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芳华,底层人的悲歌

芳华,以影像的方式真实呈现了四十年中国社会的进程。全剧整体色调呈现灰暗色,唯一的光亮出现在毛主席逝世时的一小段,随后很快梦想幻灭成血腥战争伤亡、婚姻家庭不稳定分离解体、精神病急剧爆发、联防队创收抓暂住证关收容所集中营,基本真实地反映了中国社会近四十年,也是对四十年底层民众艰难痛苦生存生活的如实叙述,反映了四十年来社会阶层流动性实际固化的本来面貌。恐怕所有底层人看过后都将心灵共鸣心酸泛泪,刘锋何小萍就是当下四十年来孜孜以求富裕美好生活而屡屡不得的我们自己。

文工团是党文艺工作的一个典型实体,构成了一个兼容了政治、群体和个人,敏感表征社会变迁的场域。

芳华,首先来介绍下电影内容,女主何小萍从小五岁父亲就因为文革入狱,一直过着受人欺辱的生活,后来终于进入梦想的文工团,并为此改了自己的性,以为从此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没想到依然造人唾弃和欺辱。而男主刘峰被称为“活雷锋”认真对待每一个人,并且深爱着林丁丁,而当他表现出这份爱时,一名英雄从此陨落,生活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因为触摸事件,刘峰被下放连队,战争打响,刘峰失去右臂,何小萍精神失常,萧穗子成为战地记者,每个人都用生命为这一切奉献着。
分析影片情节,何小萍刚进文工团刘峰带着何小萍进文工团大门时和刘峰因为触摸事件被下放,何小萍送刘峰离开在大门的对比,扣人心弦,体现时光的流逝。文工团所有人把刘峰的帮助当做理所应当体现人性的扭曲。战争中何小萍为了救被炸伤的战士成为了英雄,到从小不被人尊重的何小萍受不了这样的变数,患了精神病。刘峰在前线英勇杀敌,旁白说的很好,他希望自己死去成为英雄,自己被写成故事,然后又被写成歌词,而那个唱歌的女孩又不得不唱这首歌。就这样,他失去了右臂。影片环环相扣,同时沦落的人,都希望成为英雄,能被人尊重,体现了一个时代的特征。最后,文工团成员相继离开,最后解散。时光飞逝,岁月如梭,影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时候也到了,刘峰沦落为买书的,车被联防队没收,被讹一千元,并被打出联防室,萧穗子一句:“妈的,欺负残废军人,我要报警”印象深刻,以及她的泪那么真实。最终,何小萍和刘峰坐在街头,何小萍说出了憋在心里多年的话:“能抱抱你吗?”此时,让我想起了刘峰抱林丁丁,很感动。
这部电影可以勾起老人的记忆,可以给老人看看,让他们回忆下他们的芳华。冯小刚也做出了以前第五代导演做出的事情体现一个时代的芳华。最后用影片里面的一句话“没有被善待的人,最容易识别善良,也最珍惜善良。”

图片 1

  《芳华》的创作者对这个被明确赋予政治宣传功能的团体的呈现,可以折射出其对国家、社会和个人的态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感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毫无疑问,刘锋何小萍的挫折欺辱是绝对真实存在的。实际的生活中,其实是比剧中情节更残酷更恶劣更无法无天更无可奈何的。不然,中国怎么会有几千万上亿的严重精神病病人呢?刘锋何小萍遭遇的歧视性不公正的阶层劣视虐待行为只是社会类似欺压行为的冰山一角。青少年的人权地位与其家庭息息相关。条件好的富裕富贵家庭的孩子欺压凌辱打骂贫穷无权势家庭的孩子,这是学校等团体社会生活中非常普遍的现象。作为被欺压欺凌的个体,生存是非常痛苦的。如果反击不了那种日复一日的长期讥讽欺压拳头伤害,那么,心理的崩溃、精神的垮塌分裂迷乱,这是必然的。青少年的世界并不美好,并不纯真,并不公正平等,并不善良。芳华勇敢地说了真话,芳华引起共鸣是必然的。

   如果说主旋律电影先在的明确了国家视角,那么《芳华》以文工团团员的口吻讲述青春故事,则代表一种民间视角。

连人身欺压欺辱之基本人权被侵害都无能反击维护,又如何有美好幸福的生活及未来呢?正如影片中所讲述的那样,改革开放了,个人似乎自由了,联防队治安队成了土匪窝了,刘锋何子萍的生活却并没有富裕起来美好起来,而是仍然在底层里流离失所、勉强艰难度日,甚至于妻离家散,不能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再生产。而这恰恰是今日中国打工者生存的最普遍现象。我们今天的生存美好吗?富裕吗?幸福吗?我们永远不想回到刘锋何小萍的芳华岁月,那是底层受尽富贵精英的打压欺辱却不能反抗反击的时日(如土匪窝联防队治安队抓暂住证关收容所集中营强迫无偿劳改毒打),也不愿意永远过现在这样朝不保夕、毫无自主保障的生存生活。

   《芳华》以回忆形式线性呈现了人物故事。
   通过对“活雷锋”刘峰和一个被边缘化的个体小萍的展现推动剧情。构建了两条部分融合的主线剧情:一是,贯彻国家意识的“活雷锋”青春萌动,抱了女队员,被下放到连队,在战火中成为战斗英雄;二是,因为政治原因而在家庭中没有体会过亲情的姑娘,走入军队之后也被边缘化,进而因为“活雷锋”的遭遇,对文工团彻底绝望,在被驱逐出文工团之后,在战场上救死扶伤,精神崩溃。两条主线最终在为战友扫墓时最终融合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