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李瑛,河北省丰润县人,1926年生于辽宁锦州。少时家境贫苦,未及高中毕业便被迫流浪。1945年考入北京大学,同时从事进步学生运动。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等职。16岁开始写诗,长诗《我的中国》《一月的哀思》广为流传。至今笔耕不辍。

我喜欢在春天,最好是阳春三月回到故乡。

  我贫穷的故乡在哪里

在这个百花盛开莺歌燕舞的时节,我喜欢回到故乡温暖的怀胞,需要眺望大地的绿,感受乡村诗一般的宁静,以弥补我久困樊笼的疲惫身心。我喜欢漫游在儿时放牛割猪菜的那片河滩或旷野,邂逅那些匍匐在大地上肆意疯长的青草,还有那那些点缀在野草之间的美丽的红花草。这些大地的天使,一朵朵,一簇簇,在河滩沟渠摇头晃脑,和着露珠,迎着清风,扬起小脸,扭动苗条的身躯,微笑着,曼舞着她们葱嫩的羽叶。尤其是她们嫩茎上开着一朵朵粉嫩粉嫩的小红花,恰似一支支小火把,把大地装扮得如一块红玛瑙。闻着这些来自大自然深处的清香,我会迷醉这水乡沃土之上。

  匍匐在燕山脚下的

我喜欢站在故乡的大堤上,欣赏小河对岸的密密的防护林。

  我贫穷的故乡在哪里

一阵风儿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仿佛千军万马在吼叫,树林里百鸟欢歌,如动听的交响乐在奏响。晴朗的早晨,阳光从片片嫩叶的罅隙中投射下来,照射到那些翠色欲滴的小草上,闪出道道金光。这时整片树木便沐浴在金色的霞雾之中。偶尔,从俊俏的枝头,飞来一群灵巧的麻雀,叽叽喳喳,遮天蔽日,从头顶掠过,望着它们消失在茫茫的天际,心弦瞬间被撩拨得波澜起伏,胸中便有无数诗句在发酵。

  到处是饥饿的石头

我喜欢徜徉在防洪林后面的沼泽地,走进大片大片芦苇中。

  到处是汗和血在喘息

这浩瀚无垠的芦苇,风来时似一片绿色的海,夜静时如一堵坚固的墙。这些茂密的芦苇,像无边的绸带,从远处缓缓地铺开,如流苏似的一直漫延到大地的尽头。芊芊芦苇啊,你这自由的精灵,在远离世俗的淡泊中,独守河岸那一方瘠土;你潇洒风流,用瘦瘦的筋骨把生命的诗意一缕缕地挑亮!

  疯长的野草

这大地的舞者啊,在沼泽上扎根,在荒野处摇曳,蓬蓬勃勃,葳葳蕤蕤,从苍翠的浅绿,渐渐化为凝重的黑色,始终亭亭玉立,倩影婆娑。即使翻越季节的山峦,静候白露降临,那满目的白花与天上的云朵融合,也伸展出难以言传的张力。倘是有月光的晚上,芦苇的阵阵馨香在如纱似雾的月光中弥散,幻化成海市蜃楼般的光影。于是月光如水,流泻在无边无际的芦苇丛林,小鸟呢喃,虫儿低吟,宁静、温和,洋溢的诗情触手可及。在这样的时候,我会随手掐断一根层层包裹的芦叶,抽出里面的芯子,用嘴轻轻地吹一吹,顿时,一种如蜜蜂鸣唱的声音,直抵肺腑。在这嗡嗡鸣唱的旋律中,回荡着故乡绿树环抱的红墙碧瓦,陌上杨柳,杨花漫舞;承载着渔舟唱晚的梦里水乡,那一抹斜阳中,牧童用一支短笛吹开水乡繁忙的农事。

  掩埋了经线和纬线

我喜欢漫游在水乡的前村后寨,看田园春色,赏故乡美景。

  为不让人找到它的位置

趁清明小长假回老家的间隙,我喜欢重新坐在村后的东荆大堤上,看远远的一朵闲云飞来,瞬间又扩散成雾,幻化弥漫,蒸腾涌动;听风声由东向西,或是由南到北地自由穿过,或是在故乡村头的那棵老木子树下蹲坐,看蚂蚁搬家,看一个个是否还像童年时那样横拖竖拽。我喜欢在庄户人的篱笆旁转悠,静静地欣赏紫红的桑葚挂满树枝,看勤劳的蜜蜂于菜花间穿梭奔忙。我还喜欢和青绿和韭菜站在一起,和她们一起唱响风中的序曲。

  匍匐在燕山脚下的

我喜欢走进农家小院,看大黄狗在暖阳中安静的卧着,小猪在墙根前不耐烦地拱着,那低眉垂耳的老牛独自站立,一边反刍,一边回忆惬意地啃食红花草的优雅情调。只有那些不安分的鸡相互争斗,公的撵,母的飞,撵上了,摞在一起尽情欢爱,那份自在逍遥,连预报农事的布谷鸟看了也羡慕。

  我贫穷的小村在哪里

我喜欢走进田野,品尝这用人力创造的自然风光。几场及时的春雨是神奇的催发剂,把块块麦地织得密密麻麻,绿得冒油。那些金黄的油菜花,在地平线上晃动着可爱的笑脸。秧角田里,根根早秧苗挺得像绿色的钢针,在春风中弹性十足,昂首挺胸接受春风春雨的洗礼。田野里肥壮的水牛欢快地向希望前进,咧着嘴笑的老农高高举起的鞭子,在空中呼呼生风。一时间,犁耙水响,奏响了春天的舞曲。在老农“啾啾”、水牛“哞哞”、虫儿“叽叽”的吟唱中,在几根香烟燃尽时,一丘丘杂草丛生的农田就耙整出来了,一汪清亮的水荡漾开去,像是一湖等待映照的春水,泛出无限深情。

  今天,要用街头的红绿灯来解释

这就是如诗如画的故乡啊!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的根已经深深扎在这方神奇的土地,她已然是我心中永不褪色的风景。

  要用广告牌、加油站来解释

  要用大人意气风发的神采

  或用孩子闪亮的眼睛

  来解释

  今天,我贫穷的小村在哪里

  夜半惊起的鸡鸣犬吠

  已夹进《村史》微茫了

  惨白的饥饿与贫穷

  已埋进历史

  只梦里玩伴的柳笛和小河

  仍留着难改的乡音

  今天,我当然要赞美它的富裕和

  用烟熏的土墙烧砖盖楼的文明

  可我仍然也眷恋墙角暖阳下

  秸秆叶子和枯蓬

  在旋风中想变成会飞的小鸟

  (没有鸟叫的城市是枯燥的)

  今天我来寻找

  匍匐在燕山脚下的我的小村

  看见它已昂然站起

  不是由于我年老怀旧

  是想告诉世界

  告诉上帝,也告诉魔鬼

  一个矢志崛起的民族

  会创造怎样的奇迹

  游植物园

  四月,细雨初停

  风,轻轻地吹着

  暖阳,甜甜地照着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一片片争奇斗艳的花朵绽放了

  有的举着醉人的酒杯

  有的提着摇曳的灯盏

  有的垂着娇羞的头,微笑

  有的甚至想展翅飞翔

  我知道它们都是多情的

  它们都有各自的性格

  都有各自对生活的理解

  都有各自对美的认识和梦想

  它们和它们埋在泥土中的根

  从不愿把心头的秘密告诉别人

  只静静地骄傲地

  把一朵朵花举向人间

  摇曳着,散出不同的幽香

  尊重它们各自的选择吧

  它们比人类更懂得

  正是由于生命形态各自的不同

  才使世界变得丰富、神奇而美丽

  怀念一棵小椰树

  那年去三亚,临别时

  在海边栽了一棵小椰树

  烈日晒得黝黑的小椰树

  爱跳爱唱爱幻想的小椰树

  像个可爱的黎族孩子

  当时他只高抵我的胸脯

  我对那座岛说,这是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