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崛起的中国应在精神领域赢得世界

经验研究发现,即便是在世界大战炮声震天的时刻,这些非国家行为体也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就是有别于传统精英的“人民的力量”。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不仅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强大,还要有“人民能力”的强大,是思想和文化强大主导下的治理能力的强大。对中国来说,推动“以人民为中心”的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与经济规模和军事实力的强大同等重要。

对此,中国在扮演好全球发展贡献者和国际秩序维护者角色的同时,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在超越大国对抗逻辑的基础上确保自身正当权益。过去几十年来,本着“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原则,中国放眼全球,尤其注意与渴求发展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打成一片,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比较优势,与国际社会分享中国改革和发展经验。

美国等西方国家犯下的错误以及世界政治的混乱现实,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美式思维”的负面效应甚至危害。作为新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一直在避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陷入“缠斗”,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上。

无论西方的民主思想还是东方的民本思想,虽都不同程度矫正过“精英垄断式”治理的可能过失,但均未从根本上改变那套治理逻辑。自国家产生以来,以往人类社会的历史大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或者说是王侯将相的精英史,非精英尤其非政治精英的大众沦为历史发展的配角,这是传统治理逻辑的内在缺陷。

美国等西方国家犯下的错误以及世界政治的混乱现实,使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美式思维”的负面效应甚至危害。作为新崛起中的大国,中国一直在避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其他国家陷入“缠斗”,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上。

随着一个美国难以再随意任性的世界逐渐形成,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成员也都应准备好迎接一个没有霸权存在的世界。就此而言,超越大国对抗的旧有逻辑,还意味着以更加宽广的视野和格局拥抱一个崭新世界。

随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如何与其他国家、国际组织等多元行为体协同互动,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向着公正合理方向发展,是中国当下和未来面临的一个核心问题。

无论从较长的历史周期还是未来国际力量发展对比看,当代中国的崛起与复兴,都应该也能够超越近代以来传统大国的对抗逻辑。

以冷战结束为标志,世界两极政治对立的格局迄今消失已快30年了,但人类社会并没迎来“天下太平”。

“精英垄断式”治理的终结

张树华、赵卫涛:中国崛起超越大国对抗逻辑

无论从较长的历史周期还是未来国际力量发展对比看,当代中国的崛起与复兴,都应该也能够超越近代以来传统大国的对抗逻辑。

早在春秋战国末期,秦国的李斯在《谏逐客令》中指出:“夫物不产于秦,可宝者多;士不产于秦,而愿忠者众。”为什么呢?李斯认为关键在于秦国能招贤纳士,鼓励商贸,让万国有识之士投奔大秦。

对此,西方世界无疑需要进行反思,而这其中最应反思的又恰恰是凡事强调“优先”“第一”的美国。中华文化主张和而不同、美美与共,在中国人眼里,世界是展示人类不同文明的“大舞台”。而在美国社会精英眼里,世界却是你争我斗的“大擂台”。

一方面,当代中国的复兴不是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为参照物,而是沿着自身既有的历史和现实逻辑展开。中国的“和”文化传统和近代以来深受列强欺凌的惨痛经历,都使中国对和平发展环境备加珍视,摒弃国强必霸的西式对抗思维势所必然。

无论国内的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还是国际上的全球治理,都面临着精英垄断时代的终结。无论在什么样的公共事务上,精英群体都需要与形形色色的多元社会行为体合作共进。与传统精英群体相对,以更广泛的“人民”为中心,就是新治理逻辑最本质的属性和特征。

随着一个美国难以再随意任性的世界逐渐形成,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成员也都应准备好迎接一个没有霸权存在的世界。就此而言,超越大国对抗的旧有逻辑,还意味着以更加宽广的视野和格局拥抱一个崭新世界。

对此,中国在扮演好全球发展贡献者和国际秩序维护者角色的同时,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在超越大国对抗逻辑的基础上确保自身正当权益。过去几十年来,本着“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原则,中国放眼全球,尤其注意与渴求发展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打成一片,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比较优势,与国际社会分享中国改革和发展经验。

什么样的人才是具有全球胜任力的人才?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人才究竟是教出来的还是自己长出来的,这在教育学界多有争论。抛开教育家们的争论不谈,从中国走向全球治理的需要来看,中国既要重视建设一个培养全球胜任力人才的体系,也需积极创造一个适合全球胜任力人才成长的环境,只有两篇文章一起做,才有可能收获更多这样的人才。

当然,超越大国对抗逻辑绝非一味回避国与国之间的竞争,更不是不讲斗争、甘受欺辱甚至坐以待毙。过去和当前阶段,国与国尤其各个大国仍是国际舞台上彼此竞争的主角,在激烈的竞争面前,我们只能敢于斗争,才能在国际强权面前维护自身的利益。只是在这种竞争中,我们要清醒认识到,国际格局与力量对比的革命性变化,确实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超越一些旧有逻辑的机会和环境。20世纪已经过去,西方二元对立、零和博弈的旧有思维、行事方式和世界观都在随之没落。我们则有足够自信和能力,协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各国人民一道去迎接和拥抱一个没有霸权主导、全球化、多元化的崭新世界。

一个极为鲜明的对比是,在中东、北非、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广大发展中地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输出所谓民主,但结果却事与愿违,不仅没能带来民主与繁荣,反而导致不少国家和地区政局动荡、治理失败、战乱不断。而中国给这些地区带来的,一直是以促进和平、发展与繁荣为目的的真诚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