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评:《老农民》意欲何为?

高满堂的《老农民》是痞子农民,是对毛泽东时代的否定,必须停播,北京电视台难辞其咎。

荧屏上过了一段平静日子后,全面、彻底抹黑毛泽东时代农村的电视剧《老农民》的到来,又激起了轩然大波。看来,来者不善,《老农民》想干什么?

心冷悲凉说说《老农民》

一个反映建国以来农村题材的电视剧,类似史诗的电视剧是我希望的,但是看了高满堂的《老农民》却让我感到无比的恶心,他侮辱了毛泽东时代的农民精神和文化生活,也完全无视那个时代物质生活的丰富,直接否定了毛泽东时代的农民。不仅妖魔化毛时代,也是对习近平总书记两个不能否定的疯狂挑战,这个戏也糟践了那些早已成名的演员的演技。《老农民》必须停播,北京电视台难辞其咎。

首先,这是文艺舆论界与政界的某些势力相配合、对习总“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论断的蓄意回应。党的十八大后,习总充分肯定了建国以来社会主义建设和探索的伟大成就,提出了两个三十年都不能否定的着名论断,对肆意污蔑、抹黑毛泽东时代的政治企图予以当头一棒,对近三十多年来人们思想认识的一个重大误区进行拨乱反正。这自然动了某些政治势力的“奶酪”,他们组织力量反扑那是意料之中的。然而,公然与习总唱反调,发表理论文章反驳批判,他们似乎没这份胆量,或者感到有所不便。所以,利用文艺形式,通过塑造荧屏形象,来刺激受众感官、深入观众脑际地搞臭前三十年,从实际上达到否定习总论断的效果——真不失为一招妙棋!问题是,毛泽东时代农村的主流是什么?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是亿万农民意气风发,战天斗地,兴修水利,大搞农田基本建设;是大力推行农业机械化、电气化,依靠集体力量摆脱靠天吃饭;是科学种田,科教兴农,亩产过黄河、过长江;是多种经营,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是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开辟共同富裕新路;是义务教育、成人扫盲、妇女识字;是合作医疗、地方病防治、妇幼保健;是五保户集体保障、特困户政府救济;是文体活动健康刚健、社会道德风清气正;是蓝天白云、山清水秀。当然,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有太阳照不到的黑暗,任何事物都有其负面、阴面。《老农民》的炮制者从不可告人的目的出发,在预设立场的指引下,刻意远避毛时代农村的灿烂阳光,象嗜腐动物一样,沉浸于污秽而乐此不疲。他们将那个时代的负面元素加以无限放大、强化,并运用艺术手段添油加醋、大肆渲染,精心制作了黑暗丑陋、苦难深重的浮世绘,成为射向共产党、射向毛主席、也射向“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论断的一颗恶毒炸弹。我们不能断定《老农民》完全缺乏历史真实,也不能认定该剧没有社会生活的影子。但正如鲁迅先生所言:“譬如勇士,也战斗,也饮食,自然也性交。如果只取他末一点,画起像来,挂在妓院里,尊为性交大师,那当然也不能说是毫无依据的,然而,岂不冤哉!”

一段时间以来,总在网页上看到有人对电视连续剧《老农民》评论一二。本没有时间去看的。但后来想想,还是应该去看一看,才有发言权。

我们看到,据中的人物牛大胆是一个伤害了三名本来优秀的妇女的无情无义的人,是一个集封建族权,夫权于一身的人,他的这种思维和客观存在,在毛泽东时代根本就不可能成为群众的领路人。他继承的并不是贫农的血液,而是封建主义,官僚主义,资本主义的血液。高满堂通过牛大胆的嘴把社会主义和领导人骂了个遍。我们知道1959年毛主席已经退居二线,四清运动是刘少奇,邓小平,王光美组织主抓的,大跃进时站在麦子上照相的是邓小平,杨尚昆.

其次,《老农民》的播出,是“饿死三千万”无耻谎言被无情揭穿后的阵地转移。近三十年来,“饿死三千万”成了反毛、反共的重磅炸弹,掌握话语权的精英公知们喋喋不休,以讹传讹。且不断加码,故意模糊化处置,从三四千万开始,再五千万,甚至七、八千万一路上扬。殊不料,孙经先教授的一番科学考证,彻底推翻了这相沿三十年的成说。谎言被揭穿,自然会恼羞成怒,但怒归怒,人家论据充分,论证周密,不但无可辩驳,反而越辩会越暴露自己当初撒谎作假的老底。只好打断牙往肚里吞。当然,就此罢休那就不是拆墙沉船的角儿了。避实就虚、另辟蹊径继续玩儿,饿死三千万的谎言站不住了,那就全面否定整个毛泽东时代的农村,这招杀伤力更大,更狠。数字是抽象的、枯燥的、缺乏感官震撼力的;而艺术形象是直观的、生动的、鲜活的、富有感染力的、能引起广泛共鸣的。通过电视剧的播放,彻底丑化毛时代,不仅可以扳回“饿死三千万”谎言破产所丢失的面子,还可以从根本上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合理性,进而全面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合法性,最终达到推墙沉船的目的。

托人将该剧下载,至今陆续看了二十多集。尽管我有思想准备,但看了这些,仍然瞠目结舌,张口合不得。我在想,如果不是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对毛主席有刻骨铭心的深仇大恨者,绝对不会创作出这样一部“精彩绝伦”的《老农民》的。

在高满堂电视剧和他的眼里所有的社会主义宣传教育都是折腾农民,而没有毛主席时代的农民迸发出的冲天干劲和大修农田水利建设,改善农民生活的实际。事实上为了保障农民生活农村一直是有自留地的,也是有集市自由贸易的,割资本主义尾巴也只是停留在工作组的宣传和个别先进分子的主动配合上,农民生活和城市工人是有差别的,当时的口号是消灭三大差别,反对资产阶级法权,对工人和农民都是有利的,此电视据却视而不见。我从没见过那时候过年吃不上饺子的村子,而且是国家禁止,上级禁止吃饺子。这好似反人类、反社会的恶毒之牙。在这个电视剧里,没有抗美援朝,没有原子弹爆炸,氢弹爆炸成功,没有帝国主义的封锁,没有苏联的撤走专家撕毁合同,没有兴修水利时的以工代赈,也没有移风易俗,喜事新办,没有的确良服装,没有凤凰和永久自行车,不见缝纫机,不见青年和娃娃,不见生机勃勃,却是一片肃杀。高满堂的《老农民》否定了农民的辛苦劳动,否定了农民对于社会主义的根本贡献,有没有见到科技工作对于农村的支援,没有见到一个真的解放军,只见到一个对地主的子孙感恩戴德的所谓将军,一个口口声说自己也是另一个地主的后代。这个戏还用电影《地道战》里鬼子进村的音乐衬托四清工作组,不就是说共产党的领导像日本鬼子与人民为敌吗?他所咒骂样板戏恰恰是社会主义新文化的代表作品,恰临向经典致敬的《智取威虎山》上映的同时,《老农民》这样的黑话满满一个戏,不难看出高满堂的《老农民》是对解放后三十年的否定和抹黑。

再者,《老农民》的播出,更是为下一步农村全面私有化改革的“壮士断腕”,制造舆论先声。联系到高层曾经有过的“为村民开逃荒证”、“一承包就吃饱饭”等个别声音,该剧的播出,显然不是没来由的偶然,不是某些个体的心血来潮一博收视率。我们自然会理解为上下通气、内外呼应。这其中的政治玄机,其中的阵营款曲,绝非吾辈升斗草民所能窥其堂奥的。按照他们的逻辑,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的中国农村,既然是这么一幅悲惨的图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彻底的抛弃它、改变它?我们的“壮士断腕”不就适逢其时?农村土地流转,资本下乡等,才是“苦难深重的农民同胞”告别“人间地狱”的机会。本来,这几年的农村土地私有化改革都是“悄悄地进村,开枪的不要”,可这批泥腿子们挺不识相的,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些法律知识,还登鼻子上眼,处处阻挠,上演了一幕幕誓死捍卫土地的活剧,整得大领导们很是难堪。所以,有必要让这批“刁民”们见识一下“黑暗的毛时代”,瞧瞧你们的前辈是咋活的,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按照我们的路子走下去,面包就会有的,哈哈,米西米西大大的。这种从反面立足,制造舆论先声,既可以塑造农村私有化改革“壮士断腕”的迫切性、必要性、合理性、正义性,还可以从思想意识上消除农民们的抵触情绪,并最终以救世主的形象接受草民们的顶礼膜拜。当然,对于个别不识时务者,就可以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让他众叛亲离、臭不可闻,让他生不如死。

作为一个上世纪五十年代出生,在农村长大,几乎全部亲历了前三十年的人,一个多少懂一点文艺创作的人,一个从事了三十多年广电传媒的人,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谈一点《老农民》的观后感。第一,对剧作本身的简评。第二、播出时机选择的奥妙。第三,该剧播出引出的冷峻思考。

把本来就不容易组织和教育的那些挖社义主义墙角的,吃着盆,望着锅的精神出轨的落后农民杨灯,当成了中国最优秀的阶层,杨灯,顾名思义,洋人的灯光,也就是资本主义的阳光,而实际上这样的滚刀肉,国家都让他们活得好好的,留存到改革开放做先锋,不是逻辑滑稽吗。假如有这样的人,那时一定会被划为坏分子的。这样的农民是痞子农民,即使他富得流油,也是痞子。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另外,《老农民》的播出,还试图搅乱在反腐打老虎背景下逐渐聚拢的党心民心。中央打老虎,老百姓真真切切看到了希望,发自内心的拥护支持。也使多年的不满怨气逐渐消解于乌有。共产党政权内部风气空前纯净,全国人民心情舒朗,从心底里认同新一届的党中央,重拾久违了的信心。可有人就坐不住了:共产党重新获得人民支持,对他们绝非福音。所以,有必要翻一翻共产党的旧账,而这旧账,是经过他们精心加工的、丧尽天良地污蔑丑化的戏说三十年。这对于混淆视听、蛊惑人心,起着不可估量也无法替代的作用。他们所要告诉草民们的是,某党的历史面目就是这样,你们千万不要相信!

首先我要说的是:这是一部刻意展览共产党丑恶,恣意给社会主义抹黑,恶毒攻击毛泽东时代的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