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静中参——读买鸿钧文章_美术教师的天分讯_雅昌情报

  ◎小转铃

物欲横流之社会,画坛多躁气,画家多躁动,尤其是一些青年画家为名利四处奔跑活动,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把大量时间和精力用在燥作自己的画外功上,但也有少数能静下来的,如北京画院的买鸿钧就是喜欢静并能静下来习书作画的青年画家。他喜欢在画室里当宅男,静静地读书、画画和思考问题。鸿钧写了不少的随笔,写读书的感想、画画的体会,随笔是他静下来思考的结果。当然,鸿钧也不是只当宅男不出门,他也外出写生,他外出写生也求静,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仔细地观察,耐心地琢磨,静下来与自然对话。读鸿钧的作品,有一种树苍石古、地老天荒的感觉。树苍石古、地老天荒之境,如果心静不下来,是画不出的。当代的山水画多躁气,就是因为画者静不下来。能静下来画,就能赶走浮气躁气而得静气。古人是崇尚静气的,每逢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今天更应该崇尚静气,尤其是画画,应沉静下来研究。有静气方能入佳境。真境静中造,妙意静中得。逸气静中来,大美静中参,至道静出悟。鸿钧能于静中思天地之奥妙,天籁之希声,画山川之清气,写云水之苍茫,令人敬佩,值得赞赏。

  看金宇澄的插画,心会马上静下来。像我这种没有受过专门美术训练的人,到美术馆看画只是走马观花看一个大概,画里的用笔,技法,布局,基本上是睁眼瞎,视而不见。能静下来看完一幅画的每个细节,看完一笔一画,津津有味不觉其累,真是少见。看他的插画,让我想起在江南地区过夏天,溽暑之中,偶然得之的“阴凉”,“穿堂风”,让人印象特别深刻。

鸿钧不仅能静静地画画,还静静地练书法。他在书法上下的功夫很大,宅男生活的重要内容之一是练书法,而且练得很执着。他生于书法大省河南,从小就受乡贤影响练书习画,到北京后虽以学画为主,但习书的习惯从未间断。鸿钧是凭实力参加过一些全国性书法展览的。他有一手好字,以行草擅长,潇洒飘逸,沉着痛快。画家作书,喜丑喜怪者不少,标榜曰张扬个性,其实真有个性者少,多是因深入不进书法本体,在表层上鼓努折腾,鸿钧是能够深入其里,探笔法,寻意蕴神趣的。他书法学晋师唐,也习明清诸家,碑帖互渗,帖学气息较明显。其可贵处是写得自然,无做作之态,因而耐品耐读。鸿钧书画双修共研,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写所思所悟,以书入画,以画润书,使他对笔墨有了较深的理解。鸿钧的山水画,是以笔墨见长的,丘壑是写出而不是描出或制作出来的。以笔墨写丘壑,以笔墨之苍润干湿、轻重徐疾,写山川云水之万象千形。笔墨之韵丘壑之美相得益彰。细观其画,是充满韵律之美的,韵律美来自于笔墨变化。笔墨变化是与其书法的功力有关系的。书法是中国画的重要基石。许多画家也谈书法之重要,但长期坚持书画并习并能以书入画,以画润书者少,鸿钧是少数中的一位。其书画双修之路值得肯定。

  阴凉的感觉,大概来自他插画中的“静”,翁同龢讲,“每临大事有静气”,到底什么是“静气”?我也不知道。小时候避暑没有空调,躲进地下室里,那种阴凉带点灰尘水汽,并且与世隔绝,外界的声音一下子轻了。这可能和他常用的视角有关,我读本科时学了一点工程制图,视图分透视图,轴测图,平面图,剖面图等等,透视图还分单点透视和多点透视,金宇澄的插画,画场景多用中心透视法,画建筑用正轴测,斜轴测,画细节,一层层剖面,细致耐心,像给房子做CT。中心稳固,画面就没有不平衡的感觉,故而显得静,显得阴凉吧。中国人大概在文化基因上,喜静不喜动,一动不如一静,乌龟的哲学,推崇倪云林这样的画,荒寒萧疏,我也不能免俗,看了心静,就自然喜欢,觉得是eye
candy。他的许多插画,从谋篇布局上来看,有点像建筑专业的人用来写生、记笔记、动脑筋的时候画出来的草稿,毕竟表情达意,是他画插画的主要目的。

有静气,爱思考,书画双修是买鸿钧的特点,也是他取得成绩的关键。很希望他保持这些特点,进一步挖掘潜力,不断完整自身,迈向更高的峰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