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s传: 败亦伟大

只有乔帮主能救苹果

1997年,濒临绝境的苹果成了乔帮主展示盖世神功的舞台。

乔帮主的几组大招打完,已然拨云见日,形势明朗。

11月4日,苹果宣布与美国大型电脑零售商CompUSA合作。11月10日,苹果发布高端Power
Mac G3电脑,Apple Store网上商店随即开始运营。基于PowerPC
G3的Mac电脑销售情况非常好,一个季度卖掉了13.3万台。

1998年1月6日,Macworld展会上,乔布斯在发布了一系列新产品后,宣布了一个令人激动的消息:1998年第一财季,苹果扭亏为盈!

乔布斯对听众说:「拯救计划行之有效,这让我们无比振奋。虽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苹果已经清楚地表明,我们回来了,作为重要角色回来了。」

是的,苹果回来了,几乎凭借乔帮主的一己之力,重新回到了舞台中央。

1998年7月15日,苹果宣布连续三个财季保持赢利。

2000年1月15日,乔布斯宣布去掉自己头衔中的「临时」字样,成为苹果公司的正式CEO。

复苏后的苹果又花了十年左右的时间,终于凭借iPod、iPhone、iPad等革命性的产品,真正让乔布斯用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回想1997年时的绝境求生,不得不佩服一下神一样的乔帮主。不得不说,这个星球上,只有乔帮主才能救苹果。

乔布斯对苹果的爱,是苹果复苏的源动力。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乔布斯曾说:「苹果就像人生中的初恋,无论初恋的结果如何,她在你的生命中都始终拥有独特的地位。」

作为初恋情人,苹果的DNA本来就是乔布斯所塑造的。

斯卡利评论说:「苹果总是有乔布斯的DNA,即便是在他离开后。苹果里有种类似异教崇拜的文化。这不像一家真正的公司,更像是一个教会。」

一位苹果前高管说:「关于乔布斯的回归:大家当时都觉得是一次非常让人兴奋的,但却冒了很大风险的大胆决定。苹果有非常强的企业文化。乔布斯能回归并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苹果的DNA仍然是乔布斯此前所赋予的DNA。正因为如此,乔布斯回归后,他直接拥有了一个几千人规模的,可以最好地理解并支持他的创新理念的平台。」

事实上,因为DNA的缘故,苹果公司所擅长的一切,比如品牌、营销、产品设计、未来科技等,都与乔布斯自己的个性、特长完全契合。如果乔布斯不能救苹果,谁又能救得了呢?

很多人觉得,乔布斯神一样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这些人明显忘记了乔布斯回归苹果前的颠沛流离。乔帮主是神,但这个神也是在过去的12年里,逐渐成长并成熟起来的。

1985年离开苹果出外漂泊的乔布斯就像一个和初恋刚刚分手的人,带着不服输的意志,在遥远的世界里奋斗打拼。1997年的回归更像一次恋人之间的破镜重圆。

12年的漂泊,虽然没有恋人相伴,却恰恰是乔布斯摆脱稚嫩的关键时段。12年里,乔布斯从一个放荡不羁、目空一切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拥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思维和独特个性的领导者。以前那个粗暴、专横、冲动、傲慢的乔布斯虽然个性依旧,但却多了12年的历练和磨难。

在NeXT,乔布斯虽然在成长,但并没有真正找到适合自己的舞台。NeXT的定位过于独特,偏离了乔布斯自己最擅长的领域。而一旦返回苹果,乔布斯就像重新找回了适合自己生长的土壤一样。在面向消费者的个人电脑和电子产品领域,乔布斯有着异乎寻常的创造力。只有在苹果,这种创造力才能得到充分发挥。

12年前的乔布斯可以一眼看到世界的未来是什么样,却没有办法驾驭大的团队,没有耐心和牛人合作,无法将自己看到的未来变成现实。

12年后的乔布斯依然可以一眼看到3年或5年后的未来,但这一次,乔布斯既可以忍辱负重与微软合作,也懂得聚集和使用超一流人才的重要──回归后的乔布斯终于有了开创未来的全部资本。

1997年,这一年是乔布斯也是苹果的转折点。

1997年之前,乔布斯颠沛流离,苹果风雨飘摇。

1997年之后,乔布斯成了真正的乔帮主,苹果则成了真正的科技帝国。

败亦伟大

说NeXT是乔布斯的滑铁卢,一点儿都不为过。如果不是被苹果收购,乔布斯在NeXT将败得血本无归。但失败和失败也不完全相同。有的失败轻于鸿毛,有的失败则重于泰山。

NeXT虽然失败了,但NeXT留给苹果和电脑产业的遗产,其价值无法估量。

NeXT留给这个世界的第一份重要遗产,是NeXT的操作系统。这当然要归功于操作系统研发大师阿维·特凡尼安。

虽然销售业绩不佳,但NeXTSTEP仍足以在操作系统发展史上,占据一个里程碑式的地位。强大的Mach内核让NeXTSTEP拥有了超凡的性能和近似UNIX系统的稳定性。设计优雅的OpenStep接口标准,让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之间的交互更加清晰、简洁。更重要的是,NeXTSTEP操作系统创造性地将面向对象的开发方法与操作系统的应用开发接口完美结合,大幅降低了软件开发和维护的难度。

面向对象的特性是乔布斯大为推崇的亮点,他说:「当我1979年到施乐访问,看到图形用户界面的时候,在短短10分钟里,我就清楚地知道,世界上每一台电脑都应该像这样工作。你可以质疑,这个变革究竟需要花多长时间。你也可以质疑,在这个过程里,到底谁会胜出,谁会失败。但没人可以否认,世界上所有电脑最终都将在图形用户界面下工作。面向对象技术也是一样。一旦你理解了面向对象技术,你就会知道,世界上所有软件最终都将使用面向对象技术开发。你可以质疑这个过程需要花多少年,可以质疑谁会胜出谁会失败,但这个转变必然发生。」

乔布斯返回苹果后,一直在推动NeXT操作系统与Mac
OS的整合工作,但因为技术上的困难,这项工作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其间,Copland项目研发的不少新技术被融入到了Mac
OS 7的升级版Mac OS 8中,后续的Mac OS 9则是这个系列的最后版本。

1999年,基于NeXT技术研发的全新操作系统Mac OS
X(最后这个X是罗马数字10的意思,表示Mac OS
9的后继,但事实上已经是全新的操作系统了)的服务器版。2001年3月24日,桌面版的Mac
OS
X正式发布。直到今天,所有苹果笔记本、台式机上运行的操作系统,都是NeXT当年打下的基础,就连iPhone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上使用的iOS操作系统,也是NeXT一脉传承的结果。

Mac OS
X和iOS操作系统在设计上将NeXT操作系统内核的稳定性,面向对象开发的便捷性和苹果Mac
OS天生就具有的超凡用户界面结合得天衣无缝。乔布斯回归后,苹果之所以能起死回生,又能在2007年后凭借iPhone和iPad等「神器」在消费电子领域横扫千军如卷席,NeXT操作系统留下的遗产可谓居功至伟。

顺便提一下,Mac OS
X的每个版本都有一个公开的代号,而且都是猫科动物的名字。即便是不懂软件原理的人,看到这些有趣的名字,也会一下子喜欢上苹果的操作系统。

Mac OS X版本 发布时间 猫科动物代号

10.0 2001年3月 猎豹(Cheetah)

10.1 2001年9月 美洲狮(Puma)

10.2 2002年8月 美洲豹(Jaguar)

10.3 2003年10月 黑豹(Panther)

10.4 2005年4月 虎(Tiger)

10.5 2007年10月 豹(Leopard)

10.6 2009年8月 雪豹(Snow Leopard)

10.7 2011年6月 狮(Lion)

NeXT留给这个世界的第二份重要遗产,是经过重重磨难后回归苹果的乔布斯乔帮主。

12年前,乔帮主愤然离开苹果时,还是一个在管理上极不成熟的小伙子。12年间,像奥德赛一样漂泊在外的乔帮主经历了太多的挫折和失败。在这12年里,虽然事业不顺,乔布斯的个人生活却有了着落。他终于放弃了嬉皮士一样放荡不羁的生活方式,娶妻生子,有了美满的家庭。

无论遭遇过多少磨难,无论生活状态如何变化,乔布斯用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始终都没有变。12年后,回到苹果的乔帮主是不是已经足够成熟,可以在他钟爱的苹果一展身手?他能不能再次创造奇迹,让苹果再次震撼世界呢?

这一次,乔帮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NeXT跟随乔布斯来到苹果的,还有他身边的左膀右臂──软件研发大师阿维·特凡尼安和硬件研发大师乔恩·鲁宾斯坦,这些人都是NeXT留给乔布斯和苹果的无价之宝。

NeXT成长过,失败过。乔布斯迷茫过,沮丧过。但NeXT远没有完结。NeXT留下的人和技术正在苹果悄悄积淀和凝聚,等待着一飞冲天的时刻。

回归还是放弃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我们这本书的主角,这个周末正在家里和妻子劳伦娜(Laurene)商量,自己该不该从阿梅里奥手中接过苹果公司这个烂摊子。

说来有趣,乔布斯是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个人电脑黄金时代的缔造者。但在1997年上半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只是作为公司的顾问,隔三差五地到公司园区里逛逛,帮管理层和产品团队提点儿建议。此前,从1985年到1996年年底,在将近12年的时间里,他更是被自己亲手创建的公司抛弃,与苹果断绝了关系。现在,他不仅回到了公司,还面临着是否出任CEO的重大抉择──这真是个莫大的反讽。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怪诞,无时无刻不充满悬疑。

1997年独立日的这个周末,地球上可能没有谁比乔布斯更忧心忡忡、进退维谷。在乔布斯的整个职业生涯里,1997年就像大江东去路上的一道关隘,关隘之前,随处是高山巨石、急流险滩,关隘之后,则尽是可以纵横奔流、一路至海的广袤平川。

要了解乔布斯,1997年是个关键。但这一年里发生的故事又实在跌宕起伏、扑朔迷离,没有足够的第一手资料,很难理出个清晰的头绪。幸好,本书作者有幸采访到了时任苹果公司董事和高管的多名亲历者,拿到了不少第一手资料。几乎所有第一手资料都指向一个事实──当时的乔布斯无论是在内心里还是在行动上,都处于极度矛盾之中。

从内心深层来说,乔布斯当然希望在漂泊12年之后重新接管公司的最高权力。这是他一手创建的高科技王国,每个角落都流淌着他亲自赋予的创新血液。这儿不仅诞生过改变世界的苹果个人电脑,还拥有许多曾和他一起奋斗过的电脑奇才。让他放弃出任苹果CEO的机会,就像劝说一位画家烧掉自己所有的画作。

但另一方面,1997年的苹果又不再是那家他曾经熟悉的苹果公司。12年来,公司的经营虽然也有过起色,但总体上还是走了一条下坡路。先后三任CEO都因为业绩不佳而卷铺盖走人。公司产品线混乱,市场营销乏力,销售持续低迷,大规模裁员屡屡发生,员工士气衰颓,刚刚作为顾问回到公司半年多的乔布斯凭什么就能力挽狂澜?但凡有些自知之明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都会不停地问自己:苹果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积重难返?

更何况,12年的漂泊也不是白白辛苦,乔布斯起码已经为自己在苹果之外开拓了一块不算耀眼,但足够自由的天地。虽然离开苹果后创建的NeXT公司持续低迷,已经戏剧性地被苹果收购,但他还拥有一家刚刚在动画电影领域取得初步成功的皮克斯(Pixar)公司。1995年上映的世界第一部三维电脑动画电影《玩具总动员》,就是皮克斯的大作。通过皮克斯,乔布斯依然可以走他一直坚持的不断创新、用科技改变世界的道路。另外,近年来,他的婚姻和家庭也日趋稳定,有了妻子和孩子的羁绊,他不再像单身时那样,总是沉醉于独行侠的激情生活。

难道,已经奄奄一息、差不多濒临破产或被收购的苹果,真的值得乔布斯重新回来,做一回二次创业?

最重要的是,乔布斯心里郁积了12年之久的心结并没有完全解开。12年前,当苹果公司的董事会站在当时的CEO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一边,与乔布斯彻底决裂的时候,乔布斯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愤怒、迷茫、失望、痛心,茫茫四顾,不知道该向何处去。虽说斯卡利和董事会当时只是解除了乔布斯的实际管理职务,并没有将他扫地出门,但对于心高气傲的乔布斯来说,继续留在苹果担任一份闲差,岂不成了寄人篱下的奇耻大辱?他没有太做纠结就主动辞职,并很快创立了NeXT公司。但这次打击在乔布斯心里留下的阴影却经久不散。在那之后的很多年里,他都无比强烈地渴望「复仇」。至少,他想通过新创建的NeXT公司证明自己的实力,让苹果的董事会意识到,当初抛弃自己的决定无比愚蠢,是个天大的错误。

「复仇」并没有真正成功,乔布斯急于证明自己,但他离开苹果后创立的NeXT公司在残酷的市场面前跌得体无完肤,要不是阴差阳错地被自己的老东家苹果收购,也许NeXT早该关门大吉了。可就在这个时候,苹果董事会竟然希望乔布斯回来出任CEO,这让心里交织着仇恨、纠结、沮丧和郁闷的乔布斯情何以堪?

不知道《天龙八部》里的另一位乔帮主──乔峰在发现了自己的真实身世,并为丐帮乃至武林正派所不容时,是不是也有着和乔布斯当时一样的复杂心情。在金庸笔下,乔峰心中的正、邪两股力量也曾发生激烈的交锋,最终,国恨家仇的矛盾激化到极点,忠孝难全、忠义难顾的乔峰选择的是一死泯恩仇。

处在迷茫和纠结中的乔布斯在1997年上半年做出了许多外人看来难以理解的事情。一方面,他通过朋友和媒体散播言论,指称阿梅里奥已经不再适合领导苹果,又多次暗示自己才是苹果CEO的不二人选。另一方面,他又显得对苹果的未来毫无信心。随着苹果股票的持续走低,乔布斯在6月份毅然卖掉了NeXT被收购时自己所获得的150万股苹果股份。同一时间,他还告诉皮克斯公司的同事说,他会继续将主要精力放在皮克斯,而不是苹果。

也许当时乔布斯的心中,正有一黑一白两个武士在激烈争斗。感情上,他一定有重返苹果,用挽狂澜于既倒的功绩证明自己实力的梦想;理智上,估计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个时候是不是还真有哪位大侠可以将苹果拖离苦海。

回归还是放弃?这,是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