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0

《人间正道是沧桑》:杨家二104代,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二104史

图片 1

现在我们处在后冷战时代的环境,我们经常用冷战结束这样一个词,但冷战结束不是握手言和,而是以一方的失败和一方的胜利而告结束的,所以失败者的逻辑就不被认同了,胜利者的逻辑才能够被认同。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酒一样的长江水,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血一样的海棠红,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给我一张海棠红啊海棠红;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信一样的雪花白,那家信的等待,是乡愁的等待,给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母亲一样的腊梅香,那母亲的芬芳,是乡土的芬芳,给我一朵腊梅香啊腊梅香。」

2014年在青年文艺论坛上的发言

  因此,原来东方阵营社会主义的逻辑,阶级斗争的逻辑,人民革命的逻辑,这个都被认为不具合法性,你现在再讲出来,主流就感到很可笑;反过来像来自西方的自由民主的逻辑,市场经济的逻辑,能够继续讲下去,而且成为主流话语。

重庆谈判时期,杨廷鹤的四个儿女齐聚一堂,旁边坐的是他的妻子,对面沙发上坐的是他的儿女杨立仁、杨立华和杨立青,站着的是他的小女儿和养孙费明。

现在我们处在后冷战时代的环境,我们经常用冷战结束这样一个词,但冷战结束不是握手言和,而是以一方的失败和一方的胜利而告结束的,所以失败者的逻辑就不被认同了,胜利者的逻辑才能够被认同。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重新讲述革命历史,影视创作人员就面临两个问题:

图片 2

因此,原来东方阵营社会主义的逻辑,阶级斗争的逻辑,人民革命的逻辑,这个都被认为不具合法性,你现在再讲出来,主流就感到很可笑;反过来像来自西方的自由民主的逻辑,市场经济的逻辑,能够继续讲下去,而且成为主流话语。

第一个就是你讲的逻辑不能跟大的逻辑相冲突,冲突的话就不被认同;

在可见的历史中,这是这家人最后一次齐聚,很快他们就要再一次分道扬镳、兵戈相向,然后两岸永隔。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重新讲述革命历史,影视创作人员就面临两个问题:

第二,是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政权,曾经是一个革命政权,是在革命当中诞生的,你要重新为它的诞生寻找一个合法性。

这时杨廷鹤老爷子拿出了几本册子,分给了他的子孙们,这是杨家的家谱。杨老爷子说:「国有正史,民有家谱。『家』这个字,大得很呐。家的上头是家族,家族之上是民族,民族之上,那就是苍天了。得知道自己是从哪来的到哪去,一脉种气都是血缘连着,你就是跑到哪儿,也跑不出这本册子。家国家国,无家无国。」

第一个就是你讲的逻辑不能跟大的逻辑相冲突,冲突的话就不被认同;

  红色题材的作品同时要完成这两个任务,整个革命的历史就要重新去讲述。

然后兄弟姐妹们便散作满天星,但这本家谱他们始终留着,正如杨老爷子说的那样,这是血脉相连的。

第二,是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政权,曾经是一个革命政权,是在革命当中诞生的,你要重新为它的诞生寻找一个合法性。

  这几年有两个戏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这一幕里,还有一个细节,杨老爷子说,原先入册的有二十四代,现在又添了「立」字辈,捎带上费明,一共二十六代。

红色题材的作品同时要完成这两个任务,整个革命的历史就要重新去讲述。

一个是《人间正道是沧桑》,印象当中这是为了纪念新中国建国六十周年拍的戏,还有一个是《北平无战事》。这两部戏的演员阵容,包括在社会上引起的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我觉得可以把它作为一个样本来剖析。

这个数字是有寓意的。二十四代杨家人,就是中国的二十四史,当然二十四史里包括了《南史》《北史》《宋书》《南齐书》《梁书》《陈书》《魏书》《北齐书》《周书》、《旧唐书》《新唐书》、《旧五代史》《新五代史》这些重复的纪传体史书,也没收入《新元史》《南明史》与《清史稿》,但「二十四史」的称呼却足可代表整部中国历史。

这几年有两个戏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简单点说,《人间正道是沧桑》等于是为一个国民党翻案的一个戏,《北平无战事》则是替国民党哭坟的一个戏。

当家就是国、国就是家的时候,杨家的二十四代,就是中国的二十四史。等到了「立」字辈时,家国不再了。

一个是《人间正道是沧桑》,印象当中这是为了纪念新中国建国六十周年拍的戏,还有一个是《北平无战事》。这两部戏的演员阵容,包括在社会上引起的影响,都是非常巨大的,我觉得可以把它作为一个样本来剖析。

像我这个年龄,我们看到的革命文学里边,国共之间的斗争的性质是很鲜明的,就是光明与黑暗,进步与反动,爱国与卖国等。

这是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最想表达的命题之一。

简单点说,《人间正道是沧桑》等于是为一个国民党翻案的一个戏,《北平无战事》则是替国民党哭坟的一个戏。

但到了《人间正道是沧桑》,被做了一个置换:国民党也是爱国的,共产党也是爱国的,这两个政党是兄弟的关系,区别仅仅是他们之间的做法不同,而由于某种原因,正好是共产党胜利了,国民党失败了,但他们的区别不是本质性的。

一兄弟·家国

像我这个年龄,我们看到的革命文学里边,国共之间的斗争的性质是很鲜明的,就是光明与黑暗,进步与反动,爱国与卖国等。

剧中有一些黄埔军校的学生到教官瞿恩家里去讨论湖南农民运动,其中就有一个学员问共产党员瞿恩,湖南那些农民把当地的士绅都欺负的很不像样子,难道我们把富人的钱都抢过来,穷人就能富起来了吗?

电视剧《人间正道是沧桑》第二十一集,杨立仁对一个英国人说:「中国的家庭,和你们英国人不太一样,尤其是本世纪初以来,中国人屡屡内乱、革命,各种各样的思潮,熏陶着一个个传统的中国家庭。于是,传统瓦解了、破裂了,生出了势如洪水的家庭成员。」

但到了《人间正道是沧桑》,被做了一个置换:国民党也是爱国的,共产党也是爱国的,这两个政党是兄弟的关系,区别仅仅是他们之间的做法不同,而由于某种原因,正好是共产党胜利了,国民党失败了,但他们的区别不是本质性的。

实际上他是直接质疑农民革命、土地革命的必要性,这后来成为国共分裂的重要原因。但瞿恩,这个名字包含了瞿秋白、周恩来,在剧中以革命导师形象出现的人,居然对这个尖锐的问题王顾左右而言他。

图片 3

图片 4

  《毛泽东选集》里有一篇很重要的文章《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提出湖南农民运动究竟是好得很还是糟的很,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但是《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处理的时候,对这个问题实际上采取了回避的态度,默认了那个国民党学员的质疑。

从杨立仁的视角来看,的确如此。杨立仁是一个很典型的民族主义者,他看重的是传统和家庭,故事刚开始时,他是一个教书先生,一个自幼经受中国传统教育长大的,后来去参加了国民党,成为一名有信仰的国民党军官。

剧中有一些黄埔军校的学生到教官瞿恩家里去讨论湖南农民运动,其中就有一个学员问共产党员瞿恩,湖南那些农民把当地的士绅都欺负的很不像样子,难道我们把富人的钱都抢过来,穷人就能富起来了吗?

瞿恩听了以后笑了一下,说这个问题也许我们应该去问毛泽东同志,然后镜头就拉开了。

而他的弟弟杨立青,则在历史大潮中最终选择了共产党,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抛下了家庭,投入到了革命当中去,与杨立仁势同水火。

实际上他是直接质疑农民革命、土地革命的必要性,这后来成为国共分裂的重要原因。但瞿恩,这个名字包含了瞿秋白、周恩来,在剧中以革命导师形象出现的人,居然对这个尖锐的问题王顾左右而言他。

  1965年有一个电影叫《大浪淘沙》,反映的历史时段和《人间正道是沧桑》是同一时段,里边的几个人是结拜兄弟,其中两个结拜兄弟就是因为对湖南农民运动的看法,究竟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最后大打出手,互为敌人。而《人间正道是沧桑》里边则做了一个与之完全不同的处理。

处于杨立仁与杨立青之间的杨家长女杨立华,同时也在国民党董建昌与共产党瞿恩之间摇摆不定,这样的犹豫让她最终变成了一个国民党内的民主派人士,与各方都保持着等距的联系。

《毛泽东选集》里有一篇很重要的文章《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提出湖南农民运动究竟是好得很还是糟的很,这是大是大非问题,但是《人间正道是沧桑》在处理的时候,对这个问题实际上采取了回避的态度,默认了那个国民党学员的质疑。

  把国共之间比作兄弟其实不是改革开放以后的电视剧才有的,在《大浪淘沙》里边也有。《大浪淘沙》里是结拜兄弟,但最后他们的阶级属性压倒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而到了《人间正道是沧桑》,兄弟情谊则压倒了阶级属性。杨立仁和杨立青是一对亲兄弟,因此也就不可能像《大浪淘沙》那样最后真正的决裂。

很显然,这是在以国寓家、以家见国。在老大杨立仁的眼中,「传统瓦解了、破裂了」,他的弟弟妹妹们不理解他,他也不理解自己的弟弟妹妹们。

瞿恩听了以后笑了一下,说这个问题也许我们应该去问毛泽东同志,然后镜头就拉开了。

  《人间正道是沧桑》里还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抗战开始以后国共合作,杨立青(共产党)终于有了回家的机会,他到家以后跪拜父亲,完全给人一个浪子回头的感觉——你经过十年内战,在外边办了很多的错事,然后重新回到了父亲身边——让人想起张国焘见到蒋介石就说是兄弟在外糊涂多年。

电视剧开场在湖南醴陵,杨家人聚在一起,看似表面和谐实则暗流涌动。杨立华怀上了董建昌的孩子回家堕胎,杨立仁受到周世农的蛊惑准备枪杀北洋军阀政府指派的三省巡阅使,杨立青则懵懵懂懂误打误撞打了一枪。这一枪使得杨家立刻四分五裂,在那样一个传统即将烟消云散的时代,他们先后奔赴新时代的漩涡中心广州,离开了老一辈人怎么也不愿离开的故土。

1965年有一个电影叫《大浪淘沙》,反映的历史时段和《人间正道是沧桑》是同一时段,里边的几个人是结拜兄弟,其中两个结拜兄弟就是因为对湖南农民运动的看法,究竟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最后大打出手,互为敌人。而《人间正道是沧桑》里边则做了一个与之完全不同的处理。

  另外,剧中杨立青杨立华的姐姐和瞿霞(一个女共产党员)在南京陆军监狱里有一个对话。

这是一个好开头,它交代了几件事:一是杨家三个孩子的不同性格特征;二是杨家三个孩子未来可预见的方向;三是在杨家三个孩子的背后有一个家。这三件事是全剧最大的联系与冲突点,三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但无论走多远,都有血缘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把国共之间比作兄弟其实不是改革开放以后的电视剧才有的,在《大浪淘沙》里边也有。《大浪淘沙》里是结拜兄弟,但最后他们的阶级属性压倒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而到了《人间正道是沧桑》,兄弟情谊则压倒了阶级属性。杨立仁和杨立青是一对亲兄弟,因此也就不可能像《大浪淘沙》那样最后真正的决裂。

杨立华说我去过莫斯科,那个地方不是天堂。瞿霞反过来问,难道这里是吗?

这也是导演张黎与编剧江奇涛对中国人的一种寓意。

《人间正道是沧桑》里还有一个细节很有意思,抗战开始以后国共合作,杨立青终于有了回家的机会,他到家以后跪拜父亲,完全给人一个浪子回头的感觉——你经过十年内战,在外边办了很多的错事,然后重新回到了父亲身边——让人想起张国焘见到蒋介石就说是兄弟在外糊涂多年。

这个对话让人感觉:莫斯科不是天堂,国民党陆军监狱也不是天堂,大家都不是天堂,既然都不是天堂,就谁也不要说谁。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家是对本剧中三个主角的第一重公约数,而当杨立青奔赴广州以后,黄埔军校则成为他与一大批国民党军官的第二重公约数。

另外,剧中杨立青杨立华的姐姐和瞿霞在南京陆军监狱里有一个对话。

这些年的民国热和国民党重新在历史叙述中获得一个正面的地位,跟很多电视剧这样一种表述是有关的。

我们知道,黄埔军校诞生了许许多多的将才,无论是共产党里的徐向前、许光达,还是国民党里的杜聿明、汤恩伯,在黄埔军校六期里,涌现出了上世纪前半叶军事舞台上许许多多的将领,他们一起在黄埔军校里学习、战斗。

图片 5

  《人间正道是沧桑》表现的历史时期非常长,从1925年开始一直写到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实际上还有最后一集到了1955年,跨越了整个变化最激烈的时段,给了国民党非常正面的描述。

黄埔军校和其它军校不同在哪里?董建昌这么说:

图片 6

剧中延安的人到重庆去工作,杨立仁首先带他到一个防空洞里去,然后就是日本飞机不断的轰炸,杨立仁就告诉他:这就是重庆!

「黄埔的教学是当今中国绝无仅有的,如今你所知道的所有中国军队都是军阀个人的私家军队,唯有黄埔军,是革命党的革命军。他们有理想,有纪律,听命令,服指挥,打仗不为升官发财,不为占据地盘,而是为了党,为了主义。」

杨立华说我去过莫斯科,那个地方不是天堂。瞿霞反过来问,难道这里是吗?

  现在网上,你只要用“延安、轰炸”组合搜一下,大量的帖子是“日本人为什么不轰炸延安?”,传递出来的暗示是共产党是日本人的合作者,所以日本人不轰炸延安,而重庆则时时刻刻处于日军的轰炸之下的。

图片 7

这个对话让人感觉:莫斯科不是天堂,国民党陆军监狱也不是天堂,大家都不是天堂,既然都不是天堂,就谁也不要说谁。

  《人间正道是沧桑》里,唯一一个在抗战当中牺牲的主要人物是一个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共产党的人在抗日战争中没有牺牲,杨立青实际上还在抗战当中做了一些买空卖空的事,他带了几十个公章,发给他手下的人,让他们自己去拉队伍,并说,现在就封了你们做军分司令员了。

这段话发生在杨立青第一次见到董建昌时,董建昌一语道破了黄埔军校不同于其它军校的核心原因,也第一次托出了本剧剧名的真正含义:人间正道是沧桑。

这些年的民国热和国民党重新在历史叙述中获得一个正面的地位,跟很多电视剧这样一种表述是有关的。

  《人间正道是沧桑》给人的感觉共产党的抗战是非常不严肃的,国民党的抗战是认认真真的,就是通过这样一种讲述,重新为国民党建立了一个正面的形象。

这句话出自毛泽东《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那么什么是正道呢?这是本剧一直在试图探讨的问题,它讲述了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在面对近代史时的不同表现,意图将上世纪前半叶的国共之争归结为主义之争。因此在电视剧刚开始时,就引入主义的相关表述,是必要的。

《人间正道是沧桑》表现的历史时期非常长,从1925年开始一直写到1949年新中国的成立,实际上还有最后一集到了1955年,跨越了整个变化最激烈的时段,给了国民党非常正面的描述。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为共产党寻找了一个立脚点。

当然,后面会发生什么观众很清楚了。黄埔军校的学生在参与国民革命时,蒋介石在1927年的04月12日发动了反革命政变,紧接着汪精卫的武汉政府也在当年07月15日背叛了革命,一时间,国共相争,你死我活。

剧中延安的人到重庆去工作,杨立仁首先带他到一个防空洞里去,然后就是日本飞机不断的轰炸,杨立仁就告诉他:这就是重庆!

以前的人民革命,阶级斗争那一套讲不下去了,于是从民族主义这个角度为自己寻找到了一个立脚点,但付出的代价是非常惨痛的,因为首先你必须承认国民党是一个比你更资深的,更重要的民族主义政党,第二你要承认国民党是大哥,在这样一个前提下才有自己的立脚点。

不过《人间正道是沧桑》并没有急着就让大时代快速到来,而是不紧不慢地花了十集的篇幅(共五十集)讲述了杨立青在黄埔军校时所经历的事。他在这里有令他钦服的老师瞿恩,也有让他交心的班长范希亮,还有解语石、吴融、汤沐雨和穆震方等同学。

现在网上,你只要用“延安、轰炸”组合搜一下,大量的帖子是“日本人为什么不轰炸延安?”,传递出来的暗示是共产党是日本人的合作者,所以日本人不轰炸延安,而重庆则时时刻刻处于日军的轰炸之下的。

实际上《人间正道是沧桑》里国民党是站不住的。

他们构成了另一组意义上的「兄弟」。他们是同学,他们有共同的理想,他们有地主出身、有民族资本主义出身、也有贫农出身,这是近代史上第一次各个阶层的人一起合作进行的大革命。也许他们也会意识到很快就会划分阵营,但那一刻是永远值得怀念的。

《人间正道是沧桑》里,唯一一个在抗战当中牺牲的主要人物是一个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共产党的人在抗日战争中没有牺牲,杨立青实际上还在抗战当中做了一些买空卖空的事,他带了几十个公章,发给他手下的人,让他们自己去拉队伍,并说,现在就封了你们做军分司令员了。

大革命就是被国民党出卖的,当时大革命的口号是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但是到了四一二政变时候,国民党实际上投降了帝国主义,同时他自己变成了一个新军阀,这两个口号都被国民党自己抛弃了。

这样的一组兄弟,也终于在1927年的屠杀中,被分开。

图片 8

关于《北平无战事》,我简单讲一点。

在后面的情节里,无论是杨家兄弟姐妹,还是黄埔军校三期六班的学生们,他们之间的关系都和时代大背景息息相关,根据地时期、「反围剿」、长征、抗战……一直到重庆谈判的最后一次欢聚,再到最后解放战争时期。

《人间正道是沧桑》给人的感觉共产党的抗战是非常不严肃的,国民党的抗战是认认真真的,就是通过这样一种讲述,重新为国民党建立了一个正面的形象。

  这个戏被人们看成是历史正剧,但是它在细节上有很大的瑕疵。

他们的命运,与上世纪的国共两党息息相关。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也为共产党寻找了一个立脚点。

  比方说一开始崔忠实乘火车从南京返回北平,这在当时是不可能的。抗战胜利以后,横贯南北的两条铁路线,一个是平汉线,一个是津浦线,这两条线都是中断的,因为它中间要通过解放区。崔忠实是不可能从南京坐火车到北平的,他要回北平的话,要么乘飞机,要么只能先到上海,然后从上海坐船到天津,然后从天津再到北平。

本文开始时提到的分家谱,就发生在重庆谈判时期。那时这些兄弟们放下了对共产党人的屠刀,彼此伤痕累累地握手言和,但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大家心里都有很多过不去的坎,只能举起杯子,酒不醉人人自醉。

以前的人民革命,阶级斗争那一套讲不下去了,于是从民族主义这个角度为自己寻找到了一个立脚点,但付出的代价是非常惨痛的,因为首先你必须承认国民党是一个比你更资深的,更重要的民族主义政党,第二你要承认国民党是大哥,在这样一个前提下才有自己的立脚点。

  还有一个是在这个戏里边,李宗仁的行营一直是个很重要的机构,但李宗仁在1948年的3月份选上副总统以后,这个行营就撤了,而且名称也不是行营,而是国民政府主席北平行辕,李宗仁是行辕的主任,名以上是华北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实际上没有实权,是蒋介石为安置李宗仁因人设事设立的机构,他当了副总统以后,蒋介石就把这个行辕给撤了。

上党战役开启,国共之间的最后决战就在眼前了。

实际上《人间正道是沧桑》里国民党是站不住的。

这样一些重大的瑕疵的出现,实际上影响了这个戏的真实性。

这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放大版,尽管这是两个阶级之间的斗争,但是用「中国人」这个尺度看的话,他们仍然是二十四史以下的一家人,是「立」字辈,是第二十五代。

大革命就是被国民党出卖的,当时大革命的口号是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但是到了四一二政变时候,国民党实际上投降了帝国主义,同时他自己变成了一个新军阀,这两个口号都被国民党自己抛弃了。

  曹雪芹写《红楼梦》,虽然写出了贾府必然的衰败,但是他把所有的同情都给了贾府。

那么第二十六代呢?

关于《北平无战事》,我简单讲一点。

《北平无战事》也是在用一种无限惋惜的语气,无限惋惜的心情写国民党。

在本剧最后,杨廷鹤老爷子临终之际,对养孙费明说:「费明,我们过去是一家人,将来还是一家人。无论走到哪儿,不论海角天涯、生离死别。」

这个戏被人们看成是历史正剧,但是它在细节上有很大的瑕疵。

尤其是到了最后一集,所有作者寄予高度感情的人物,要么死了,要么走了,只有一个谢老留下了,就是说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图片 9

比方说一开始崔忠实乘火车从南京返回北平,这在当时是不可能的。抗战胜利以后,横贯南北的两条铁路线,一个是平汉线,一个是津浦线,这两条线都是中断的,因为它中间要通过解放区。崔忠实是不可能从南京坐火车到北平的,他要回北平的话,要么乘飞机,要么只能先到上海,然后从上海坐船到天津,然后从天津再到北平。

我为什么说他是一个哭坟的戏呢?

杨老爷子是谁,我们前文已经分析过了,他是杨家兄弟姐妹的父亲,如果说杨家的「立」字辈代表的是争斗不休的国共双方,那么杨廷鹤在剧中就象征着这批人共同的归属、共同的家国。他在、过去就在、传统就在。

还有一个是在这个戏里边,李宗仁的行营一直是个很重要的机构,但李宗仁在1948年的3月份选上副总统以后,这个行营就撤了,而且名称也不是行营,而是国民政府主席北平行辕,李宗仁是行辕的主任,名以上是华北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实际上没有实权,是蒋介石为安置李宗仁因人设事设立的机构,他当了副总统以后,蒋介石就把这个行辕给撤了。

因为戏中流露出如果蒋经国把反腐给搞成了,那国民党这样的一个政权是可以继续保留下来。剧中对此充满了无限的同情和无限的伤感。

那么费明呢?为什么主创没有让杨老爷子把这番话对杨立青说、对杨立仁说、对杨立华说,而是让他对费明说了呢?

这样一些重大的瑕疵的出现,实际上影响了这个戏的真实性。

而对于解放以后是不是能够给中国带来一个新的更好的前景,戏中又是非常不确定的,因为从地下党在整个戏里边那么拙劣的表现,我们很难相信解放后会有什么更好的表现。

费明的亲生父母是一对共产党人,后来父亲牺牲、母亲不得已去了根据地,由于种种原因,费明被杨立华收养,在杨家长大。

曹雪芹写《红楼梦》,虽然写出了贾府必然的衰败,但是他把所有的同情都给了贾府。

  因为大环境的变化,整个讲述革命历史题材的电视剧,也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而这些电视剧对重新塑造人们对民国的认识,对现在体制的合法性的认识或者挑战,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这也就意味着,剧中所有「立」字辈的以及与「立」字辈有关的同辈相交的那些爱人、同志、同学,都是费明的长辈。——换言之,费明是在他们各自力量碰撞与撕扯下的下一代。

图片 10

费明的身上,留着所有人的血。

《北平无战事》也是在用一种无限惋惜的语气,无限惋惜的心情写国民党。

在修家谱那一场戏里,杨老爷子特地说了:「捎带上费明,一共二十六代。」

尤其是到了最后一集,所有作者寄予高度感情的人物,要么死了,要么走了,只有一个谢老留下了,就是说一片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如果说杨老爷子代表的是过去、是传统,「立」字辈代表的是撕裂、是革命,那么杨老爷子和费明的这番交谈加上费明的身份象征,就代表着新生,代表着和过去的和解,代表着各方都认同的一个点:血浓于水。

我为什么说他是一个哭坟的戏呢?

「费明,我们过去是一家人,将来还是一家人。无论走到哪儿,不论海角天涯、生离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