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红了

  【一】

其实这篇文字,我心中早已有了腹稿,等到槐花烂漫时,就用心写出来。早在冬天,雪花飘过天空,我的槐花正艰难的走在路上。冬天清瘦,春风渐渐让她丰满起来,直到我的槐花开了,丰满起来的日子香风阵阵。缀在碧绿槐树里的槐花,玉一样美丽动心。

清晨,我走出房门,慵懒地伸了下腰,眼光漫无目的地扫着周围的一切,南墙下的那片嫩槐在晨曦的影罩下显得十分的静谧。蓦然,我发现在那片幽静的绿中,还闪烁着一挂残花,若隐若现,轻轻地在晨风中飘摇。此时,她的伙伴们恐怕早已“零落成泥碾作尘”了吧?而她也已是“香销玉殒”,不见一丝风流的迹样,然而她却依然紧系命运之梗,在枝头坚守,在晨风中曼妙地歌舞,没有给我丝毫消沉的印象。残槐花,我禁不住要为你生命的顽强而欢歌了!

  月光下,万亩槐林散发着沁人的清香。一阵微风吹过,鼻翼和脸颊似乎沾满了雪白的、淡紫的和粉红的槐花香,这清馨袭人的槐香仿佛从树上砸下来一般,一股一股地,在农历四月的月光下发酵,人儿仿佛笼在了梦幻的紫罗兰般的香气之中。

槐花一开,槐香就可甜甜的入梦。前几天就看见窗外的槐花开了,开的不多,但是颜色还不错。零星开着,不灿烂,估计是天气冷暖不稳定。比往年早开了几日。今夜,一定又是槐花开了,穿进窗子缝的香气告诉我。一定是我心仪的那片槐花开了,甜甜的开了。行走在槐花香中,浸润在槐花的情意中,徜徉在槐花营造的美好里。陶醉的时候,许给槐花一个秘密心愿。年年以诗意的情怀招待槐花盛开在心灵深处。年年以一篇文字纪念这片真心。

家乡多槐,每逢五月,沿路的槐林就成了一片香雪之海,浓郁的香气飘出很远很远,醉了游人,醉了乡亲。或许这串槐花数月前也和她的伙伴们一起,尽情绽放美丽生命的同时,也倾力为人们、为这世界奉献着幽香。然而当时在那一片浓郁的“香雪海”里,人们通常只会赞誉这花的世界,而不会单独去留意那一片花海中毫无出奇的她。生命中的坚守该是怎样的弥足珍贵!而现在又有谁会不承认“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呢?岁月如花。时光的长河中,人生也与这槐花一样,不过是恒河一沙。几十年的短暂时光如白驹过隙,在这大千世界里,有多少芸芸众生在碌碌地奔忙,又有多少人像那盛开的槐花一样悄然而逝!谁又能知道他们的名字呢?谁又能坚守到把名字刻入历史的心碑上呢!这世上英雄真的是太少了!

  他,赵遗尘,这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正值男人的花样年龄。他的身材高挑,不胖不瘦,体格健硕,神采奕奕。他是千人瞩目的篮球场上的健将,多少年来,他就是所有男人和女人眼中的男神形象。他是灌篮高手,更是出色的医生,凭着高超的医术,不知挽救了多少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病人。

花随着春情而开是最自然的事情,我想诗情也一样。槐树的枝桠一天天丰满起来,一天天活泛起来,一场又一场春风吹过,那点绿一不小心像星星一样逐渐多了起来,直到绿叶一天天在蓝天和阳光里舒展开来,槐花便一串串米粒样长大,微笑,绽放,然后张嘴突出一丝丝、一缕缕清香,期待着我的眼睛偶尔来抚摸几次。每每看到这些活力四射的槐花,诗心就动了。昨夜,我的槐花悄悄开了,一点一点,一朵一朵开了,那些乳白的花朵像夜里的星星闪烁在我的心空。今夜,有银色的月光像轻纱一样洒下来,落在那些初开的槐花上,雾一样娇柔,多像戴着头纱披着婚纱的新娘,微风拂动,微笑的新娘嘴里轻轻吐出香气,弥漫溶化在月色里,多么美丽,多么醉人,多么浪漫。昨夜,槐花的清香借风的手指叩响过我的门环。那时,我还在梦中呓语。风儿带着一缕槐香的相思,轻轻落在枕边,像几瓣乳白的槐花悄然落在身上,无声无息,却情意绵绵。今晨落在门环上的清香依稀还在。我的槐花正静静的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我的眼睛。中午,槐香在微风中,小睡了一会,就溜进我的房间,恣意香袭着我的诗意,文字便蝴蝶样起舞,诗意样种植爱情。过往的一切都悄悄逝去了,就像这些被我钟爱着的洋槐花。

我久久地站在那里,久久地凝视着那串残槐花,与她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槐花是有心的,不是吗?你从哪里来,又将到那里去?你是这样地留恋枝头,留恋这个世界,该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没有了结吧?还是为了向世人阐释些什么?冥冥中我们是注定有缘,还是如来派你来点化我这青梗峰上的顽石?槐花无语,依旧在风中轻轻地摇动着,但我分明嗅到了那淡淡的槐花香,嗅到了——生命的幽香。

  今夜,是个特别的夜晚,面对着这片广袤槐香的林海,面对着这如水的月光,面对着眼前这个梦一样标致和漂亮的女人,他一时陷在了迷幻中,不知道自己醉在哪里,梦醒何处?

人心是最难养育的,不像花草。喜欢美好是人的天性。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独特的美,让我们用心去享受这些大自然赋予的美。把心养育的阳光一些,美好一些。让美好驻足心灵深处,时时慰籍误入红尘中的我们。

  月光下,槐花香中,他忍不住拥抱了她,而她也没有拒绝。她,下意识地把头深深埋在他的胸怀。呵,二十年了,他和她终于拥抱了。

一夜之间,槐花如潮,槐花香如海,淹没了周围的一切,包括我疲惫的灵魂。阳光一样的槐花满山遍野的盛开了,白花花的像碧绿海洋里的浪花,随风此起彼伏,香气随着浪花此起彼伏。香气阵阵,太阳出来闻闻,醉了。月亮出来嗅嗅,也醉了。沉浸在槐花香里,感觉世界都是香的。每当沐浴在这些甜甜的槐花香里,我的眼睛和身心逐渐温柔起来,仿佛多年前丢失了的柔情又复活了。槐花寂寞孤独的时候,她该思念谁?也许我猜度,她没有人可以诉说。但是,她有自己独特的语言,那就是时时释放来的香,或浓或淡,或远或近,都是她的语言,如诗歌般阵阵吐出。只是人们无心去听,忽略了她的心声。初夏之夜,一个人,静静的在槐树林散步,花香像清茶一样逐渐倒满心灵之杯,我仿佛听懂了槐花的花语。她也有相思,也有孤寂,也有快乐和烦恼。和槐花在一起,有回到童年的感觉。和槐花在一起,不论如何,都是舒心的,快乐的,不知疲倦的。每当夏夜里,有手术或者抢救病人,回来晚了,远远一闻见槐香,心里一轻松,自然身体就不累了。也许是心一闻见槐香,就高兴,一切疲乏都走远了。在我的心里槐花香可比夜来香美妙多了。渴望梦里和一季槐花谈一场最香最香的恋爱

  槐香再次砸下来,梦幻般笼着他和她。他的一只手环着她的纤纤细腰,用一只宽厚的手掌轻拍她的肩头:“菲儿,当年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说着,他变换手势,用两只手撩开了她额前的秀发。月光斜照在她的脸上,清晰地露出她碧水一样纯澈的眼睛。不用看,只靠猜想他也能感到:这双眼睛依然泛着年轻时代的光华,那么脉脉柔情。这双眼睛曾经无数次激励他在医学院全级200多名学生中考取第一名;曾无数次激励他在篮球场上带领他的球队一次又一次夺冠。爱情的力量是多么伟大啊,她曾经给与一个男孩全部生活的热情和幸福的希冀。

五月是草的月份,也是鸟儿和虫儿的月份,更是槐花香弥漫的月份,也是我出生的月份。因此我喜欢和五月拥抱,和五月握手,和五月说话,在五月里作诗作文,更喜欢和五月谈情说爱。每次沐浴槐花的香甜,我都默默的接受,槐花却一年又一年不知疲倦,开得笑容灿烂。五月的夜里,可以甜甜的伴着槐香入眠,而那时槐花开得正艳,槐树叶绿的正好,也许槐花能夜夜走进梦里和我拥抱再拥抱。那片槐树荫里,有太多太多的阴凉,还有太多太多的香甜,无私奉献的阴凉和香甜。借槐树的阴凉,把槐香拥住。思念便有了领地,一直延续到下一个五月。窗外的槐花再次盛开,绿茵遍地,香气四溢,心里的思念才有了着落。不知不觉远去了槐花甜甜的香气,捧一捧夏天的温柔,握别槐花远去的香甜,祈望来年在五月相拥。

  “遗尘,我……我……”她轻声唤着他的名字,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滚落而下,点点泪光中,她清瘦且娇美的脸,有一丝忧郁,一如从前,令人疼惜。

槐花上的月亮,时缺时圆。月光将窗外槐树槐花的倩影复制到地上和墙上,也复制到我的心里,像她们的照片一样逼真,后来凡是有月光的夜晚,槐花就有自己的月光相册,供我的心灵在孤寂的夜晚来来回回的欣赏。槐花一串串,用香串起相思一串串。年年香甜依旧。

  学生时代的她,无须粉黛,总会惊艳全场。无论是在演讲比赛的会场还是文艺汇演的舞台,还是期末的领奖台,她总是老师和同学眼中最美的校花。她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身材和五官都略显纤细,喜欢穿紧身的衣服,喜欢素雅的颜色,喜欢穿风衣和裙子。总体说来,散发着骨感而柔弱的美丽。她很会写诗填词,还有一丝忧郁,就像名著《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所以同学们都喜欢叫她“苏颦儿”。

槐花年年开,年年香,年年都让我难以忘怀。也许像蝴蝶风铃一样的槐花里隐藏着一双像孩童一样天真无暇的眼睛,时时注视着我的心灵,净化着我的心灵,养育着我的心灵,使我在红尘凡事中能诗样活着,能诗样快乐着。就这样,年年有槐香养育着我的诗心,一年更比一年绿。

  【二】

面对窗外这片槐花,随着风的轨迹,香气浓了,又淡了,淡了又浓了。摘一缕花香,让它安然躺在心灵深处,安眠,等待来年槐花盛开,再次放飞这缕花香,让槐香弥漫过五月,让槐香漫过心灵空间。邮寄一缕槐香给来年的夏天。等夏天收到这缕花香,我已经跑进五月的怀抱。活着多好,像槐花一样平凡的活着,盛开的时候也能香气四起。槐花的香浸润着初夏的温情,静心把自己也浸润在花香里,浸润在初夏的温柔里,倾听自己、槐花和初夏的心跳。

  月光下的拥抱渗透着槐花的清芬,两颗心瞬间就醉了。她不再说话,他也不再问。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只感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对着月光,对着槐香,他又从后面环着她的腰。此时,她,正靠在他宽厚而温暖的怀中,秀发贴着他的胸前和下巴。“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他和她不由得脱口而出。

随着夏天火热的脚步,我的槐花时间不多了。我的槐花不动声色的一朵一朵老去,一瓣一瓣凋零。就连那日日夜夜陪伴它们的碧绿的槐树叶一开始也不动声色。起风了,满地的槐花憔悴着被风一浪一浪的送出了我的视线。一阵大雨落下,那些不动声色的槐树叶终于忍不住哭了,眼泪淌下,湿了一寸一寸的土地,那哭声一阵一阵传进我的梦里。槐花陪伴着我蔚蓝的时光,逐渐走向凋零。不知道夏天是否还记得槐花的香,我却难忘这温和的香气,总是弥漫在梦里梦外。

  20年前,在他和她学习和生活了四年的医学院那片盛开的槐花林中,她念给他的就是这首诗。

五月走远了,槐花落英飘逝了。心灵时时怀念槐花香甜的气息。于是开始在心灵里开垦一片空地,种些槐树,种些绿荫,开些槐花,吐出缕缕香气。梦里五月的中午,阳光很好,天空很蓝,槐花开的正艳,香气浓郁,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可以在槐树下的阴凉里小坐,沐浴在香甜的安静中,天地一片安静,心也一片安静,浸润在安静中醉去。

  当时,是他们临近毕业回乡实习的前夜。苏菲儿写了一首诗,要到槐花林念给逸尘听,并说要送给他。诗歌是这样的:

这几年,因为文字,我在心中,不断放养着槐香。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梦里曾被槐花熏香过,记忆里一定会保留一段被熏香过的日子。熏月当灯花做床,五月馨风吹衣裳。世间最得温柔处,红盖槐花一并香。那香在微风中摇曳,是甜甜的,美美的,容易醉人的。月亮都被熏香了,文字也被熏香了,梦也熏香了,情感自然也被熏香了。槐香是隐在我灵魂深处的思念。也是被文字和槐花熏洗过的运气。槐花能年年落进我温馨的诗行,真不错!

  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

误入槐花深处,心灵被槐香充满,梦话中,自己变成了一串纯净美丽的槐花。我遇到槐花,就是命中注定的,是天生的,是不可避免的。许多东西是天生的,不由自主的,我对槐花的相思也一样。与槐花这份独有的情缘,真不知道因何起,何时起,又会因何终,何时终。叹息,误入槐花深处许多年。太息,误入红尘深处许多年。

  月色熏香,我的爱像蝴蝶飞翔。

  四年的相处,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总是染上槐花的香。

澳门金沙vip【金沙国际欢迎你】,  我爱你,甜甜蜜蜜,却不敢靠近你。

  少女的爱懵懂如花羞赧,爱在心中念,梦中想。

  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

  多少次,看你林荫场漫步,想把你手儿牵。

  多少次,看你篮球场上灌篮,我把爱的情愫深藏。

  多少次,默默祈愿,羞红了妩媚的脸。

  请风儿送去我的祝福,让雨儿缠绵我皎洁的思念。

  当时,收到苏菲儿这样的诗歌,赵逸尘感到无限惊喜和感动。他一直以为苏菲儿是一个月亮一样高洁不可攀的公主。她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是级里成绩最优秀的女生。她多才多艺,能歌善舞,还喜欢朗诵和写诗。不过,他总是不能明白为什么苏菲儿的眼睛里总是含着一丝忧郁,似乎还有一丝期许。所以他努力学习,功课样样优秀,还一直在运动场上展风采。总之,赵逸尘把苏菲儿当成女神和梦中情人一样看待和暗恋。总希望自己可以表现得最完美,来吸引她的目光。因为菲儿喜欢写诗,所以,他经常以写诗为名,同她探讨和交往。

  花开花谢,寒来暑往。四年的医学院生活就要结束了。他们除了谈医学,谈文学,竟然都没有直接表达过爱意。也许是那个时代太矜持的缘故,所以很多人都选择了把爱埋在心底。没有人敢于在老师和同学面前表露自己爱慕的感情。毕业在即,菲儿竟然鼓足了勇气,给他写了这首诗。逸尘激动得有些失态,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这个美得像梦幻一样的女孩会倾心于自己!这难道不是他最渴望的吗?他问自己。可是,他压制住心中的狂喜不敢接受,更不敢表白。只说了一句:“菲儿,你,你写得真好!”

  一阵柔软的风吹来,暖暖地,带着槐花的香味。他又重复了一遍:“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菲儿,你真是才女……”

  “遗尘,你喜欢吗?你,你还有别的要说吗?我,我明天就要走了……你,你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没有,哦,我很喜欢,很喜欢这首槐花诗,谢谢你,祝你实习愉快……”

  “逸尘,真的没有别的话了吗?也许,也许我走了就永远不要回来了……”菲儿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期许。

  “不回来,你要去哪里呢?……不管你去哪里,我都祝你幸福!”

  “好吧,也祝你幸福,逸尘,再见……”说完菲儿掩面跑走了。

  逸尘愣在那里,不知所措。他一直不懂菲儿为什么那么忧郁,一直不明白菲儿到底在期许什么。其实他不明白,菲儿很喜欢他,甚至说是很爱他。正如他很爱菲儿,可是他从来不敢表示和表达。

  【三】

  入夜,逸尘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一遍遍默念菲儿的诗歌:“槐花香,醉了枝头的月亮。醉了今夜的月光。”这是一个多么诗意的女子啊,她是在向自己示爱吗?这应该不仅仅是写诗这么简单,显然这是菲儿表达了对他的爱恋。还有她的话,她是不是希望他表露对她的爱呢?最后他确定是这样的,所以他决定明天早晨一定送她去火车站,他要亲自送她回乡。想着想着,那个二十四岁的大男孩竟然脸红了,他笑出了声,然后甜甜地睡去。

  梦中,他和她约会在槐花林中,那是一大片粉色的槐花林,一直飘着粉色的槐香……梦中,他深深拥抱了她——那个穿着湖蓝风衣,系着绿色丝巾,里面套着好看的白衬衣,扎着外腰的长发披肩的美丽女孩,而且他还俯下身子,亲吻了她,她绿色的丝巾贴在他的脖颈上,那么柔软……然后他将他的嘴唇快速滑向她的……

  叮铃铃……一阵铃声响起,逸尘一骨碌爬起来。多么香艳的一个美梦呀,竟被这铃声给毁了。他不敢多想,摸出枕头下的手表看时间,八点零一分。这是平常上第一节课的铃声。他看看周围的舍友,大家都还睡得香呢,他赶紧穿衣起床。

  他知道菲儿要坐火车回去的,他要去送她,顺便把自己已经写了两年,夹在日记本里的字条给他。这是在大二快结束的时候写的,只是他一直没有勇气给她,只好夹在自己每天都写的日记中,而他的日记很多都是写她的。字条的内容是这样的:菲儿,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可是说不出口!我很想说,我很喜欢你!我要为你变得更加优秀和出色,我会努力让你喜欢我,今生我希望能够娶到你!落款是:暗恋你的逸尘。时间是:1993年5月。

  他小心翼翼地翻出字条,揣在口袋里,然后赶紧向女生宿舍楼跑去。敲开女生宿舍的门,早已不见了菲儿,同宿舍的女生告诉他,菲儿一大早就走了,走的时候眼圈红红的,似乎夜里哭过。

  没等女同学说完,逸尘早掉头向火车站跑去。医学院距火车站并不太远,五分钟后,满头大汗的逸尘出现在火车站门口。

  此时,正赶上一列火车驶出车站,从车窗中他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风衣女子的身影,他还看到她对他使劲挥舞的手臂和她颈子上那条鲜艳的绿色的丝巾。

  逸尘拼命挥舞着自己的一双手臂,跟着火车跑了很远,直到那丝巾和火车尾再也看不见。他的心开始失落,仿佛跌入了无底的深渊。他感到很茫然和空洞,似乎她带走了他的世界和色彩。

  果然,菲儿走后,再没有回来。两个月后,他失魂落魄地毕业了,回到了家乡烟台,被截留在市人民医院,当了一名内科医生。

  当年,无论他怎么期待,菲儿始终没有回来。逸尘不知道菲儿去了哪里?于是他再也没有见过她,如果不是这次的20年同学聚会,也许他和她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

  【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