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端午读《离骚》——谈屈原的“精神洁癖”

屈原为什么不能归隐林泉

图片 1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国务院总理温家宝20日晚上抵达泰国首都曼谷,展开对泰国正式访问。温家宝离开机场后,直接前往泰国中华总商会与泰国华侨华人代表会面,并发表讲话。温家宝称,自己为国家献身已经四十多年,现在即将归隐,希望大家把他忘记。  据长江网报道,温家宝:同胞们,我对于这一次同华人、华侨的会见活动期待已久。心里感到特别的激动。我是从金边东亚峰会的会址直接坐飞机赶到华人的总部,到商会总部来的。我听说,中华侨商的总部有102年的历史,这个商会的历史其实就是我们华人、华侨为祖国和人民奋斗的历史。在这里,我要向全体的华人、华侨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感谢。我要代表祖国和人民向全世界的华人、华侨表示问候和敬意。  我想跟大家说,祖国强大——这是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盼望已久的。建国60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我们以年增9%的速度在发展,现在已经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城乡人民的生活得到了改善,这是全国人民奋斗的结果也凝聚着华人、华侨的心血。我们深深地懂得,一个国家要赢得在世界上的尊严,不仅要有发达的经济和强大的科技实力,而且要有民族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我们不仅要继续保持经济平稳较快的发展,使祖国能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国家。而且要把国家建设得更好,推进民主法制建设,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确保人的自由和权利,让每一个都能得到全面发展。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继续推进改革,只有改革国家才能进步,只有开放国家才能富强。我们从实践中深深懂得这个道理。我们面前的路还很长,任务还很艰巨。我们要通过改革来解决经济发展的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问题。我们要通过改革来缩小城乡和地区发展的差距,逐步解决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的问题,让每一个人都能享受到改革开放的成果,进而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我们要通过改革消除社会的消极腐败现象,提高民族的道德文化素质,使中国能成为一个具有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的国家。我们的目标已经明确,党的十八大刚刚胜利闭幕,确立了收入倍增的宏伟目标和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并且选举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我们对中国的未来、对于中国新的领导集体抱有充分的信心。  同志们、同胞们,这是我最后一次在华人居住比较集中的地区会见这么多的同胞。我想通过你们向全世界的华人、华侨表达我衷心的谢意。我想对大家说,还有几个月我就要退休了,归隐林泉。我总觉得似乎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完,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办好。但是,我心里常常默念屈原在《离骚》里的两句词。一句是: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另一句是: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这两句的意思是,为了追求真理,即使我死九次也不后悔,为了自己的清白,即使死也要死得诚实和正直。我曾经说过,我为国家献身已经四十多年。我希望人们把我忘记——包括华人、华侨——把我忘记。但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祖国和人民,不会忘记几千万华侨华人。让大家久等了,我再次向大家表达谢意。  【编辑:林容】

在中国的文化情结中,归隐临泉往往为文人雅士所向往,同时也是达官贵人们成功后的追求。古往今来,胸怀这般山岩之志者可以说不可胜数,其中有的人能够做到,有些人则无缘此际。做到的人,演绎的是一幕人生喜剧,做不到的,往往就要以悲剧收场了,其中,战国时的屈原就是最为着名的人物之一。

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归隐临泉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老百姓本来就在山岩草木之间,一辈子与大自然打交道,根本就不存在“归”与“不归”,“隐”与“不隐”的问题,问题全都发生在有相当身份的人物身上。但就算是有身份的人,想要实现“归隐”固然容易,但后面缀上“林泉”二字,则非等闲可以做到,须在地位、名望、财力三个方面都达到很高水平才行。

谈及屈原,自然无法绕过他伟大的作品《离骚》,后世常把《离骚》称作“屈骚”,又把屈原称为“骚人”,可见在人们心中,这二者早就是一体的、不可分离的。屈原的生存印迹在《离骚》,屈原的思想情感在《离骚》,甚至屈原整个的灵魂都在《离骚》。想要走入屈原的内心世界,就不得不叩开《离骚》这道屈原的心扉。

但是,屈原却三个条件全都具备。其家世显赫,乃“帝高阳之苗裔”,且累世高官,为楚之望族,家资丰厚。如果他退出政坛后在风景秀丽的郊外营造一栋别墅,每日里亲山乐水,优哉游哉,当不过举手之劳。

我想,每一个读过《离骚》的人,大概都会为屈原那种高尚的人格操守、执着的理想信念以及赤忱的爱国情感而深深感动,甚至发出像司马迁那样“未尝不垂涕,想见其为人”的感慨,更会对屈原投江的悲剧人生结局而感到扼腕叹息。然而,当我们再深入思考屈原的悲剧时,除了一些客观原因之外,屈原的性格是不是也应该在某种程度上为屈原的悲剧结局负上那么一点责任呢?

但是,屈原却没有这样,个中缘由,不外两点,一是他不想这样做——因为他身在荒野,心系朝廷;二是他不能这样做——当此世道沉沦、家国存亡之秋,他要“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守此两点,于是他终成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冤魂之一:他的执着令人心醉,“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尤未悔”;他的坚毅令人感佩,“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不惜以一死证明自己的清白,表示自己的抗争。应该说,屈原大概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殉道者,而殉道者无缘于林泉,这大概是一条基本的定律。要当屈原就不能归隐临泉,归隐临泉就不能当屈原,这大概同“鱼与熊掌不可得兼”的道理如出一辙。

我们读《离骚》,首先很容易便能够感受到弥漫其间的一种悲痛愤懑而又沉郁低回的情感氛围,给人一种既激荡又压抑的感觉。这就有必要了解一下屈原是在怎样的情形下写下《离骚》的,按《史记•屈原贾生列传》的说法是:“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故忧愁幽思而作《离骚》。”汉代班固在《离骚赞序》里头也说“同列上官大夫妒害其宠,谗之王,王怒而疏屈原。屈原以忠信见疑,忧愁幽思而作《离骚》。”大致上都是说屈原一心效忠楚国,却受到小人的谗谤排挤,使得楚王逐步疏远他,最终将其放逐。屈原“信而见疑,忠而被谤”,心中积郁了太多的忧愤悲怨,又不能“忍而与此终古”(忍受着跟他们一块终老),终究发而为诗,写下《离骚》这一千古绝唱。但在屈原之前,像他这样“信而见疑,忠而被谤”的忠臣节士恐怕也是大有人在,为什么独独屈原能留下这样一篇伟大的作品呢?我想这大概和屈原那种非常理想化的人格有着十分重要的关系。

正因为这样,屈原从来没有被人们所忘记,直到今天我们还在过端午节。可以说,二千多年来,向往钦佩屈原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正所谓“怅望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但向往归向往,以屈原标榜自己的人却难以找到,时代不同固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绝少有人具有屈原那样的勇气、决心与意志,既舍不了身,也舍不了财,只有归隐临泉才是可选的归宿。所以对屈原钦佩归钦佩,但以此标榜的虚套路还是不太好意思做出来的。

从屈原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屈原是一个极端的完美主义者。“举世皆浊我独清”,这标榜的是怎样一种理想人格?“伏清白以死直兮”,这表达的又是怎样一番精神宣言?读了《离骚》,我觉得或许还可以用“精神洁癖”这样一个词来形容屈原的这种完美主义的人格追求。所谓“精神洁癖”,顾名思义,也就是精神层面上的洁癖,即要求始终保持精神上的清白高洁,在精神层面上追求不染一丝污浊,执着于自己的理想,决不为混浊的世道作出任何妥协,直至体解未变、九死不悔。屈原的“精神洁癖”,在《离骚》之中是最能得到体现的,以下我就根据屈原的《离骚》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历史的车轮滚动到了今天,有人提出中国会不会出一个昂山素季。窃以为,昂山素季是外国人,拿到中国说事儿,总感到有点对不上茬。如果提出当代中国会不会出一个现代版的屈原,这倒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这样,那一定会令人大开眼界。

屈原在《离骚》之中,多用香草美人之喻。《离骚》里面名目繁多的各种香草,大都比喻一些美好的品质或拥有美好品质的贤人。屈原一再强调自己是“好修”的,喜欢以这些香草来修饰自己,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