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苹果以加深保密提高企业竞争力

企业文化

曾有记者问乔布斯:「你的特长在于招聘最好的人才?」

乔布斯回答说:「不完全是招聘。招聘到人才后,还必须为人才创建最好的环境,让这些人切实感觉到,他们身边到处都是与他们一样出色的人,他们的工作有巨大的影响力,且是一个强有力的、清晰的远景目标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除了招聘到最好的人才,乔布斯也会努力为这些人才创建一个最好的工作环境──这个包含各种软硬件因素在内的大环境,通常也被称为企业文化。

今天的苹果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库比蒂诺无限环岛路(Infinite Loop,
Cupertino),是一组排列方式别具一格的办公楼群。这一片办公楼群由6幢低矮的办公楼组成,整个园区建成于1993年,最初只租售给研发型的公司,6幢大楼也因此被命名为「研发1号」到「研发6号」。事实上,「无限环岛」这个名字就是从编程里「无限循环」的概念得来的。

乔布斯主管Macintosh团队时,苹果就开始逐幢逐幢地搬入无限环岛及其附近的办公楼。乔布斯回归后,园区内除了苹果公司占据的办公室以外,又搬入了一些非研发性质的公司,6幢大楼随之被改名为「无限环岛1号」到「无限环岛6号」。苹果员工还亲切地把园区西南角停车场外一家孤立的连锁餐馆戏称为「无限环岛7号」。

驾车行驶在无限环岛1号及其周边,给人的感觉是一种别样的稳重与内敛。道路周边的树木郁郁葱葱,外观缺少变化的办公楼在路两旁错落有致,园区里很少能看到在谷歌总部园区经常见到的动感色彩与造型。园区正门的商店除了销售苹果产品外,还销售带有苹果商标的T恤、帽子、马克杯、水壶、衣服等纪念品。走到园区6幢办公楼中央的庭院里,访客总会感觉到,这里是一个优美、恬静的花园,而不是那些正在开创未来的、激情四溢的工程师们办公的地方。

实际上,乔布斯想在苹果内部营造的,是一种既面向未来、面向技术精英,又井然有序、制度严明的企业文化,这种文化既不像谷歌的企业文化那样完全以技术和创新为主导,又不像IBM的企业文化那样过分强调等级和结构。可以说,乔布斯的苹果所代表的,是一种专制氛围烘托下的创新文化。

顺便说一句,随着公司规模不断扩大,苹果正在距离无限环岛路大约1英里的地方兴建新的办公园区。2011年6月7日,乔布斯在库比蒂诺市政会议上,亲自为大家展示了新园区的设计方案。新园区预计在2015年完工,将成为一个占地150英亩,可容纳12000名员工的超级办公区。那块地皮原先归惠普所有,乔布斯显然是利用早年积累的人脉,说服惠普将地皮转让给了苹果。乔布斯说:「你会发现新园区看起来像一艘正在降落的飞船。大楼将是环形的,且全都是曲面玻璃。我们将之前建造苹果专卖店的经验搬到了这里。」

一方面,苹果的企业文化充满自由创新、不循规蹈矩的因素。曾在苹果工作6年之久的李开复回忆说:「苹果的文化是工程师文化。当年,有一位工程师自称可以做出比英特尔更好的芯片,斯卡利就给他买了一台价值1500万美元的克雷(Cray)超级计算机。后来,在发现根本不可能跟英特尔竞争,几千万美元都是在白白浪费之后,这个项目才被取消──对苹果来说,这是一次错误,但也是苹果工程师文化的一种体现。」

苹果的工程师在工作中一派天马行空的作风。1994年,苹果的工程师们在研发Power
Macintosh 7100电脑时,把项目的内部代码命名为卡尔·萨根(Carl
Sagan),这是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兼科幻小说作家的名字。尽管项目的内部代码并不公开,但卡尔·萨根先生本人却不知从哪个渠道得知了这件事。极其在乎名誉的萨根先生怕这个内部代码真的变成了产品名字,一怒之下起诉苹果,并发了律师函,要求苹果改名。苹果同意改名,但工程师们却报复性地把项目名字改成了「BHA」,这个缩写其实是「大头鬼天文学家」。萨根再一次被激怒,将苹果告上了联邦法院。不过,法官还是没有支持萨根先生的诉讼。为了取笑萨根,苹果工程师又改变了项目的内部代码,这一次,Power
Macintosh
7100被工程师们称做「LAW」,这实际上是「律师都是胆小鬼」的缩写。

在乔布斯的感染下,苹果员工真心地认为,他们是在用自己的工作改变世界。在苹果,工作几乎被上升到为信仰献身的程度,就像宗教一样。例如,一遇到新产品发布的日子,员工们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彻夜不眠地为第二天的主题演讲做准备。乔布斯或其他高管在台上开始演讲后,苹果的员工们则会狂热地聚集在办公室、食堂或咖啡馆里观看直播,这些员工几乎和参加发布会的「果粉」一样兴奋。一位苹果员工说:「参加或观看发布会是在苹果工作时最美妙的体验。」

另一方面,苹果也差不多是现代IT企业里对员工要求最严格的公司之一。苹果可不是一家可以随便打哈哈的工作场所。一位苹果前设计师说:「当然,苹果是一个非常严格、无情的工作环境。」而一位苹果前产品高管则说:「虽然要求严格,但苹果的态度是,你在一家生产全世界最他妈酷的产品的公司工作,你够荣耀的了。那么,请闭上你的嘴,好好工作吧。」

与Macintosh的「海盗团队」时代不同的是,在今天的苹果总部,你看不到太多穿着短裤和人字拖的工作人员,也看不到装饰得很有个性的办公隔间。乔布斯当年回归苹果后,就对员工作出过严格的规定,包括园区内不准吸烟,禁止带狗进入园区等。这种情形完全和谷歌的办公环境相反。要知道,在谷歌,不但可以带狗上班,甚至还有「穿睡衣上班日」、「带小孩上班日」这样的活动,公司里随处都是好吃的和好玩的。

乔布斯还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给园区内的上万名员工。因为学佛的缘故,乔布斯自己是一个只吃鱼和素食的「鱼素食主义者」。有一次,在公司会议上有人问乔布斯,他对公司内部什么地方最不满意。乔布斯回答说:「员工餐厅。」很快,乔布斯更换了餐厅的全部厨师和食品采购员,并专程从他喜欢的一家餐厅聘请了新的厨师。大家不久就发现,乔布斯自己最爱吃的豆腐成了员工餐厅菜单里的主角。

保密是苹果企业文化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每个加入苹果的员工都被近乎苛刻地要求遵守各种保密制度,例如,员工不得在博客或任何其他公开渠道谈论任何与工作有关的内容,也绝对禁止和配偶讨论有关公司的事情,在公司工作时,很多涉及保密或法律相关的事情都不能在电子邮件中讨论。对于外界关于苹果的负面报道,苹果的公关部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保持沉默,普通员工更是禁止对外发表任何看法。保密项目或艾维所负责的工业设计团队的员工,每天上班都要穿过严防死守的安全门,每道门都要刷卡、输入密码才能通行。办公室的保密区域都装有摄像头,最保密的东西甚至用黑布包裹,一旦取下黑布,就有红灯亮起,以提醒员工加倍小心。

实际上,各代iPhone和iPad发布前的几次外观泄露事件,大多是通过苹果的合作伙伴特别是代工厂泄露出去的。2010年,苹果的工程师在一家酒吧喝酒时,不慎丢掉了他当时正在测试的iPhone
4原型机,好事者将手机卖给科技网站Gizmodo,造成了苹果历史上最著名的员工泄密案,这也许是苹果自身近年来出现的最大保密漏洞了。

严格的管理也体现在员工日常工作的方方面面。一位苹果中国的员工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到上海出差,住在公司规定的五星级酒店里。在苹果,员工出差住酒店必须住公司建议的酒店,对于不在公司清单里的酒店,即使价格便宜,也不能住。这位员工在酒店里为即将召开的会议准备材料。大会要求同声传译,必须为每个同声传译员预先准备好所有幻灯片的打印稿。这位员工算了算,所有打印稿共有1千多页,如果在酒店的商务中心打印,每页价格高达10到12元人民币,总计费用将超过1万元,还不如就近买一台轻便的打印机,在酒店房间里自己打印便宜。但即便是为公司省钱,这样的事情也必须报请上级批准。这位员工给经理发了电子邮件,直到收到经理肯定的回复后,才去买了打印机,完成了所有准备工作。

虽然苹果的企业文化以严格著称,但苹果人还是很喜欢苹果的工作环境。苹果的人才流失率一直很低。

苹果公司的一位猎头说:「人们加入苹果并留在这里工作,是因为他们信仰公司的使命,尽管对他们个人来说,可能不是每时每刻都会开心。」

苹果一位前副总裁则说:「在乔布斯的团队,员工工作起来还是非常开心的,不会因为乔布斯是天才,就觉得自己的创造力受到了压抑。乔布斯在预测未来方面非常出色,想法通常领先所有人三年左右。虽然他也不是一贯正确,但员工还是很高兴能有人预见到未来的产业趋势,他们为拥有一个对产业有如此深刻认识的领导者而骄傲。」

Facebook拥有数百名设计师,谷歌的设计师有1000多号人,甚至更多。但是Kawano告诉我们,在苹果,他们的核心的软件产品设计团队仅仅只是一个拥有100人的小型团队。

铝道网一个自闭的“王国”
与大多数公司侧重对外保密不同,苹果以加强内部保密为重点。竞争对手窃密成功主要是由于内部泄密。
美国《财富》杂志主编阿达姆·洛辛斯基今年初发表他的新着《苹果内幕——较令人敬佩而秘密的公司运作情况》,指出严格的保密是苹果(NASDAQ:AAPL)获得竞争优势的诀窍。作者通过广泛采访苹果已退职的员工,了解到公司加强保密的背景及措施。本文证明了乔布斯不仅是杰出的技术创新天才,也是企业管理独出心裁的高手。以下是该书的基本论点。
保密的指导方针
一,侧重内部保密。保密是技术公司竞争优势的基本保证。与大多数公司侧重对外保密不同,苹果以加强内部保密为重点。竞争对手窃密成功主要是由于内部泄密。但加强内部保密往往与提高工作效率相矛盾,也给管理工作带来麻烦,而且透明度是企业的美德,因此内部保密之难远远超过对外保密。
苹果保密工作另一特点是事事保密。苹果明知这样做有点过分,但他不厌其烦地告诫员工祸从口出,不要让自己丢了饭碗。公司内部商品出售的T恤衫上面标印着:“我参观了公司的园区,但我能讲的仅此而已。”这句话体现了苹果对保密的基本要求和原则。
二,确定了解不同机密深度的员工,这是决定保密重点的依据。在苹果掌握机密较深的有以下三类员工:一是工业设计工程师,其中一部分人与乔布斯共事过,他们终身供职。他们工作的场所工业设计实验室蜚声世界,但由于集中了公司的核心机密,能进入者寥寥无几。二是杰出的工程师、科学家和技术专家,这一由少数人组成的团队简称DEST。他们无管理责任,但熟悉公司重大技术机密。三是参与开发现售重要产品与服务的科技人员。比如随着iPhone和iPad的热销,现在开发移动通信操作系统的软件工程师较“酷”,他们掌握着热门关键技术。接下来是同iTunes、云计算与在线服务机构有关的硬件工程师和重要产品推销员。较后是一般产品推销员、人力资源与客户服务人员。
三,加强对新产品投放市场前的保密。苹果把新产品投放市场视同好莱坞大片周末首映,要加大轰动效应,要的就是出现其粉丝们漏夜排队争购新产品的场面。保密愈严密,粉丝悬念愈深,购买欲愈强。泄露新产品信息愈早,负面作用愈大,包括为竞争对手准备回应对策提供时间,招引评论家对产品的挑剔等风险。尤其重要的是由于客户等待新一代产品面市造成现售同类产品滞销,结果大批产品积压,较后被迫削价处理,造成严重经济损失。这方面的教训,在产品勤换代的IT产业界已屡见不鲜。把握新产品投放市场时机是一门大学问。
具体的保密措施
首先是有利于保密的建筑设计。公司园区的足球场、排球场、内部商店、咖啡厅、室外餐馆等遮掩着机要办公楼。办公楼都是密封式,客人难以随意进出。窖式办公室大部分无窗,有窗也是整天拉紧窗帘。它们没有正式的门。
其次是严密的保密系统。规定各类人员接触机密的范围。会议讨论某个课题时,优选要查清与会者的身份。实际上每个课题都只是公司要解决难题的一个部分,难题的整体情况只有公司的顶层才知晓。公司要求员工把基层研究组当做是“敌后战线的抵抗组织”,时刻注意发现违规人员,发现后就不再向他提供信息。
再次是严格的纪律。公司明确规定:泄密者,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发现后立即解雇。乔布斯习惯利用内部广播谈论机密问题,但他在较后总要说,泄漏会议机密者不仅要被除名,而且要面临律师的面起诉。工程师在参加某个项目时,要专门签订保密的协议,保证不对外谈论项目机密,包括自己的妻子与子女。公司向员工发放专门记录机密的手册,纸张有水印。如果手册被无关人员翻阅,本人要被解雇。硅谷各公司员工相聚时经常交流情况,但苹果人守口如瓶。有时人们谈笑正欢,看见苹果人来了,立即改变话题,他们被认为是“自外于技术世界”。
第四,隔开科研小组。尽量把它们隔离得远些,禁止相互串联,互通信息。
第五,限制员工活动范围。员工都佩戴标牌,规定行动的地点。禁止走近在建工地。
第六,对新员工的考察。他们报到后的靠前课是保密教育,要他们知道苹果是与众不同的公司,必须严守公司机密,并进行告诫。他们先到不是被分配的单位工作,由所属经理考察是否靠得住。
费解的谜团
一向崇尚个人自由的美国人,为何会对苹果的清规戒律俯首帖耳,颇令人费解。实际上许多苹果人都感到在公司工作没有乐趣。作者认为苹果的环境与企业文化是合作与相互配合,它的组织结构是指挥与控制的军队模式,个人活动的空间和时间很有限,苹果被称为“顽固的奇客,痴迷工作,两耳不闻窗外事”。
苹果的待遇较高,由于员工据有股权,公司已造就不少百万富翁。但是硅谷的公司工资都不低。苹果人像一匹戴着眼罩的马,只知一直往前跑。但苹果人都有一种自豪感,认为自己研制的产品很“酷”,当他们在酒吧间看到90%的人都携带本公司制造的器件时,感到自己也“酷”了。这种教徒式的信念,也许是他们循规蹈矩的原因之一。不过在今年2月“财富”杂志发布的《员工较乐于竞争力的100家较佳公司排名榜》中,高居榜首的是管理宽松的谷歌,苹果则名落孙山。

事实上,那些在苹果茁长成长的设计师都挺喜欢乔布斯的这种激情和专注的,因为他们能通过与乔布斯协作学到很多东西。同时,他们通常也都是舍得将周末和假期风险给客户和产品的人。那些对此抱怨的人,通常不太明白牺牲一切全情投入创造完美产品的真正价值所在。这就是为什么乔布斯会为了创造最好的产品而背负骂名,他会期望其他人也能一样全身心投入。他不明白如果他们不认同这一点为何会加入苹果公司为他工作。他难以忍受对于不认真对待自己工作的人,并且难以理解为什么他们选择了这样的工作,却不愿意牺牲一切去做的更好。

作者:杨景厚2340次浏览

苹果产品在细节上非常出众,尤其是那些无处不在的交互设计。比如,当你输入错误的密码,输入框会左右震动。这些充满意味的交互细节令人内心愉悦。当你面对它们的时候,那种令你怦然心动的感受,逻辑是无法清晰解释的。

事实上他们并没有什么正式的素材库之类的玩意,因为这种东西多数时候也没有什么正式的素材来供他们参考,Kawano解释到:有的仅仅只是一个个了解队友在研究什么的小团队,以及一个乐于分享、喜欢合作的团队氛围和企业文化。

图片 1

图片 2

他们不断地在这些小项目上测试,而团队成员也基本都知道队友们各自在折腾什么小项目,一旦当中某个项目基本完善了——比如我们需要为帐号密码输入创建一种更漂亮的反馈动效,而某个刚刚弄完的动效项目的界面还不够漂亮,但是比较好玩,用不到这个地方又不舍得扔了,于是他们会看看整个系统其他的地方是不是能够用上这种有趣的动效,然后将它应用到对的地方。

Kawano强调,苹果的每个雇员——从工程师到市场营销部门——从某种程度上都在以设计师的思路思考问题。正如同谷歌的HR会寻找谷歌式思考的雇员一样,苹果的HR在雇佣员工的时候会寻找拥有良好品味,且具备设计师式思维的员工。

1、他会讨厌你做的东西,然后你会被炒鱿鱼;

图片 3

我认识他们每个人的脸,叫得出每个人的名字,Kawano说道。

据报道,目前主导着苹果软硬件可用性的乔纳森
艾维,让市场营销团队参与到iOS的重新设计中来。这是一个妙招。你想想看,市场部与设计师、工程师扒在一个战壕里面,并肩作战。这种程度的深入合作在这个行业中前所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