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美妙的生命链条

  四月的可可西里,于清冷的风中,开始了植物群落新生命的又一次轮回。成群结队,身怀六甲的雌藏羚携带幼羚,正沿着千年万年踏出的茫茫古道,前往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产仔育幼。

文 小粒冬 丨图 网络

  这是神奇的,充满艰辛的生命通道。至今,藏羚羊的研究者也无法用科学、缜密的理论解释这一现象。

可可西里,这片被呵护的4.5万平方公里土地,有什么特别之处?

  好在,这是藏羚羊自己的事,并不渴望人类的解读。

图片 1

  可可西里荒无人烟。严酷的自然环境下,暗藏着勃勃生机。野牦牛、藏羚羊、藏野驴、棕熊、藏原羚、高原鼠兔以顽强的生命力,保持着这片土地纯粹、完整、原始的生态系统,赋予了这片土地异常活跃的野性美。

魅力

  自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后,可可西里,这片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藏语意为“美丽的少女”的广袤大地便进入了极具独特生态审美价值、荒野品格的自然景观范畴,上升为国家保护的层面,受到法律法规的严格保护。

它是自然造化的演绎者。

  前方,便是诱人的卓乃湖。那软缎似的、刚刚融化的蓝色湖水,紫光闪耀,呼唤着来自青海三江源、西藏羌塘和新疆阿尔金山地区繁殖育幼的雌藏羚羊。

这片荒原至今保存着上亿年前青藏高原隆升以来最完好的原始地貌景观、演变痕迹,而且仍在见证高原抬升的继续。

  葡萄水柏枝已经盛开。唐古特微孔草、雪灵芝、青海翠雀花、点地梅就要露出新芽。它们在此生存了上万年,它们或秀丽、或沧桑的面容,代表着可可西里200多种野生植物的命运。它们伸展四肢,不得不匍匐在地,是为了吸纳地心甘霖,储存能量;它们昂头向上,精神矍铄,是为了于短促盛夏,完成生长、开花、结果、孕育新生命的过程。

你能从它身上,探寻沧海变桑田、物种的产生和进化。

  荒野是候鸟和留鸟的最佳庇护所。如密西西比海岸荒野海边的灌木丛,让迁徙中的热带鸟穿越开阔水域到达中美洲、南美洲;如阿拉斯加州阿留申群岛的荒野,1000多万个海鸟巢为全球一半的帝雁提供了越冬地。可可西里也同样如此,是大型食草动物野牦牛、藏野驴、藏羚羊与杂食动物棕熊、食肉动物狼和狐重要的避难所。

图片 2

  人类文明越是发展,越能够深刻地感受到,自然事物的可贵。它们蕴含的价值是现代文明无法给予的;它们天然的野性,是人类贴近真实、亲近自然的途径。

一群藏野驴在可可西里地区奔跑。

  特别是可可西里。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盗猎者唯利是图的残忍暴行,使藏羚羊面临生存危机、濒临灭绝。为保存藏羚羊完整的生命周期栖息地,雌藏羚长途迁徙、聚集产仔的路线不受人类干扰破坏,可可西里管理局的巡山队员们,将生死置之度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惨重代价。

它是千湖之地,是长江的源头。冰川耸立,雪山连绵,冻土无垠,形成巨大的固体水库,成为众多河流的源头。

  请不要略去他们的名字,他们是索南达杰、扎巴多杰、才嘎、布琼、布周、旦正扎西、嘎玛才旦、才仁桑周、王周太、王海林、罗延海、尕玛土旦、拉龙才仁、文尕宫保、赵新录、詹江龙、普错才仁、秋培扎西和年轻的队员龙周才加和袁广明……

长江源的北源楚玛尔河从这儿聚水成川,与可可西里山脉以南的长江源正源沱沱河一起,先后汇入通天河。

  他们的故乡在三江源头,他们的情与爱在可可西里。他们在平均海拔4600米、3.74万平方公里的荒野上,苦苦支撑,练就了岩石般坚强的意志、大海般宽广的胸怀。他们用自己的行动,引领人类将道德关怀扩展到自然界,将目光转向地球的本质,也必将推进让每一种生命拥有生存权利的文明进程。

你能从它身上,体味中华文明的细水长流和浩浩荡荡。

  迁徙的路,遥远、神秘,犹如魔道。藏羚羊用清澈的眼眸眺望着远方。

图片 3

  朝阳,映红了布喀达坂山峰的皑皑白雪。卓乃湖畔年复一年积聚热量的产房,尚留有一丝温暖的气息。高寒生态系统与高原湿地生态系统相互交织的这片热土,是祖先传下来的产仔之地、藏羚羊记忆中的天堂。

它是无人区,是苦寒之地。

  描述过藏羚羊迁徙过程的作家辛光武——我的父亲曾告诉我:动物的迁徙是生物学界的老话题。藏羚羊、凤蝶、飞蝗、大雁、驯鹿、北美野牛的迁徙,都是具有代表性的研究课题。几千年来,藏羚羊群在海拔5000米的阿鲁盆地和可可西里荒原上自由往来。迁徙路线的两边,大多是海拔6000米以上,永远被冰雪覆盖的高山群峰,而散居于昆仑山下和阿尔金山一带待产的雌性藏羚羊群,身体沉重,为保护胎儿免遭天敌侵害,必须小心谨慎,组成团队,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前往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太阳湖,完成一年一度的产仔史命。

平均海拔4600多米,平均含氧量不到海平面的40%,年均温度零下10.4至零下4.1摄氏度,降水少,蒸发量大。

  此时,卓乃湖、太阳湖相对一年其他季节较为干燥,风沙也较少。平均最低气温5.3摄氏度,最高可达10—20摄氏度。全年降水也几乎集中在这个季节。湖泊虽为咸水,但入水河流却是含有盐碱物质及多种微量元素的淡水。茂密的苔草类、蒿草类及良好的禾本科植物,红景天、高山大黄、凤毛菊、绿绒蒿这些极具药用性质的植物群落,又为雌藏羚羊提供了繁殖期间必需的营养。

这让它远离人类生活的干扰,保持纯净。

  令人惊奇的是,在湖周围,那些细腻的胶泥表土会干结成一个个瓦片状的凹形蝶盘。雌藏羚羊产仔前后,常卧在上面,挤压出的奶水,不会渗漏,成了许多水鸟争食的美食,而水鸟的粪便富含氮、磷、钙,又成了母羊和出生不久的小仔喜欢舔食的食物。

你能从它身上,感受到生命的顽强与纯粹。

  如此流畅,如此优美的生命链条,像花瓣一样张开在荒野上。像月亮的银辉,像风和黎明,雕塑出可可西里奇谲的荒野景观,而庞大的山脉、险峻的冰川、艳丽的湖泊群、河流湿地,则记载着地球演变的历史和生命进化过程的精髓。

图片 4

  (作者:辛茜)

小藏羚羊在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藏羚羊救护中心玩耍

可可西里是藏羚羊的家,是珍稀野生动物基因库。

这里三分之一以上的高级植物为青藏高原所特有,这些植物孕育了藏羚羊、雪豹、野牦牛、藏野驴、黑颈鹤等罕见的野生动物。

你能从它身上发现万物相生,和谐共享。

图片 5

20年前,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成立,从部队复员的詹江龙作为巡山队员第一次踏入可可西里。

“看到藏羚羊、野牦牛,很多动物,还有雪山、湖泊,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再也舍不得走。

这就是它的魅力。

图片 6

图片 7

脆弱

当远在波兰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雅采克·普尔赫拉念出“青海可可西里”的名字时,可可西里保护区卓乃湖保护站站长秋培扎西欢欣之余,担心可可西里会多了另一个名字——旅游胜地。

“这里真的不适合旅游。”他言辞恳切。

图片 8

图片 9

可可西里,这位蒙古语里的“美丽少女”,经不起恐吓和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