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非凡随笔集: 好艳丽的一块土

  从一些正在拆除的旧房子看去,发现墙壁内层竟是海边礁石,想象中鲁恭王坏孔子壁,掘出那些典籍有多高兴,一个异乡客忽然发现一栋礁石暗墙也该有多高兴。可惜澎湖的新房子不这样盖了,现在是灰色水泥墙加粉红色水泥瓦,没有什么特色,但总比台北街头的马赛克高尚——马赛克把一幢幢的大厦别墅全弄得像大型厕所。

好艳丽的一块土!沙土是桧木心的那种橙红,干净、清爽,每一片土都用海浪镶了边——好宽好白的精工花边,一座一座环起来足足有六十四个岛,个个都上了阳光的釉,然后就把自己亮在蓝天蓝海之间(那种坦率得毫无城府的蓝),像亮出一把得意而漂亮的牌。我渴望它,已经很久了。它的名字叫澎湖。“到澎湖去玩吗?”“不是!”——我讨厌那个“玩”字。“去找灵感吗?”“不是!”——鬼才要找灵感。“那么去干什么?”干什么?我没有办法解释我要干什么,当我在东京产抚摸皇苑中的老旧城门,我想的是居庸关,当我在午后盹意的风中听密西西比,我想的是瀑布一般的黄河,血管中一旦有中国,你就永远不安!于是,去澎湖就成了一种必要,当浊浪正浊,我要把剩在水面上的净土好好踩遍,不是去玩,是去朝山,是去谒水,是去每一时中国的土皋上献我的心香。于是,我就到了澎湖,在晓色中。“停车,停车,”我叫了起来,“那是什么花?”“小野菊。”我跳下车去,路,伸展在两侧的干沙中,有树、有草、有花生藤,绿意遮不住那些粗莽的太阳色的大地,可是那花却把一切的荒凉压住了——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野菊,真的是“怒放”,一大蓬,一大蓬的,薄薄的橙红花瓣显然只有从那种艳丽的沙土才能提炼出来——澎湖什么都是橙红的,哈蜜瓜的和嘉宝瓜的肉瓤全是那种颜色。浓浓的艳色握在手里。车子切开风往前驰。我想起儿子小的时候,路还走不稳,带他去玩,他没有物权观念,老是要去摘花,我严加告诫,但是,后来他很不服气的发现我在摘野花。我终于想起了一个解释的办法。“人种的,不准摘。”我说,“上帝种的,可以摘。”他以后逢花便问:“这是上帝种的还是人种的?”澎湖到处都是上帝种的花,污染问题还没有伸展到这块漂亮干净的土上来,小野菊应该是县花。另外,还有一种仙人掌花,娇黄娇黄的,也开得到处都是——能一下子看到那么多野生的东西让我几乎眼湿。应该做一套野花明信片的,我自己就至少找到了七八种花。大的、小的,盘地而生的,匍匐在岩缝里的,红的,白的,粉紫的,蓝紫的……我忽然忧愁起来,它们在四季的海风里不知美了几千几万年了,但却很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文明总是来得太蛮悍,太赶尽杀绝……计程车司机姓许,广东人,喜欢说话,太太在家养猪,他开车导游,养着三个孩子——他显然对自己的行业十分醉心。“客人都喜欢我,因为我这个人实实在在。我每一个风景都熟,我每一个地方都带人家去。”我也几乎立刻就喜欢他了,我一向喜欢善于“侃空”的村夫,熟知小掌故的野老,或者说“善盖”的人,即使被唬得一愣一愣也在所不惜。他的国语是广东腔的,台语却又是国语腔的,他短小精悍,全身晒得红红亮亮的,眼睛却因此衬得特别黑而灵动。他的用辞十分“文明”,他喜欢说:“不久的将来……”反正整个澎湖在他嘴里有数不清的“不久的将来。”他带我到林投公园,吉上将的墓前:“卢沟桥第一炮就是他打的呀,可是他不摆官架子,他还跟我玩过呢!”他不厌其烦地告诉我“白沙乡”所以得名是因为它的沙子是白的,不是黑的——他说得那么自豪,好像那些沙子全是经他手漂白的一样。牛车经过,人经过,计程车经过,几乎人人都跟他打招呼,他很得意:“这里大家都认得我,——他们都坐过我的车呀!”我真的很喜欢他了。去看那棵老榕树真是惊讶,一截当年难船上的小树苗,被人捡起来,却在异域盘根错节地蔓延出几十条根(事实上,看起来是几十条树干),叶子一路绿下去,猛一看不像一棵树,倒像一座森林。树并不好看,尤其每条根都用板子箍住,而且隔不多远又有水泥梁柱撑着,看来太匠气,远不及台南延平郡王祠里的大榕轩昂自得,但令人生敬的是那份生机,榕树几乎就是树中的汉民族——它简直硬是可以把空气都变成泥土,并且在其间扎根繁衍。从一些正在拆除的旧房子看去,发现墙壁内层竟是海边礁石,想象中鲁恭王坏孔子壁,掘出那些典籍有多高兴,一个异乡客忽然发现一栋礁石暗墙也该有多高兴。可惜澎湖的新房子不这样盖了,现在是灰色水泥墙加粉红色水泥瓦,没有什么特色,但总比台北街头的马赛克高尚——马赛克把一幢幢的大厦别墅全弄得像大型厕所。那种多孔多穴的礁石叫老砧石,仍然被用,不过只在田间使用了,澎湖风大,有一种摧尽生机的风叫“火烧风”,澎湖的农人便只好细心地用老砧石围成园子,把蔬菜圈在里面种,有时甚至蒙上旧渔网,苍黑色的老砧石诘曲怪异,叠成墙看起来真像石堡,蔬菜就是碉堡中娇柔的公主。在一方一方的蔬菜碉堡间有一条一条的“沙牛”——沙牛就是黄牛,但我喜欢沙牛这个乡人惯用的名字。一路看老砧石的莱园,想着自己属于一个在风里、沙里以及最瘦的瘠地上和最无凭的大海里都能生存下去的民族,不禁满心鼓胀着欣悦,我心中一千次学孔丘凭车而轼的旧礼,我急于向许多事物致敬。到了鲸鱼洞,我才忽然发现矗立壁立的玄武岩有多美丽!大、硬、黑而骄傲。鲸鱼洞其实在退潮时只是一圈大穹门,相传曾有鲸鱼在涨潮时进入洞内,潮退了,它死在那里。天暗着,灰褐色的海画眉忽然唱起来,飞走,再唱然后再飞,我不知道它急着说些什么。站在被海水打落下来的大岩石上,海天一片黯淡的黛蓝,是要下雨了,澎湖很久没下雨,下一点最好。“天黑下来了,”驾驶说,“看样子那边也要下雨了。”“那边!同戴一片海雨欲来的天空,却有这边和那边。同弄一湾涨落不已潮汐,却有那边和这边。烟水苍茫,风雨欲来不来,阴霾在天,浪在远近的岩岬上,剖开它历历然千百万年未曾变色的心迹。“那边是真像也要下雨了。”我呐呐地回答。天神,如果我能祈求什么,我不做鲸鱼不做洞,单做一片悲涩沉重的云,将一身沛然舍为两岸的雨。在餐厅里吃海鲜的时候,心情竟是虔诚的。餐馆的地是珍珠色贝壳混合的磨石子,院子里铺着珊瑚礁,墙柱和楼梯扶手也都是贝壳镶的。“我全家拣了三年哪!”他说。其实房子的格局不好,谈不上设计,所谓的“美术灯”也把贝壳柱子弄得很古怪,但仍然令人感动,感动于三年来全家经之营之的那份苦心,感动于他知道澎湖将会为人所爱的那份欣欣然的自信,感动于他们把贝壳几乎当图腾未崇敬的那份自尊。“这块空白并不是贝壳掉下来了。”他唯恐我发现一丝不完美,“是客人想拿回去做纪念,我就给了。如果是我,我要在珊瑚上种遍野菊,我要盖一座贝壳形的餐厅,客人来时,我要吹响充满潮音的海螺,我要将多刺的魔鬼鱼的外壳注上蜡或鱼油,在每一个黄昏点燃,我要以鲸鱼的剑形的肋骨为桌腿,我要给每个客人一个充满海草香味的软垫,我要以渔网为桌巾,我要……——反正也是胡思乱想——龙虾、海胆、塔形的螺、鲑鱼都上来了。说来好笑,我并不是为吃而吃的,我是为赌气而吃的。总是听老一辈的说神话似的谭厨,说姑姑筵,说北平的东来顺或上海的……连一只小汤包,他们也说得有如龙肝凤胆,他们的结论是:“你们哪里吃过好东西。”似乎是好日子全被他们过完了,好东西全被他们吃光了。但他们哪里吃过龙虾和海胆?他们哪里知道新鲜的小卷和九孔,好的海鲜几乎是不用厨师的。像一篇素材极好的文章,技巧竟成为多余。人有时多么愚蠢,我们一直系念着初恋,而把跟我们生活几乎三十年之久的配偶忘了,台澎金马的美恐怕是我们大多数的人还没有学会去拥抱的。我愿意有一天在太湖吃蟹,我愿意有一天在贵州饮茅台,我甚至愿意到新疆去饮油茶,不是为吃,而是为去感觉祖国的大地属于我的感觉,但我一定要先学会虔诚的吃一只龙虾,不为别的,只为它是海中——我家院宇——所收获的作物,古代曾有一个帝王将爱意和尊敬给了一株在山中为他遮住骤雨的松树,我怎能不爱我廿八年来生存在其上的一片土地,我怎能不爱这相关的一切。跳上船去看海是第二天的事。船本来是渔船,现在却变成游览船了。正如好的海鲜不需要厨师,好的海景既不需要导游也不需要文人的题咏,海就是海,空阔一片,最简单最深沉的海。坐在船头,风高浪急,浪花和阳光一起朗朗地落在甲板上,一片明晃,船主很认真从事,每到一个小岛就赶我们下去观光——岛很好,但是海更好,海好得让人起乡愁,我不是来看陆地的,我来看海,干净的海,我也许该到户籍科去,把身份证上籍贯那一栏里“江苏”旁边加一行字——“也可能是‘海’。”在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一定曾经隶籍于海。上了岸第一个小岛叫桶盘,我到小坡上去看坟墓和屋子,船认认真的执行他的任务——告诉我走错了,他说应该去看那色彩鲜丽的庙,其实澎湖没有一个村子没有庙,我头一天已经看了不少,一般而言潮湖的庙比台湾的好,因为商业气息少,但其实我更爱看的是小岛上的民宅。那些黯淡的、卑微的、与泥土同色系的小屋,涨潮时,是否有浪花来叩他们的窗扉;风起时,女人怎样焦急的眺望。我们读冰岛渔夫,我们读辛约翰的《驰海骑士》,但我更想读的是匍匐在岩石间属于中国渔民讨海的故事。其实,一间泥土色的民宅,是比一切的庙宇更其庙宇的,生于斯,长于斯,枕着涛声,抱着海风的一间小屋,被阳光吻亮了又被岁月侵蚀而斑驳的一间小屋,采过珊瑚,捕过鱼虾,终而全家人一一被时间攫虏的一间小屋,欢乐而凄凉,丰富而贫穷,发生过万千事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悠然意远的小屋一一有什么庙宇能跟你一样庙宇?绕过坡地上埋伏的野花,绕过小屋,我到了坟地,惊喜地看到屋坟交界处的一面碑,上面写着“泰山石敢当止”,下面两个小字是“风煞(也不知道那碑是用来保护房子还是坟地,在这荒凉的小岛上,生死好像忽然变得如此相关相连)。汉民族是一个怎样的民族!不管到哪里,他们永远记得泰山,泰山,古帝王封禅其间的、孔子震撼于其上的、一座怎样的山!有一个小岛,叫风柜,那名字简直是诗,岛上有风柜洞,其实,像风柜的何止是洞!整个岛在海上,不也是一只风柜吗,让八方风云来袭,我们只做一只收拿风的风柜。航过一个个小岛,终于回到马公——那个大岛,下午,半小时的飞机,我回到更大的岛——台湾。我忽然知道,世界上并没有新大陆和旧大陆,所有的陆地都是岛,或大或小的岛,悬在淼淼烟波中,所有的岛都要接受浪,但千年的浪只是浪,岛仍是岛。像一座心浮凸在昂然波涌的血中那样漂亮,我会记得澎湖——好艳丽的一块土!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

  他的国语是广东腔的,台语却又是国语腔的,他短小精悍,全身晒得红红亮亮的,眼睛却因此衬得特别黑而灵动。

双心石沪

  像一座心浮凸在昂然波涌的血中那样漂亮,我会记得澎湖——好艳丽的一块土!

望安屿

  他不厌其烦地告诉我“白沙乡”所以得名是因为它的沙子是白的,不是黑的——他说得那么自豪,好像那些沙子全是经他手漂白的一样。

吉贝屿

  在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一定曾经隶籍于海。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

  应该做一套野花明信片的,我自己就至少找到了七八种花。大的、小的,盘地而生的,匍匐在岩缝里的,红的,白的,粉紫的,蓝紫的……我忽然忧愁起来,它们在四季的海风里不知美了几千几万年了,但却很可能在一夜之间消失,文明总是来得太蛮悍,太赶尽杀绝……

小门鲸鱼洞,传说这个洞是被一条大鲸鱼撞出来的

  干什么?我没有办法解释我要干什么,当我在东京产抚摸皇苑中的老旧城门,我想的是居庸关,当我在午后盹意的风中听密西西比,我想的是瀑布一般的黄河,血管中一旦有中国,你就永远不安!

沙滩上珊瑚成堆,贝壳随处可见

  如果是我,我要在珊瑚上种遍野菊,我要盖一座贝壳形的餐厅,客人来时,我要吹响充满潮音的海螺,我要将多刺的魔鬼鱼的外壳注上蜡或鱼油,在每一个黄昏点燃,我要以鲸鱼的剑形的肋骨为桌腿,我要给每个客人一个充满海草香味的软垫,我要以渔网为桌巾,我要……

中屯风车

  绕过坡地上埋伏的野花,绕过小屋,我到了坟地,惊喜地看到屋坟交界处的一面碑,上面写着“泰山石敢当止”,下面两个小字是“风煞(也不知道那碑是用来保护房子还是坟地,在这荒凉的小岛上,生死好像忽然变得如此相关相连)。汉民族是一个怎样的民族!不管到哪里,他们永远记得泰山,泰山,古帝王封禅其间的、孔子震撼于其上的、一座怎样的山!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

  “去找灵感吗?”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

  我也几乎立刻就喜欢他了,我一向喜欢善于“侃空”的村夫,熟知小掌故的野老,或者说“善盖”的人,即使被唬得一愣乙乙也在所不惜。

中屯风车

  他以后逢花便问:“这是上帝种的还是人种的?”

桶盘屿

  他带我到林投公园,吉上将的墓前:“卢沟桥第一炮就是他打的呀,可是他不摆官架子,他还跟我玩过呢!”

七美屿

  “我全家拣了三年哪!”他说。

奎璧山

  “这块空白并不是贝壳掉下来了。”他唯恐我发现一丝不完美,“是客人想拿回去做纪念,我就给了。

从台北松山飞到澎湖马公历时40分钟。

  “客人都喜欢我,因为我这个人实实在在。我每一个风景都熟,我每一个地方都带人家去。”

剥皮寮老街

  好艳丽的一块土!

吉贝屿

  餐馆的地是珍珠色贝壳混合的磨石子,院子里铺着珊瑚礁,墙柱和楼梯扶手也都是贝壳镶的。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

  去看那棵老榕树真是惊讶,一截当年难船上的小树苗,被人捡起来,却在异域盘根错节地蔓延出几十条根(事实上,看起来是几十条树干),叶子一路绿下去,猛一看不像一棵树,倒像一座森林。

沙滩上到处是珊瑚、贝壳,还有小螃蟹。

  我渴望它,已经很久了。

酸酸甜甜的仙人掌冰

  反正整个澎湖在他嘴里有数不清的“不久的将来。”

吉贝屿

  我愿意有一天在太湖吃蟹,我愿意有一天在贵州饮茅台,我甚至愿意到新疆去饮油茶,不是为吃,而是为去感觉祖国的大地属于我的感觉,但我一定要先学会虔诚的吃一只龙虾,不为别的,只为它是海中——我家院宇——所收获的作物,古代曾有一个帝王将爱意和尊敬给了一株在山中为他遮住骤雨的松树,我怎能不爱我廿八年来生存在其上的一片土地,我怎能不爱这相关的一切。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

  于是,我就到了澎湖,在晓色中。

台北松山机场

  在餐厅里吃海鲜的时候,心情竟是虔诚的。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

  同戴一片海雨欲来的天空,却有这边和那边。

热闹的西门町,西门町的晚上一定很漂亮

  “小野菊。”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

  我想起儿子小的时候,路还走不稳,带他去玩,他没有物权观念,老是要去摘花,我严加告诫,但是,后来他很不服气的发现我在摘野花。我终于想起了一个解释的办法。

澎湖跨海大桥

  在一方一方的蔬菜碉堡间有一条一条的“沙牛”——沙牛就是黄牛,但我喜欢沙牛这个乡人惯用的名字。

通梁古榕

  上了岸第一个小岛叫桶盘,我到小坡上去看坟墓和屋子,船认认真的执行他的任务——告诉我走错了,他说应该去看那色彩鲜丽的庙,其实澎湖没有一个村子没有庙,我头一天已经看了不少,一般而言潮湖的庙比台湾的好,因为商业气息少,但其实我更爱看的是小岛上的民宅。

风柜

  “那么去干什么?”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9

  我跳下车去,路,伸展在两侧的干沙中,有树、有草、有花生藤,绿意遮不住那些粗莽的太阳色的大地,可是那花却把一切的荒凉压住了——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野菊,真的是“怒放”,一大蓬,一大蓬的,薄薄的橙红花瓣显然只有从那种艳丽的沙土才能提炼出来——澎湖什么都是橙红的,哈蜜瓜的和嘉宝瓜的肉瓤全是那种颜色。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0

  “不是!”——鬼才要找灵感。

吉贝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1

  站在被海水打落下来的大岩石上,海天一片黯淡的黛蓝,是要下雨了,澎湖很久没下雨,下一点最好。“天黑下来了,”驾驶说,“看样子那边也要下雨了。”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2

  船本来是渔船,现在却变成游览船了。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3

  但他们哪里吃过龙虾和海胆?他们哪里知道新鲜的小卷和九孔,好的海鲜几乎是不用厨师的。像一篇素材极好的文章,技巧竟成为多余。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4

  “那边是真像也要下雨了。”我呐呐地回答。

澎湖是天人菊的海洋,到处可见这些美丽的菊花,因此也称澎湖为“菊岛”。

  正如好的海鲜不需要厨师,好的海景既不需要导游也不需要文人的题咏,海就是海,空阔一片,最简单最深沉的海。

西门红楼是日治时期建的戏院,很漂亮的八角楼

  澎湖到处都是上帝种的花,污染问题还没有伸展到这块漂亮干净的土上来,小野菊应该是县花。另外,还有一种仙人掌花,娇黄娇黄的,也开得到处都是——能一下子看到那么多野生的东西让我几乎眼湿。

澎湖跨海大桥,是连接白沙屿和西屿之间的桥

  一路看老砧石的莱园,想着自己属于一个在风里、沙里以及最瘦的瘠地上和最无凭的大海里都能生存下去的民族,不禁满心鼓胀着欣悦,我心中一千次学孔丘凭车而轼的旧礼,我急于向许多事物致敬。

七美屿

  似乎是好日子全被他们过完了,好东西全被他们吃光了。

中央老街

  那种多孔多穴的礁石叫老砧石,仍然被用,不过只在田间使用了,澎湖风大,有一种摧尽生机的风叫“火烧风”,澎湖的农人便只好细心地用老砧石围成园子,把蔬菜圈在里面种,有时甚至蒙上旧渔网,苍黑色的老砧石诘曲怪异,叠成墙看起来真像石堡,蔬菜就是碉堡中娇柔的公主。

清湾仙人掌公园

  计程车司机姓许,广东人,喜欢说话,太太在家养猪,他开车导游,养着三个孩子——他显然对自己的行业十分醉心。

淡水渔人码头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5

  “不是!”——我讨厌那个“玩”字。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6

  坐在船头,风高浪急,浪花和阳光一起朗朗地落在甲板上,一片明晃,船主很认真从事,每到一个小岛就赶我们下去观光——岛很好,但是海更好,海好得让人起乡愁,我不是来看陆地的,我来看海,干净的海,我也许该到户籍科去,把身份证上籍贯那一栏里“江苏”旁边加一行字——“也可能是‘海’。”

中屯风车

  他的用辞十分“文明”,他喜欢说:“不久的将来……”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7

  其实,一间泥土色的民宅,是比一切的庙宇更其庙宇的,生于斯,长于斯,枕着涛声,抱着海风的一间小屋,被阳光吻亮了又被岁月侵蚀而斑驳的一间小屋,采过珊瑚,捕过鱼虾,终而全家人一一被时间攫虏的一间小屋,欢乐而凄凉,丰富而贫穷,发生过万千事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悠然意远的小屋一一有什么庙宇能跟你一样庙宇?

澎湖跨海大桥

  鲸鱼洞其实在退潮时只是一圈大穹门,相传曾有鲸鱼在涨潮时进入洞内,潮退了,它死在那里。

风柜——这是南环地区的一个重要景点,这里的海水撞击岩石海蚀沟后会发出独特的声音,涨潮期还能看到岩石喷水的景象,因此这里又称“风柜听海”。

  ——反正也是胡思乱想——龙虾、海胆、塔形的螺、鲑鱼都上来了。

望安屿

  烟水苍茫,风雨欲来不来,阴霾在天,浪在远近的岩岬上,剖开它历历然千百万年未曾变色的心迹。

马公市鱼市场

  “停车,停车,”我叫了起来,“那是什么花?”

淡水渔人码头

  “人种的,不准摘。”我说,“上帝种的,可以摘。”

七美屿

  同弄一湾涨落不已潮汐,却有那边和这边。

剥皮寮老街

  “那边!

台北松山机场

  有一个小岛,叫风柜,那名字简直是诗,岛上有风柜洞,其实,像风柜的何止是洞!整个岛在海上,不也是一只风柜吗,让八方风云来袭,我们只做一只收拿风的风柜。

看完烟火再吃一碗黑糖剉冰,好东西都在冰的下面哦,很好吃的冰

  树并不好看,尤其每条根都用板子箍住,而且隔不多远又有水泥梁柱撑着,看来太匠气,远不及台南延平郡王祠里的大榕轩昂自得,但令人生敬的是那份生机,榕树几乎就是树中的汉民族——它简直硬是可以把空气都变成泥土,并且在其间扎根繁衍。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8

  到了鲸鱼洞,我才忽然发现矗立壁立的玄武岩有多美丽!大、硬、黑而骄傲。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9

  于是,去澎湖就成了一种必要,当浊浪正浊,我要把剩在水面上的净土好好踩遍,不是去玩,是去朝山,是去谒水,是去每一时中国的土皋上献我的心香。

桃园机场

  我真的很喜欢他了。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0

  浓浓的艳色握在手里。车子切开风往前驰。

路边随便吃点吧。——米粉汤

  天暗着,灰褐色的海画眉忽然唱起来,飞走,再唱然后再飞,我不知道它急着说些什么。

路经仙人掌公园,进去看看。

  人有时多么愚蠢,我们一直系念着初恋,而把跟我们生活几乎三十年之久的配偶忘了,台澎金马的美恐怕是我们大多数的人还没有学会去拥抱的。

隘门沙滩位于马公本岛的西边,很漂亮的海滩,我们去的早,海滩没有人,吹着海风,随便走走,非常惬意!

  它的名字叫澎湖。“到澎湖去玩吗?”

西门红楼

  沙土是桧木心的那种橙红,干净、清爽,每一片土都用海浪镶了边——好宽好白的精工花边,一座一座环起来足足有六十四个岛,个个都上了阳光的釉,然后就把自己亮在蓝天蓝海之间(那种坦率得毫无城府的蓝),像亮出一把得意而漂亮的牌。

太晚了,淡水老街上的店铺已经关门了。

  天神,如果我能祈求什么,我不做鲸鱼不做洞,单做一片悲涩沉重的云,将一身沛然舍为两岸的雨。

玄武岩之美民宿

  跳上船去看海是第二天的事。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1

  说来好笑,我并不是为吃而吃的,我是为赌气而吃的。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2

  航过一个个小岛,终于回到马公——那个大岛,下午,半小时的飞机,我回到更大的岛——台湾。我忽然知道,世界上并没有新大陆和旧大陆,所有的陆地都是岛,或大或小的岛,悬在淼淼烟波中,所有的岛都要接受浪,但千年的浪只是浪,岛仍是岛。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3

  那些黯淡的、卑微的、与泥土同色系的小屋,涨潮时,是否有浪花来叩他们的窗扉;风起时,女人怎样焦急的眺望。我们读冰岛渔夫,我们读辛约翰的《驰海骑士》,但我更想读的是匍匐在岩石间属于中国渔民讨海的故事。

西屿灯塔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4

  牛车经过,人经过,计程车经过,几乎人人都跟他打招呼,他很得意:“这里大家都认得我,——他们都坐过我的车呀!”

中央老街

  总是听老一辈的说神话似的谭厨,说姑姑筵,说北平的东来顺或上海的……连一只小汤包,他们也说得有如龙肝凤胆,他们的结论是:“你们哪里吃过好东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5

  其实房子的格局不好,谈不上设计,所谓的“美术灯”也把贝壳柱子弄得很古怪,但仍然令人感动,感动于三年来全家经之营之的那份苦心,感动于他知道澎湖将会为人所爱的那份欣欣然的自信,感动于他们把贝壳几乎当图腾未崇敬的那份自尊。

淡水渔人码头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6

很大一个珊瑚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7

张雨生纪念馆

隘门沙滩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8

吉贝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29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0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1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2

马公市鱼市场

桃园机场

七美屿

我变的很渺小

中央老街

台北松山机场

晚餐选了这家,土魠鱼羹,味道一般,不过小店很有年份的样子,看上去应该开了很久了

淡水渔人码头

乌贼,当地称“花枝”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3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4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5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6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7

岛上很多小店都用这种球来装饰,画上可爱的卡通,非常有爱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8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39

中央老街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0

马公市鱼市场

赤坎渔港码头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1

今晚吃铁板烧,50元一份套餐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2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3

中央老街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4

原来张雨生小时候就住澎湖这里

澎湖自由行前期准备了一个月,网上下载了澎湖旅游和美食地图,预先买好四飞的机票,网上预定好岛上的民宿,因为6月开始是旅游旺季,不提前一个月很难有空房的。还有去台湾必备的悠游卡,除了捷运能用,很多超市便利店都能刷卡购物。手机3G上网卡到了台湾桃园机场后就有了,因为要去离岛需要手机信号强大一点的,我选了当地最大的通讯营运商中华电信,5天300台币无限3G流量,还含50元通话费。因为没有直飞澎湖的飞机,只能先飞到桃园再坐大巴去台北松山机场换乘他们的国内航班去澎湖。由于时间还充足,我们到了松山机场后搭捷运去逛了一下西门町、艋舺…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5

奎璧山

过了10点,到退潮期了,陆续有人试着涉水去小岛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6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7

奎璧山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8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49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0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1

阮经天演的电影《艋舺》就是在这拍的

望安屿

西门町

清湾仙人掌公园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2

桶盘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3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4

中央老街

海边到处都是烧酒螺,炒后配烧酒味道极佳

中央老街

双心石滬——去七美就是为了它。石滬是以前人们用来捕鱼而建的,涨潮后鱼游进去,退潮后鱼就留在石滬里出不来了,是渔民智慧的结晶。目前捕鱼已经不用它了,因为形状似2个爱心,吸引很多人去看它,也是要在退潮的时候看得清楚。

从望安搭船回到马公市后,时间还早,我们去逛了附近的一个景点,张雨生、潘安邦纪念馆,对张雨生很熟悉,潘安邦是看了介绍才知道,他就是唱外婆的澎湖湾那首歌的。

中央老街

阮经天在这家店里拍摄过电影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5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6

吉贝屿

马公港

好大的一只河豚鱼

晚上的马公街道下过一阵小雨,不热,风吹在身上凉凉的

又吃了小管面线,味道还不错哦

华西街观光夜市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7

网上订的民宿,老板和老板娘都很客气,帮忙安排了机场接送,还有预定船票和租借机车。民宿是好客的主人把自己建的房子空出几间出来给旅游的人住,他们也一起住里面,感觉很温馨!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8

马公市鱼市场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59

连烟囱上也有涂鸦

华西街观光夜市

中央老街

艋舺龙山寺

望安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0

清晨静静的渔人码头

飞机上俯瞰台北

鲸鱼洞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1

吉贝屿

马公市鱼市场

森永牛奶糖冰激凌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2

吉贝屿

马公市中心的民权夜市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3

游记来自蝉游记网站-围脖猫猫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4

昨天晒伤了,今天换了长袖和长裙

马公市鱼市场

鲸鱼洞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5

晚餐后再来一碗黑糖冰

中央老街

奎璧山

银鳕鱼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6

奎璧山

澎湖跨海大桥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7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8

桶盘屿

马公市鱼市场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69

中央老街

台北松山机场

中央老街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0

桃园机场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1

烤红钟螺,味道还行

中央老街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2

很新鲜的生蚝和小管,也很便宜,生蚝30元半斤

鲸鱼洞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3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4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5

淡水老街

望安屿

澎湖马公市美食地图,必备

七美屿

海边圆圆的石头很漂亮

大菓葉柱状玄武岩,看上去很壮观

桶盘屿

海上途径桶盘屿,岛上的柱状玄武岩非常壮观,玄武岩是由当地独特的地理环境形成,是火山喷发后遇到海水冷却形成的。

吉贝屿

吉贝屿

出了机场时间还早,先去西门町逛逛。

剥皮寮老街

到达鲸鱼洞前发现了很大的玄武岩,赶紧拍一下照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6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7

山水沙滩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8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79

望安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中央老街

桃园机场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0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1

吉贝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2

回去路上又看到一家排长队的地方,一定很好吃,是买柠檬汁的店,虽然吃撑了但还是要凑一下热闹,10元大杯柠檬汁,味道很好。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3

二坎

吉贝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4

桶盘屿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5

第3天
2014-06-07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