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单干,没有解决农村、农民的根本问题

杨一光:承包、单干,没有解决农村、农民的根本问题

现阶段我国农村土地制度如何改革,对于构建现代国家农村治理体系和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关系重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农村土地改革“坚守底线,事可先行”,体现了他一…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农村,正如电视剧《老农民》中所描写的,农民一贫如洗,连肚子都吃不饱。1978年以前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是全县有名的吃粮靠返销,用钱靠救济、生产靠代款的三靠村,每年秋收后几乎家家外出讨饭。1978年11月24日,小岗村18户农民作出在当时有坐牢危险的大胆决定:分田单干,包产到户,以敢为天下先的胆识,按下了18个手印,搞起生产责任制。可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三十多年前仅仅是出于填饱肚子这种原始冲动的冒险尝试,却在无意间成为史诗般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

——一场与“老农民”的辩论

现阶段我国农村土地制度如何改革,对于构建现代国家农村治理体系和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关系重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农村土地改革“坚守底线,事可先行”,体现了他一贯的在坚守底线基础上大胆创新的治国理念。基于此,笔者立足于多年的学术积累与农村调研的感受,谈—下关于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粗浅认识。

就在这些农民按下手印的不长时间,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在关系国家命运和前途的严峻历史关头,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最高层的政治家和最底层的农民们,共同翻开了历史新的一页。小岗村从而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的发源地。

野:“当时正在种地。承包地早就流转了,但我的身份自然还是农民。”

一、农村土地制度底线的形成与坚守的理由

1982年1月,中央发出第一个关于三农问题的一号文件,总结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农村改革,肯定了包产到户、包干到户。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中国农村普遍实行了土地生产家庭承包责任制。

既然那么灵,“一包就灵”干嘛还流转了?

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我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底线,就是指农村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也就是说,在习近平总书记看来,农村土地制度需要改革,但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的基本制度安排不能变。显然,他这一看法是有针对性的。

1982年到1986年五个一号文件在中国农村改革史上成为专用名词。文件突破了传统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僵化体制框框,明确指出包产到户、包干到户或大包于都是社会主义生产责任制。不但肯定了双包制,而且说明它不同于合作化以前的小私有的个体经济,而是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的组成部分。称联产承包制是伟大创造。

其实,当时的“单干”就像是打了鸡血,所以才“一包就灵”,即只是一时地兴奋,而农村、农民的问题,并没有因此而得到根本解决,所以也只“灵”了一阵就不好使了。要之,农村、农民的根本问题不是单纯的生产问题,而只有把生产出来的农副产品卖出去,并卖上价钱,这才是关键。而单干不灵了的原因也正在于此,即是卖难的问题,具体地说也就是因一家一户的小生产与放开的大市场之间无法对接,从而形成了制约性的梗阻所至。而被抛弃了的合作经济,即生产三位一体的农村经济构成,则是解决农村、农民问题的一种全方位的策略思考。

毋庸讳言,一些学者和党政官员主张彻底放弃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恢复农村土地私有制。笔者丝毫不怀疑持有这种观点的学者与官员的主观动机,即他们旨在发挥市场配置农村土地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既是我们党主动吸收人类文明成果包括源于西方的市场经济理论成果的具体体现,也是我们党领导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取得的基本制度成果,对此大家没有分歧。然而,土地私有是我国农村土地资源高效配置的最佳制度安排吗?换言之,只有农村土地私有,市场才能在农村土地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吗?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在现阶段农村土地改革问题上,分成了“集体学派”与“私有学派”。本文的观点当然属于集体学派。

经过30年的改革发展,中国农村的社会面貌和社会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社会的变迁,催生了新的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新的问题提出改革的新课题。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鼓励和支持承包土地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流转。其中,家庭农场的概念是首次在中央一号文件中出现。

总之,以小岗村承包单干为主要内容的所谓农村改革,基本上是失败的。而农村经济的发展进步,主要依赖的是城镇经济发展进步的一种拖曳与带动。试想,若没有乡镇企业的发展,若没有农民工进城打工,若没有免税、反补、保护价等。即便是承包了、单干了,农民依旧是很穷很苦。而且靠天吃饭的农民,至少是连续得到了老天爷十年的开恩照顾。否则,十年收,不一定富,而一年灾,则肯定是穷,尤其是在单干的情况下。

“私有学派”否定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采用的理论逻辑是把它同计划经济捆绑在一起,尤其是抓住了产权不清体制弊端大加鞭挞。这颇能博得一些人的赞同。笔者承认,当年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确实对于计划经济体制起到了支撑作用。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和计划经济作为国家制度,都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我们党第一代领导集体建立起来的。但把二者混为一谈却是错误的。大量历史文献表明,我们党主张农村发展集体经济(包括合作经济),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就开始了,从理论到实践,都大大早于计划经济。当时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初衷有两个:一是克服小农经济制度下生产力千百年难以发展的弊端,通过合作即资源重新配置形成新的生产力;二是克服农民分散单干必然出现的贫富两极分化弊端,走共同富裕道路。事实上土地集体所有制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制度设计的目标要求,比如,分散单干的小农经济难以大规模进行农田水利建设,靠集体经济就做到了,极大地促进了农业生产发展;在解决农村内部贫富差距方面,集体经济的制度性效果也十分明显。事实有目共睹,限于篇幅,本文不再详述。当然,由于计划经济的干扰,集体经济制度没有完全达到预期效果也是事实。

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题为《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新华社2014年1月19日受权发布。《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全文约10000字,共分8个部分33条,包括: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强化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建立农业可持续发展长效机制;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加快农村金融制度创新;健全城乡发展一体化体制机制;改善乡村治理机制。

你既是农民,相信你对以上问题会有更切身的体会。

笔者认为,正是由于土地归农民集体所有已经显示了制度优势,所以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兴起的农村改革中,农民抛弃的仅仅是吃“大锅饭”的集体统一经营体制,而不是土地集体所有制。2012年春节期间,笔者组织中共中央党校、北京大学等高校研究生做“百村千户”问卷调查,回收1052份问卷,在“您希望将来农村的土地制度是一”选项中,90%以上的农户没有选择“按人平分,私有到户,然后像解放前那样自由买卖土地”。所以,笔者赞同习近平总书记坚守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底线的主张,是因为他的看法是科学的,符合客观实际,代表了从事农耕劳作的广大农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诉求。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即《关于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依然是关于农业与农村。文件的主要内容为,围绕建设现代农业,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围绕促进农民增收,加大惠农政策力度;围绕城乡发展一体化,深入推进新农村建设;围绕增添农村发展活力,全面深化农村改革等。最大的特点是农业现代化、集约化和生态建设。尤其突出的是农民的收入,第一次清楚地提出逐步缩小城乡收入差别,提出城乡养老保险统筹,也是第一次提出具体的措施让农民工进城同工同酬,子女上学,高考和中考问题,甘肃拆迁律师,将得到解决,等等。

野:“你是退休教师,我不知你是否对农民有深切的了解,对农业农村是否熟悉。如果是坐在城市的书斋里,就难免是
…”

如果“私有学派”不认同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制度优势,那么至少应该论证以下两个观点的科学性:一是小农经济时代的土地私有制具有优越性,能够实现资源离效配置,集体所有制取而代之是个历史性错误;二是近三十年的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严重阻碍了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民增收致富。

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表示肉吃完了要啃骨头。如今的各项改革都是在啃骨头,农村改革也不例外。改革开放以后,农村改革是起点,当前深化改革依然是重点。依法治农
改革仍是三农问题的根本出路。骨头再难啃,也必须啃。因为开弓没有回头箭,已经没有退路了。

你举的你们家的实例正好印证了我的观点,即农村的进步主要是由于城市经济的带动而不是由于土地承包。否则你们家干嘛不继续承包土地、单干种地?也是同样的道理,没有城市经济的发展进步,从而带动了乡镇企业,吸纳了大量的农村劳动力,即便是脱离了土地,你又能去哪儿?干吗?不知道你家是靠什么发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承包、单干、种地肯定是发不了。所以,若抱着小岗村的大腿不放,只能是贫穷落后,对此,至少通过你家的实例我也已经是毫不怀疑。

二、小规模土地私有妨碍土地资源高效配置,值得警惕

2014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调研时指出,要围绕建设特色现代农业,努力在提高粮食生产能力上挖掘新潜力,在优化农业结构上开辟新途径,在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上寻求新突破,在促进农民增收上获得新成效,在建设新农村上迈出新步伐。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农业农村工作五新要求,明确了三农工作的战略重点,为新形势下做好农业农村工作指明了方向,意义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