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帝皇帝》一百二十八次 劝造反张熙受折磨 诱真情岳帅盟誓言

《雍正皇帝》一百二十七回 劝造反张熙受折磨 诱真情岳帅盟誓言2018-07-16
16:15雍正皇帝点击量:173

  岳钟麒一见到“石介叟”这个名字,再加上信头上那“故宋鹏举元帅武穆少保之后”这些字眼,心里就全明白了。自己虽然是岳飞的嫡传子孙,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啊。这位石介叟可真能胡思乱想,他写这封来,不就是明摆着要自己去造反嘛!但又一瞧,那个不要命的书生张熙,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他又不得不把这信看下去。

《雍正皇帝》一百二十七回 劝造反张熙受折磨 诱真情岳帅盟誓言

  这封信写得很长很长,从当年岳飞的抗金说起,又谈到了现在的反满;从岳飞被害于风波亭上留下千古遗恨,再说到今日岳钟麒的前途。看得他头晕脑涨,眼花缭乱。再往下看,就更不得了。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将军拥兵于凶险之地,以忠良之后,而事夷狄之君。年羹尧前车之鉴,即为将军今日之覆”;“君何不鼙鼓一鸣,号召天下有识之士,将十万将士西出三秦。则陆沉百年之中原,可以复苏矣”!这些话语中的不管哪一句,若传了出去,立刻就是杀头之祸呀!他竭尽力气把信看完,早已是大汗淋漓了。

岳钟麒一见到“石介叟”这个名字,再加上信头上那“故宋鹏举元帅武穆少保之后”这些字眼,心里就全明白了。自己虽然是岳飞的嫡传子孙,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啊。这位石介叟可真能胡思乱想,他写这封来,不就是明摆着要自己去造反嘛!但又一瞧,那个不要命的书生张熙,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他又不得不把这信看下去。

  岳钟麒定了一下狂跳的心情说:“你送来的这封信,确实是性命交关啊。不过,人活一辈子,能读到这样的好文章,也真算得不枉此生了。只是——这个‘石介叟’却像是位先行者的名号。我当然是不计较的,但他既是这样相信我,总该让我知道他是谁,也总要见上一面才对呀?张熙,你说呢?”

这封信写得很长很长,从当年岳飞的抗金说起,又谈到了现在的反满;从岳飞被害于风波亭上留下千古遗恨,再说到今日岳钟麒的前途。看得他头晕脑涨,眼花缭乱。再往下看,就更不得了。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将军拥兵于凶险之地,以忠良之后,而事夷狄之君。年羹尧前车之鉴,即为将军今日之覆”;“君何不鼙鼓一鸣,号召天下有识之士,将十万将士西出三秦。则陆沉百年之中原,可以复苏矣”!这些话语中的不管哪一句,若传了出去,立刻就是杀头之祸呀!他竭尽力气把信看完,早已是大汗淋漓了。

  张熙在岳钟麒读信时,心里一直是十分紧张。他脸色煞白,一颗心就要跳出腔子来了。此刻听岳钟麒说出这话来,才算恢复了常态,说话也从容了不少:“岳大将军,在眼下这时候,我只能说,写这信的人是我张某的老师。此人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能通,天文地理风角六王皆贯。岳大将军只要心同此意,您这里大旗一举,老师虽远在千里,却旦夕可至。”

岳钟麒定了一下狂跳的心情说:“你送来的这封信,确实是性命交关啊。不过,人活一辈子,能读到这样的好文章,也真算得不枉此生了。只是——这个‘石介叟’却像是位先行者的名号。我当然是不计较的,但他既是这样相信我,总该让我知道他是谁,也总要见上一面才对呀?张熙,你说呢?”

  岳钟麒摇摇头说:“这话你想骗谁呢?我可不是三岁小儿呀!”

张熙在岳钟麒读信时,心里一直是十分紧张。他脸色煞白,一颗心就要跳出腔子来了。此刻听岳钟麒说出这话来,才算恢复了常态,说话也从容了不少:“岳大将军,在眼下这时候,我只能说,写这信的人是我张某的老师。此人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能通,天文地理风角六王皆贯。岳大将军只要心同此意,您这里大旗一举,老师虽远在千里,却旦夕可至。”

  张熙昂然答道:“我张熙也是七尺男儿,岂能凭空胡言乱语?我愿留在将军这里作为人质,举事之日,如果家师不到,请您拿我祭旗就是。”

岳钟麒摇摇头说:“这话你想骗谁呢?我可不是三岁小儿呀!”

  岳钟麒还是在思忖着:“哎呀,这可不是件小事呀。单凭你我和他,恐怕是难办得到的。”

张熙昂然答道:“我张熙也是七尺男儿,岂能凭空胡言乱语?我愿留在将军这里作为人质,举事之日,如果家师不到,请您拿我祭旗就是。”

  “只要将军心意一定,照着信上说的去办。天应人归,自会有人响应的。”

岳钟麒还是在思忖着:“哎呀,这可不是件小事呀。单凭你我和他,恐怕是难办得到的。”

  岳钟麒回过头来,对帐下亲兵们说:“你们都来看看,这个小娃儿来劝我造反,可他又信不过我。我要是这么带兵,你们不哗变才怪呢?”

“只要将军心意一定,照着信上说的去办。天应人归,自会有人响应的。”

  张熙感到受了轻蔑似的,他“唰”地站起身来说:“大人既然不信,那就放走我;如果大人还想邀功,人头就在这里!你何必要讥笑学生呢?”

岳钟麒回过头来,对帐下亲兵们说:“你们都来看看,这个小娃儿来劝我造反,可他又信不过我。我要是这么带兵,你们不哗变才怪呢?”

  “放你走?邀功?讥笑?哼,小子,你不觉得自己太嫩了点儿么?说老实话,派你来这里的究竟是谁?你又是从哪里来到这里的?”

张熙感到受了轻蔑似的,他“唰”地站起身来说:“大人既然不信,那就放走我;如果大人还想邀功,人头就在这里!你何必要讥笑学生呢?”

  张熙这才知道了岳钟麒的真意,也知道自己既然已陷入天罗地网,就绝无生还之理,便仰天大笑道:“岳飞的后代?原来竟是如此的卑劣小人。我张熙错看了你了,哈哈哈哈……”

“放你走?邀功?讥笑?哼,小子,你不觉得自己太嫩了点儿么?说老实话,派你来这里的究竟是谁?你又是从哪里来到这里的?”

  岳钟麒沉着脸一声令下:“来,与我拿下了!”

张熙这才知道了岳钟麒的真意,也知道自己既然已陷入天罗地网,就绝无生还之理,便仰天大笑道:“岳飞的后代?原来竟是如此的卑劣小人。我张熙错看了你了,哈哈哈哈……”

  “扎!”

岳钟麒沉着脸一声令下:“来,与我拿下了!”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拖到外边,先抽他四十蔑条,打得狠一些!”

“扎!”

  “扎!”

“拖到外边,先抽他四十蔑条,打得狠一些!”

  几个戈什哈转眼间就把这个“座上客”拉了下来,拖到外面的廊柱上绑了,僻哩啪啦就是一顿狠揍。

“扎!”

  坐在大帐里的岳钟麒,却听不到这张熙一声呻吟。他气得三尸暴跳,大声喝令:“送后堂去动大刑!只要不把他弄死,什么刑法全都可用!”他急躁不安地在地上来回踱步,刚一端茶杯,却又被烫了一下,气得他“咣”地一下,把杯子掼得粉碎。就在这时,师爷高应天走了进来问道:“外面打人,里头生气。大帅,您这是怎么了?”

几个戈什哈转眼间就把这个“座上客”拉了下来,拖到外面的廊柱上绑了,僻哩啪啦就是一顿狠揍。

  岳钟麒喘了口粗气,指着桌子上的信说:“你自己拿去看看吧。”

坐在大帐里的岳钟麒,却听不到这张熙一声呻吟。他气得三尸暴跳,大声喝令:“送后堂去动大刑!只要不把他弄死,什么刑法全都可用!”他急躁不安地在地上来回踱步,刚一端茶杯,却又被烫了一下,气得他“咣”地一下,把杯子掼得粉碎。就在这时,师爷高应天走了进来问道:“外面打人,里头生气。大帅,您这是怎么了?”

  高师爷走上前来拿起了那封信,刚看了一眼,就吓得双腿一软,差点儿就倒了下去。他顺势坐在木凳上定下神来,仔细地把信读了一遍。岳钟麒在一边说:“好嘛,现在就有不少人连赶着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他还凑着这劲儿来给我来添油加醋,这不是想要我的命吗?这世道是怎么回子事,好像人人都活够了似的。我这里光是军务就忙得底儿朝天了,他还要给我来这一套,难道他真想把这泼天大祸栽到我头上吗?”

岳钟麒喘了口粗气,指着桌子上的信说:“你自己拿去看看吧。”

  高应天慢慢地把信折起来问:“大帅,您打算怎么办他?”

高师爷走上前来拿起了那封信,刚看了一眼,就吓得双腿一软,差点儿就倒了下去。他顺势坐在木凳上定下神来,仔细地把信读了一遍。岳钟麒在一边说:“好嘛,现在就有不少人连赶着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他还凑着这劲儿来给我来添油加醋,这不是想要我的命吗?这世道是怎么回子事,好像人人都活够了似的。我这里光是军务就忙得底儿朝天了,他还要给我来这一套,难道他真想把这泼天大祸栽到我头上吗?”

  岳钟麒想也不想地就说:“这案子该着刑部的人来问,立刻用大枷拷起来送到京城去!”

高应天慢慢地把信折起来问:“大帅,您打算怎么办他?”

  高应天急急地说:“大帅呀,万万不能这样做!您想啊,只要您一公开解送,或者是迟滞审问,元凶首恶便会立刻听到消息,也就会马上逃之夭夭。御史们个个都是鸡蛋里头挑骨头的人,他们见你拿不到主犯,还不就顺势参您个‘故意纵使主犯逃逸’的罪名吗?这事一定要办得利索,千万不能拖泥带水。您只要办得好,不仅那些说您是岳飞后代的谣言可不攻自破,说不定还能帮着皇上查出一个通着天的大案来呢?那时,您不但毫不承担责任,还可为皇上立一大功。您难道想把这即将到手的功劳,白白地送给那些龌龊的京官儿们吗?”

岳钟麒想也不想地就说:“这案子该着刑部的人来问,立刻用大枷拷起来送到京城去!”

  高应天是岳钟麒帐下幕僚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人。今天岳钟麒传了他来,就是要训斥他粮草调度失宜之事的。此刻,岳钟麒突然觉得,这个其貌不扬的高某人,还真是有点可爱了。便说:“高师爷,你见的很是!说说,这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现在最怕的是这小子铁嘴钢牙,一个字儿也不吐。”

高应天急急地说:“大帅呀,万万不能这样做!您想啊,只要您一公开解送,或者是迟滞审问,元凶首恶便会立刻听到消息,也就会马上逃之夭夭。御史们个个都是鸡蛋里头挑骨头的人,他们见你拿不到主犯,还不就顺势参您个‘故意纵使主犯逃逸’的罪名吗?这事一定要办得利索,千万不能拖泥带水。您只要办得好,不仅那些说您是岳飞后代的谣言可不攻自破,说不定还能帮着皇上查出一个通着天的大案来呢?那时,您不但毫不承担责任,还可为皇上立一大功。您难道想把这即将到手的功劳,白白地送给那些龌龊的京官儿们吗?”

  高应天恩忖了一下说:“大帅想得有理。他要不招,您还真没有办法治他。杀了他,更会留下后患。御史们一定会造出新的谣言来,他们会说您预约在前,而毁约在后,看他站不住了,才杀他邀功的。苍蝇还不抱没缝的蛋呢,想给您加上个罪名,送您一个忤逆,又何患无词呢?”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突然双手一合,眯着的眼睛里放出幽幽的蓝光来:“大帅,给他来个苦肉计怎样?”

高应天是岳钟麒帐下幕僚中最不起眼的一个人。今天岳钟麒传了他来,就是要训斥他粮草调度失宜之事的。此刻,岳钟麒突然觉得,这个其貌不扬的高某人,还真是有点可爱了。便说:“高师爷,你见的很是!说说,这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现在最怕的是这小子铁嘴钢牙,一个字儿也不吐。”

  “嗯?”

高应天恩忖了一下说:“大帅想得有理。他要不招,您还真没有办法治他。杀了他,更会留下后患。御史们一定会造出新的谣言来,他们会说您预约在前,而毁约在后,看他站不住了,才杀他邀功的。苍蝇还不抱没缝的蛋呢,想给您加上个罪名,送您一个忤逆,又何患无词呢?”他略微停顿了一下,突然双手一合,眯着的眼睛里放出幽幽的蓝光来:“大帅,给他来个苦肉计怎样?”

  “大帅,您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先给他来点硬的。把他立即下到牢里,狠狠地打!能打得他吐了真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等看到他死也不肯说实话时,咱们再给他来软功。如果一上来就用‘哄’的法子,说不定还会引起他的疑心呢。”

“嗯?”

  岳钟麒牙根一咬说:“好,就凭你这主意,本帅保举你一个军功道台。”

“大帅,您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先给他来点硬的。把他立即下到牢里,狠狠地打!能打得他吐了真话,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等看到他死也不肯说实话时,咱们再给他来软功。如果一上来就用‘哄’的法子,说不定还会引起他的疑心呢。”

  “谢大帅栽培。”

岳钟麒牙根一咬说:“好,就凭你这主意,本帅保举你一个军功道台。”

  高某这话一说,张熙可倒了大霉了。军士们把他下到地牢里,变着花样地折磨他。过去,他在家乡时,也曾看到过州府衙门里行刑。那些衙役们虽然狠毒一些,但也只是把犯人打昏在地,用凉水泼醒也就算完。可是,他现在受的是什么样的刑法呀!这些者军务们动起手来,就好像是在干着一件分外开心的事似的。他们先用盐水蘸皮鞭子抽他,每一鞭下去,都像是有千钧之力。而且,他们的皮鞭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打到身上能打出一条条的花纹来。待到他身上花纹布满,渗出来的不再是血,而是黄水时,这些军校们又换了一种花样。他们拿着烤红了的通条,一边喝着酒,一边照着原来的“花样”烙描……就这样,疼昏了再泼醒,泼醒了再烙昏,而且是无休无止地重复……

“谢大帅栽培。”

  半夜时分,就在他燔灼似的疼痛中,张熙又一次地醒了过来。现在,他的全身上下无处不是伤痕,也无处不生出焦痴。他突然觉得,疼痛过了分,反而不感到疼了。他现在只想喝水,仿佛从咽喉到内脏,全都被什么烧得干枯了,裂开了。他的头稍稍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有着土墙的小屋里,身下是暖烘烘的大炕,炕桌上还依稀可以看到一只花碗。他想喊个人来,给他一点水喝,可是,却又倔强地忍住了。漆黑的暗夜中,只能看到他那闪着幽幽光点的两个瞳仁。忽然,从隔壁传来两个人近于耳语的交谈:“喂,他醒过来了吗?”

高某这话一说,张熙可倒了大霉了。军士们把他下到地牢里,变着花样地折磨他。过去,他在家乡时,也曾看到过州府衙门里行刑。那些衙役们虽然狠毒一些,但也只是把犯人打昏在地,用凉水泼醒也就算完。可是,他现在受的是什么样的刑法呀!这些者军务们动起手来,就好像是在干着一件分外开心的事似的。他们先用盐水蘸皮鞭子抽他,每一鞭下去,都像是有千钧之力。而且,他们的皮鞭就像长了眼睛一样,打到身上能打出一条条的花纹来。待到他身上花纹布满,渗出来的不再是血,而是黄水时,这些军校们又换了一种花样。他们拿着烤红了的通条,一边喝着酒,一边照着原来的“花样”烙描……就这样,疼昏了再泼醒,泼醒了再烙昏,而且是无休无止地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