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人民日报:理性认识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

图片 1

中美经贸关系一直是中美两个大国关系的“压舱石”和“稳定器”。但是今年以来,美国采取单边主义措施,挑起贸易战,导致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和争端不断升级。今年3月,美国炮制出所谓301调查报告。7月6日,美国不顾多方面反对,对中国34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25%关税。8月23日,美国对另外1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中国政府为维护正当权益,及时采取了相应的反制措施。美国单方面挑起贸易战,不仅严重威胁中美双边经贸关系,而且对世界经济也有负面影响。如何认识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如何应对美国挑起贸易战的行为?这些问题引起社会各界关注。

理性认识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

李峥:警惕美国升级对华科技遏制

中美经贸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中美经贸关系一直是中美两个大国关系的“压舱石”和“稳定器”。但是今年以来,美国采取单边主义措施,挑起贸易战,导致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和争端不断升级。今年3月,美国炮制出所谓301调查报告。7月6日,美国不顾多方面反对,对中国340亿美元输美产品加征25%关税。8月23日,美国对另外1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中国政府为维护正当权益,及时采取了相应的反制措施。美国单方面挑起贸易战,不仅严重威胁中美双边经贸关系,而且对世界经济也有负面影响。如何认识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如何应对美国挑起贸易战的行为?这些问题引起社会各界关注。

在战略科技的国际竞争中没有亚军,这是美国设计对华301贸易行动的重要出发点。在美方列出的加征关税清单中,中国高科技制造业产品占到最大比例,而“中国制造2025”被认为是美国的主要目标。

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双边关系全面发展,经贸合作快速推进,已经形成了优势互补、利益交融、互利互惠的贸易格局。中美经贸关系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经贸关系稳定与否,不仅事关中美双方利益,也事关世界发展。

中美经贸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这次风波是中美科技领域摩擦的一次集中爆发。过去几年,美国政府对中国高科技企业、产品及人才给予极不友好的歧视性待遇,比如以国家安全为由多次否决中企对美高科技公司的并购,阻止华为、中兴等公司产品进入美国市场,但同时它又要求中国开放国内科技市场,显得极为蛮横。

中美经贸合作具有全面性。首先,中美互为重要的货物贸易伙伴。美国是中国最大货物出口市场和第六大进口国,对美出口占我国总出口的19%。2017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5837亿美元,是1979年两国建交时的233倍。中国是美国出口增长最快的市场。据联合国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出口1299亿美元,比2001年增长了557%,远高于美国对全球112%的出口增幅。美国出口的62%的大豆、25%的飞机、17%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和14%的棉花,都销到了中国市场。其次,服务贸易在双边经贸合作中的地位日益上升。据美方统计,中美双边服务贸易额从2007年的249.4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750.5亿美元。其中美对华服务出口额从131.4亿美元增至576.3亿美元,增长了3.4倍。美国是中国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中国是美国第二大服务出口市场。再次,中美之间投资规模巨大。截至2017年底,美国对华直接投资累计超过830亿美元,在华美资企业约为6.8万家。中国对美投资存量约为670亿美元。另外,中国大量投资于美国金融资产,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持有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

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双边关系全面发展,经贸合作快速推进,已经形成了优势互补、利益交融、互利互惠的贸易格局。中美经贸关系本质上是互利共赢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经贸关系稳定与否,不仅事关中美双方利益,也事关世界发展。

中美建交近40年以来,科技领域不是第一次成为摩擦点。上世纪90年代,美国曾以“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为名,三次对华启动301调查,促使两国达成三个知识产权协议,当时美方的核心诉求之一是解决盗版软件问题。2010年起,网络安全成为中美关系中的热点问题,美方频频指责中国利用“网络商业间谍”获取美国先进技术,甚至越洋起诉中国公司和“黑客”,但两国通过对话、合作逐步解决了这一问题。相比先前案例,当前中美科技领域的摩擦,在冲突点和性质上均发生较大变化。美方的针对对象已扩大到中国几乎全部高科技产业,美方的行动意图也上升到战略层面,寻求通过系统、综合的措施,遏制中国科技产业的快速崛起。

中美经贸合作具有互惠性。中美经贸合作的互惠性体现在多个方面。首先,双边经贸合作为双方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会。双方企业通过出口或投资,分享了对方的市场机会。中国在中美货物贸易领域有2700多亿美元顺差。而美国在中美服务贸易领域有大额顺差,2016年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约为550亿美元。还有不少美资企业通过对华投资而非出口方式进入中国市场。按照美国经济分析局的统计,2015年美资企业在华销售额为4814亿美元,比中资企业在美256亿美元的销售额高出4558亿美元。因此,从利用对方市场机会的角度看,双方受益大体平衡。其次,双边经贸合作为两国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据美中贸易委员会估算,2015年对华出口和双向投资支持了美国260万个就业岗位。另据有关研究,自华进口货物在美下游产业链创造约400万个就业岗位。由于中国劳动生产率远低于美国,对美经贸合作创造的就业岗位更多,据有关研究估算,对美货物出口为中国创造了大约1750万个就业岗位。考虑到两国人口总量差距,双方在就业岗位方面的受惠程度基本相当。再次,中美双边经贸合作助推两国产业结构升级,并为两国消费者提供了性价比更高的商品与服务,增加了消费者福利。

中美经贸合作具有全面性。首先,中美互为重要的货物贸易伙伴。美国是中国最大货物出口市场和第六大进口国,对美出口占我国总出口的19%。2017年中美双边货物贸易额达到5837亿美元,是1979年两国建交时的233倍。中国是美国出口增长最快的市场。据联合国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出口1299亿美元,比2001年增长了557%,远高于美国对全球112%的出口增幅。美国出口的62%的大豆、25%的飞机、17%的汽车、15%的集成电路和14%的棉花,都销到了中国市场。其次,服务贸易在双边经贸合作中的地位日益上升。据美方统计,中美双边服务贸易额从2007年的249.4亿美元增至2017年的750.5亿美元。其中美对华服务出口额从131.4亿美元增至576.3亿美元,增长了3.4倍。美国是中国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中国是美国第二大服务出口市场。再次,中美之间投资规模巨大。截至2017年底,美国对华直接投资累计超过830亿美元,在华美资企业约为6.8万家。中国对美投资存量约为670亿美元。另外,中国大量投资于美国金融资产,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是持有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

美方的态度和做法主要出于以下原因:第一,新一轮科技革命可能成为全球格局变化的关键因素。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科技产业快速复苏并步入爬升通道,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量子计算、3D打印等下一代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正深刻改变各国的经济与社会。西方媒体认为,世界或正处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前沿。从历史看,前两次工业革命都带来旧有秩序的式微和国家间的权力转移,这次也将发生类似情况。如同先前的蒸汽机、内燃机一样,人工智能等技术不仅具有商业价值,也可应用于军事领域,都是通用性的先进技术,这些革命性技术将决定着一国的综合竞争力。

美方把中美货物贸易失衡归因于“中方的不公平做法”,据此认为美国在双边经贸合作中“吃亏了”。这是片面的认识。美国储蓄率过低、政府财政赤字过高,是导致其整体贸易出现逆差的宏观经济原因。换言之,美国整体贸易逆差是由其内部经济结构问题造成的,无论其贸易伙伴中有没有中国,其整体贸易都必然是逆差。目前的中美双边货物贸易失衡,是双方比较优势与国际分工地位的反映。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美国长期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实行限制政策,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国产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美国产品在中国高技术产品进口市场的比重已从2001年的16.7%下降到2016年的8.2%,在中国高达2270亿美元的芯片进口中,美国产品仅占4%。再加上美方统计方法存在一定问题,导致其明显高估了双边货物贸易失衡程度。实际上,中国并未刻意追求贸易顺差,近年来经常项目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中美经贸合作具有互惠性。中美经贸合作的互惠性体现在多个方面。首先,双边经贸合作为双方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市场机会。双方企业通过出口或投资,分享了对方的市场机会。中国在中美货物贸易领域有2700多亿美元顺差。而美国在中美服务贸易领域有大额顺差,2016年美对华服务贸易顺差约为550亿美元。还有不少美资企业通过对华投资而非出口方式进入中国市场。按照美国经济分析局的统计,2015年美资企业在华销售额为4814亿美元,比中资企业在美256亿美元的销售额高出4558亿美元。因此,从利用对方市场机会的角度看,双方受益大体平衡。其次,双边经贸合作为两国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据美中贸易委员会估算,2015年对华出口和双向投资支持了美国260万个就业岗位。另据有关研究,自华进口货物在美下游产业链创造约400万个就业岗位。由于中国劳动生产率远低于美国,对美经贸合作创造的就业岗位更多,据有关研究估算,对美货物出口为中国创造了大约1750万个就业岗位。考虑到两国人口总量差距,双方在就业岗位方面的受惠程度基本相当。再次,中美双边经贸合作助推两国产业结构升级,并为两国消费者提供了性价比更高的商品与服务,增加了消费者福利。

第二,科技被美国视为制约中国挑战的“最后屏障”。美国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最直接受益者,也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要发起国之一。以教育资源、人才储备、科技产业、创新能力衡量,美国仍是当今世界的头号科技强国,较之其他国家的优势比经济、军事等硬实力还要大。但经过数十年高速发展,中国在经济体量、人口素质、市场容量等方面逐步缩小与美国的差距,甚至形成赶超态势。这种情况下,科技成为美国维持霸权地位最主要甚至将是最后的保障。借助科技优势,美国还可在总体投入不足的情况下保持军事上的领先,对挑战者形成威慑。

中美经贸合作具有互补性。中美两国分别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两国的资源禀赋、发展阶段、产业结构和国际分工地位不同。尽管双边经贸关系中竞争性在上升,但以互补性为主的基本格局并没有改变。从产业竞争力看,美国服务业竞争力强,在双边服务贸易领域有大额顺差。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在货物贸易领域有大额顺差。从技术水平上看,美国企业在高技术产业上具有强大竞争力。如果美国政府取消或减少对华高技术出口限制,美国高技术产品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可能会迅速扩大。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仍以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尽管近年来中国出口结构不断升级,海关统计中“高新技术产品”出口占比约为1/3,但大多数这类产品在中国的增值主要集中在劳动密集环节。从资源禀赋看,美国地大物博,中国为美国农产品和天然气等能源产品提供了巨大的市场空间。

美方把中美货物贸易失衡归因于“中方的不公平做法”,据此认为美国在双边经贸合作中“吃亏了”。这是片面的认识。美国储蓄率过低、政府财政赤字过高,是导致其整体贸易出现逆差的宏观经济原因。换言之,美国整体贸易逆差是由其内部经济结构问题造成的,无论其贸易伙伴中有没有中国,其整体贸易都必然是逆差。目前的中美双边货物贸易失衡,是双方比较优势与国际分工地位的反映。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是,美国长期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实行限制政策,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国产品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美国产品在中国高技术产品进口市场的比重已从2001年的16.7%下降到2016年的8.2%,在中国高达2270亿美元的芯片进口中,美国产品仅占4%。再加上美方统计方法存在一定问题,导致其明显高估了双边货物贸易失衡程度。实际上,中国并未刻意追求贸易顺差,近年来经常项目国际收支基本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