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

  由三联书店策划出版的《毛泽东阅读史》于昨天面市。该书从毛泽东所阅读的书籍入手,以时代为序,以代表性书籍为线索,勾勒出毛泽东一生的阅读历史,同时也从一个极为重要的层面揭示和印证了一代伟人的精神发展历程。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当我们在提倡读书的时候,不得不提到一位嗜书如命的读书人,他就是毛泽东。毛泽东一生手不释卷,终身与书为伴。不仅在空闲时间,连外出视察,毛泽东总要带上一批他想读或常读的书籍,并且这些书多得超乎你的想象。他最有名的有关读书的言论就是“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

9月8日那天,他全身都插了管子,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清醒过来就看书、看文件,共11次,用时两小时50分钟。

  《毛泽东阅读史》作者陈晋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员,多年来从事毛泽东和中共党史文献研究。他认为:“毛泽东的阅读史,从一个方面反映了他的精神成长史、认识发展史、思想升华史、知识愉悦和情感表达史。”书中,既有毛泽东阅读状况的整体概览,也有对具体书籍的细部描述,便于读者全面了解和把握毛泽东的阅读生活。

图片 1

1976年的9月9日,一代伟人毛泽东逝世。

  毛泽东一生究竟读了多少书,读过哪些书,无法作完备统计和周详介绍,但可以从他的藏书、批注、著述和谈话中知其大概。毛泽东去世后,在中南海住处留存的藏书约1万余种,近10万册,一些书中留下了他的批注和圈画。他读而未藏以及读过藏过但后来丢失的书籍,更不知几何。毛泽东的阅读不仅广博,而且专深。他的阅读重点,排在前三位的是马列、哲学和中国文史,这三类图书也是《毛泽东阅读史》的叙述重点。

直到逝世前都在读书

图片 2

毛泽东从追求革命真理的青年时代到革命战争的年代,再到建设社会主义时间,从未间断过读书。即使在毛主席生命的最后几年,虽然视力严重减退、健康状况愈来愈不好,但他老人家仍天天手不释卷。直到逝世前,毛泽东已经说不出话来,但脑子清醒,仍然坚持看书。他当时看的是《容斋随笔》和刚刚编译出版的日本《三木武夫及其政见》。

在中外历史上,像毛泽东那样酷爱读书,并且读有所得,得而能用,用而生巧的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非常罕见。毛泽东的学用之道,大体即在这读—得—用—巧之间。

毛泽东晚年图书馆管理员徐中远自述道:

毛泽东在波澜壮阔的改造社会和推动社会进步的政治风云中度过了一生,也在广博无垠的书海里游弋了一生。未知的东西,对他总有一种极强的吸引力。他试图以有涯之生,尽量包容、囊括那未被掌握的知识空间。

“延安时期,毛主席看得最多的是哲学,批注最多的哲学著作有西洛可夫、爱森堡等著《辩证法唯物论教程》、米丁等著《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艾思奇著《哲学与生活》、李达著《社会学大纲》、《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艾思奇编的《哲学选辑》、《辩证法唯物论教程》、《思想方法论》、河上肇著李达等译《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基础理论》。这几本书,毛主席在延安时都读过多遍。打开这9种著作,你可以清晰地看到书上划的各种笔迹和成段的批注。最长的是一段批注写了1200多字。大部分批注文字都是毛笔书写的,字写得很小,书写得很流畅,大多是行书字体。耀邦同志听后对我说:‘这些批注太珍贵了,对研究毛主席,对研究延安这一段的历史等都有重要价值啊!’

对普通读者而言,读书属于一种兴趣和达到自己追求的途径选择;对学问家来说,读书是一种职业习惯;对毛泽东来说,读书是一种精神存在和思想升华的必要方式,是一种生活常态,是一种历史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