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产阶级文化大革时局动票证馆收藏5800件老物件

题记:
1994年5月29日已89岁高龄的雷洁琼在韶山毛泽东纪念馆挥毫写下八个大字:
“私者一时,公者千古”,
真是掷地而发金石之声!笔者自己也是看了这八个大字,震撼内心,这才开始认真重新思考毛主席和宠养黑白猫者在本质上的不同。三十多年来的历史和残酷现实无一不证实了毛主席的伟大和英明。

赵土根百岁生日,乡里要为他设宴祝寿。赵老爷子不太愿意接受,他说:“听讲前不久,乡里有位领导喝酒喝得当场死亡。我还听讲组织上认定那位喝酒醉死的领导属于因公殉职,理由是他因为在公干接待中陪同上级而喝多的。”
乡里干部说:“喜事喜办,这也是人之常情。”言下之意是这喜酒还是要办的。
“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赵老爷子说得有板有眼:“可眼下,毛主席语录已经被人篡改为革命就是请客吃饭了。真是世风日下啊!”
“你老人家至今还记得毛主席语录?可我们知道你是不识字的啊。”乡干部确实疑惑不小。
“那还不是文革时候学的?我至今大字不识一筐,这个不假。”赵老爷子显然来了精神头。
“几十年过去了,文革的事情你还记得?”乡干部也来了好奇心:“要不,老爷子给我们说说。”
也许乡干部是在打趣,可赵老爷子却是当真的,他话匣子一经打开,往事犹如历历在目,说来也是如数家珍:
那是文革刚刚开始的年份,赵老爷子正担任着生产队长职务。是日,队里一位五保户老阿婆过世。由于文革破四旧连同土葬的陋习也被破除了,赵队长就不得不出村去联系火葬事宜。
“请你背诵毛主席语录,否则不准出村去!”村口有红小兵把守,专事以背诵最高指示作为通行许可。
“村里人都知道的,我是文盲,看书看报我都不行,”赵老爷子急于通过,于是想以没文化作挡箭牌:“我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可我就是说不出毛主席语录啊!”
“有文化的都要背诵老三篇的,只让你来一句语录已经是照顾你了!”红小兵说的也是实情,他们并不打算真的难为这位为村民办事实的赵队长。
“都怪我平时不注意学习,可是我抓紧学习也得有个过程吧,毕竟我五十多岁了!”赵队长实在没想到,这来来去去、来去自由都好几十年的村口,今天却是被嘴上没毛的几个愣头青给卡住了。可是他也不敢造次啊,毕竟……
“可以放行了!”一位红小兵做了个准许通过的手势。
“怎么?”赵队长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真正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刚才背诵了一句毛主席语录,你可以过关了。”红小兵解释。
“我说什么了我?”赵队长如若坠入云里雾里。
“你说你‘五十多岁了’”红小兵进一步释疑:“毛主席在《纪念白求恩》中开头两句就是‘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你还是背出来语录了。”
出了村子一路无话,赵队长很快抵达火葬场。
“请你背诵毛主席语录,然后才能进去。”赵队长又被把门的红卫兵拦住了。接下来赵还是不识字那一套说辞。
“你就把门口墙上的语录看一遍,不识字我读给你听,‘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红卫兵态度还是不错的。
“我听见了,我也看见了!”赵队长以为这就可以进入了。
“我再教你一个最高指示吧,毛主席经常在看过的文件上签署‘已阅’。”红卫兵真是好事做到底了。

哈尔滨新闻网记者王鸿凌
毛主席语录、粮票、布票、开水票、棉花票、食糖票……近日,哈尔滨商业大学文革票证馆开馆,展出的5800余件文革票证,将现代大学生们带回到“祖国山河一片红”那个特殊年代。
今年3月文革票证馆建成,是哈商大商业文化馆继货币金融博物馆、商业票证馆后,开辟的又一新展馆。展馆内,一高约3米的毛主席塑像昂首矗立。藏品提供者张新知教授介绍,该塑像收藏已20余年,原为石膏像,后来镀了层金。馆内展示的这些文革“活化石”,包括当时的生活物品、宣传画像、语录像章、票券证券等四部分。
展馆处处都有文革“印记”
红卫兵袖标、教科书、座钟……记者看到,展出的当年生活文化用品,均印有政治标语及领袖画像。
一红底黄字的红卫兵袖标上首行是“毛泽东思想”小字,中间是“红卫兵”三个醒目的大字。几个边沿已破损的白瓷盘中间印着各种“红太阳”图案,就连香精和茶叶的商标上也印有“最高指示”。
张教授介绍,馆里展出了百余个不同材料制成的毛主席半身像,以及神态各异的毛主席像章2000余个,正脸、侧脸、全身、半身的应有尽有。
文革十年,《毛主席语录》发行量达50亿册,创造了我国图书出版发行史上的最高纪录。那时,每天吃饭前、睡觉前必须背诵一段主席语录,甚至夫妻吵架都要引用毛主席语录。展馆中展出了大量各式各样的“红宝书”。
“票证”展现配给制生活
粮票、布票、煤票……各种文革票证展现了当年计划经济下配给制生活的窘迫,其时代特色之鲜明令人叹为观止。张教授指着粮票说,属它种类最多。记者看到,展馆收藏的全国各地粮票五花八门,1969年发行的江苏省地方壹两粮票右上角标有“要节约闹革命”红字。粮票面额壹两、拾斤到壹仟斤都有,各地粮票的设计都不一样,有的将风景名胜及民族风情设计在粮票上,如山西的兵马俑、西藏的布达拉宫等,有的还印有蒙文、藏文等少数民族文字。此外,还有化纤票、自行车票、肥皂票、汗衫票、鱼票等,足见当时的中国是个“票证国家”。
20年收藏只为教学
张新知教授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金融专业,研究货币史20多年,是哈商大钱币研究所所长。张教授说,当年为了让学生们了解古钱币,自己开始收藏并在课堂上展示。数量多了,就做成小册子,带学生去家里看。1996年,张教授在哈商大创建了全国高校第一个货币金融博物馆,并展出收集的近7000件不同历史时期的各种货币、证券等金融史料。
2009年,哈商大又建立“哈尔滨商业票证馆”,展出了张教授收藏的商业历史文化票证3000余个。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收藏钱币时偶然接触到文革票证,便开始在旧物市场、跳蚤市场、古玩店等“淘宝”。今年3月,这个东北三省高校中第一家文革票证馆建成,由张教授亲自设计、提供藏品。
20多年来,张教授常年辗转于全国各地的旧物市场,耗尽全部精力和财力进行收藏,目的是对在校学生进行传统文化、爱国主义文化教育,同时也为相关历史研究提供依据。
目前,文革票证馆尚未大规模开放,但可供各校学生及相关职业的社会人士参观,提供教学实践。

令人高兴的是,近两年来,晨曦初现,东风渐起,民众逐日觉醒,魑魅魍魉惶恐不安。心内期待着:
同斟美酒遥相祝,且盼澄清玉宇时。

豪杰私欲暂时雄,贤圣公心万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