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人工智能出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

  原标题:人工智能出版诗集? 人类连写作这块阵地都守不住了吗……

北京7月1日电“小冰的这部诗集是学习、模仿的产物、是记忆和重新组合的产物。”“不是人话,没有人味。”对于人工智能“小冰”的诗集,知名诗人欧阳江河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马云曾在演讲中说过这么一句话:对于制造业来讲,勤奋一定是次要的,因为人再怎么努力勤奋,也不可能比得过一台机器;要振兴“制造”就必须“智造”,它的核心便是人的创造力,这是机器无法替代的。

  我负了爱我自己的生物

欧阳江河,原名江河,生于1956年,四川泸州人,诗人,诗学、音乐及文化批评家。1979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代表作有长诗《悬棺》《玻璃工厂》和《傍晚穿过广场》等。

图片 1

  我却温了你的眼睛

日前,人工智能“小冰”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出版了,引发关注。公开报道显示,这本诗集是“小冰”用100个小时,“学习”自1920年代以来519位中国现代诗人的所有作品,并进行了多达10000次迭代后完成的。但在欧阳江河看来,这本诗集中的文字“忽略了诗歌很根本的东西”。

这话还未凉,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便让“机智”成为了现实。在年初的围棋智能程序AlphaGo对人类50连胜之后,机器与人类未来的纠葛便越发拉扯着每个人敏感的神经。

  我生了时代的心

图片 2《阳光失了玻璃窗》书封。

高晓松就感慨到,“为所有的大国手伤心,路已经走完了。多少代大师上下求索,求道求术,全被破解。未来一个八岁少年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战胜九段,荣誉信仰灰飞烟灭。等有一天,机器做出了所有的音乐与诗歌,我们的路也会走完。”

  我将说出我的眼泪

诗歌是小冰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在相继“扼杀”了蓝领和国手之后,人工智能又欲将艺术玩弄于代码与方程之间。

  无限一切的生物

在欧阳江河看来,诗歌需要有原创性,并要体现诗人的个性、独特性。“这些和诗人的才气、对世界的理解、他们的世界观、他们的疼痛、他们对时代的看法、对命运的感受等等都有关。所有这些综合起来,才构成他们彼此之间完全不同的诗歌。”

我负了爱我自己的生物

我却温了你的眼睛

我生了时代的心

我将说出我的眼泪

无限一切的生物

也没望见来复苏的大地

世界悲剧的角色

那时候的人们

——小冰《世界悲剧的角色》

  也没望见来复苏的大地

但人工智能只是从已经写出的诗里进行模仿、重组。

如果不说,谁能想到这首略带伤感的现代诗竟是出自机器之手。它选自刚刚出版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而作者,正是机器人小冰。

  世界悲剧的角色

“我认为我们应该尊重诗歌的原创性,写的不是已有的诗的重新组合,写出的应该是诗歌史上还没有被写出来的东西。这一点小冰根本不可能做到。人工智能一定是根据已经写的诗进行重新的编排和整理。”欧阳江河反问:“你熟读杜甫所有的诗就能成为杜甫吗?学习、组合李白的全部诗之后就能成为半个李白吗?是零的可能。所以人工智能不能写出真正意义上的、原创的诗歌。”

据出版诗集的湛庐文化介绍,小冰师从于1920年以来519位中国现代诗人,经过对几千首诗10000次的“学习”,才获得了现代诗的创造力,而人类如果要把这些诗读10000遍,则需要大约100年。

  那时候的人们

图片 3资料图:2012机器人世界杯足球赛在德国马格德堡开幕。

图片 4湛庐文化为小冰诗集举办的发布会现场标语

  ——《世界悲剧的角色》

诗歌写作背后的广阔性

在出诗集之前,为了测试小冰的创作水平,开发公司微软曾让小冰化名在报刊、豆瓣、贴吧和天涯等多个网络社区诗歌讨论区中发布作品,甚至还引起过不少网友的共鸣。让人细思极恐的是,截至到这本书出版,还没有人在网络上发现这位突然出现的少女诗人其实并非人类。她已不在是简单的模仿,而是一种有意识的创造,文中但凡提到的“我”,都是指虚拟意识中18岁的小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