军事行动打上了拉姆斯菲尔德“基于效果的作战”的烙印。与人们设想的不同,这一次美军没有采取大规模空袭之后才派驻地面部队的做法,由于觉得没有必要预先进行大规模的空袭,而是在冲突开始的几个小时内就展开地面行动,这些都显示出了美国对于这种新战略的自信。在此次行动中这个战略也的确得到了贯彻,美军向伊拉克投放了非常多的精确制导导弹和炸弹;没有在一个非常宽的战线上发动一次主要的攻击,而是把它们的打击能力主要集中于那些被看作是伊拉克政权中非常脆弱的神经中枢——军事的或心理的地方,比如萨达姆、高级副手以及其政权的主要捍卫者,包括内部的安全组织和特种共和国卫队所在的位置;并且同时展开军事战和心理战,同时各军种之间也相互配合,美国从空中对伊拉克发动袭击,而同时坦克纵队正在向巴格达和巴士拉挺进;特种部队正在向油田进发;与此同时空军还利用灵巧炸弹对伊拉克的通信中心进行打击。这也是美军首次把行动建立在这样一种设想——美国的战斗力量可以同时地而非按序地相互配合的基础上,即“基于效果的作战”。在第一次海湾战争中,美军飞机依次打击了伊拉克防空系统的各组成部分,先是预警雷达,然后依次是防空作战指挥中心、机场和面对空导弹,最后的目标是伊拉克领导层。此次作战中,由于拥有更精确的打击武器和对伊拉克目标的全面了解,在轰炸通信、运输和防空目标的同时就能把打击的目标集中于伊拉克领导层。伊拉克领导层目标包括萨达姆可能使用的官邸、指挥中心及其高级将领。美军在3月20日对伊拉克开战的“斩首行动”中,就是把萨达姆的住地作为主要打击目标,在这次行动中美军总共发射了40多枚“战斧”巡航导弹。3月22日凌晨,美军开始对伊拉克发起代号为“震慑”的大规模空袭行动。此次空袭分两个波次:第一个波次是由部署在红海和海湾的军舰发射了320枚“战斧”巡航导弹;第二个波次主要是包括美军从英国空军基地起飞的8架B-52在内的B-1B、B-2等数十架轰炸机向伊境内投掷约3000枚精确制导炸弹。这是美英对伊拉克开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空袭行动。美国国防部发表的战况称,在“震慑”行动中炸毁萨达姆一处住所,空袭了伊拉克境内1500个目标,重创了伊军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在“震慑”行动中美军空袭选择的目标主要是战略目标,除伊拉克领导层官邸、政府机构办公地点和国家主权标志性建筑物外,还重点打击指挥、控制与通信系统和部队驻地。其目的既与20日发动的“斩首”行动相配合,将目标瞄准伊政府高层领导人,又对伊境内有主权标志的建筑物和重要军事目标进行了毁灭性打击,以瘫痪伊指挥体系并对军队和民众造成巨大心理压力。此次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军基本上采取了以下四种形式打击伊拉克的目标:①以空、海军为主体,使用巡航导弹摧毁伊拉克防空系统,为以后大规模轰炸排除障碍;②建立联合作战指挥机构,采取多机种协同作战战法,打击伊拉克境内“要害”目标;③实施远程奔袭作战,精确轰炸伊拉克纵深目标;④使用隐身飞机携带特种弹药,采取低空精确轰炸方式,摧毁伊拉克地下掩体和萨达姆总统官邸。此次战争中,美国的空袭几乎没有破坏伊拉克的基础设施,而是把主要目标放在了萨达姆可能的藏身地点和重要的军事目标上,这充分体现了基于效果的作战思想。(航天信息中心
刘晓川)

  只有美军单独参与的“勇敢之盾”大规模海空联合演习上周在关岛结束,尽管这是美军在亚太地区规模最大的演习之一,但对演习的实际内容,外界却了解甚少。美国《星条旗报》28日透露,针对中国的空海一体战被认为是这次演习重点演练、验证的科目。该报道披露,按照空海一体战的计划,美军将从致盲中国卫星、瘫痪网络开始,然后利用海空优势逐个消灭中国武器平台。但报道承认,空海一体战极易引发一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实体之间的大规模战争。

一、为何以长江铁路桥为打击目标几乎被视为国际关系“铁律”的“修昔底德陷阱”认为,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就变得不可避免。而为应对中国的崛起和军力的增强,美国军方也确实进行了理论上和实践上的准备,最明显的莫过于提出了“空海一体战”的概念,并在该概念指导下进行国防和军队建设。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空海一体战”存在的问题与缺陷愈益显露,部分专家、学者开始觉得该概念并不完全适应未来的作战需要,更不用说在一场与处于战略上升期的中国的大规模军事冲突了。这其中一方面有美国综合实力相对下降的原因,另一方面中国和伊朗,尤其是中国在军事技术领域的进步也引发了美军对“空海一体战”概念效能的疑虑。在这种背景下,作为“空海一体战”进一步发展的种种新概念和理论,如“离岸制衡”战略、“离岸控制”战略、新“抵消战略”等,便纷纷出笼。文谷数重在赞同“空海一体战”概念“显得过时”的同时,指出“离岸制衡”、“离岸控制”等战略也存在问题,其均“以美无法确保对华制空权和制海权、无法对中国本土进行打击的判断为前提”,目的在于“抑制、避免与中国发生战争”,却“不是战争爆发后终止战争的办法”。而实际上,“美国不能时常确保在中国沿岸上空的压倒性空中优势,但可以对东海和中国大陆的交通要道实施有限规模的打击”。至于打击目标,文谷数重认为:“应着眼于能让中国战争经济崩溃的目标,且未来美国也有能力通过有限打击予以破坏。这样的目标是唯一的,即横跨长江的铁路桥。”因为“如长江的铁路桥遭到破坏,将切断中国南北经济”,且“与其他有限打击相比,破坏长江铁路桥至少是可能让中国屈服的办法”。二、突击时序选择根据文章提供的数据,中国横跨长江的铁路桥共有15座,其中11座为连接南北铁路网的铁路桥,4座为盲肠铁路线所用的铁路桥。在15座铁路桥中,有8座复线铁路桥,其中4座为干线铁路桥。位于南京的京沪铁路和京沪高速铁路所经2座铁路桥、位于武汉的京广客运铁路和京广铁路所经2座铁路桥是4座干线铁路桥。“这4座铁路桥如遭受破坏,将致使连接南北铁路网的25条铁路中的14条铁路不能通行”,中国南北铁路运输能力将减少4成,因而被文谷数重列为首先打击的目标。第二位打击的目标是3座复线铁路桥,即芜湖的淮南铁路桥、九江的京九铁路桥、宜昌的焦柳铁路桥。文谷数重认为,在上述4座干线铁路桥不能使用的前提下,“这3座铁路桥如遭到破坏,连接南北的25条铁路中的22条将无法通行”,中国南北铁路运输能力将减少9成。第三位打击的目标是重庆的川黔铁路桥、宜宾的内六铁路桥、攀枝花的成昆铁路桥3座单线铁路桥。文谷数重指出:“如果这3座单线铁路桥也遭受破坏,南北铁路网运输能力将完全丧失。”4座连接盲肠铁路线的铁路桥分别是宜昌的宁蓉铁路桥、万州的万州铁路桥、泸州的泸州川铁路桥、宜宾的宜珙铁路桥。这4座桥所在的铁路线为盲肠线,不连接南北铁路网。文谷数重声称,对3座单线铁路桥和4座盲肠线铁路桥打击与否于南北运输能力影响不大;但若着眼最大规模摧毁,除打击15座铁路桥外,还可打击江阴至靖江的渡口、重庆地铁和在建的沪汉蓉快速铁路桥3个目标。三、铁路桥破坏效果文谷数重认为,长江铁路桥是中国运输网的要害,“如果横跨长江的15座铁路桥遭到破坏,中国的铁路网将被完全分割成南北两部分”,中国南北方经济都将受到极大的影响。具体而言,“长江铁路桥一旦遭到破坏,南方地区将丧失1/3的煤炭供给,失去几乎全部的石油供给,南方仅能得到所需能源的1/4,经济事实上将陷入瘫痪。人民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国民士气低落,继续作战的意志将受到极大影响”;长江以北地区虽不存在资源缺乏困境,但由于来自南方的原材料、器材、半成品、成品等运输被停止或滞留,北方地区将丧失支援南方地区和恢复运输网的能力。“换言之,如果长江铁路桥遭到破坏,中国战时经济崩溃是可以预期的。单靠海上封锁无法制服中国,但打击长江铁路桥将使中国国内经济崩溃,迫使其不可能继续作战。”文谷数重进一步指出,如果在攻击长江铁路桥的同时,还攻击南方地区的煤矿,封锁长江河流运输和南方陆上国境,并且在储藏大量石油的西部地区煽动民族运动等,则“打击效果有望进一步扩大”。四、作战行动构想文谷数重认为,尽管美国对华军事优势已相对弱化,但即便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军空袭长江铁路桥也没有多大困难”,而且,“将攻击长江铁路桥作为制服中国的手段是具有现实意义的”。不过,为了使攻击行动较易得手,应选择“防空网没那么稠密”的地区突防。“具体空袭路线是,经印度尼西亚半岛,通过缅甸、柬埔寨和老挝上空”,从云南进入中国境内,之后,“避开大城市飞行,可能在毫无抵抗下到达长江铁路桥”。至于过境缅甸、柬埔寨和老挝问题,文谷数重强调,这些国家均无力阻止美军通过领空,“可以无视其抗议”。“当然,有必要顾虑区域有实力的印度和越南的反应,并做好应对东盟的准备。”考虑到“美国不能指望印尼提供基地”,东盟各国至今未出现“因仇华而提供基地”的情况,因此,“美军经由此线路实施空袭存在基地和战机续航能力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空袭手段应为巡航导弹、舰载机、战略轰炸机,以及未来的UAV”。文章还设想了美军F/A-18E/F舰载机、B-2战略轰炸机使用“战斧”、JASSM-EX巡航导弹沿指定线路实施攻击以及“战斧”、JASSM-XR巡航导弹从孟加拉湾和泰国湾发射攻击中国长江铁路桥的场景。五、纯属臆测文章通篇论述的是美军应如何攻击长江铁路桥,来“瓦解中国战时经济,击溃持续作战意志”,从而使中国屈服,终止战争,并且对中国而言,“直接防护铁路桥免遭巡航导弹攻击不现实。即使用烟雾和起爆层遮蔽铁路桥、配置防空火力,也无多大效果”。至于战争是怎么爆发的,战场在哪里,战争的性质、规模、强度如何,则只字未提。反倒是在文章的末尾,文谷数重觉得,“美中实际上不会直接对决”,“以前的‘空海一体战’和现今的‘离岸’战略,以及本文提出的攻击长江铁路桥方案,不过是讲述棋谱和着数,并非描述未来的实际状况”。的确,中美既不存在领土之争,也不存在海洋权益之争,故而只要不出现战略形势重大逆转或严重的战略误判,中美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况且,正如提出“离岸控制”战略的美国国防大学国家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T·X·哈梅斯所言:“对一个拥有大型核武库的国家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想法即使没有完全过时,也风险重重。”“美国不了解中国的核决策过程,因此要采取尽可能降低升级可能性的战略方式”。但另一方面,也应该承认,美军的战争准备意识是浓厚的,战争准备活动是实打实的。二战结束以来,美军一直十分注重作战计划的制定,且每隔一段时间都要根据对手情况的变化及演练中发现的问题对作战计划进行修改、完善,甚至于对于英国这样“铁”的盟友,据说美军亦预有相应的作战计划,只不过“线条”粗一些罢了。因此,对于文谷数重所描绘的场景,中国应“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并视情采取一定的应对措施。透视《攻击长江铁路桥将中国南北分割》一文,不得不叹服于文谷数重对中国经济地理的熟悉程度及对其要害、关节的把握能力,而日本人的强烈的情报意识也是值得我们借鉴学习的。但辩证地讲,作为对战争行动的推演,文谷数重至少忽略了两点:一是对抗。战争是活力的对抗,《攻击长江铁路桥将中国南北分割》不应仅仅只构想美军对长江铁路桥的攻击,还应考虑中国军队对美军飞机、导弹的层层拦截以及对美军前进基地的破坏、摧毁等;二是中国的智慧。针对中国迅速崛起后,必将与美国这样的旧霸权国家发生冲突的担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4年1月22日在接受《世界邮报》专访时表示,应该努力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强国只能追求霸权的主张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没有实施这种行动的基因。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赋予中国人民超凡的智慧与谋略,因此,即便在战争爆发后,中美之间有关是否继续扩大战争还是控制战争规模的决策较量应该也必然会贯穿始终,倚重解放军不断增强的军事实力以及中美双方防止政治经济关系恶化的共同努力,这种决策较量的结果只会是:在崛起、复兴过程中的中国,不可能出现长江铁路桥任人攻击的事件。

  “勇敢之盾”演练空海一体战

[责任编辑:诺方知远]

  《星条旗报》称,在这场演习中,美海陆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的1.8万名官兵在一起演练,与“试图阻止美国进入国际水域和空域的敌人作战”。尽管五角大楼小心翼翼地避免出现任何表明其假想敌是特定国家的暗示,但中国是亚太地区唯一正在建设大规模“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的国家,而对付反介入、区域拒止正是这次演习针对的目标。《星条旗报》确认,此次演习检验美国近年提出的空海一体战概念。据美国《防务新闻》报道,演习出动的装备包括海军“文森”号与“华盛顿”号两支航母战斗群与驻关岛的B-52H战略轰炸机、F-22隐形战机、F-15C战机、MV-22战机,作战飞机共约200架,水面舰艇19艘。《防务新闻》称,此次演习重点突出海空军的联合作战,首先由黑客瘫痪目标国的通信和雷达网络,F-22清除目标国的反航母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为航母编队靠近开辟通道;紧接着F-22与巡航导弹一起攻击对方的地基雷达,最后由舰载航空兵和空军非隐形战机在EA-18G“咆哮者”电子战飞机的掩护下,对目标国进行高强度空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