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刘晓俊:《芳华》,你背离了中国军人的价值观

图片 1

昨天看了严歌苓编剧,冯小刚执导的电影《芳华》,这部反映历史现实的作品让我既感动,又心理很不是滋味。
感动之一:我国军人服从战争需要,不畏牺牲,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在这部影片中展现得淋漓尽致。无论是电影主人公“活雷锋”刘峰受到不公正对待而被派到野战部队,或是何小萍因怠慢出演“A角”被贬到野战医院,还有萧穗子被临时留到前线充当战地记者,他们都毫无怨言,坚决服从命令,充分体现了军人的天职,弘扬了军队的正气,这是本片最值得弘扬的精神,这是最出彩的地方。
感动之二: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惨烈。本片中战争片段仅仅6分钟,相比全片136分钟占比不多。但这是全片中最令人震撼的最精华的6分钟,也是让观众心情久久难以平静,难以忘怀的6分钟。这6分钟让所有观众感受到我军在越战中付出的巨大牺牲,更让我们由衷感受到战争中军人舍生忘死的伟大。影片从刘峰带领的运输队遇袭过程展示我军指战员作战的勇猛顽强,不怕牺牲的英雄壮举;从野战医院接伤员的军车后箱门打开的刹那看到面目全非的伤员和军医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只有一个活的。”,还有被严重烧伤致死的十六岁的小战士石林峰,这些场景都深深震撼了观众。也上我联系起八十年代反映越战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这两部电影在战争场景设置及战后退伍军人及军属回归正常社会后命运多舛的深刻刻画何其相似,从这个角度上说,这两部写实风格的战争电影都堪称伟大。
感动之后最伤心之处在于我国对退伍伤残军人及军属的抚恤太不尽人意。看看刘峰和联防队员那场戏,让每个观众都感受到英雄的无奈和可怜!这是多么不应该发生的现实。没有以刘峰等为代表的这些伟大战士的牺牲哪有联防队员的嚣张?哪有普通人的正常、平静生活?伤残军人及遗属的生活困境从《高山下的花环》延续至《芳华》,三十多年过去了,依然没有太大的改观!看看那些西方军事强国(美、俄、德、法、英),他们是如何对待伤残军人及军属的,再比较一下我们是如何做的,差距何其之大!战争是战士用鲜血和生命塑造的,没有战场上血肉模糊的身影哪有伟大的统帅和后方安逸的生活!和平并不廉价,因为战争代价高昂!和平没有被珍视,因为英雄没有被敬仰!如果再有战争,谁还愿意送孩子上战场?这难道不应该引起全社会的深切反思吗?我想只有全社会形成军人优先,英雄优待,崇敬感恩英雄的良好社会风气,我们才有希望成为真正的军事强国,
建国以来我国对外战争规模比较大的有三次,其一是1951年的抗美援朝战争,其二是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其三是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在我国文艺作品方面,反映这三场战争的作品并不多。其中反映中印边界战争的影视作品就没有。即使当时年满十八岁当兵参战,参加抗美援朝的老战士也已经进入耄耋之年,参加中印边界战争的老战士已年逾古稀,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战士已年近六旬,他们的芳华都已经留在了战场上,但歌颂他们的文艺作品却凤毛麟角。这些参战士兵的战友很多埋骨异国,或者军人遗属因经济原因无法祭奠,这些都是军人及其家属们永远挥之不去的痛,许多退伍兵因收入低面临生活困境,他们在战场中成为影讯,却在退伍后不能享受优待,我们的有关部门拿什么去抚慰他们深切的忧伤?
正义的战争永远值得颂扬!看看俄罗斯每年的红场阅兵,那些老战士溢满胸怀的骄傲和自豪,我们都深信俄罗斯民族是不可战胜的?相比较而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损失最大的中华民族却缺乏这种民族自信和民族自豪感!原因是我们是有英雄却不会真心珍惜和敬仰,有光辉历史却不会完美弘扬和传承的民族!这是中华民族的可悲可气之处。但愿我们民族的精英好好反思,认真学习和纠正我们在历史教育中的不当之处,重视对全体国民的爱国主义教育,形成全社会崇敬军人,感恩英雄的良好风尚,形成中华民族敢战、善战、为国家和民族利益不畏牺牲,敢于牺牲的良好风尚!那是我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国!我自众志成城,试看美帝谁能敌!
联想到张泽石先生写的《我的朝鲜战争》和《战俘手记》,王志军先生写的《对越战争亲历记》,这些当事人都以战士的身份亲历战争,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就历史的真实,这是国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不可多得的真实素材,真心希望有关当局鼓励文艺界多出反映历史真实的作品,这是我们历史教育不可缺少的一环。特别是张泽石先生揭示的我国对待战俘的有关错误政策时刻警示我国有关政府部门有必要彻底检讨和修改相关规定,让战俘不受歧视,回归正常生活。没有真实的历史教育,就一定有歪曲历史的现象出现,甚至扭曲年轻人对历史的正确认知。我国建国以来政治、经济、文化上都走过了一些弯路或错路,对当时的许多国人造成了程度不一的伤害,国家应有勇气去正视和回顾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让真实的历史时刻警示未来,我们会永远铭记那段令人心痛的历史教训,对受到不公正对待的家庭以适当的方式予以抚慰。只有我们的国民被国家和人民善待,我们的国民才会真正爱国。只有他们真正感受到当中国人的尊严和自豪,才不会在诱惑下当叛徒或汉奸,这都是我国在落实以人为本,服务人民的基本国策中应该在有关政策中应切实体现和落实之处!
影片的感处之二在于勇于揭示人性的多样性!影片中真实烘托出主人公刘峰之善,何小萍的无助,郝淑雯的强势与自私,林丁丁之嫁祸于人,萧穗子的善良与无奈,联防队员的仗势欺人。影片从多角度展示了人性的复杂和多样性,真实描摹了当代人在历史变迁中人性的善恶,完美诠释了“冯氏审丑”的犀利与独到。
影片中的瑕眦在于:何小萍掉包温度计之说实在太假,不堪推敲,这个细节处理有失当之处。既使不用温度计,而仅就可能的高原反应来消极应对“A角”也于情于理,温度计画蛇添足。
芳华易逝,值得每个人好好呵护!军人伟大,值得全民族好好珍惜!

·于中宁导演再发声:对《芳华》的争论,背后是不同代人的社会归属感问题;商业大潮比政治大潮对人性的泯灭更厉害,更彻底

——从《高山下的花环》与《芳华》价值观对比中探讨我们应坚守的历史观

·于中宁痛批“钱艺术家”:当今的富豪对艺术毫无敬畏之心

日前,人们对《芳华》的争论比较多,有从艺术的,文化的,人性的,细节的角度分析,有从历史的,客观的,辩证的角度进行分析,好象都有道理。到底应如何看待《芳华》?出于一种思考的惯性,本人将《高山下的花环》与《芳华》所蕴含的价值观作以对比,以此剖析《芳华》所宣扬的精神本质,并进而引申到我们所应坚守的历史观的思考。

·读者精彩留言,过来人还原真实历史

《高山下的花环》是在战争进行中拍摄的影片,编剧导演,主要演员等都是军人。为了搜集素材,编导们几次深入前线体验生活,记得他们有一次在前线与官兵共同战斗生活了40多天。通过战争拍战争,通过军人演军人。《高山下的花环》一经播出,就得到了前线将士、社会民众的高度认可,它正确的反映了这场战争,正确的反映了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群体,正确的反映了战争中军人这个个体。它的价值观和战争精神反映的是一个真实的历史,一个真实的军队,一个真实的时代。正因为如此,它才能引发了军队和社会的共鸣。无疑,《高山下的花环》是成功的!能得到历史主人公们的认可更是难能可贵的,它体现了文学对社会负责,对历史负责的精神!

·网友谈《芳华》背后的意识形态问题

《高山下的花环》它的成功之处在于体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固有的“革命主义,集体主义,英雄主义”价值观,集体英雄主义作为一种革命精神,在长期的的教育和军事活动实践中已经内化为每个军人的性格,成了我们这个民族面对侵略所表现出来的应有的精神气质。《高山下的花环》不仅是属于那场战争中的军人,它还属于我们这个民族。

电影《芳华》上映后引起了热议,各种角度的影评也层出不穷。曾任金鸡奖评委的国家一级导演、察网专栏学者于中宁的一篇影评《阴暗的心理,阴暗的审美,阴暗的芳华》,从影片的叙述方式、创作心理、真实性等方面,全面、专业地对《芳华》作了评论解读,提出了自己的思考。文章近日在察网发布后引起了热烈反响,网站阅读量迅速过万,微信阅读量很快达到十万加,网友纷纷留言,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对文章和作者于中宁表示支持赞同,对《芳华》提出自己的看法。

《高山下的花环》用集体英雄主义解读军人与战争,真实的反映了这个军队的优良传统和战争中的军人形象,而这支军队也正是用集体英雄主义精神武装起来的军队,军人在战争中又切实用生命实践了集体英雄主义精神,所以它能得到军人的认可,引发时代的共鸣。

于中宁导演再发声:对《芳华》的争论,背后是不同代人的社会归属感问题;商业大潮比政治大潮对人性的泯灭更厉害,更彻底

于中宁导演对自己的文章和网友提出的一些问题也作了一些补充说明,从对《芳华》的评论引申到对当今社会思潮、青年心理、商业文化、艺术生态的评判上,发人深省。该评论特授权察网独家发布:

所有关于芳华的争论,都集中在真实性这一最低的最起码的标准上。这条界限画的很清楚,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无论是当过兵的,在兵团的,插队的,工厂的,都认为作品不真实。不是因为他们认为身边没有阴暗的人,而是他们认为身边的人大多数都是善良的人,阴暗的人是极少数。作品没有反映这个现实。

而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更年轻一些的人,却倾向于认为作品是真实的。他们的判断来源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他们听说的关于文革政治的混乱,使他们想当然的渗透到日常生活中去,并且想当然的认为文革十年和文革中的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他们不会用差别性的认识和变化的认识去认识他们听说的世界。另一个是他们认为当今他们周边的人就是那样一些人。

图片 2

从这里我们看到商业大潮比政治大潮对人性的泯灭更厉害,更彻底。年轻人的焦虑向更深层次的心理问题转化,是值得重视的一个问题。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社会的根本问题是社会归属感问题。在西方,虽然商业大潮,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汹涌澎湃,但它没有撼动多少由宗教维系的普通人的社会归属。中国在宗法社会阶段,社会归属是由官方价值观下的宗族家庭师生这样的社会联系维持的。共产党彻底打碎了这个社会结构,但已用共产党的价值和直插基层的组织,替代了这个社会归属。文革和后来的商业大潮,又破坏了这个结构,却没有立起新的结构。这是当政者需要思考和面对的问题。中国的文化没有宗教基础,宗教在中国获得西方那样普遍的社会基础是不可能的。而没有这样的社会基础,民主必将带来更大的混乱和整个社会的解体。在我看来,无论当政者还是知识分子群体,都把中国社会的问题想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