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365/16写作,只为了留下一点痕迹

  与杜老师一见,我立刻感到这是位了不起的资深编辑,她明亮、和气、宽容,面对我这个孩子,她不仅读我,更是听我、问我、寻我。《格外》一年精心酿造,我在书写中长大了点儿,却在编辑那学习了很多。她的人格、眼光和能力和谐统一,才有了《格外》的风格。

他开始进行了大量的阅读,他先是读海明威的,接下来读福克纳、菲茨杰拉德、惠特曼、聂鲁达……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大家拿出了自己所作的诗兴致勃勃谈论创作的背景,他只是清淡如常地听着。这次的聚会让他觉得创作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回到宿舍,他写出了人生中的第一首诗一一《母亲,闪光的雕像》。

你的写作到底是为了什么?你有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我用书写的方式沉默地呼喊“我在”——在生命的大教室里。意外。我相信,那些意外的事情都在情理之中,我相信,那些偶遇的人们都是意中人。身外。我希望心间的意念与身外的景象和睦相容,乘兴而来,不兴不归!窗外。窗外的时代,窗内的人,一起变迁与守望,彼此

他的老师建议他把这首诗投稿出去,不久《母亲,闪光的雕像》就在《西藏文学》发表了,这为他的诗歌创作打了一剂强心针,他从此开始了诗歌创作。文学上的成就,让他调入阿坝州文化局《新草地》文学刊物做编辑,也就在这时,他开始滋生了写作的“野心”,他把自己的写作形式从诗歌转向了小说。当他的中篇、短篇小说顺利地在《四川文学》发表,并且出了第一本小说集《旧年的血迹》后,他成了别人的榜样,无疑地,他的一步步走来在很多人眼中都是成功的。

365/113

  这一词印在心里,我走了些地,见了些人,读了些书,做了些事。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格外”的陌生感,因为那地那人那书那事无不充实着新的“格外”涵量,正如这本书中长者、师者、友者对它的不同理解。《格外》是共写、共读,是“各如其意”,是“其义自现”。

他怀着满腔激情走出家门,翻越雪山漫游若尔盖大覃原,他有时风餐露宿,有时与藏民们坐在草地上看疾走的云,喝酒啃牦牛肉,感受自然馈赠给他的一切。很多人都对他在写作巅峰时突然停下来做这些没用的事感到费解,他却云淡风轻地说,即使有远大雄心的人仍需停下脚步,安静欣赏自然赐予的美好,所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2018年2月12日,周一,晴

  怎么说,看看别人怎么写;老师的讲书说,要辨弦外之音,要品言外之味,但更要知其就里;世上的好书说,语言能尽,其意无穷,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然而,正当自己有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一样闪闪发光,他却迎来了写作的“低谷”期。他的内心陷入了茫然和怀疑中,他一次次问自己写作的初衷是什么?一连串的问号在他的脑海里跳动着。直到有一天,他翻看着陶渊明的《止酒》:“坐止高荫下,步止荜门里。好味止园葵,大欢止稚一T-。平生不止酒,止酒情无喜。”合上诗集,他像是想明白了些什么。

第16篇总结。


1

又一周结束了,又一周开始了。

从放假开始,我就感觉着日子过得飞快,一天什么也没做的感觉,就又结束了。

岁月如流水的感觉,在这个假期的感觉特别明显,一种苍老的心态,在这种感觉中滋生得格外明显。

无论是凌晨起来,还是夜间临睡时,看着手机,看着书本,我就在问自己,我的阅读,我的写作,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上周,我写了文章《你忘了自己的写作初心了么》,反思自己在简书写作的各种心路经历。

这一周,我想说说我来简书写作的目的,我为什么要写作。

2

既然是总结,就离不开简书的主页:

图片 1

主页显示。

这周,书写字数依旧两万左右,是我满意的速度。

放假了,时间上看似多了,但是因为其它事情增多,用来写字的时间依旧是紧张。每天忙碌完毕,躺到床上,写文的时间才算开始。

因为夜深,无法语音书写,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在手机键盘上触动,速度自是蜗牛一般慢。不过,因为慢,看字的节奏也慢了,正确率也就提高了不少,最起码,被朋友挑出来的错别字减少了许多。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3

接下来,看看这周的统计吧!

图片 2

第16周更文统计

自从成为首页的推荐作者,有一两周的时间,每次发文出来后,都是秒推热门,即便还没有一个人来读,也被推荐,这令我很是不安。因为秒推就意味着秒沉,这不是我想要的事情。

因为这个推荐,我在热门却没有看到自己的文章。过了几天后,我才发现了一次,是365日更营推荐到热门的,小心眼里就以为是女神无戒所为,就找到门上去请求不要秒推。

为这个,无戒笑我,但没有做解释。又过了几天才发现,首页通过后,无论文章投稿到哪个专题,都会被推荐的,我这才恍然大悟过来。

4

职场小说编辑找到我,要我给天使班这个文集做个目录出来,他们预备推荐。

我就很听话的做了个目录出来,还大张旗鼓的四下投稿,结果可想而知,连载专题拒稿,长篇小说拒稿,行业故事也给移除了。

我吓了一大跳,目录这些地方都不要?

私下里问唐苍,我才搞明白,这些地方都不要作品目录的,只要文章。

于是,我赶紧把这个目录私藏,还有两个专题没有通过,也赶紧撤回来。

来简书快一年,写了几十万字,居然对简书还这么一窍不通,想起来真是脸红心跳,羞愧万分!

5

看着简书主页里的六十多万字,我在心里一个劲地问自己:你到底为了什么在写文章?

为了什么写文章?这也是我思考了很久的问题。

想起来刚读中学的那会儿,我遇到一位热爱读书又热爱写作的老师,虽然他读得不好听,写得也不咋滴,但是那个阶段,却点燃了我的写作的欲望。

每次写完作文后,这位老师都要拿去批改,从错别字到标点,从病句到用词,一篇作文被批改得一片红光。

那年书读完,我离开那所学校,这位老师还送我一本书,一个笔记本,笔记本的扉页上,还有一段话。

那段话是这样写的:

如果你提笔,是因为你怀有热情。写出来的文字,要让人感到温暖,感到阳光,感到向前行走的力量,这样才是最好。

6

中学毕业后,我有一年时间没有上学。

不过,我每日里去图书馆看书,图书馆的下班点到了居然不知,被图书管理员锁在图书馆里。适逢周末的时候,一锁就是两天。

两天不吃食物不喝水,我现在无法回忆起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而那个时候,只是抱着书本度日,把图书馆里的书几乎读尽。

那个时候的阅读,应了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海量阅读。不管什么书,只要能看进去,就打开来读,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可以说是是书不拒。

也许就在那样的阅读中,被书籍奠定了三观,知道了善恶是非,知道了真假美丑,知道了怎样的书自己喜欢,怎样的书自己排斥。

那个时候,我在想,我会不会有一天也写出来一本书,躺在哪个图书馆里,被哪个孩子读到?

7

读师范的时候,我选择了文秘班。

在那所学校,文秘班意味着写作班,有着好几位文学老师,讲古代文学的,讲现代文学的,还有专门讲写作的。

既然是写作班,就免不了要写作。一开始因为肚子无法充饥,而来也是所学的专业需要,开始大量地写起文章来。

在全国甚至地方获得一些奖项之后,有一位文学界的前辈告诫我说:“写作,要与时代接轨,与生活并行,要担当起给人阳光和温暖的力量。”

为这句话,我思考很久,但是,阳光与温暖的词语也就入驻了内心,无法再抹去。

8

毕业之后,我始才认识到读书与写作,是我最会做的事情,除此之外,我是啥也做不好。

这时候,我才开始大量的书写小文,被一些编辑认可为阳光作者。甚至于只要报纸改版,需要新的作品支撑,我的文字就会被编辑放在信任的位置,给其他作者起些引领的作用。

书写归书写,读书归读书,虽然也是笔耕不息,但是毕竟缺了一份自律,一直没有能力书写一个长篇文稿。

其实,也不是没有,在零九年到一二年的时间里,也在书写长篇,有了六七万字了,都放在自己电脑上。不曾想,被一些意外的原因毁掉了。

之后,多年没有再写文章了,直到遇到简书。

9

来到简书,我最关注的是谈写作的专题。

每周一,对自己或对自己看到过的文里出现的问题,我总是进行总结。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有这样的内容:

读的最终目的,还是写,还是要求能写出像样的文章,能经得起实践和推敲的文章。文以载道,目的还是载字。这才是为人的目的,为人的需要。作者需要在文章中载入一种道理,载入一种新鲜的生存之理,由此说:写作是一种担大义的行为。

这样的表述,我所写的,可能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是,我以为这是我努力的方向所在。

10

英国诗人华兹华斯有句名言:

制成笔的羽毛,是从天使翅膀上掉下来的,它追叙那些善良的人们的生平。

我想,这句话对我来说是最合适的,乡野间的小女子一枚,无法担当大义,那么,就让我的笔来记录一些善良吧。

让我看到的,听到的,遇到的,甚至想到的一些善良的人,把他们的故事记下来,留下我来这世间的一些痕迹也是好的。

这是不是也迎合了一位名人斯特凡•赫尔姆林的话语:

人不是因为担心死而从事写作,而是担心死后没留下什么痕迹。

写作,的确是为了留下一点痕迹,如我心里想的,留下温暖,阳光的痕迹。

11

周日早上起来,发布文章,忽然发现首页的推荐作者没有了。

其实,这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这一周来,尤其是这三天,给首页投稿后,总会有些收入和审核中闪动,前两天,闪着闪着,收入了;今儿呢,闪着闪着,就成为审核了。

被首页收入,被推荐首页是一种认可,也是一种接纳。两周来的秒收秒推我还没有适应过来,这会又回去了,对我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呢?

话再说回来,写文章出来后,会被谁读到,都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享受了这个书写的过程,这是用金钱和荣誉无法换来的一种滋味。

写文章,是自己的一种活在世间的证明,这些文字存在着,告诉自己熟悉的朋友,我还在有意义的活着,这就够了。

写作的目的,说到底,不就是为自己的生命留下一点或轻或重的痕迹,不是吗?

  《格外》,来自欣赏的眼和善良的心,来自长者对孩子的无条件相信。他们启迪着我“良知”与“善行”,而这,正是《格外》生命的开启、通行与追求。

读完小学后,他想继续读初中。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父亲的时候,父亲却希望他可以留在家里帮忙放放牛,家里实在负担不起那么多孩子的学费了。让母亲担忧的是,离家里近的学校也有50公里路,这么小的年纪每天来回走这么远的路怎么吃得消?他却望着母亲眼神坚定地说:“我不怕,只要可以继续读书就值得!”

图片 3

  《格外》帮我找到一种连结内外的方式,介质是心灵,途径是写作,目的是分享。我“在”,在外界,在内心。

恢复高考后,他上了本州一所师范学院开始了正规的汉语学习,两年后,他被分配到一个比自己村庄还要偏僻的山寨,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

文/涅阳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