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隐藏大山里的神秘基地 厕所里研发火箭发动机

陕西凤县有一座专用火车站,没有名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辆载有特殊燃料的转运车从这里开往秦岭深处,50年来从未间断。

秦岭深处,隐藏于大山里的“神秘基地“!厕所里诞生火箭发动机

新华社西安4月23日电
小心翼翼地踩着河道里松动的石头,83岁的傅永贵婉拒旁人搀扶,缓慢地跨过小河沟,走向对岸一座破旧的小小砖瓦房。

那里有中国曾经最大的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基地,代号067。

陕西凤县有一座专用火车站,没有名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辆载有特殊燃料的转运车从这里开往秦岭深处,50年来从未间断。

“这就是‘厕所试验室’,别嫌它埋汰,我们当年就在这里研制姿态控制发动机。”傅永贵,航天科技集团六院11所原主任设计师、中国姿控发动机创始人,在第四个中国航天日来临之际,他和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的100余名学子,走进秦岭深处的陕西凤县红光沟,分享三线创业时期的艰辛。

陕西凤县红光沟的067基地是航天科技集团六院的前身。

那里有中国曾经最大的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基地,代号067。

红光沟曾经坐落着中国最大的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基地,代号067,即航天科技集团六院的前身。

一天,067基地专门从西安请来了三位尊贵的客人。82岁的张恩昭,曾是洲际战略导弹液体发动机的主任设计师,而第一台洲际导弹的液体发动机就是刘文勤参与组装的,朱明策则在红光沟里做了30多年的发动机试车。

陕西凤县红光沟的067基地是航天科技集团六院的前身。

1969年年底,067基地11所从北京迁往三线的工作还没有开始,傅永贵是第一位到红光沟进行研制工作的设计人员,他的首要任务是“尽快研制出姿态控制发动机”。姿态控制发动机是小型发动机,推力最小不足1公斤,最大也只有几公斤。

图片 1

一天,067基地专门从西安请来了三位尊贵的客人。82岁的张恩昭,曾是洲际战略导弹液体发动机的主任设计师,而第一台洲际导弹的液体发动机就是刘文勤参与组装的,朱明策则在红光沟里做了30多年的发动机试车。

“我在北航学的是大型液体发动机设计,工作后参与研制的发动机,推力是几十吨。完全没有小发动机的知识储备和研制经验。”傅永贵开始研制姿控发动机之时,手里只有一套从北京出发前绘制的工程设计草图。

1965年,张恩昭和妻子告别北京,来到红光沟的时候才33岁,而今已是耄耋之年。

图片 2

最让傅永贵头疼的是没有试验室。1970年8月初,傅永贵开始筹建“自己的试验室”。辗转几个地方无果后,他把目光落在河沟旁立着的一座废弃厕所。

图片 3

067基地

“我当时就想着,还有这么多试验要做,耽误不起时间,在试验室建成前先临时用一段时间吧。”经领导批准后,傅永贵和同事一起改造出了一间“厕所试验室”。

洲际战略导弹液体发动机主任设计师张恩昭

1965年,张恩昭和妻子告别北京,来到红光沟的时候才33岁,而今已是耄耋之年。

“‘男厕所’是观察室,‘女厕所’是试验室,‘男女厕所’之间打上一个孔,装上有机玻璃当作防爆观察窗。”傅永贵向现场的学生们描述“厕所试验室”的构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