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维辛:一部历史》

  
但是,犹太人隔离区的居民并未按照希姆莱所期望的那样很快地饿死、病死,因此他在1942年夏天发布命令,以”治安原因”为辞,迫使华沙犹太人隔离区中的犹太人全部迁出。7月22日,大规模的”重新安置”行动开始了。据施特鲁普的统计,自那天起到10月3日,一共有310322个犹太人已被”重新安置”。那就是说,他们已被运往灭绝营(其中大多数被运往特莱勃林卡灭绝营)用毒气杀害了。

为了加速实现灭绝犹太人的罪恶计划,海德里希于1942年1月20日,在柏林郊区风景美丽的汪西湖,召集政府各部和党卫队保安处各机构的代表举行了一次专门会议。尽管当时德军在苏联正受到挫折,纳粹官员仍然认为胜利已经在望,德国眼看就要统治包括英格兰、爱尔兰在内的整个欧洲了。因此,海德里希对参加会议的15名高级官员说,“在最后解决欧洲犹太人的问题的过程中,牵涉到的犹太人近1100万。”然后他谈了各国犹太人的数字。在德国旧有的版图上,只剩下1318万名犹太人(1939年有25万人),在苏联有800万,在波兰还有225万,在法国还有75万,在英国还有30多万。言外之意,显然是要全部消灭这1100万犹太人。然后他又说明了如何来完成这项“重大任务”。

这在后来的实行站台筛选机制,很多犹太人一下火车就被即时杀害可以看出,他们就是要制造出一个自证预言:即他们所打击的是低等人,而他们则是有着优等民族的衣着打扮和言行举止,他们想要迫使敌人相信,纳粹确实高人一等。

  
纳粹匪徒们对死者也不轻易放过,对他们的财物肆意掠夺。死者如有假牙,他们就把镶的金子拔出来。未被拔掉的,尸体被焚毁后,假牙上镶的金子还留存,就从尸灰中拣出来。这些金子被熔化以后,同其他从罹难的犹太人身上搜到的贵重物品一起运给德国国家银行。根据希姆莱和银行总裁瓦尔特·丰克博士签订的一个秘密协定,这些东西都存在党卫队帐上。帐户用的一个假名叫”马克斯·海利格”。从这些灭绝营中劫掠而来的贵重物品,除了牙齿上的黄金以外,还有金表、耳环、手镯、戒指、项链,甚至还有眼镜框子,因为党卫队欺骗犹太人说,要”重新安置”他们,鼓励他们把所有的贵重物品都带在身边。此外,还有大量的珠宝,特别是金刚钻和银器,以及大叠大叠的钞票。盟军占领德国以后,在纳粹藏匿过部分档案和赃物的一些荒废的盐矿中,发现了许多在”马克斯·海利格”帐上留下来的财物,它们足以堆满德国国家银行法兰克福分行的三个巨大的保险库。

随着德国法西斯侵略战争的扩展,1939年,特务头子希姆莱和海德里希奉希特勒之命,专门组织了一支特别行动队,其任务是跟随德国侵略军进驻波兰,搜捕犹太人,把他们集中到犹太人隔离区。过了将近两年,在进攻苏联战争开始以后,特别行动队才与德国陆军达成协议,受命随战斗部队之后,执行“最后解决”犹太居民的一部分任务。据战后活动在乌克兰南端地区的一个名叫奥仑道夫的特别行动队长供认:特别行动队到了一个村庄或市镇以后,就命令当地犹太人中的头面人物,把全体犹太人集合起来,说是要给他们“重新安置”。他们被勒令交出自己的贵重物品,并且在临刑前脱下外衣,集体被枪决。后来,为了使被害人和执刑人减少心理上的“负担过重”,对妇女和儿童采用毒气囚车屠杀的办法。这种车跟密闭的货车差不多,但构造却不一样,车子一开动,就把毒气送到车厢里,10分钟到15分钟便使人致命了。就这样杀了一批又一批。据纳粹犹太处处长卡尔·艾克曼统计,仅特别行动队在东欧各国就屠杀了200万人,差不多全都是犹太人。

纳粹主义的核心思想是“类达尔文主义”,弱肉强食,生存靠的不是人道主义原则而是最严酷的斗争。他们通过种族身份就可以判定一个人的价值。其政治宣传是敌人常会潜伏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当时有本反犹主义的儿童读物《毒蘑菇》,用表面美丽实则剧毒的蘑菇来比喻,警告读者堤防犹太人内在的危险性,他们是国家的敌人,这些狡诈的家伙会用尽各种方法实现自己邪恶的目标,比如“背后一刀”,传说犹太人和共产党在后方密谋合作,从而让德国输掉了一战。

  
在这笔费用中,法国被迫支付315亿马克,平均每年担负70亿马克,约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每年所付赔偿费的4倍以上。此外,法兰西银行还被迫给德国”贷款”45亿马克,法国政府还被迫支付”罚金”5亿马克。据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估计,德国以占领费和”贷款”的名目向比利时和荷兰榨取的钱约相当于这两个国家国民收入的2/3。据美国战略轰炸调查处的统计,德国向各被占领国家总共榨取了贡金1004亿马克。

本文出处网

而看《奥斯维辛:一部历史》不但能看明,还有想不断深入了解的愿望,所以对于纳粹那段历史,终于有了一次相对完整的了解。本书是基于2005年一月首播的,由英国广播公司BBC制作的一部六集的纪录片《奥斯维辛:纳粹与“最终解决”》,“以对奥斯维辛集中营前囚犯和看管的访谈来呈现和还原相关历史真相。”

  
奴役占领区的人民,使他们为第三帝国干最低贱的劳动,并不只是战时的权宜措施。如果纳粹帝国长久维持下去,新秩序将意味着德意志主宰民族统辖一个西起大西洋东至乌拉尔山脉的庞大的奴隶帝国。1941年7月,当时希特勒进攻苏联还不到一个月,他便着重指出,他的占领苏联计划是”一种最后解决办法”。一年以后,侵略苏联的战事进入高潮时,他教训部下说:”我们对于亿万愚蠢可笑的斯拉夫人,要采取这样的办法:把他们之中的最优秀的按照我们的要求加以改造,而把其余的人隔离在他们自己的猪圈里;谁要是妄谈什么该对当地居民慈悲为怀,该让他们得到教化,马上把他送到集中营!”

在欧洲纳粹占领区的犹太人,首先将被送到被征服的东方,然后劳动致死,活下来的少数体格健壮的人则干脆处死。至于原来就住在东方,已在德国统治之下的几百万犹太人,又该怎样处理呢?代表波兰总督辖区的国务秘书约瑟夫·贝勒博士提出了一项现成的处理方案。他说,波兰的犹太人将近250万,这些人“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他们是“疾病的传染者,黑市的经营者,而且不适宜劳动。”这250万人没有送走的问题,该就地解决。

“人类从内心深处需要这个世界有公道存在,需要无辜的人最终得到补偿,有罪的人最终受到惩罚。但奥斯维辛的历史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慰藉。”

  
希姆莱还是不满足。1943年1月,他突然到华沙进行了一次视察,发现犹太人隔离区中还有6万人活着,就下令一定要在2月15日以前完成”重新安置”的行动。结果证明这是一项困难的任务。冬天的气候如此严寒,加之当时陆军在斯大林格勒遭到惨败,跟着又在苏联南部节节后退,迫切需要运输工具,因此党卫队很难找到必要的火车车皮来完成最后的”重新
安置”计划。而且,据施特鲁普报告,犹太人也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抵制对他们的最后清洗。直到春天,希姆莱的命令才得以执行。当时决定采取连续三天的”特别行动”来清洗犹太人隔离区。但结果却花了四个星期。

在希特勒看来,犹太人是劣等民族,他们根本无权活在世界上。只有斯拉夫人中的一部分,给德国主子作奴隶,耕耕地,开开矿,也许还有点用处。东方几个大城市: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华沙,必须永远从地球上消灭掉,而且苏联人、波兰人和其他斯拉夫人的文化也必须毁灭干净,也不许这些国家的人民得到正常的教育。他们的发达工业的设备要加以拆除,运到德国。这些国家的人民只许从事农业,以便生产粮食供应德国,而给他们自己留下的粮食,只够勉强维持生命。纳粹头目们认为,欧洲必须成为“无犹太人”的欧洲。

“在纽伦堡审判中党卫队作为一个整体已经被定义为一个‘犯罪组织’,但没有人进一步强调每个在奥斯维辛工作过的党卫队成员都犯有战争罪。如果能够给他们每个人定罪,那么无论判罚有多轻,他都是向后人表达一个明确的态度。”不仅如此,对纳粹罪行的定罪对评判发生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人道灾难的参与者责任,也会是一个有用的先例参照。可惜纽伦堡审判和奥斯维辛审判错过了人类历史上这样一个重要的机会。

  
另一个胸怀”远大前景”的德国医生,是斯特拉斯堡大学解剖学奥古斯特·希尔特教授。他的专业是专门搜集大量的各个种族和民族的头盖骨,但犹太人种头盖骨标本很少,为此他写信给希姆莱的副官鲁道夫·勃兰特中将,说他不要已经死掉的犹太族布尔什维克政治委员的头盖骨。他建议在这些人还活着的时候,先把他们的头量一量。然后把这些犹太人弄死以后,不要损坏他们的头颅,应由医生割下他们的头,装入密封的白铁罐里送来。

在纳粹死亡营中,“最后解决”获得了最骇人听闻的“成就”。德国法西斯设立的30多个集中营全都是死亡营。据《地狱的理论和实践》一书披露,估计782万囚徒中死了712.5万人。有一个时期,用何种毒气处死犹太人效率最高,在党卫队领导人之间曾有过不少竞争。速度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特别是在奥斯威辛。这个灭绝营快要完蛋的时候,曾创造一天毒死6000人的新纪录。一度担任过该营长官的鲁道夫·霍斯,在纽伦堡法庭上供认,他所使用的毒药,是一种结晶的氢氰酸,叫“齐克隆B”,效率最高,这种药品从一个小洞投到死亡室里去。这样杀死死亡室里的人,只需要3分钟到15分钟。待这些人都不动弹了,他们用抽气机把毒气抽掉,大门打开,“特别队”的人员就进来接手工作了。他们的第一项工作是洗掉血迹和便污,然后再用绳套和铁钩把互相抓着、掐着的死尸分开来。这是毛骨悚然的搜寻黄金和拔除死者的牙齿和头发的前奏;德国人认为这些牙齿和头发都是战略物资。接着便开始了这样的旅程:先用电梯或轨道货车将尸体运往焚尸炉,再将骨渣运到工厂磨成灰末,当肥料出售。

在奥斯维辛有人说过,一战所发生的事必须避免,不能再让犹太人把我们逼上绝路。德国内部的敌人正被消灭——如果有必要甚至是彻底灭绝。发生在前线的战争和发生在大后方的战争没有任何区别,我们灭绝的不是别人,不过是敌人而已。

  
甚至占领区中贵重文物也遭到掠夺。后来从缴获的纳粹文件可以看出,这是在希特勒和戈林的明确指示下进行的。希特勒和戈林依靠这种掠夺,大大扩充了他们的私人收藏。据这个肥胖的帝国元帅自己估计,他的藏品价值达5000万德国马克。在掠夺艺术品这一特殊领域中,戈林是名副其实的策动者。到1944年7月为止,纳粹从西欧运到德国的文物共装了137辆铁路货车,计有4174箱,21903件,其中名画家的绘画10890幅。其价值难以用数字估计。

希特勒要鼓噪建立的“新秩序”,就是由日耳曼人主宰欧洲,其他民族都是德意志民族的奴隶。它对其他国家的资源可以横加掠夺;对犹太人、斯拉夫人和各国的进步人士可以肆意杀戮、灭绝。“千年易过,德国的罪孽难消。”这是纳粹驻波兰总督汉斯·弗朗克在纽伦堡就刑前,对纳粹“新秩序”总的悔过。

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不断浮现在我脑海里的是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穿条纹睡衣的男孩”,我最初关于集中营的认知就来自于那部电影。里面有在集中营里干活的骨瘦如柴的小孩,有小孩见到食物狼吞虎咽,有小孩说他的父母和其他亲人都被抓来这边;有在党卫队军官家里做仆役的犹太人,而之前他是一名医生;有党卫队军官放给上级看的他们所拍摄的集中营生活的资料,那里面人们在集中营里唱歌、跳舞、开联欢会,集中营里还有游泳池;有让一群人脱光衣服进到浴室里去洗澡,剧里党卫队军官的儿子就这样混进了洗澡的人中间再也没有出来;有集中营的烟囱里冒出的烟,有空气里弥漫着尸体的臭味。这些影像不断的与书中的文字契合。

  
在纳粹征服波兰一年以后,即1940年秋末,党卫队把约40万犹太人赶到一起,用一堵高墙把他们圈禁在那个中世纪古老的犹太人隔离区里,它的周围将近2英里半长,1英里宽,同华沙其他区域隔绝。在正常的情况下,这个地区只能住16万人,因此这时就拥挤异常。但这还只是最起码的困难。总督弗朗克甚至连仅够勉强维持一半人活命的食物也拒绝发给。还不准犹太人离开这个封锁区,违者一经发现,就当场格杀勿论。

在纳粹死亡营中,“最后解决”获得了最骇人听闻的“成就”。德国法西斯设立的30多个集中营全都是死亡营。据《地狱的理论和实践》一书披露,估计782万囚徒中死了712.5万人。

其实在后来的研究中,“无论职业结构还是教育程度,集中营的党卫队成员和当时社会的其他人员相比都没有特别之处”那他们是怎么做成的呢?如此大规模的屠杀之所以能成功,最关键的一点是整个过程在极其平和的气氛中进行。很多的访谈者都会说到,首先是环境,党卫队官兵会粉刷站台旁的小屋,使环境尽量整洁有序,打消新来的犹太人的顾虑,有幸存者说他们到达灭绝营时对于那里的美丽的环境都觉得不可思议,通往毒气室的路上开满鲜花,结满果子。其次,在去往毒气室的过程中,党卫队官兵都会轻言细语的和犹太人交谈,会告诉他们只需要进去洗澡消毒,然后他们就可以走了。如果队伍中有人在前往毒气室的途中说起窒息或屠杀,造成“恐慌迅速蔓延”,那么屠杀会变得困难。他们就会重点关注那些有可能造成这类麻烦的人,他们会第一时间不引人注目的把这些人转移到队伍看不见的地方,用小口径手枪把他们打死。

  
“最后解决”一直进行到战争结束时为止。它究竟屠杀了多少犹太人?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准确的数字。据两个党卫队目击者在纽伦堡供述,仅仅秘密警察犹太人处处长卡尔·艾克曼就杀死了五六百万人。又据艾克曼的一个部下说,就在德国将要崩溃之前,艾克曼说过,他将笑着跳进坟墓,因为他欠下了500多万条人命,而这将使他感到心满意足。纽伦堡起诉书上的数字是570万,这与世界犹太人大会估计的数字基本上是一致的。

一,种族主义

  
贪得无厌的德国征服者对波兰的压榨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早在1939年10月3日,德国驻波兰总督弗朗克博士即向陆军传达了希特勒的指示。要对波兰进行”无情的剥削和压榨”,运走对德国战时经济极关重要的物资,迫使波兰人充当”德意志帝国的奴隶”。按照纳粹元首的指示,弗朗克曾经发出公告:在波兰的一切财产,不论其为犹太人所有或为波兰人所有,一律无偿没收。从波兰人手中抢走了无数农场,交由德国移民接收。在并入德国的4个波兰地区(西普鲁士、波森、泽希瑙、西里西亚),到1943年5月31日止,查封了70万处地产,共合1500万英亩土地,并没收了9500个庄园,共合650万英亩土地。

在三个灭绝营里死亡总人数约有170万,比奥斯维辛的遇害者多出60万,但是面积的总和还没有奥斯维辛-比克瑙大(比克瑙是奥斯维辛的焚尸场)。尤其是贝尔塞克灭绝营的总面积不到9平方公里,但是死亡人数是60万人。索比堡灭绝营的面积是24平方公里,一年时间内25万人在此丧生。从1942年7月底到8月底之间,据估计有31.25万人在特雷布林卡丧生,意味着每天有1万人被杀。纳粹在自己建造的三个杀人工厂里,对数百万的男女老少进行了流水线式的杀戮。

  
在纳粹死亡营中,”最后解决”获得了最骇人听闻的”成就”。德国法西斯设立的30多个集中营全都是死亡营。据《地狱的理论和实践》一书披露,估计782万囚徒中死了712.5万人。有一个时期,用何种毒气处死犹太人效率最高,在党卫队领导人之间曾有过不少竞争。速度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特别是在奥斯威辛。这个灭绝营快要完蛋的时候,曾创造一天毒死6000人的新纪录。一度担任过该营长官的鲁道夫·霍斯,在纽伦堡法庭上供认,他所使用的毒药,是一种结晶的氢氰酸,叫”齐克隆B”,效率最高,这种药品从一个小洞投到死亡室里去。这样杀死死亡室里的人,只需要3分钟到15分钟。待这些人都不动弹了,他们用抽气机把毒气抽掉,大门打开,”特别队”的人员就进来接手工作了。他们的第一项工作是洗掉血迹和便污,然后再用绳套和铁钩把互相抓着、掐着的死尸分开来。这是毛骨悚然的搜寻黄金和拔除死者的牙齿和头发的前奏;德国人认为这些牙齿和头发都是战略物资。接着便开始了这样的旅程:先用电梯或轨道货车将尸体运往焚尸炉,再将骨渣运到工厂磨成灰末,当肥料出售。

而党卫队士兵也并非是因为经过严苛的训练,不管要求他们杀死什么人他们都会照做。与此相反,他们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当时政治宣传的影响,但在战争中还是做出了一系列个人的选择,他之所以留在奥斯维辛工作,不光是因为被命令要这样做,还因为他对自己面前的迹象进行判断后,认为屠杀是正确的。

  
1939年,住在希特勒军队占领区的犹太人大约有1000万。不论根据哪一种估计,他们肯定已被德国法西斯消灭了将近一半。这就是纳粹独裁者希特勒的”新秩序”在犹太人身上所造成的悲惨结果和付出的惊人代价。

纳粹时期的集中营远不止奥斯维辛一个,虽然他是臭名昭著的一个,但是比如说在1942年底完成的对波兰犹太人的大屠杀就并不在奥斯维辛,而是在贝尔塞克、索比堡和特雷布林卡三个灭绝营,只是在战争结束前,纳粹就拆除了他们,将他们恢复为森林或者开垦为农田了。那为什么奥斯维辛会被保留下来?其实奥斯维辛的存在还有另外一重功效,就是“明确表示纳粹会关押和‘再教育’他们眼中的‘异见人士’,所以奥斯维辛的囚犯会大规模遭遇集体处决。”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希特勒要鼓噪建立的”新秩序”,就是由日耳曼人主宰欧洲,其他民族都是德意志民族的奴隶。它对其他国家的资源可以横加掠夺;对犹太人、斯拉夫人和各国的进步人士可以肆意杀戮、灭绝。”千年易过,德国的罪孽难消。”这是纳粹驻波兰总督汉斯·弗朗克在纽伦堡就刑前,对纳粹”新秩序”总的悔过。

每一个数据后面都是鲜活的人命,都是一个家庭,都是对犹太民族血淋淋的历史,但是面对这些数据时时,双手沾满他们的鲜血的人的态度是这样的。

  
战斗打到第五天,怒不可遏的希姆莱命令施特鲁普”用最严酷和无情的顽强手段”扫荡隔离区。纳粹匪徒用烧光所有房子的办法把整个犹太区摧毁。尽管面临着被活活烧死的危险,犹太人男男女女宁愿在烈火中战死,而不愿在毒气室中平静地送命。到暴动将近结束时,抵抗者躲到下水道中去。施特鲁普想往下水道总管里灌水,把他们淹出来,但犹太人设法把水挡住了。有一天,德国人从183个下水道探洞往里投烟幕弹,但施特鲁普懊丧地报告说,他们未能获得”预期效果”。就这样,犹太人以奋不顾身的勇气斗争了整整一个月。最后大部分人光荣战死,活着的被俘后又被送到毒气室活活地给毒死了。这就是震惊世界的波兰犹太人的狱中暴动。

去年十月,在德国我曾参观了一个博物馆,博物馆不大,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展示纳粹时候的一些资料,有播放一些纳粹时候的影像,手稿,书信,及当时的一些日用品,我记得还有纳粹的制服。展示的方式是模拟的一个一个小环境,展示物出现的场景,在一个相对完整的小空间里还原出历史的真迹。那个馆不大,而且因为资料均为德语,既看不明,也听不懂,但那个空间里的的一种压迫感会让人想要赶紧离开,所以记忆寥寥。而这个馆更大的一个部分是介绍德国战后的发展,迅猛的发展。相形见绌,对于历史,不是不直面,但是更多的是战后的发展,是后来几十年德国人民生活的改善。那个馆是对公众免费开放的,也是类似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类的,所以当日看到了非常多的德国学生在里面,他们所见当是与我所见有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