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分会场报道 BIFT中华民族服饰文化国际研讨会

  由江南大学崔荣荣、牛犁所著的《明代以来汉族民间服饰变革与社会变迁(1368—1949年)》,介绍了明代以来汉族民间服饰的历史演变,分析了汉族民间服饰变迁的社会原因、政治原因、经济原因,从社会层面挖掘服饰现象背后的文化深度,归纳总结出女性作为服饰制作的主体,在社会角色中的地位变化对于民间汉族服饰变迁的影响。不同于其他注重分析服饰现象的服装史类书籍,本书更加注重影响服饰变迁的原因分析,有助于更好地理解汉族民间服饰的变迁,是一部穿在身上的历史。

为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进一步加强中华民族服饰文化研究,推动北京服装学院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
“中华民族服饰文化研究”与北京服装学院“中华服饰文化研究”工程的顺利进行,北京服装学院于2018年11月9日至10日举办首届中华民族服饰文化国际研讨会。

  近年来,有关传统汉族服饰的实物展览或学术领域服饰文化的研究,大多集中在上层社会的服饰文化上,这一阶层服饰实物存世较多,文献资料记载比较翔实,并且服饰精美,工艺高超,代表了特定时期较高的织绣水平。除了收藏在各大博物馆的大量藏品外,私人收藏家也热衷于对这一部分服饰品的收藏,市场上流通的商品较多,加之利润空间比较大,形成一种买卖流通的良性循环。相反,汉族民间服饰文化的研究相对较少,这与目前民间服饰研究面临的窘境有一定的关系。一方面民间服饰由于自身阶层的局限性,虽然制作精美,但大多是家庭式的内部流传,民间服饰特别是劳动阶层的传世实物较少,流传到市面上的服饰实物也相对较少;另一方面则是家庭内的流传不具有开放性,藏品收集具有一定的困难,并且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服饰实物的历史价值,存在“人亡物绝”的现象,人一旦逝去,衣服就被烧掉,除非特别精美或者有特殊意义的服饰,否则一般不会保存下来。这在很大程度上给学术研究带来局限性。大量的传世实物是进行服饰文化研究的有效条件,一般也是服装史论类书籍研究中的难题,因为实物资料的收集都会经过较长的时期。难得的是,作者长期进行有关民间服饰的考察,并长期收集有关民间服饰的实物资料,并在此基础上创建了江南大学汉族民间服饰传习馆,该书以此为依托,以收集的大量地域广泛、种类丰富、做工精美的传统民间服饰实物为依据,以历史脉络为主线,以传统民间汉族服饰为主体,对各个时期的传统汉族服饰做了详细分类和论述,为民间服饰的研究提供了坚实可靠的实物依据,为本书内容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会议特邀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北京服装学院特聘教授、文物考古学家孙机先生担任学术顾问,众多相关院校、博物馆、研究机构的同仁前来参会。研讨会旨在汇聚学术贤能,各抒己见,深入交流。

  出于对传统服饰的好奇,我曾查阅过有关服装史类的书籍。我发现,目前似乎还没有一本书籍完整涵盖服饰文化的发型、妆容、配饰、足服等各个方面,大多是关于某一方面内容的特定论述,并且偏向于通史类服饰研究。我认为该书不同于其他服饰史类书籍的地方在于其截取明代以来至新中国成立前这段时间,不仅详细讲述汉族服装的变迁,还对不同阶层的服饰进行详细介绍,分类论述了男女服饰的历史演变及其变化趋势,图文并茂地介绍了经典的男女服饰,并对发型、妆容、配饰、足服等进行重点论述,相较于其他服装史论类书籍只对代表性服装重点论述的情况,该书有重大突破,形成一个完整的服装体系。例如,书中在讲述明代男子服饰时将其分为士人服饰、农民服饰、百工艺人服饰、商人服饰及其他服饰种类并总结出明代男子服饰变革的趋势,根据社会阶层的不同对男子服饰进行划分,女子服饰则着重介绍了代表性款式及其变化趋势。这就突破了传统服饰文化研究的局限性,为读者呈现一个系统化的服饰体系。

服饰断代历史、服饰文物考古

  本书在研究视角、研究内容、研究方法等很多方面具有突破性意义,用全新的视角审视明代以来汉族民间服饰的社会变迁,在很多方面对于服装史论的学习具有借鉴作用。书中提出了很多新颖独特的观点,如用大量翔实可考的历史文献资料论述明代汉族民间服饰呈现“求新求异”及“男女混装”的社会风尚趋势,在心学盛行与市民文化兴起的影响下人们的审美思想发生变化,出现“奢华与僭越”共生的服饰现象。再者,由于长期受中国历史文化的影响,女性一直被认为是男性的附属品,没有独立地位,该书中则对女性角色高度重视,将其作为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在其他史论类书籍中一般是被忽略的部分。书中观点认为在明代“资本主义萌芽”的商品化进程中,女性生产的女工产品慢慢抛弃传统女工的作用,出现商品化趋势,这直接导致女性家庭经济地位的慢慢转变,开始了其由男性附属品到独立个体的转变。此外,文中提到明清时期汉族才女文化及明末的名妓文化,在西学东渐、维新思想及天足运动的内外推动下,女性由闺阁走向学堂,由作坊走向工厂,由厨房走向厅堂,女装服饰出现女学生装、女性职业装、女性工装及女性社交服饰,民间社会结构由一元走向多元,社会风俗走向多元化的社会趋势。这些新颖独特的观点从不同角度讲述汉族民间服饰的变迁,不同于以往服装史类单一的从礼仪制度出发的思维角度,着重对上层服饰文化的重点论述,该书多角度去看待汉族服饰变迁的社会现象,有助于对汉族民间服饰文化全面的学习。

西南大学 教授

  精美的传统服饰是我们祖先审美情感和智慧的结晶,但是习惯于快餐文化和休闲文化的现代人,早已经数典忘祖了,感谢这本书的作者,让我们在赏读传统服饰背后故事的同时,能重拾对传统服饰的情感。

发言人:陈宝良教授

  (作者:王臣申 单位:大红鹰学院人文学院)

论文名称:《朝代更替与华夏民族服饰文化心理变迁€€€€以元明、明清鼎革为例》

摘要:头发衣冠虽是外在的一种形式,却关乎民族服饰的心理,甚至牵涉到民族的大义。明清易代之后的时势,顾炎武的反思及其观念带有浓厚的华夏文化认同感。他的“亡国”、“亡天下”之辨,堪称典型例证。在他的心目中,“易姓改号”,仅仅是“亡国”而已;唯有“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才称得上是“亡天下”。可见,所谓的“亡天下”,就是华夏民族文化的危亡。

陈宝良教授发言现场

这就导致顾炎武对史书记载中的“微词”格外关注,并刻意加以钩稽。如文天祥《指南录叙》中,“北”字原本都应作“卤”字;胡三省注《通鉴》,在谈及石敬瑭以山后十六州赂契丹之事时,仅云“自是之后,辽灭晋,金破宋”,其下阙文一行,原本应是“蒙古灭金取宋,一统天下”,却“讳之不书”。

故宫博物院 研究馆员

发言人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严勇

论文名称:《清代服饰的等级特征述析》

摘要:在中国封建等级社会,服饰的重要功用之一是标明身份等级。清代服饰体系分为帝位、爵位、官位三个系列,每个系列包括若干等级,制度森严。清代服饰等级的特征分别在质料、款式、颜色、纹样、饰物等五个方面都有体现。从材料上看,清代特别喜欢使用皮料,皮料在服装中大量应用,在皮料规定上也是,等级高的人,用的皮料质量更高,等级低的依次往下递减。从款式上看,在清代,款式是属于制方面,花纹属于纹方面。从款式上反映等级相对少一些,基本是四开裾和两开裾的问题。

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严勇发言现场

从颜色上看,颜色上反映等级相对多一点,从男性的服装来说,皇帝的朝服使用的是明黄色,往下皇子使用的是杏黄色。当时还有皇子和皇太子区分。清王以下都使用青色和蓝色。女性也是这样排列的。从纹样上看,纹样是比较容易体现等级的,因为纹样可以变化丰富,例如大家所熟知的十二章纹。十二章纹代表皇帝最高等级,历朝历代都开始使用。从装饰物上看,例如冬朝冠的冠顶饰物的等级高低依质地从高到低依次是:东珠、红宝石、珊瑚、蓝宝石、青金石、水晶、砗磲、素金、镂花金。若同样都饰东珠者,则以东珠的数量多少来区分等级高低,从皇帝所饰16颗,到皇子、亲王的10颗,郡王的8颗,贝勒的7颗,一直递减至文武一品官的1颗。

陕西师范大学 教授

发言人张志春教授

论文名称:《云想衣裳€€€€龙与中华服饰》

摘要:众所周知,龙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广义的图腾意象。闻一多先生在《伏羲考》一文中谈到这个问题:“假如我们承认中国古代有过图腾主义的社会形式,当时图腾集团必然很多,多到不计其数。我们已说过,现在所谓龙便是因原始的龙图腾兼并了许多旁的图腾,而形成的一种综合式的虚构的生物……古代几个主要的华夏和夷狄民族差不多都是龙图腾的团族。”今天的流行歌中我们也大声唱着自己是龙的传人。那么,在中国服饰艺术的平台上,是否有龙意象的多重显现呢?我想答案是肯定的。大致说来,所谓服饰也者,人体与衣物融合的整体显现。当然,若铺展开来说,还会有更多的细部需要描述。事实上,龙意象不仅进入了中国服饰艺术领域,而且是融古通今,有着多向度全方位地积淀与渗透。谈到龙与服饰,可以从文身、具象图纹与款式、抽象图纹和色彩等层面来论述。

浙江工业大学 教授

发言人袁宣萍教授

论文名称:《从佐藤真的观察看民初丝织业的转型与纹样嬗变》

摘要:日本机织家佐藤真,1911年受聘于新创办的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任机织教员。此时正值我国丝织业从手工业向工业化转型的起步阶段,大量引进装有贾卡龙头的新式提花机,纹制业开始兴起,与此同时,服饰及其纹样也从传统向现代转变。佐藤真在教学之余对杭州丝织业作了详细观察,并著文向日本国内介绍。从佐藤真的观察分析民初服饰纹样的嬗变,除了人们审美观的变化外,新技术的引进、设计方法的变革和激烈的市场竞争起到了直接的作用。

北京服装学院 教授

发言人杨道圣教授

论文名称:《沈从文与服饰史研究的三重证据法》

摘要:沈从文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实际上已意识到服饰史料的三个类别:实物、图像、文献,惜其未能详尽其言。本文从其中分析出最适合服饰史研究的三重证据法,并结合罗兰€€巴特对于服饰符号体系的三分进行了进一步阐述,提出运用三重证据法研究中国服饰史的重要意义。

清华大学 硕士研究生

发言人罗婷婷

论文名称: 《《仪礼》诸侯之士玄冠考》

摘要:礼经中数见玄冠一词,但对其具体形制却鲜有论及。本节在《仪礼》丧冠与汉代冠制的基础上,推拟出玄冠基本形制特征,如冠、武有纰,冠、武不相属;通过文献整理,对历代礼图对
“缩缝、横缝”的理解提出质疑:认为礼图对《礼记》经文理解有误,玄冠应先缩缝再横缝;又解释了€€与缨的关系,对影响力较大的孔颖达、黄以周的两种说法提出商榷,认为€€是与缨别材,另结于颔下的装饰物。

西南大学 教授

评议人陈宝良教授

陈宝良:古代的服饰很重要的是礼的等级问题,现在所谓穿衣戴帽是凭个人的喜好,那是一种生活层面。但是古代的服饰从实用性,到礼仪的出现规范人们的生活。礼仪的中心内涵代表一种等级制度,这种等级制度跟生活实践有一定差距。刚才有老师提到,礼仪是理想化的意识形态,制度和生活实践有一定的差别。很多时候服饰体现的是重大场合、朝会时会穿。我觉得生活实际之外,还有追求时尚的概念。

刚才罗婷婷的介绍,讲到对《仪礼》的士、玄冠的考证,事实上有一些实物的印证很重要。在考古当中发现祭祀的一些礼器、服饰上古时期几乎没有,从这些研究方法上也存在一些问题。

陈宝良教授评议现场

杨道圣老师提到三重证据,这是服饰史研究当中需要加以贯通的。各个行业的服饰,来自各个门类、学习背景、服饰研究者,需要有一个互相之间的沟通。

张志春老师讲述了关于龙纹的研究,龙饰也是古代服饰最高的画式,龙作为衣冠文身的形式,是文化转型的过程。龙如何在服饰制度中体现,除了服饰的实物研究,通过图像、文献考察出来。

主持人包铭新教授

实物方面越往后越有时代性,袁宣萍老师对于佐藤真的研究来看,所做研究的都是真实的参与者,也见到了实物。这种技术的改变,对服饰史在细节的研究中,都很有帮助。我们知道服饰史的研究和文化、生活离不开,某种程度上又受到经济和技术的约束,技术也很重要。在研究服饰上,很多纺织肌理的变化,包括花机、花样的出现,都是一种技术改变,这使服饰文化产生很大的变化。

台北故宫博物院 研究员

发言人研究员阙碧芬

论文名称:《西藏地区古代丝绸传世品探析€€
以阿尔伯塔大学博物馆典藏品为例》

摘要:华丽的丝绸至今仍受到收藏家的喜爱与珍藏,然织品材质脆弱、保存不易,传世品十分有限,在海外私人收藏家或博物馆却仍可发现不少精美的中国古代丝绸传世品,其色彩依然浓艳,图案设计古朴传统,甚至多数还带有明清宫廷的风格特色,耐人寻味。经过笔者的好奇探究,发现这些华丽的传世丝绸,多数来自于西藏,在笔者目前服务的加拿大阿尔塔大学博物馆藏品中,典藏一批精美的古代西藏袍服与织品,从其外观色彩图案判断,使用的面料当可推至明清时期的古代丝绸,本研究即介绍这批丝绸的款式、种类、图案等,探讨其来源及与明清丝绸的关联。

长春师范大学 教授

发言人郑春颖教授

论文名称:《服饰学视角下的德兴里古墓壁画研究》

摘要:德兴里壁画墓独具特色的墓葬结构,丰富的壁画图案与墨书文字为研究这一时期古代东亚壁画墓的分期与编年,古代东亚社会的政治变迁与文化传播,特别是公元4世纪中叶至5世纪前期高句丽壁画墓的演进历程以及高句丽社会文化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重要参考资料,引起中外学界广泛关注。

中国学者刘永智、康捷、安志敏、孙进己、朴真€€、孙泓,日本学者上原和、田中俊明、佐伯有清、武田幸男、东潮、门田诚一,韩国学者金元龙、孔锡龟、朴京子、全虎兑,朝鲜学者金勇男、朴容绪、朴晋煜、孙永钟等人都有专文研究,其他诸如美术考古、图像学、神话学相关研究论文更是不胜枚举。从其发现至今40年间,学界争论焦点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墓主“镇”的身份、官职、经历及其与高句丽的关系,另一方面是壁画图案的性质与内涵及其在高句丽历史文化研究中的地位、作用与影响。墨书文字与相关史料的识读与剖析是学者们最常用的研究方法与研究路径,同时也是得出结论的核心论据。目前图像学研究多集中在墓主像、莲花、树木等个别图案。国内学者虽有人以壁画人物服饰作为佐证依据,但仅限寥寥数语;国外学者曾对德兴里壁画服饰进行整理,但其研究局限于就服饰论服饰,并且服饰辨识中一些观点有待商榷。

服饰具有民族性、地域性、等级性、礼仪性等社会属性,特别是古代服饰在满足保暖与审美两大基本需求之外,服饰造型、颜色、纹样的差别与政治观念、民族立场、宗教信仰、文化影响等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墓葬这个密闭的空间内,以墓主像为核心的壁画人物服饰群像是分析墓主精神世界,探究墓葬性质的重要媒介。有鉴于此,本文在对德兴里壁画墓所绘人物服饰系统梳理的基础上,尝试透过服饰解析这一新视角,为旧观点提供新佐证,以“新”资料推演新见解,企盼借此能推动德兴里古墓壁画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化。

西安美术学院 教授

发言人石历丽教授

论文名称:《再论唐代披帛的流行性€€€€以唐墓壁画图像为例》

摘要:从着装的文化环境看,唐代披帛并非偶然出现、单一来源,作为世俗宫廷女装的必备饰品和舞蹈服装的重要道具,披帛代表了唐服饰文化发展的流行特色和创新精神。开放的社会文化氛围、先进的纺织技术与机械化、体系化的染料与织物奠定了披帛的多元化质料。在女装造型的衍变中,披帛以丰富造型与领型及衣襟搭配而装饰整体服饰,至盛唐呈现出丰富新颖的披着方式而日臻成熟,成为中西方与本土服饰文化交融的佳证。

台湾《汉声杂志》 编辑

发言人《汉声杂志》编辑陈诗宇

论文名称:《宋代全套公服的结构与穿着层€€€€以新发现的南宋赵伯€€墓服饰为例》

摘要:中国古代成套服装包括很多层次,每种服装的结构样式均有不同,各种形式错综复杂。本文通过近年完整出土的南宋赵伯€€墓全套公服,结合文献和实物、图像,对宋代公服包括内层的穿着和结构做一探讨,并梳理其演变源。

西南大学科研助理

论文名称:《“首饰”与“花钗”:新出土唐代女子礼服首饰定名再研究》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摘要:通过对两件出土头饰€€€€隋炀帝萧皇后及唐河东县君裴氏“冠饰”的考察,有关隋唐时期女子礼服头饰形制方面的诸多问题取得了新的认识。不过,现有研究对礼服头饰的定名却仍有待商榷。鉴于此,文章通过梳理文献和文物,对相关问题进行了重新考证。指出唐人当依前代制度将后妃命妇礼服头饰归属“首饰”而不名之曰“冠”;同时,“首饰”又是皇后、皇太子妃礼服首饰的专称,内外命妇首饰则仅称“花钗”;礼服首饰中的花枝形饰物则应称“花钗”而非“花树”。文章同时还简要分析了礼服首饰流变背后的相关礼制问题。

华中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

论文名称:《《急就篇》纺织服饰信息考辨三则》

摘要:《急就篇》里蕴含了丰富的纺织类名物信息,但学界多从注解和内容等角度来审视,从技术史和纺织服饰史的角度来检审则相当缺乏,导致一些错误的解释盛行。笔者结合文献和考古材料,提出《急就篇》“锦绣缦€€离云爵”句中之“爵”是“朱雀”而不是注解中常见的“孔雀”;马王堆汉墓出土之“隐花波纹孔雀纹锦”应依据《急就篇》“春草鸡翘凫翁濯”一句释读为“隐花波纹凫纹锦”;此外,《急就篇》第十二章“旃裘蛮夷民”中的“裘”也并非华夏乃至汉族的鄙夷之物,而为华夏民族推崇之物,释文错误皆因未对“旃裘”做出正确的解读。

浙江工业大学 教授

评议人袁宣萍教授

第二场六位学者的发言都很精彩,有人从图像,有人从文献中研究古代服饰,可以说材料非常的详尽,考证相当有说服力。下面就我个人想到的一些问题讲述一下。阙碧芬老师的文章,让我们看到西藏地区明朝时期的一些服装,流入到西藏以后的变化。这个题材非常的新颖,西藏的服饰跟汉族地区还是有区别的。我曾经对唐卡中人物的穿着进行分析,发现其与汉地的纹样有很大区别。但大量使用中原地区生产的锦段,特别是江南地区制造的东西。在今天,西藏地区的寺庙也是一样,保留着明清时期的织物,这个里面还有很多的题材可以挖掘。关于汉藏之间的织物交流和影响,不同文化之间的相遇,以及对于款式的改造。似乎是汉帝的织物传播到西藏,我不能够明确在西藏的服饰当中,是不是也有所影响,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角度,希望大家可以在这个领域里面进一步做交流。

郑春颖老师的文章也非常好,从她的文章里可以看出来她应该是高句丽研究的专家。我想郑春颖老师不仅仅是研究服饰,研究服饰只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我还是非常认同壁画上的人物对墓主人的民族认同与他的政治、文化信仰直接相关。非常可贵的是,没有就服饰本身论服饰,从服饰研究出发试图揭示服饰背后的象征,也是图像学研究的真实目的。可能这个真相的揭示每个人有不同看法,但是这样的研究方法我觉得还是非常好的。

主持人杨道圣教授

石历丽教授的文章做的是披帛研究,这种披帛作为装饰物什么时候传入中国?它的形制和分类方式分析的很详尽。图像中可以看出来,这个披帛还没有发掘实物,我们对它的形制和创作方式可以进行研究,对它的面料推测比较困难,只能从它飘逸的艺术形态推断可能是丝绸,也只能说是一种推测。我比较认同披帛的形式可能来源于外来文化,而且可能与佛教的传播有关系。因为考古资料的欠缺,而且关于披帛文献资料记载非常少,所以对披帛的描述,更多是从图像学方面进行诠释,这个里面要进行所谓深描有点困难。
这里提出一个个人问题:披帛最初是女性的服装,还是最初男女同用的?这里面不太清楚,各位可以再讨论下。

陈诗宇老师的论文,从实物出发,结合文献的资料,对宋代宫廷的结构和穿着形式进行分析,我觉得非常好,因为服装不仅仅是用来看,还主要用来穿。光对服装的形制研究不够,还要让它穿上去。这方面在以往研究中比较欠缺,完全从实物的穿着方式来考证,我觉得对服装史研究还是很有帮助的。这篇文章注意到葬礼的穿着跟日常穿着的区别,所谓今天的寿衣跟死者生前的穿着有很大的区别,这可能跟死者的文化认同和身份有关系。关于这方面的文化兴趣研究,我觉得也很重要。我想请教一个问题,刚才陈老师讲到花色锦袍,在我看到的图像文物中,好像汉族男子比较少穿时尚的锦袍,往往少数民族愿意穿。这个在图像中没有看到,但是文献中有。

欧佳老师从训诂学的角度研究是比较新颖的。我们做服装史研究的,可能在文献学和训诂欠缺一些,如果其他史研究的专家能够进入到服装研究,对推动服装史的发展有很积极的意义。唐代大量的有麟的种植物来做服装,“麟”从它的结构来看,汉代称之为麒,汉代麒织物唐代大量出现,到底称它为麒还是称之为麟,这里面有两难的选择。古代的名称如果非常明确的话,就可以认同这一观点。如果古代本来有不同的名称,这个如何定名?这篇文章把古代的首饰、花钗做了一个解释,更重要把背后的礼制规范做了研究,非常好。

还有韩敏老师对《急就篇》做了诠释。其实《急就篇》在我们读研时我们的老师也做过这方面的研究。相关文章发在内部刊物上,那本刊物叫《丝绸史研究》,没有对外公开发行。我在这里提到,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这里面关于爵的问题,关于孔雀是凫的问题,文章里都有说明。关于旃和裘的问题,都做得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