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澳大利亚屡屡挑衅中国 亚太安全格局变化或为主因

在11月23日发布的澳大利亚2017年外交政策白皮书中,人们可以轻易地发现三个特点。首先,随着美国对中东地区兴趣的减退,以及对伊斯兰国的打击行动渐趋尾声,澳大利亚彻底将印太地区确立为对外政策的重心。如果忽略标题,这更像是一份专门针对印太地区的政策报告,至少在未来十年中澳大利亚将把目光牢牢锁定在印太地区。其次,即使文件的副标题把“机会”一词放在首位,也无法掩饰通篇涌现出的强烈焦虑和不安。澳总理特恩布尔的演讲和文件正文都多次强调,澳大利亚正处于一个极速变化且充满不确定性的前所未有的时代。与2016年的国防白皮书相比,这种显着增强的急躁情绪正是川普政府在全球秩序领导方面退缩的后遗症。最后,无论是澳大利亚对地区战略环境中中美关系因素的描述,还是对处理中美关系的政策方向的阐释都比以往的官方文件更加直率和坦白。如果含糊其辞意味着犹豫不决,开诚布公则表明澳大利亚对地区环境的认识和政策方向渐渐趋于确定。笔者接下来将对此作进一步阐述。

  原标题:澳大利亚屡屡挑衅中国?亚太安全格局变化或为主因

鉴于印度及印度洋地区在美国重返亚洲战略中的重要性以及此次战略调整已经展现的印太整体战略特性,本文将以印太地区为考察重点,探讨美国在亚洲地缘战略变局下的战略调整布局和地缘战略影响。四美国战略调整对印太地区战略环境的影响尽管美国在印太地区的战略调整才刚刚起步,也远未形成一个清晰、明确的印太战略,甚至其未来发展还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但从其目前业已做出的调整、布局和走向来看,至少在短期内。据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2012年
10月发布的《亚洲国防开支2000-2011》报告,
2000-2011年,亚洲国家的军费开支总体增加了1倍,其中中国、印度、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是五个军费开支最多的国家和地区,中、印、日、韩四国军费开支分别增长了13.4%、3.6%、3.5%和4.8%。

在澳大利亚看来,它所处的地区安全环境正发生极速变化,随着地缘战略关系中的变数不断增加,地区发展前景更加扑朔迷离,充满不确定性,一些变量因素正使印太地区变得愈发复杂而竞争激烈。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澳大利亚就一直受益于美国建立并领导的国际秩序,支撑这个秩序的不仅是美国在亚洲和欧洲的同盟和军事存在,也包括开放市场、自由贸易原则以及促进国家间合作的国际法等国际规范。然而这个以美国实力和全球领导力为基础,并确保了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和经济繁荣的秩序正受到多种力量的冲击。

图片 1

美国;印度;战略;亚洲;军事基地;海军;全球;登录;军费开支;平衡

首先,随着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发展,权力已经在地区间悄然发生了转移。澳大利亚承认“在印太地区,包括东南亚地区,中国的实力和影响力正不断接近,甚至超越美国”,与以往委婉地使用“崛起”一词不同,新白皮书的第一页就用简短有力的一句话——“今天,中国正在挑战美国的地位”来表达担忧。

  资料图:参加美日澳海上联合演习的三国军舰。

作者简介:宗友,1970年生,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外交事务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上海
200083

同时,其他国家,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巴西也在经历高速发展。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有能力塑造国际环境,各相差异的国家利益使国际社会在各种问题上越来越难以达成共识——“多边机构的效率将持续下降,作为国际体系基石的规范和原则也会受到侵蚀”。曾经,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以及由此带来的相互依赖性被认为能够有效促进国家间合作并缓解冲突,如今,经济力量逐渐成为战略对抗的手段,贸易和投资反而可能加剧对抗局势。

  参考消息网1月15日报道
在2017年的最后几个月里,原本风平浪静的中澳关系突然出现了一些“诡异”的波折。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在2017年12月,澳总理特恩布尔以担忧中国影响力干预澳洲政治为理由,宣布将推行新的《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甚至用汉语叫嚣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要“捍卫澳大利亚的主权”。同时,澳大利亚近期在南海的活动和对东南亚事务的参与也愈发频繁。据《澳大利亚人报》和中国媒体报道称,除在2017年9月至11月在南海海域主导了代号为“印太奋进-2017”海上联合演习外,澳大利亚海军舰艇和军机也多次在南海进行巡航和部署。在如今南海局势逐渐平稳,中澳经贸和外交关系也鲜有冲突的向好局面下,澳政府的“兴风作浪”之举究竟是出于何种考量呢?如果我们回顾近期澳大利亚在国内政治和国家安全战略方面的动向,或可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内容提要:印太地区正在成为下一个世界地缘战略中心。这里聚集了中国、印度等正在崛起的新兴大国,是全球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它扼守着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等全球最繁忙的海上能源、商业咽喉及海上通道;同时还是中国、印度、日本、美国等大国争夺地区领导权的博弈场所。此外,这里还存在诸多复杂的、悬而未决的领土和领海争端。鉴于该地区在全球地缘战略中日益增长的重要性,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将印太地区作为一个战略整体,在此基础上对其亚洲战略进行重新调整和布局,加强与印度、澳大利亚等印太地区枢纽国家的政治、军事关系,拓展在印太枢纽地区的军事存在,以此塑造该地区的未来秩序,确保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地区领导权。尽管这一战略调整还处于初期,未来发展还具有不确定性,但从其业已采取的举措来看,至少在短期内会对中国的周边战略环境产生消极影响。因此,中国必须高度重视,主动出击,采取应对之策,以塑造、维护一个有利于中国继续和平发展的印太地区环境。

然而,作为国际秩序捍卫者的美国却在川普政府的带领下成为反对它的急先锋,经济方面,贸易保护主义和反全球化思潮在大选中获得肯定,退出TPP是美国放弃地区自由贸易和市场开放原则的标志性举措,而美国公众“对开放性的怀疑,对文化认同和社会凝聚力所受影响的担忧都在增长”;安全方面,美国则对维持全球领导力需要承担的成本锱铢必较。

  综合目前外媒报道来看,澳大利亚政府近期对中国的无理指责,直接发端于澳国内政治局势的动荡。由于深陷“避税”和“双重国籍”丑闻以及澳国内的政党内斗,特恩布尔政府的支持率近期持续下滑,甚至可能面临提前下台的风险。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特恩布尔的支持率一度由41%降至33%,而民众对其施政持负面评价的天数也已经打破了前总理阿伯特的记录。同时,随着中国近年来在澳大利亚的投资、移民不断增多,澳国内部分政客煽动的民众反华情绪也在不断蔓延。有澳国内的政客批评称,正是基于转移民众注意力以挽救政权危局的动机,特恩布尔才对中国“大放厥词”。据澳大利亚联合通讯社称,前新南威尔士州州长克里斯蒂娜·基尼利就指责特恩布尔蓄意散播“中国恐惧症”的动机是为了赢得地区补选,而这样做会引发民众的疑虑。所以说,澳总理此番发出挑衅中国的言论,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堤内损失堤外补”的政客策略。

关 键 词:印太地区;亚洲再平衡;地缘战略;中国周边战略;美国对外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