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美日韩三边关系展望

图片 1

日前,美国、日本和韩国三国防务部门负责人共同签署了《韩美日关于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备忘录,协议签署后立刻生效。

美日韩军事结盟是危害东北亚安全的“毒剂”

本文根据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3月29日邀请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先生就美国对美韩日三边关系未来的看法及为扩大合作领域要采取的措施所进行的讨论整理而成。

亚洲;北约;朝鲜;情报;韩国

3月7日,美韩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关键决断”和“鹞鹰”联合军演拉开帷幕,约有1.5万美军和30万韩军参加。演习首次启动了“5015作战计划”,假定半岛出现紧急情况时,美韩对朝鲜领导人以及核、导弹设施进行先发制人的打击。

在朝鲜持续不断的核试验对亚太的和平与安全构成日益严峻的威胁时,强化美韩日三边关系也到了关键时刻。另外,越来越多的跨国威胁也需要三个盟友共同应对。

日前,美国、日本和韩国三国防务部门负责人共同签署了《韩美日关于朝鲜核与导弹威胁的情报交流协议》备忘录,协议签署后立刻生效。尽管韩国当局反复强调备忘录的签署是为应对“来自朝鲜的威胁”,但韩国舆论仍认为,备忘录的签署实际上是在美国的撮合下“迂回”实现了韩日间的军事情报交换,变相推进了2012年告吹的韩日政府间《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今年1月6日和2月7日,朝鲜相继进行核、导弹试验,这给美国增强东北亚地区军事存在和推动美韩日军事结盟提供了绝好借口。美军最先进的“斯坦尼斯”号核动力航母、核潜艇、4架B-2隐形轰炸机、12架F-22“猛禽”战斗机已在半岛周边完成威慑性部署。

一、亚洲对美国的重要性

普遍认为,该备忘录的签署将有利于构建美日韩三边同盟,从而进一步强化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但无助于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

此次朝鲜半岛核导危机,美国主导了美日韩的对朝政策协调,一致舆论谴责、推动经济制裁和对华外交施压。韩国军方提出要同美国和日本进行更加紧密的安全合作。半岛局势多年来始终波诡云谲,此番美日韩是否会推动实质性的多边军事结盟正在考验东北亚的安全格局。

布林肯表示奥巴马总统和克里国务卿都认为美国的重心在亚洲。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奥巴马就意识到在亚太地区的存在对美国未来的繁荣和安全不可或缺。奥巴马总统明白亚洲崛起将重新定义21世纪,但需要思考亚洲将以什么样的规则,什么样的方式定义,要达到什么目的。

很明显,美日韩三方对于签署这一情报交流协议的最终目的“同床异梦”,各自打着自己的小九九。美国为维护其在亚太地区的霸权地位,牵制中国、俄罗斯等国,近年来不仅大力强化与日本、澳大利亚、菲律宾和韩国等传统盟国的双边安全关系,还极力推动日澳、日韩、日菲之间的双边和美日澳、美日韩等三边安全关系的发展,企图实现亚太同盟体系的网络化,配合其战略中心转向亚太,增强其对亚太事务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有美国专家近日透露,美国政府可能在年内主导美日韩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

美日韩军事合作各有打算

通过深化与该地区国家间的关系并强化以规则、规范和制度为基础的应对地区和全球挑战的国际秩序。美国在亚太推行“再平衡”战略,深化外交关系,投入资源加强双边、三边和多边关系以鼓励盟友和伙伴国之间的合作。为阻止敌意竞争,与中国在应对全球挑战问题中建立了合作关系,也鼓励中国利用其作为崛起政治经济大国的巨大力量为国际社会做更多贡献,帮助满足国际社会对从维和到公共卫生的需求。美国继续加大对该地区的制度参与,如东亚峰会、亚太经合组织和东盟。这些组织推动了地区、经济、政治和安全体系的形成,美国是这一体系的重要的永恒的一员。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早在其首度执政期间就开始推行所谓的“价值观外交”和“亚洲自由之弧”计划,妄图打造“亚洲版北约”,构建针对中国的包围圈。此次日本卖劲推动三方情报交流协议的达成,表面是为应对朝鲜威胁,实质是为强化其在朝鲜半岛事务中的发言权,维持其在亚太地区的地位和影响,并借机加强对中国军事力量的监视。韩国与朝鲜接壤,对朝鲜弹道导弹的发射和核试验具有很强的情报捕捉能力,因而韩国既想利用美日导弹监视系统掌握朝鲜情报,又担忧共享情报将使日本成为实际“收益者”。

1951年美日签订《美日安保条约》,1953年美韩缔结《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美日、美韩军事同盟正式形成。冷战时期,美日、美韩军事同盟主要是防范苏联、中国和朝鲜。冷战后,亚太地区成为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与潜力的地区之一,但在传统安全领域,朝鲜半岛的冷战积怨至今仍在威胁东北亚安全。

再平衡战略的另一大支柱是美国在该地区的安全关系。计划到2020年将60%的海军部署到这一地区,包括一些最先进的作战能力。布林肯称,这么做是为了强化和平、稳定的环境,这一环境保证了战后70年的经济发展。美国与日本更新了防卫合作指针,以便美国的军队能够灵活应对21世纪的挑战。也与日本和韩国达成了新的支持协定,强化同盟关系并强调美国继续在这一地区保持存在所承担的共同义务。与菲律宾签署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强化防务合作协定》,使得美国的部队能够使用一些重要的设施,两国军方也可以更加密切地合作。美国的行动还包括与新的伙伴国一起演习,如越南。还有与澳大利亚签署的轮流驻军计划。

从现实情况看,日韩能否按美国意愿实现“一笑泯恩仇”进而走向同盟,尚不明朗,美日韩走向三边同盟的路也并不平坦。备忘录签署后韩国媒体引述韩国国防部官员的话明确指出,韩国与日本通过美国交流有关朝鲜核与导弹的情报,韩日双方不会直接共享军事情报。这表明韩国因为领土争端和日本二战侵略历史问题,对日本仍抱高度警惕。作为美国在东亚的两个主要盟友,韩国与日本此前都分别与美国签订了军事情报共享协定,美国一直在推动日韩之间和美日韩三国之间签订情报协定。2012年韩国政府曾试图与日本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但在韩国各界激烈反对后被迫放弃。这次韩国政府以“朝鲜威胁”作为韩国与美日签署三方情报共享协议的直接理由,也是为了缓解韩国民众的质疑和不满。

同时,亚太地区还面临着自然灾害、跨国犯罪、恐怖主义、网络、环境、能源和粮食安全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亚太地区需要建立制度性的框架安全机制来应对纷繁复杂的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问题。

布林肯认为美国之所以是该地区受欢迎的安全伙伴不仅仅是因为军事力量的专业化,还因为美国同意适用于自身的规则也适用于该地区国家。

从长远看,美日韩共享朝鲜情报协议备忘录的签署,无助于朝鲜半岛乃至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一方面,该协议备忘录的签署无疑将强化三国针对朝鲜的合作力度,加强对朝鲜的遏制,这对于近期不断向日、美、韩等国释放和解信号的朝鲜当局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有可能会刺激其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从而不利于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另一方面,在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已经成为时代潮流的今天,冷战时期的集团对抗早已不复存在,继续强化作为冷战产物的军事同盟无助于地区的和平与发展。

近年来,美国持续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在亚太地区积极推进双边军事同盟的网络化,名为构筑所谓“亚太安全共同体”,实为巩固美国在亚太的主导地位,遏制新兴大国崛起。由于亚太政治版图的碎片化,美国在亚太地区没有类似欧洲北约的集体安全合作机制。在东北亚地区,美国的军事存在主要依托美日、美韩两个军事同盟。

再平衡战略的第三大支柱是经济。美国与韩国签署了一项自由贸易协定,推动与中国的双边投资条约谈判,也确保跨太平伙伴关系协定的达成。

由于日韩未建立正式的军事合作关系,美韩、美日同盟难以彼此呼应,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美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存在。因此,美国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日韩开展多边军事交流与合作,建立以美国为首的多边集体安全机制,如成立了“美日韩高级政策协调会”,定期举行美日韩外长会议,协调三国对朝立场;扩大“环太平洋多国联合军事演习”的范围,深化美日韩联合军演的力度等。

最后,作为再平衡战略的一部分,美国深化了民间交流,为学者提供更多的教育交流机会,布林肯表示总统、国务卿及他自己在到达这一地区时,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便是抽出时间与该地区的青年人交流。

本世纪以来,朝鲜半岛安全形势持续恶化为美日韩加强军事合作提供了契机。金大中、卢武铉时期奉行的“阳光政策”失败后,李明博政府开始向通过三国结盟强化自身安全的政策转型。2012年6月29日,韩国国防部突然宣布与日本签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虽然迫于国内民众压力,最后一刻取消签署协议,但表明了韩国政府逐渐调整军事战略,展现出强化与美日军事合作的意愿。这一方面有助于韩国协调三方对朝军事立场,达到相互制约和多方牵制朝鲜的目的,另一方面有利于韩国周边环境安全。

二、美日韩三边关系展望

日本为实现“政治大国”和“军事正常化”的战略目标,近年来在解禁集体自卫权、放宽武器出口限制、推进安保法案建设等方面动作频频,急于寻求美国的支持和韩国的理解。日本把改善和深化日韩关系作为实现其大国地位的突破口。

布林肯表示所有这些展示再平衡战略意义的行动如果没有与日本和韩国的同盟作基础是不可能实现的。三国被历史潮流、贸易和投资关系、共同的安全利益联系在一起。也许最为重要的是,三国被一项原则协议联系在一起——民主、人权、开放市场和对法规的尊重。

在日韩历史问题上,日本不惜放低身段,取得后者谅解。2010年《日韩合并条约》签署100周年,时任日本首相菅直人就历史问题专门向韩国道歉,取得了韩国的好感。在现实问题上,日本同样坚决站在韩国一边。朝韩炮击延坪岛事件发生后,日本强烈谴责朝方,并表示今后要加强与美韩两国的通力协作,强硬程度胜于美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