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教员会如何看待特朗普?

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自然宇宙亿万年的发展史,都可以还原真相、探索真理,唯独神州大地就近几十年、几代人的历史可以胡乱鬼扯,并且似乎较真不得、探索有罪,实在“世所罕见”,奇了怪了。

荧屏上过了一段平静日子后,全面、彻底抹黑毛泽东时代农村的电视剧《老农民》的到来,又激起了轩然大波。看来,来者不善,《老农民》想干什么?

来源:通吃岛

看着电视剧《老农民》近日在左翼网站赢得的亲切待见,我倒懒得再去重复网友罗列剧中的荒唐。不能不承认,《老农民》这坨散发着恶臭、恶心死人不偿命的特色文化垃圾,来得真是时候!

首先,这是文艺舆论界与政界的某些势力相配合、对习总“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论断的蓄意回应。党的十八大后,习总充分肯定了建国以来社会主义建设和探索的伟大成就,提出了两个三十年都不能否定的着名论断,对肆意污蔑、抹黑毛泽东时代的政治企图予以当头一棒,对近三十多年来人们思想认识的一个重大误区进行拨乱反正。这自然动了某些政治势力的“奶酪”,他们组织力量反扑那是意料之中的。然而,公然与习总唱反调,发表理论文章反驳批判,他们似乎没这份胆量,或者感到有所不便。所以,利用文艺形式,通过塑造荧屏形象,来刺激受众感官、深入观众脑际地搞臭前三十年,从实际上达到否定习总论断的效果——真不失为一招妙棋!问题是,毛泽东时代农村的主流是什么?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是亿万农民意气风发,战天斗地,兴修水利,大搞农田基本建设;是大力推行农业机械化、电气化,依靠集体力量摆脱靠天吃饭;是科学种田,科教兴农,亩产过黄河、过长江;是多种经营,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是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开辟共同富裕新路;是义务教育、成人扫盲、妇女识字;是合作医疗、地方病防治、妇幼保健;是五保户集体保障、特困户政府救济;是文体活动健康刚健、社会道德风清气正;是蓝天白云、山清水秀。当然,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有太阳照不到的黑暗,任何事物都有其负面、阴面。《老农民》的炮制者从不可告人的目的出发,在预设立场的指引下,刻意远避毛时代农村的灿烂阳光,象嗜腐动物一样,沉浸于污秽而乐此不疲。他们将那个时代的负面元素加以无限放大、强化,并运用艺术手段添油加醋、大肆渲染,精心制作了黑暗丑陋、苦难深重的浮世绘,成为射向共产党、射向毛主席、也射向“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论断的一颗恶毒炸弹。我们不能断定《老农民》完全缺乏历史真实,也不能认定该剧没有社会生活的影子。但正如鲁迅先生所言:“譬如勇士,也战斗,也饮食,自然也性交。如果只取他末一点,画起像来,挂在妓院里,尊为性交大师,那当然也不能说是毫无依据的,然而,岂不冤哉!”

特朗普是个极好的反面教材,让更多的人不再对皿煮灯塔抱有希望。

《老农民》不过想告诉世人: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中国原来是如此不堪!

其次,《老农民》的播出,是“饿死三千万”无耻谎言被无情揭穿后的阵地转移。近三十年来,“饿死三千万”成了反毛、反共的重磅炸弹,掌握话语权的精英公知们喋喋不休,以讹传讹。且不断加码,故意模糊化处置,从三四千万开始,再五千万,甚至七、八千万一路上扬。殊不料,孙经先教授的一番科学考证,彻底推翻了这相沿三十年的成说。谎言被揭穿,自然会恼羞成怒,但怒归怒,人家论据充分,论证周密,不但无可辩驳,反而越辩会越暴露自己当初撒谎作假的老底。只好打断牙往肚里吞。当然,就此罢休那就不是拆墙沉船的角儿了。避实就虚、另辟蹊径继续玩儿,饿死三千万的谎言站不住了,那就全面否定整个毛泽东时代的农村,这招杀伤力更大,更狠。数字是抽象的、枯燥的、缺乏感官震撼力的;而艺术形象是直观的、生动的、鲜活的、富有感染力的、能引起广泛共鸣的。通过电视剧的播放,彻底丑化毛时代,不仅可以扳回“饿死三千万”谎言破产所丢失的面子,还可以从根本上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合理性,进而全面否定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合法性,最终达到推墙沉船的目的。

毛教员当然没有评价过特朗普,但是他详细地谈过另一位极有争议的共和党总统,那就是尼克松。

所谓世人包括三类:老一代(20世纪30后、40后、50后,
不排除还有该世纪的00后、10后、20后甚至属于再上一世纪的人)、中年一代、青少年一代。至于20世纪80后,作为由青少年到中年之间的过渡群体,从年龄上仍可归入青少年一代,比较特别的一点是他们的出生时间都在人民公社彻底完结的前后。

再者,《老农民》的播出,更是为下一步农村全面私有化改革的“壮士断腕”,制造舆论先声。联系到高层曾经有过的“为村民开逃荒证”、“一承包就吃饱饭”等个别声音,该剧的播出,显然不是没来由的偶然,不是某些个体的心血来潮一博收视率。我们自然会理解为上下通气、内外呼应。这其中的政治玄机,其中的阵营款曲,绝非吾辈升斗草民所能窥其堂奥的。按照他们的逻辑,社会主义公有制下的中国农村,既然是这么一幅悲惨的图景,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彻底的抛弃它、改变它?我们的“壮士断腕”不就适逢其时?农村土地流转,资本下乡等,才是“苦难深重的农民同胞”告别“人间地狱”的机会。本来,这几年的农村土地私有化改革都是“悄悄地进村,开枪的不要”,可这批泥腿子们挺不识相的,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些法律知识,还登鼻子上眼,处处阻挠,上演了一幕幕誓死捍卫土地的活剧,整得大领导们很是难堪。所以,有必要让这批“刁民”们见识一下“黑暗的毛时代”,瞧瞧你们的前辈是咋活的,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按照我们的路子走下去,面包就会有的,哈哈,米西米西大大的。这种从反面立足,制造舆论先声,既可以塑造农村私有化改革“壮士断腕”的迫切性、必要性、合理性、正义性,还可以从思想意识上消除农民们的抵触情绪,并最终以救世主的形象接受草民们的顶礼膜拜。当然,对于个别不识时务者,就可以扣上文革余孽的帽子,让他众叛亲离、臭不可闻,让他生不如死。

1970年,埃德加斯诺最后一次访华,和毛教员以老朋友的身份促膝长谈。这次谈话毛教员让暂时不公开,所以谈得更加随意更加真诚。

《老农民》的用心之毒是赤裸裸的,何以见得?其一,身经毛泽东时代的老一代,要么已经死了、要么老得快要死了、要么看淡了,他们不想怎样、不能怎样。自然,还有老当益壮、不甘放弃的,他们虔诚信仰毛主席,用行将入木的气息与邪恶作最后斗争,然而他们看到指鹿为马的荒唐,咬牙切齿、气血攻心,对荒唐者欲生啖其肉又能怎样?

另外,《老农民》的播出,还试图搅乱在反腐打老虎背景下逐渐聚拢的党心民心。中央打老虎,老百姓真真切切看到了希望,发自内心的拥护支持。也使多年的不满怨气逐渐消解于乌有。共产党政权内部风气空前纯净,全国人民心情舒朗,从心底里认同新一届的党中央,重拾久违了的信心。可有人就坐不住了:共产党重新获得人民支持,对他们绝非福音。所以,有必要翻一翻共产党的旧账,而这旧账,是经过他们精心加工的、丧尽天良地污蔑丑化的戏说三十年。这对于混淆视听、蛊惑人心,起着不可估量也无法替代的作用。他们所要告诉草民们的是,某党的历史面目就是这样,你们千万不要相信!

斯诺本人是左派,所以在共和党上台后表示十分担忧。但是毛教员意见刚好相反。他直接说:

其二,中年一代,他们有的心智成熟地经过毛泽东时代,有的只对这个时代有着零碎、模糊的记忆,对之后发生的伟大“转折”身在其中,却不一定就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时至今日,这一代人要么已经变修变质、要么已成惊弓之鸟、要么练就厚黑“神功”,言行一致有几人?且看天天新旧闻。他们当然也有很多血性满满的仁人志士,但至少目前并不是“主流”。

《老农民》在如此情势下上荧屏,自有其极为复杂微妙的背景。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让更多的受众知情,这绝不是一部普通的电视剧,其背后深不可测的政治玄机绝非吾辈草民所能参悟的。我们所要把持的是,以求真的态度正确对待那段历史,不要中这种邪恶之毒。这种恶毒丑化的卑劣,在十三亿人民的火眼金睛中,必将毕露而无遗形。

我喜欢这种人,喜欢世界上最反动的人。我不喜欢什么社会民主党,什么修正主义。修正主义有它欺骗的一面

其三,再看看青少年一代,他们要么被愚民、被奴化,思想退化、信仰缺失、娱乐至死;要么“有心杀贼、无力回天”,为个人生计疲于奔命。他们之中稍有觉悟者,在孤独中清醒,随时有可能因为政见不同,就被扣上“反动”、“极端”、“不识时务”、“图谋不轨”、“危险祸乱”之类的帽子,尽管这些帽子叫“颁发”者自己扣上更合适。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

我们直接来看相关内容的节选:

总之,修正主义不仅早就得势、无孔不入,而且眼下依然处于绝对强势。

毛教员:我是不喜欢民主党的,我比较喜欢共和党。我欢迎尼克松上台。为什么呢?他的欺骗性有,但比较的少一点。他跟你来硬的多,来软的也有。他如果想到北京来,你就捎个信,叫他偷偷地,不要公开,坐上一架飞机就可以来嘛。谈不成也可以,谈得成也可以嘛。何必那么僵着?但是你美国是没有秘密的,一个总统出国是不可能秘密的。他要到中国来,一定会大吹大擂,就会说其目的就是要拉中国整苏联,所以他现在还不敢。整苏联,现在对美国不利,整中国对于美国也不利。

大大小小的修正主义者,像附在正常人身上使人发疯的“群”,被耶稣赶下海淹死的对象。如此悲剧,我似乎在电影《魔戒》里见过,就是洛汗国的国王被变节巫师沙拉曼附体之后,整个国家弥漫的揪心惨象——我电影看得有点多了吧。

外交部研究一下,美国人左、中、右都让来。为什么右派要让来?就是说尼克松,他是代表垄断资本家的。当然要让他来了,因为解决问题中派、左派是不行的,要跟尼克松解决,在暂时。

人民真的没有希望了么?于是应该赶紧乖乖自己倒下,举起白旗,投降修正主义?自己捆上手脚,走向砧板,任人拿捏,混吃等死么?这是一种选择。

他早就到处写信说要派代表来,我们没发表,守秘密啊。他对于波兰华沙那个会谈不感兴趣,要当面谈。所以,我说如果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谈得成也行,谈不成也行,吵架也行,不吵架也行,当作旅行者来也行,当作总统来谈也行。总而言之,都行。他如果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我看我不会跟他吵架,批评是要批评他的。我们也要作自我批评,就是讲我们的错误、缺点了,比如:我们的生产水平比美国低,别的我们不作自我批评。

还有另一种选择,那就是学习、觉悟、斗争。

……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一个人的觉悟,首先是阶级觉悟。

斯诺:有一两件事想跟你探讨一下。第一是尼克松来华的问题,是否可以作这样的理解:目前他来是不现实的,但尼克松来华被认为是理想的。

一个人站哪方立场、往哪方面觉悟或不觉悟,可能有基因成分,但更多来自历史与现实、正义与邪恶的探索对照、学习思考。如果能够自觉自愿选择为真理而斗争,那么这就是一种无产阶级的革命觉悟。

毛泽东:但是你代表不了美国,你不是垄断资本家。

当宇宙间一种力量越反动,越嚣张,越荒唐,越不可理喻、不可一世、无底线无节操,高尚得人模鬼样、丑陋得冠冕堂皇,离它灭亡的日子就更近一步。

斯诺:当然,我也刚要这么说。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1

毛泽东:那是尼克松自己提议的,有文件证明,说愿意在北京或者华盛顿当面谈,不要让外交部知道,不要通过国务院。神秘得很,又是不要公开,又是这种消息非常机密。他选举是哪一年?

斯诺:一九七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