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欢迎你 1

【金沙国际欢迎你】中原是还是不是合宜抛弃不联盟政策

金沙国际欢迎你 1

  以结盟战略应对美国战略东移

  【环球军事报道】香港中评社4月22日文章,原题: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中俄不搞军事同盟
近几年来,无论在经济还是政治上,中俄关系越来越好,两国最高领导人也都表示,俄罗斯与中国的互信合作关系,包括两国对一系列国际问题的立场,已经处于前所未有的高水准。在双方元首外交的引领和带动下,中俄双边高层交往热度非凡,务实合作达到新高潮,着实是长久以来再次出现的“蜜月期”。因此,国际上有不少声音认为,中俄两个大国终会建立政治军事联盟,手拉手共同发展。

2015年11月24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国际在线摘要刊载我所文章,标题《中国应该放弃不结盟政策吗?》全文如下:

  俞邃(当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国际自然和社会科学院院士):现在学界有三种提法:美国战略东移、战略重点东移和战略重心东移。从综合实力来看,当今乃至今后许多年美国仍将是唯一超级大国,不同的是它在重大国际事务中不能不借助其他大国。但美国仍然有称霸全球的野心,也有其全球战略。既然有全球战略,我们就不宜称“战略东移”。美国全球战略是一个重点还是几个重点?从战略部署来看,不是只有一个重点,因此也不宜采用“战略重点东移”的说法。美国的战略是全球性的,它可能游动,因此我赞成用“战略重心东移”的说法,或者说美国强化其亚太战略。美国战略重心转移,首先是从它的自身利益出发的,重点之一是针对中国。但这个重点不是建立在“中美共同主导世界”的论点上。“中美共同主导世界”的论点我是不认同的,而且认为是有害的。

  但近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接受采访时却说,“毫无疑问,我们将与中国发展关系。在军事领域,我们从未有过这样的信任关系,我们开始在海上、在陆地、在中国、也在俄罗斯联邦境内举行联合军演,但俄罗斯不会考虑与中国结盟”。他还表示,“这种联盟形式已经过时”。此言一出,虽近年来关于中俄是否结盟的争论暂告一段落,但各种不解和猜测之声也逐渐浮现。那么,两国结盟的定义是什么?中俄两国不结盟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最近清华大学阎学通教授在凤凰网撰文讨论中国是否应该发展正式军事同盟。文章比较清晰地分析了没有正式军事同盟的弊端,以及为什么中国需要发展军事同盟。这个观点在国内权威专家中是比较少见的,观点的提出和围绕它可能展开的辩论一定会有助于中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清晰化和透明化。本文将对阎教授两个主要观点提出几个不同意见以供讨论。

  杨明杰(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是主要目标,但不是唯一目标。美国在亚太加大战略投入,但要想主导未来亚太,难度也很大。这其中有几点制约因素:一是亚太地区国家在国际事务中作用越来越大,不可能简单地分而治之;二是中国贯彻执行的睦邻富邻安邻政策,现在基本得到周边国家认可,在地区安全问题上,中国合作协调人的角色有一定发挥。另外,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合作进入一个新阶段,亚太国家与中国相互依赖日益加深,这些国家不可能维持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的简单选择。

  第一,从历史上讲,结盟有过惨痛教训。

阎教授文中有两个主要观点:
第一,中国同美国在盟友数量和质量上的相对平衡有助于提升中国相对实力和增加中美双方力量的整体平衡,这将有助于世界和平;第二,中国如果同周边,特别是美国的盟友建立同盟关系,将给这些国家更多安全感,会有助于这些国家对中国的信任,并接受中国的领导地位。简单说这两点认为中国同美国竞争盟友一是可以给中国带来更多安全感,二是可以为这些盟国带来安全感。

  赵昌会(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国家风险分析师):我上星期刚从卡塔尔参加一个关于能源问题的研讨会,研讨会规模非常大,议题非常重要,争论也很激烈,但是中国就去了我一个人,我很惊讶。这次会议叫能源战略东移之下的美国。他们认为中东除了地缘战略意义之外,对美国已经没有太大用处了。美国从这个地方油气进口已经不到7%。现在中东越乱油价越高,对中国、印度这种新兴国家影响越大。他们认为美国迟早要撤出这个地区。美国人战略重心东移是真的,不是虚张声势,是贯穿整个21世纪的长期战略。目前是准备阶段,或者排兵布阵阶段。

  早在前苏联时代的结盟对反击美国的“冷战”攻势起了积极作用,但结盟也严重伤害中国的战略与安全利益,而后期关系恶化也极大地损害了双方的关系。

首先,关于中国在盟友方面同美国达到相对平衡能够增加中美平衡,使中国更安全,世界更和平这点。阎教授提到,“虽然经济合作关系比没有战略合作关系要好,但对双边战略关系的意义不可能和军事盟友相提并论。”当然,军事同盟有它的好处,但也伴随很多麻烦。经济合作是互惠互利的,而军事同盟是有针对性和排他性的。在同一些国家结盟同时将不可避免的针对一些国家。例如一带一路上的国家,中国对于结盟的要求可能会使愿意合作的国家减少很多。经济活动如果附加政治条件,就会让很多国家质疑中国的目的,而不情愿合作。可以想象如果中国提出军事盟友的想法后,英国,澳大利亚等美国的盟国还会不会加入亚投行。相对于美国经常要求民主化等附加政治条件,中国在第三世界国家给予经济互利的无条件贷款显得更受欢迎。

  东移会多大程度冲击中国

  第二,中俄两国的关系不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

另外,历史也反复证明,军事同盟是导致战争和对抗的一个因素。欧洲的一战二战前都形成了两个对抗的军事同盟。而中国对于地区安全的一个被忽略的贡献就是他一直没有建立同美国对抗的军事同盟。正如郑永年教授指出,“中国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结盟政策,不用像美国那样承担联盟的负担。中国不结盟的选择是有利于东亚和平的。历史上看,结盟往往助长战争。很多人一直在比较目前的东亚局势,和二战之前的欧洲的相似性,但他们没有看到最主要的不同,在二战前,所有欧洲国家是结盟的。”

  钱文荣(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所研究员):美国对中国政策和对苏联政策,相同的地方是都强化、重视同盟,进行政治上的围攻。不同之处是现在美国对华采取“接触+遏制”的政策。这里边有两个含义,一方面美国需要中国,第二方面通过接触逐步西化或改变中国。美国的改变办法是通过经济合作,引导司法制度、思想意识等方面的改变,逐步削弱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同时在军事上实行遏制,压缩我国军事对外活动战略空间,尤其是控制国际运输通道,其中主要是石油运输通道。

  军事政治联盟的前提是互相信任,并且一方能够接受另一方的领导。可是,目前来讲,中俄两国同为大国,谁也不肯屈于谁膝下,双方并立,互无高低,又谈何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而且,因为历史原因,两国仍然是处在一定的互相防备和猜疑的状态,没有彻底的信任,还远远达不到政治军事联盟的要求。

因此本文认为争取军事同盟以及同美国竞争盟友可能给中国带来更多的麻烦,而不是更多安全感。对于中国,美国,俄罗斯这种州级大国,我们很难相信有任何盟友能带来保护和安全感。相反,军事结盟将对中国外交安全政策,以及世界格局发展带来更多不可控因素。更多的可能是因为盟友被卷入不必要的冲突和对抗。这与我国目前的长期战略目标是不相符的。我国自身也已经有过这方面经验和失误。

  江涌(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经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未来美国对华的压力一是取决于美国国内矛盾和压力。现在华尔街一系列的“占领”,是在向资本领域的核心动刀子。美国国内矛盾持续下去,就会加大对外转移危机的态势。第二取决于中国国内矛盾的发展,如果我们在十八大之后有明确共识,美还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如果整个国家乱哄哄的、无所适从,美国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第三,中俄两国的世界观与军事政治联盟大不相同。

正如邓小平1984年11月在军委座谈会上指出的:“中国这个力量,加到任何一方,都会发生质的变化”。那将不利于国际形势的稳定。第二、“一条线”战略本身有其自身的缺陷。“一条线”战略与我国50年代实行的向苏联“一边倒”战略一样,以战略关系划线,不利于独立自主原则的贯彻,使我们的外交活动失去了一些必要的灵活性和主动性。由于同一些国家的关系长期僵化,正常的、必要的经济、科技、文化交往也受到了限制。特别是这一战略容易被霸权主义所利用,使某一方通过打“中国牌”增加与另一方对抗的筹码,从而损伤中国的对外形象和对外关系。第三、中美战略关系遭到破坏。中美建交后,两国关系有所发展,但是一直存在着阴影,突出地表现在美国违反两国建交公报原则的“与台湾关系法”和向台湾出售武器问题上。特别是里根在竞选和出任美国总统后,改变了对中国战略作用的估计,并多次声称要大力发展与台湾“老朋友”的关系,扬言中国无权过问美国的台湾政策,主张向台湾出售性能有所提高的武器。这种行为再次暴露了其霸权主义的本质,破坏了中美两国之间的战略关系。”

  张焕利(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新亚洲战略一出,在亚洲最积极响应的就是日本。不到两个星期,日本政府就抛出《太平洋宪章》。这个宪章是什么?第一是日本要和美国共同承担地区主导作用,第二把矛头直指中国,和美国一起围堵中国,第三想借与美国共同主导亚洲的机会实现政治军事大国的美梦。我认为在研究美国亚洲战略的时候不能忽视日本,日本会是美国实行亚洲战略最直接的据点。

  当前国际关系十分复杂,一旦结成军事政治同盟,就意味着要和许多国家成为敌人,在许多问题上丧失自己的观点和声音,这也不符合中国长期以来坚持的“独立自主”、“和平发展”的大国崛起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