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少将:中俄发展一种准联盟的关系 战略意义大

图片 1

图片 2中国陆军

     
祖国的兴起,让我们成了新的挑战者。2012年钓鱼岛争端、黄岩岛争端,就是美国成功打压挑战者的最新尝试。这两个发生在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事件,虽没能造成资本从中国大量外流,但却起码部分达到了美国人的目标,直接导致两件事情胎死腹中。

“东方-2018”演习9月13日进入主要阶段,中俄联军演练携手击退假想敌进攻。俄总统普京和中国防长亲临现场观摩。图为参演部队接受检阅。

  “一带一路”的战略意义

2012年年初,中日韩关于东北亚自贸区的谈判接近成功;4月,中日货币互换和中日之间互相持有对方国债也初步达成协议。

原题:“一带一路”应该如何走?

  让我们看看在美国受人追捧的运动,第一是篮球、第二是拳击。拳击这项运动典型地反映出了美国人崇尚实力的风格,直来直去,重拳出击,最好KO对手,一切都很明确;而中国人则相反,喜欢模糊,以柔克刚,我也不追求KO你,但我要把你所有的动作都化解掉。中国人喜欢打太极,而太极确实是一门比拳击更高的艺术。

但此时,钓鱼岛争端,黄岩岛争端相继出现,一下子把东北亚自贸区谈判,中日货币互换一风吹了。几年后的现在,我们才勉强完成了中韩两国的双边自贸区的谈判,这已经意义不大了,因为它和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的意义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为什么这么说?

作者:乔良

  “一带一路”就反映了这种思路。历史上所有的大国在崛起过程中,都有围绕它的崛起展开的全球化运动。这意味着全球化不是一个从历史到今天一以贯之的过程,而是各有各的全球化。罗马帝国有罗马帝国的全球化,大秦帝国有大秦帝国的全球化。每一次全球化都是被每一个崛起的帝国推动的;每一个帝国都有与它相关的一段全球化,在它的上升期到它的鼎盛期,全球化达到一个巅峰。而这个全球化同时会被它自身的力量所限制,这就是它的能力所能达到的最大范围和它的交通工具所能到达的最远点,那也就是它全球化的终点。所以,无论是古罗马全球化,还是大秦帝国的全球化,今天看来,都只能算是一种帝国扩张的区域化过程。真正的近现代史上的全球化,是从大英国帝国开始的,大英帝国的全球化是贸易的全球化。美国秉承了大英帝国的衣钵之后延续了一段贸易全球化,而真正具有美国特色的全球化,是美元的全球化。这也是我们今天正经历的全球化。但我不同意说中国今天的“一带一路”,是和全球经济一体化接轨,那等于说是要继续和美元的全球化接轨,这样的理解是不对的。作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一带一路”是中国全球化的初始阶段,也就中国的全球化。作为一个大国,在崛起过程中必须推进环绕你展开的全球化。

因为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一旦成功,一定是包括中、日、韩、港、澳、台的整个东北亚自贸区。东北亚自贸区一经形成就意味着世界规模大约20多万亿美元的第三大经济体出现!

原载:“乔良将军”微信公众号(20170312)

  “一带一路”应该说是中国迄今为止能提出的最好的大国战略。因为它是跟美国战略东移的一次对冲。有些人会对此提出疑问,对冲应该是相向而行,你还能有背向而行的对冲吗?对了,“一带一路”就是中国对美国东移战略的一次背向对冲,我拿背朝向你。你不是压过来了吗?我往西走,既不是避让你,也不是畏惧你,而是非常巧妙地化解你由东向我压来的这种压力。

但是,东北亚自贸区一旦出现就不会止步,它会迅速南下与东南亚自贸区整合,形成东亚自贸区,东亚自贸区的产生意味着30多万亿美元规模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出现,将超越欧盟和北美。

今天,有关“一带一路”的研究,都快成为一门显学了。这方面的文章,虽不能说如汗牛充栋,车载斗量还是有的。但是说句难听话,大部分的相关研究都是废品。从已有的成果来看,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我们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因为要弄明白为什么,首先要弄清楚“一带一路”提出的深刻背景和动因:

  “一带一路”并非两线并行战略,而应有主次之分。鉴于海上力量至今是中国的短板,“一带一路”首先应该选择从陆上完成,也就是说“一路”应该是辅攻方向,而“一带”应该成为主攻方向。“一带”成为主攻方向,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认识陆军的作用。有人说中国陆军天下无敌,这话放在在中国的国土范围内说,没错,中国陆军所向无敌,谁也别想再踏上中国的领土来打大规模的仗,问题是中国陆军有远征能力吗?

接下来我们还可以继续推想,东亚自贸区出现,依然不会止步,它会向西整合印度和南亚,然后向北整合中亚五国,再然后继续向西,整合中东部分的西亚。

一、“一带一路”是什么?

  我在去年年底《环球时报》的年会上谈到这样一个问题,我说美国人选中国作对手,打压中国,是选错了对手、选错了方向。因为未来真正对美国构成挑战的根本不是中国,是美国自己,美国将自己埋葬自己。因为它没有意识到,一个大时代正在到来,这个时代将会把它所代表的金融资本主义推到最高阶段之际,让美国从巅峰跌落,因为一方面,美国通过虚拟经济,已经把资本主义的红利吃尽了。另一方面,美国又通过它引以为傲的领先全球的科技创新、把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推到了极致,而这些工具最终将成为埋葬以美国为代表的金融资本主义的最主要的推手。

这样整个亚洲自贸区,规模将超过50万亿美元,将比欧盟和北美加起来还要大,这么庞大的一个自贸区出现,难道她会愿意用欧元或美元结算他们内部的贸易吗?当然不会。这就意味着亚元可能诞生。

“一带一路”不是历史上丝绸之路的复兴,“一带一路”是今天中国的战略需求。对于“一带一路”,我们要从两个方面去理解:既是中国的战略选择,又是历史的必然。

  阿里巴巴在去年“双11”这天,其淘宝网、天猫网的网购销售额一天达到507亿人民币,而在相隔不久的感恩节三天的假期里,美国网上销售和地面上的商场销售总额才相当于407亿人民币,不及阿里巴巴一家。而中国还没有算上网易、腾讯、京东,更没有算其他商场的营业额。这意味着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悄悄到来,而美国人面对这个时代仍然迟钝。阿里巴巴的交易,全是用支付宝的方式完成的,支付宝意味什么?意味着货币已经退出交易舞台,而美国人的霸权是建立在美元基础上的。美元是什么?美元是货币。未来当我们越来越多的不再使用货币结算的时候,传统意义上的货币就将成为无用的东西。当货币成为无用的东西时,建立在货币之上的帝国还会存在吗?这才是美国人要考虑的问题。

但是,如果真的出现亚洲自贸区,我们只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让人民币成为亚洲的主导货币,就像美元先成为北美的硬流通货币,再成为全世界的硬流通货一样。

作为战略选择,怎么看?今天的中国,面对来自美国的巨大战略压力,为了缓解这种压力,我们必须用某种行动与它对冲。或许有人会说,对冲应该是相向而行,中国为什么要采取“一带一路”这种与美国战略压力反向而行的方式对冲?在我看来,“一带一路”是我们对美国战略重心东移、重返亚洲推进旨在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态势的一种背向战略对冲。对冲还能背向?估计很多人不能理解。背向对冲,是中国向西发展壮大自身,用自身力量的壮大去抵消美国的压力,这就是背向对冲。所以说,这是一种有意的战略选择。

  3D打印机同样也代表了一个未来方向,将使人类社会今天的生产方式发生根本性变化。由于生产方式在改变,交易方式在改变,世界就必然要发生根本性变化,而历史证明,真正能导致社会性质发生变化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两者的致变,而不是其他因素。中国从秦末秦二世时期,开始有人造反,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到辛亥革命,2000多年的历史上有发生过多少次起义、造反、战争、革命?解决问题吗?不解决问题,一直是改朝换代,一直是低水平循环。因为这些来复式运动改变不了农耕社会的本质,既没有改变生产方式又没有改变交易方式,所以只能一直改朝换代。西方也是如此,拿破仑携法国大革命的雄风,带领一支崭新的被大革命洗礼过的军队横扫欧洲,把一顶顶王冠扫落在地,但等到滑铁卢一仗失败,拿破仑下台,欧洲的帝王们一个个复辟,立刻重回封建社会。直到英国的蒸汽机来了,工业革命来了,使人类的产能大大的提升,大量剩余产品出现,有了剩余产品才会有剩余价值,然后才会有资本,然后才会有资本家,然后资本主义社会就到来了。

人民币国际化的意义远远不止我们所说的人民币走出去,在“一带一路”中发挥作用等等,它将与美元、欧元一起三分天下。

同时,“一带一路”从构想到付诸实施,又是一种历史的必然。这个历史的必然,并不是说要延续古丝绸之路的荣光。这个历史必然是什么?是历史上所有的大国崛起过程中,在它的上升段,都会出现相应的围绕它自身的国力溢出期,或曰扩张期,也就是所谓全球化,从古罗马到大秦帝国,然后再到我们后来看到的大英帝国,美帝国,全都有它自己的全球化进程。古罗马的所谓全球化虽然有很多历史学家把它拔得很高,甚至有学者鼓吹说是古罗马开启了直到今天尚未完结的全球化进程。实际上古罗马的“全球化”,并不是一个延续到今天的历史过程,不过是它自己围着地中海周边绕圈子的一个区域化进程。大秦帝国的“全球化”也是这样一种区域化进程。大秦帝国崛起于秦晋高原、自西向东而下,兼并六国,最后拿下了整个亚洲最广袤的一片平原,然后一直到汉唐完成了它的“全球化”。因为在当时,在先人们眼里,这就是整个世界。

  那么,今天当资本有可能随着货币的消失而消失,当生产的方式也将随着3D打印机的出现而改变时,人类即将跨入一个新的社会门槛,这时的中国和美国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都站在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的起跑线上。那么这时我们要比的就是谁先迈入这个时代,而不是谁把谁打压下去。我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选错了对手。美国真正的对手是它自己,是这个时代。而美国人恰恰在这一点上,显示出惊人的迟钝。因为它太渴望保住自己的霸权地位,而从未想过与别的国家分享权力,共同迈过新社会时代那道今天对我们来说,还有很多未知领域和不确定性的门槛。

中国人能看到这一点,美国人就看不到这一点吗?

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些“全球化”都是一个区域化的过程,真正可以称之为全球化的,一个是大英帝国的全球化,即贸易的全球化;一个是美帝国的“全球化”,即金融的全球化。这是两次名副其实的全球化。那么,在中国崛起的今天,会不会也围绕我们发生一次“全球化”呢?应该会。在我看来,“一带一路”就是中国的全球化,或者说是中国“全球化”的初始阶段。这个初始阶段,为什么要通过“一带一路”这种方式去展开?这是因为所有现代大国在它崛起的上升段,它的生产能力和它的资本能力,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溢出冲动效应,从大英帝国到美国,一直到今天的中国,当你的国力充盈到必须与外部进行巨量的能量交换时,这时你的产能的溢出和资本的溢出就是不可避免的,中国今天正在进入产能溢出和资本扩张的早期,所以我说“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全球化初始阶段。

  (作者:乔良,中国著名军旅作家、军事理论家、评论家,空军少将。)

当美国人宣布战略重心东移,推动日本在钓鱼岛跟中国扯皮、推动菲律宾在黄岩岛跟中国对峙的时候,如果我们还目光短浅地以为,钓鱼岛争端是日本右翼鼓动“购岛”后与中国的冲突,黄岩岛争端是菲律宾总统阿基诺昏了头找中国的麻烦。

二、为什么要搞“一带一路”?

而看不出这是美国人的阴谋,是美国人在阻止人民币成为美元的有一个挑战者,而美国人则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以他们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再次出现。
因为东北亚自贸区一旦形成就会产生连锁反应,也就意味着世界货币三分天下成为现实!

“一带一路”虽说是中国的战略选择,但是实际上在更大的程度上,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次被动的选择。因为从2010年以来,美国提出重返亚洲战略,对中国的压力明显的增大。必须指出的是,亚太再平衡战略是美国严重战略误判后推出的一项针对中国的战略举措。美国以“修昔底德陷阱”理论为基点,认为只要能够打压住有挑战能力的国家,它就可以继续维持它的霸权,就像奥巴马说的继续引领世界一百年。这是非常严重的战略误判。

想一想看,手中只剩三分之一货币霸权的美元,还叫货币霸权吗?而今天一个产业空心化的美国,假如再没有了货币霸权,美国还能算世界霸主吗?

在我看来,美国的衰落与中国的崛起没有太大的关系,即使没有中国的崛起,美国的衰落也是不可避免的。但美国的衰落,不是用简单抛物线原理可以描述清楚的,即一个事物只要它腾空,到达顶点之后都必然要衰落,这样的描述无异于废话。那么,美国的衰落是什么造成的?它和美国发明了互联网有很大的关系。是美国自己的创新为自己准备了掘墓人,创新能够让一个帝国衰落,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的确如此。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互联网有它自身不可抗拒的原理。第一个原理就是互联网本身是分布式的,扁平化的,去中心化的。分布式、扁平化必然导致去中心化,而去中心化的结果就是对权力的消解。这是互联网与生俱来的特性,没有人可以和它对抗,美国同样不能,如果说这个原理还不足以充分预证美国要衰落,那么我们再看第二个原理:互联网还将去货币化。先看一看今天我们的远程交易、电子货币、刷卡消费、网上购物等,这些东西正在使纸币——国家的信用创造,一点点退出交易的舞台。也许人们会觉得很疑惑,即使是这样,电子货币、刷卡消费,我刷的不还是美元和人民币吗,它不还是货币吗?但是,我们知道现在有一种电子货币叫比特币,这是一种非政府信用创造出来的“币”。其实是一种还不能算货币的“币”,这种币本身也许并不重要,但它却预示了一个时代的到来。比特币将来肯定要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它甚至不会成为未来的货币,可它所秉持的一种技术——区块链技术,却是我们必须重视的可以颠覆现实生活的技术。它将可能把我们带进完全取代政府信用创造的时代,甚至直接把我们引入到个人信用创造的时代。而那个时代到来的时候,政府的信用创造也就是政府发行的货币,将不复存在。美国依赖美元做为它最主要的霸权,当去货币化和去权力化这两样东西都发挥作用的时候,没有了美元霸权,又没有了政治的霸权,美国自然要衰落。就此意义上说,美国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

想明白这点,就知道为什么今天中国遇到的所有麻烦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是因为美国比我们想得远,看得深,才为了防中国之“患”于未然,处处给我们制造麻烦。这也就是美国为什么要实施亚太战略再平衡的根本原因。

这一进程本与中国的崛起没多大关系,可是美国却误认为它的衰落与中国有关,它以为它可以通过打压中国改变美国衰落的命运。这给我们带来一个问题,美国不管有没有中国崛起它都会衰落,可是对于中国,有没有美国的打压却对中国能否顺利崛起至关重要。今天,美国的这种战略误判直接给我们带来了巨大压力,这种压力不是虚幻的,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的压力。这种压力让我们既无法回避,又不能正面冲撞,因为发生中美正面冲撞,中国崛起的成本就会太过巨大。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这一压力?“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就是在这种困境下,既是我们的主动选择,又是一种被迫的选择。

它究竟要平衡什么?它真的要在中国与日本、中国与菲律宾,中国与其他有争端的国家之间,实现一种微妙平衡,扮演平衡者的角色吗?当然不是,它的目标就是一个,平衡掉中国今天大国崛起的势头。

今天,美国对我们的压力就是在给我们挖一个又一个坑,让中国往里跳。先是推动日本人搞钓鱼岛,让中日之间出现钓鱼岛争端,直接导致中日韩东北亚自贸区毁掉,由此延迟了人民币国际法的进程;接着,美国支持菲律宾在黄岩岛上与中国搞争端,基本导致了东盟与中日韩10+3这一前景的瓦解,然后给美国搞TPP铺平了道路,今天我们又要面对和韩国进行“萨德”部署的争端,那么接下来就可以看到,中韩自贸区也将吹掉。所有这些,都是美国在给中国挖坑。怎么摆脱困境?“一带一路”,就是我们别无选择的选择。

美国真的是喜欢战争吗?他们是为美元而战!

三、“一带一路”要解决什么问题?

人们都说,美国这个国家的强大,是由于有三大支柱——货币、科技、军事。实际上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真正支撑美国的是货币和军事,而支撑货币的则是美国的军事力量。

有很多学者一上来就把“一带一路”描述的非常的宏伟,什么打通欧亚大陆桥,连接亚欧非,一条彩虹横贯东西,云云,甚至现在就开始规划究竟是在雅典,还是在马德里,还是在法兰克福落地的问题。你考虑那么远有用吗?打不打通欧亚大陆桥,与欧洲人多做几单生意,对于今天的中国,有那么重要吗?“一带一路”今天要承载的根本不是这个使命。“一带一路”要解决什么问题?要解决中国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与美国在最后的大角逐中,如何确保既不两败俱伤,还要最后胜出。对于今天中国来说,我们只有未来十年是最重要的时间节点,假如我们还有战略机遇期的话,这就是最后的战略机遇期。我们已经用完了两个,现在第三个还没有到来,我们要主动去塑造它。“一带一路”就是要塑造我们的战略机遇期。怎么塑造?首先要解决最紧迫的现实问题,其实就是解决两样东西。一个是习主席提出供给侧的改革问题,供给侧的改革不能完全指望在国内完成。“一带一路”是我们完成供给侧改革的非常重要的途径,因为它要替我们解决中国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第二个就是要解决我们人民币存量过高的问题,如果不解决这两个问题,我们自己就会被自己制造的洪水淹死。如何解决?就是要把中国的过剩的产能,过高的人民币存量释放出去。尤其是通过陆上丝绸之路带——这是“一带一路”的重点——把这一巨大能量释放出去。

全世界所有国家军队的打仗都是烧钱,但美军打仗虽然也烧钱。但却能一边烧钱,一边为美国挣钱,这一点,其他国家都做不到。只有美国,可以通过打仗获得巨大的利益,尽管美国也有失手的时候。

四、“一带一路”的重点在陆不在海

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为了什么?当然,石油作为现在重要的资源,美国肯定是想获取的,但是美国真正意义上其实是为了美元。美国在发动这些战争之后,没有说去拉石油,但是,油价却从战前的38美元一桶,一下子飙到了战后的149元一桶。

有人说“一带一路”要两翼齐飞,其实我们先不用过分看重海上丝绸之路,因为海上丝绸之路就是贸易之路,从古到今它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有海禁的时候,它曾对中国经济乃至历史产生过影响。而对于中国今天要解决我说的两大问题,海上丝绸之路的作用要小于陆路。只有陆上丝绸之路才是最重要的,陆上丝绸之路为何有助于解决这两大难题?因为我们周边的这些国家都是穷国,它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钱,也没有钢铁水泥,而这些都是他们所少,我们所多。我们今天正需要把我们的钱花出去,或通过贷款的方式贷出去,同时还要把我们的过剩产能输送出去。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人在“以邻为壑”?把国内的困境和麻烦转移给别人?这种看法不对。因为在过去将近30年里,尤其是最近的20年里,中国是全球经济的引擎,是发动机,我们上游拉动资源国家,下游拉动市场国家,我们两头拉动了世界,推进了全球经济的发展,今天我们遇到了问题,当然别人要有责任有义务替我们消化。不能你从中国的发展中只要好处,把问题全留给我们自己解决,这就不叫互利共赢。要想互利共赢,就必须是你从我这儿得到好处,你也帮我消化我的问题。所以说,我们要理直气壮地去搞“一带一路”,

为什么这么说?道理非常简单。由于为了控制世界,美国需要全世界都使用美元。为了让全世界都使用美元,美国人在1973年下了一步高明的先手棋:让美元与石油挂钩,通过胁迫欧佩克的主导国家沙特阿拉伯,实现了全球的石油交易用美元结算。如果你理解了全球石油交易用美元结算,你就能理解美国人为什么要在产油国打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