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睢水留白

  在睢(音sui)地,问睢人何谓睢?答曰:仰目也。这就有意思了,难道说睢人都是矮个子吗?我仔细观察,非也。原来,睢地因睢水而得名,地势低洼倒也是事实。遗憾的是,睢水除了留下一个名字,自身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故事一:帮敌人浇灌瓜田

  先前,睢水乃自黄河引出的一脉支流,水头在河南开封,至此始大。出睢地睢水蜿蜒流经宁陵、商丘、夏邑、永城,向东汤汤转入安徽,再转江苏注入泗水,最后静悄悄汇入淮河了。

梁国和楚国接壤,边境上两个县的人民都种瓜。梁国人非常勤快,经常浇灌,所以瓜长的很好;楚国人懒惰,不浇灌,瓜长得很差。楚国县令责备下来,手下人就忌恨梁国人,偷偷把他们种的瓜拔掉了。梁人一看,这怎么行?欺负到头上来了,赶紧请求长官去报复。县令宋就知道了就说:“唉!这怎么行呢?结下了仇怨,是惹祸的根苗呀。人家使坏你也跟着使坏,怎么心胸狭小得这样厉害?要让我教给你办法,一定要每晚都派人过去,偷偷地为楚国兵营在夜里好好地浇灌他们的瓜田,不要让他们知道。”于是梁国人就在每天夜间偷偷地去浇灌楚人的瓜田。楚国人看瓜长得很好,细心观察之后发现是梁国人干的,就高兴地向县令报告。县令又很高兴地向楚王报告。楚王听了之后,又忧愁又惭愧,拿出丰厚的礼物,向宋就表示歉意,并请求与梁王结交。梁楚两国的友好关系,是从宋就开始的。

  然而,睢水怎么竟谜一样没有了呢?本来是留白,结果白覆盖了全部。满眼空空,成了全部的白。一条没有选择的水脉,突然间就拥有了全部选择。在这个意义上看,无便成为有了。

图片 1

  可以说,睢水造就了睢地,呈现出诗意、谦卑、温柔、优雅的气质。不炫耀,不蛮横,不索取,不贪婪。它灌溉良田,哺育万物,也带来睢地漕运的兴盛。

梁大夫有宋就者,尝为边县令,与楚邻界。梁之边亭与楚之边亭皆种瓜,各有数。梁之边亭人劬力数灌其瓜,瓜美;楚人寙而稀灌其瓜,瓜恶。楚令因以粱瓜之美怒其亭瓜之恶也。楚亭人心恶梁亭之贤己。因往夜窃搔梁亭之瓜,皆有死焦者矣。梁亭觉之,因请其尉,亦欲窃往报搔楚亭之瓜。尉以请宋就,就曰:“恶!是何可?构怨祸之道也。人恶亦恶,何褊之甚也!若我教子,必每暮令人往,窃为楚亭夜善灌其瓜,勿令知也。”梁亭乃每暮夜窃灌楚亭之瓜。楚亭旦而行瓜,则又皆以灌矣,瓜日以美。楚亭怪而察之,则乃梁亭也。楚令闻之大悦,因具以闻楚王,楚王闻之惄然,愧以意,自闽也。告使曰:“征搔瓜者,得无有他罪乎?此梁之阴让也。”乃谢以重币,而请交于粱王。楚王时则称悦,梁王以为信。故梁楚之欢,由宋就始。语曰:“转败而为功,因祸而为福。”老子曰:“报怨以德。”此之谓也。夫人既不善,胡足效哉!(刘向《新序?杂事四》)

  历史有所记载,但更多的是疏漏。碎片,需要细心的拼接,却已经无法复原。

故事二:因一颗桑树引发的奇葩战争

  睢地秦时置县。春秋时期的宋襄公望母台,唐代的无忧塔至今保存完好。睢人贵五谷而重桑麻,百物茂昌。睢地马泗河,西瓜栽培历史悠久,瓜田两万亩,千百年来品质不衰。瓜有核桃皮和花狸虎两个品种,瓜纹明朗,疏密有致,瓜熟即醒,触刀即开。瓜瓣翘角分明,切面完整。口渴时,我得以在睢地品尝,此瓜甚好。皮薄、瓤鲜、肉细、汁多、甘甜、解渴。吃过好瓜,没有吃过这么好的瓜。

吴国的边邑卑梁和楚国的边邑钟离接壤,边境上有一棵桑树,两国的采桑女因为采桑叶发生争执,引起了两家人打架,结果卑梁那家人被打死了。卑梁县令很生气,带领县里的士兵攻打钟离,钟离向楚王报告,楚王也很生气,就发动全国的士兵攻打卑梁,灭掉了卑梁。吴王知道后更很生气,发动全国士兵攻打楚国,灭掉了钟离、居巢,迫使楚国迁都到郢。

  我问:价钱几多?

初,吴之边邑卑梁与楚边邑钟离小童争桑,两家交怒相攻,灭卑梁人。卑梁大夫怒,发邑兵攻钟离。楚王闻之怒,发国兵灭卑梁。吴王闻之大怒,亦发兵,使公子光因建母家攻楚,遂灭钟离、居巢。楚乃恐而城郢。——《史记·楚世家》

  答:……

图片 2

  问:一个?

历史是一面镜子,通过这些历史上的故事给我们生活中带来一些启示,那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人要气量大一些,不可以以恶报恶,仇恨永远不能消除仇恨,只会使仇恨越来越大,唯有爱和宽容才可以化解仇恨。林肯说:”消灭对手的方法是化敌为友。“同样的事情,处理的好那就是结交了一个朋友,处理的不好那就是结下了仇怨。多个朋友多条路,少个敌人少堵墙。我们处理问题要从长远考虑,选择恰当的方式。与人为善,路才会越走越宽。

  答:一斤。

图片 3

  好家伙,够贵的——我吐吐舌头。忽然想起睢地诗人苏金伞的两句诗:“在太阳的记忆中,这里有最好的早晨”。是的,晨曦下的瓜田里,瓜蔓上分明有眨着眼的露珠,有嘶嘶的虫鸣,有甜丝丝的空气,有后生村姑甜美的悄悄话儿。按照自然的逻辑,最好的早晨才能长出最好的瓜呀!马泗河西瓜,是地球上最好的西瓜吗?睢人不语,只是笑。

同样,父母是孩子的榜样,在处理孩子之间的问题时也应该本着与人为善的态度,小孩子之间的事情应该交给孩子们自己解决,家长做好引导,如果家长过度保护孩子,只会使孩子越来越依赖家长,永远长不大,永远被保护。可是总有父母保护不到的时候,如果孩子不学会自己保护自己,谁都保护不了他。孩子要学会如何与别人相处,而这种能力是需要在与人的交往中学习的。挫折使人成长,吃一堑才会长一智。

  睢水虽然没了,丢下的湖泊和沟渠却不计其数。湿地滩涂菖蒲、芦苇疯长,水里鲤鱼、鲫鱼、鲢鱼、鳝鱼居多,也有鳖、泥鳅在淤泥里欢乐。最大的湖叫北湖。除此,还有苏子湖、甘菊湖等等。沟渠多无名,纵横有序,水道萦绕,水水相接。

  睢地水域有一物,堪称一奇,曰:苴草豆。苴草是一种水藻,水中常见。然而,生豆的苴草却很罕见。别处虽也有苴草,可偏偏不结豆。怪哉。苴草豆生于淤泥中,色白,大如花生豆,形扁而略呈椭圆,味如荸荠。鲜灵灵,脆生生。嚼之,咯吱咯吱,甚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