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7

忆起唐杰忠:《虎口遐想》后,他和姜昆先生成了白银搭档

 姜昆春晚相声节目集锦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本文发表于作者武束衣的豆瓣日记,原题为《姜昆三十年春晚节目全回顾》,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有删节。文章原写于2016年春节,最后一部分《新虎口遐想》的内容补充于2017年春晚后。

北京6月19日电“老虎正犯懒呢,我干什么呀,我拿拐棍儿捅老虎?”“哎,别介,那非把老虎捅精神了不可!”这段对话,出自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姜昆与唐杰忠表演的相声《虎口遐想》。后来,这个作品被很多人认为是相声界绕不开的经典。

“歌颂型”相声这一大分类,并非马季所创,但是发扬光大是绕不开马季的。

图片 4

图片 5

如今大多数相声爱好者提到马季,必先想到他是中国相声史上歌颂型相声的杰出代表,这似乎早已成为对马季的一种标签化印象。

本篇主要提及对象为姜昆在春晚舞台上的相声演出,评论也更多限于个人对其舞台形象与角色发挥。

资料图:唐杰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由于受到所处时代背景的深刻影响,马季创作并表演了一大批反映时代风貌和社会发展新气象的作品。例如:《找舅舅》、《新桃花源记》、《登山英雄赞》、《友谊颂》等等都是极为鲜明的歌颂型相声,对此观众评价褒贬不一。

自小听姜昆,基于那般音色和语速,脑中自然勾勒出的深刻形象,是个幼稚活泼,又牙尖嘴利的小伙子。1980年代,小伙子带着好奇与欣喜去观察这个世界,带着挫败与不忿回家跟家人抱怨,跟领导诉苦,但扭脸又能唱起歌来。此种状态在大量现在听来并不太好笑的段子里,尤为清新。

2017年6月18日晚,85岁的唐杰忠因病去世了。此时,距离他与姜昆表演的《虎口遐想》登上1987年春晚舞台,已经整整过去了30年时间。唐杰忠是相声大师刘宝瑞的弟子,曾获“侯宝林金像奖”等多个荣誉,当年与姜昆搭档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著名的捧哏演员。

有人认为这类作品有悖于相声的讽刺作用,也有人认为以主旋律正能量为“梁子”,在其中穿插包袱能发挥相声演员亦庄亦谐的特点。

他身上那股不知来自何处的似乎用不尽的亢奋,可以将文本“包裹”住,而当时正处于一个重大转折点的社会本来便在累积,并且也极其需要——这种亢奋。

姜昆之前的搭档是李文华,也是相声大家,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唐杰忠只能表演“好”,不能“坏”。不过,最初唐杰忠与姜昆合作效果并不是太好。开始,唐杰忠按照录音一字不差地模仿李文华,后来,大家一起研究,认为应该发挥唐杰忠自己的特点给姜昆捧哏。唐杰忠还给重新“设计”了自己的形象:戴上了一个没有镜片的眼镜,这个道具一用就是20年。

而春晚上的“歌颂型相声”并不是占大多数的,至少我们能记住的,大多不是歌颂型。

这形象其实是姜昆在春晚之前,和李文华合作的不少作品牢牢奠定的。实际回想,“姜李”组合整个周期也不过就是五年多。但这五年间送出了长长短短30多段作品,算相当高产。后来李文华老先生因声带做摘除手术彻底离开舞台,却也一直被人深深怀念着,而姜昆角色则很快告别了小青年时代,进入到下一个阶段,而这一段才是电视相声把他推向全国的高峰期。以至于,现在很多人一提他要么是说讽刺相声很精彩,要么就觉得这人传统功底不行,不擅大相面八扇屏。而好像全然不知,他有过那么一阙不可复制的辉煌。

图片 6

实际上,比如被大家打上“歌颂型”相声标签的姜昆,是1983年登上春晚舞台担任主持人并表演相声《错走了这一步》、《对口词》而走红。

图片 7

资料图:唐杰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1984年的时候,相声《夸家乡》突出了捧哏的李文华。李文华是著名的相声名家,从师于郭启儒先生,曾先后跟刘宝瑞、马季、郝爱民、姜昆等演员合作,是相声演员里的捧哏高手。

姜昆和杨澜曾一同主持综艺节目。

姜昆也认为,唐杰忠是“高调从艺低调做人的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他说,两个人最开始的合作“真是费了力气”,终于在《虎口遐想》这个段子上,俩人开始找到了感觉。

1985年的相声《看电视》。当时这个相声很接地气,上世纪八十年代,其实农村还很少有电视机,而且大部分人第一次看到电视,觉得这么小的一个东西,可以看到各种节目、人物、剧情等,看起来非常新奇,这个相声也就是反映了这么一个生活现状。

看初期,姜昆对于春晚的意义,真比冯巩他们要重要得多。不说他连续主持了前六届的春晚,除了本行相声演出,还有唱有跳,花鼓戏,比赛解说,样样来得,极大地充实了那时候尚不丰满的节目内容。当然春晚最早确实就简陋得如同一个工厂的内部年会,也自然温馨得像工厂内部年会。所以倒不必因此去反推其个人业务有多高明,只是说赶上了这个关键点,且干劲够大,牢牢填住了观众视线。

“师父是个在业务上特别愿意‘较真儿’的人。他聊天的时候常说起当年跟马季先生搭档的往事。他是受马季先生委托,来跟姜昆合作。师父也曾提起过《虎口遐想》,说这个作品费了不少功夫呢。”
唐杰忠的关门弟子韩占军也知道这段往事。听到提起恩师,他的鼻子立刻酸了,“昨晚送走师父,两点多才到家。想哭”。

1986年相声《唱歌的姿势》,是唐杰忠的首次亮相,他是刘宝瑞的高徒,以演讽刺相声为名,曾被评为“十大笑星”之一、获得过“侯宝林金像奖”、曲艺界比较有分量的奖项“牡丹奖”等殊荣。

图片 8

韩占军回忆,师父说,《虎口遐想》这个相声是由梁左先生的小说改编过来的,“梁左先生是著名作家,但写相声那会儿真是初学乍练,还是在姜昆的帮助下,反复打磨修改,最后写成这么优秀的一个作品”。

1987年的《虎口遐想》是经典讽刺之作。很多人都说春晚只有歌颂型相声,那肯定是没看过这个相声的。《虎口遐想》讲的是逗哏的“掉下”动物园老虎洞之后,通过想象以及周围游客的表现,来讽刺一些社会现实的,看的挺有意思,并不比德云社的相声讲的差。

1983年《错走了这一步》《对口词》《战士之歌》

图片 9

1988年相声《电梯奇遇》,也是一个很有名的讽刺相声。

1983年第一届春晚,姜昆李文华一共演了三段相声,总体长度接近半个小时,《错走了一步》是主体,后两个按照现在剧场相声普及,我们知道叫返场。还是真的让马季手执一堆纸条上来,念了下观众的热烈来电,要他们继续演的返场。接下来两人离开主舞台,站到观众当中去表演,导致导播切画面还有些忙乱感,

资料图:唐杰忠。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989年相声《捕风捉影》,也是一个经典的讽刺相声,讽刺的是社会上一些喜欢捕风捉影,稍微有点动静就往阴暗处想的人。

《错走了一步》可看作是之前二人名作《祖爷爷的烦恼》的延续,依然宣传计划生育政策的主题。很多段落现在听起来又熟悉又陌生。

整个《虎口遐想》描述了一个稍显荒诞的故事:一个单身小青年来到动物园看老虎,不慎掉进老虎洞最后脱险的经历。这个相声在那年的春晚舞台上大放异彩,收获不少好评。韩占军透露,当时他老听师父讲这个故事,“这算是他们一个里程碑式样的作品”。

当然,后来的春晚相声日渐衰落,很多演员也反思为什么小品成了主流。

纯看创作,这段相声倒充分表现了姜昆鲜活的表现力。不同于《祖爷爷的烦恼》更多在依靠描绘出一个因超生而人满为患的荒诞情景来吸引人。《错走了一步》的设定相对更个体化,只聚焦在一个家庭,也只聚焦在更直观也更现实的个人感受上。

除了《虎口遐想》,姜昆、唐杰忠还合作了《学唱歌》、《着急》等多部作品。渐渐地,观众们开始忘掉了李文华,慢慢接受了唐杰忠的表演。姜昆与唐杰忠也成为那个时代相声界的“黄金搭档”之一。

到了2006年,德云社横空出世后,因为郭德纲的刻意宣传,也将相声分成了所谓主流和非主流。

一名年轻的父亲三年内迅速地获得五个孩子,家庭压力把他对孩子的喜爱和生活的热情一下消磨至负数。姜昆塑造的“老烦”形象可看作是后来“老急”的雏形。梗着脖子,揣着兜,嘟囔着烦躁小情绪。一句话,就是《文训徒》中徒弟万年的名字——别扭。

名气更盛的唐杰忠没有把自己当个“腕儿”,依旧低调。或许是因为爱笑,再配上说话时的一脸慈祥,唐杰忠得了“笑佛”的美誉。早年接受采访的时候,他一再强调,自己谈不上表演艺术家,就是一个普通的相声演员。而在之后的演艺生涯中,他也依然甘当绿叶。

后来德云社开始登上春晚,所谓主流非主流的说法,也慢慢消失了。

中间“老烦”有一段与“相声演员李文华”的对话,很自然地让李老把一些基本政策给直接讲了出来。

图片 10

其实,只有逗人笑的才是真正的相声,都不搞笑了,那还能算是这一艺术种类吗?

图片 11

韩占军与恩师唐杰忠在演出。韩占军供图

总之,老烦在劳累了一天后,终于崩溃着唱出“都怪我自己,错走了这么那么一步”。悔不当初的劲头,好像居委会没给发计生用品似的。

比如有一件事,姜昆一直很感动,“突然有一天,唐杰忠老师跟我说,‘姜昆,我觉得你得找一个新的搭档了,我跟不上你了,你节奏太快,一个月得跑十好几个地方”,“我要是老这么跟着你的话,估计得拖你的后腿,找个年轻人吧。”
也正是在唐杰忠的推荐下,戴志诚成了姜昆后来的搭档。

这故事让一个人由于某种自己未曾估计到的意外而承受着较差的生活,批判力度始终有限。段子最终也没办法帮他解决问题,只能用吃错药这种平地挖坑再填的转悲为喜来结束眼下的困局。

唐杰忠也不忘提携后辈,甚至还操心徒弟们的琐碎生活。据报道,对巩汉林,当年唐杰忠当年千方百计帮他托关系、找朋友到北京发展,还帮他在北京借了房子,巩汉林提起这事就说“感激师傅一辈子”。

姜昆在前半段表现老烦初得贵子时的那种喜不自胜,乃至有点癫狂的模样相当出彩。他新奇地看着初生婴儿的五官,嘴里说着颠三倒四的冷笑话,他接送孩子时高兴地拿嘴当作小喇叭哼歌,他晒尿布时中二地想象自己在给联合国升旗。以至于多年之后的我,在网上跟某位朋友有一搭没一搭聊天的当儿,对方偶尔忽然会说“到点了,接孩子去”,耳边竟不由自主会响起那阵滴滴滴滴答。

不止是弟子们,在一些青年相声演员心目中,唐杰忠也是个和蔼、认真的长辈。青年相声演员甄齐觉得,唐杰忠先生是捧哏的大家,到外地演出在车上还一直排练,丝毫没有架子,“晚年生病以后,还是特别注意提携年轻后辈,他的一些作品都是我们学习的典范”。

返场一般是说个小笑话,或者来段柳活。《对口词》和《战士之歌》基本上也算延续这个习惯。《对口词》中姜昆肢体语言非常多,只听过音频的可以补下视频。互动很频繁,演得也很嗨,但也没什么好说的。歌唱得真还行。后面几年又连续出来好几个只把唱歌当事干的相声,也算一种路径依赖,也说明这种形式当时确实红。

“师父真正卧床不起大概有半年时间。原本今年春晚预设有师父向全国人民拜年的画面,但就在直播那天,师父住院了,就再也没出来。”韩占军哽咽着说,父亲节这天师父走了,“我们都很难受”。

图片 12

1984年《夸家乡》

《夸家乡》借讲述者角度来表达“社会主义新农村”现在如何如何幸福。主题部分要有细节,要有对比,夸的人自个也需要沉浸在情绪之中才好。文本模板其实就是套了个《打灯谜》类的文字游戏——乙百般勾引甲说出某个关键字,而甲用各种同义或同类说法替换过去,看点主要是甲如何左支右绌而又屡屡过关,但最终总不过因为过度兴奋而失言讲出来,当然到这里整段也就结束了。

李文华台风偏憨厚宽容,设定属于不爱还击的人,偶尔能看见有点“蔫坏”。在《夸家乡》里,捧哏需要有强有力逼迫的表现,李文华的这种“坏”就能看得特别清楚。两人年纪相差太大,倒是也掐不起来。李文华捧哏到后期,属于“演员身份”的笑容老是提前冒头,细究是有点打乱人物,但看着老头儿五官皱成一团的样儿如此可爱,也就不太想深究布莱希特类问题了。

图片 13

1985年《看电视》

老李下,老王上,姜昆换了新搭档。

节目开始前,姜昆介绍了一下身边这位“特意找到一位长得像李文华老师的”王金宝。确实有点像,眉毛黑黑的,笑得也挺憨厚。王金宝代表作品不算太多,但这名字因为马季的《一仆二主》而被牢牢记住。“金宝?今天吃饱了,明儿个怎么办?”

之前姜昆和李文华合作过一个叫《看电视》的同名作品,但那个是讽刺国产电视机质量不过硬,同时表现了当时国人对这些家电产品进入生活的欣喜心情。而春晚版《看电视》则在保留了欣喜情绪之外,花大量篇幅歌颂了当时风头正盛的中国女排。写作思路依然是用陌生化来制造笑料,姜昆塑造了一位对什么都喜欢发点议论的老太太,各种说错话,各种会错意,但并没有什么丑化,于是笑果在缺乏冲突的叙述下,也就相对较温了。靠演员魅力在拉动掌声。

王金宝的捧哏基本没有什么问题,接话点跟李文华类似,很稳当。但这段相声质量不算太高,他的戏份自然也缺乏足够的记忆点。

图片 14

1986年《照相》《唱歌的姿势》

经过短暂过渡,姜昆迎来了他合作生涯里最久也最成功的搭档,之前给他师父捧哏的唐杰忠。

看策划思路,不知姜昆是否主动想把新作跟旧作弄些联系。《如此照相》之前火到不行,于是他就弄出个《照相》。二把刀摄影师非想摆拍一张反映农民风貌的照片,但根本只是了解些形式主义的东西。嘴里说着各种高大上的词,手上却把捧哏各种莫名支使。一路看来总体意思不大,就是后来牛群冯巩最爱玩的“一本正经折腾人”模式。不管是反映农村情况,还是讽刺某些创作者脱离生活,主题都像是随便往上一靠没太过心。

图片 15

摆完各种姿势,隔几个节目后二人又返场了《唱歌的姿势》。姜昆继续秀歌艺和颜艺,作为那年零点前的压岁节目,待遇真不低。也无甚多言的热场小段,姜昆后来自己在其他晚会老爱把这段拿出来。可能真是……性价比相对高。

图片 16

1987年《虎口遐想》

左神降临,姜昆的成熟时期也全面揭幕。

《虎口遐想》的具体内容就无须赘言了,台词里有个标题很精炼——《一青工游园不慎落入虎口,有关部门提醒游人注意安全》。好在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很多人说起姜昆的好,梁左这几段是通常都会挂在嘴边。《虎口遐想》跟后面几部着名作品有个显着的不同。就是你通篇听完,不是很能确定它到底在讽刺什么,最多也就是小小刺了一下不值得深究的择偶观。

窃以为这就是这段相声的厉害之处,不设定具体的针对目标,只是叙述。真的没多少作品可以如此“无意义”却又如此“妙趣横生”,演员和作者在短时间里共同完成了一幅速写。它架设出一个混乱中带点温情的危机场面,它刻画了一名心中害怕但脑洞不停的普通青年,它看似无意地用笔锋在社会中轻轻划过,却让观众在罕见情境中感受到合情合理的喜剧。

梁左非常擅长让主角通过几乎滴水不漏的逻辑推导过程,来包裹住一个个司空见惯的槽点。男青年在危机关头思考人生,觉得落到如此地步应该怪自己母亲把自己生得不够高大,思路相当清晰,让人无言以对。看看原文。

姜:当保姆干活儿累点儿,没生命危险哪,碰不上大老虎啊,咱们干完活儿还可以谈恋爱去啊。谈恋爱逛公园,有逛动物园的吗?公园什么样?花前月下,你在那儿谈什么,它得够味儿啊。你闻闻动物园什么味儿,你闻闻,腥臊恶臭,就这个味儿,谈什么它影响情绪呀!

唐:合着你掉老虎洞里就因为没有对象?

姜:没对象你也不要紧,你把个儿长高点儿。我长一大高个儿,我什么都看得清楚,我往前挤什么呀!这回倒好,我看得真清楚,我连老虎几根儿胡子都看清楚了!

像《药》中夏瑜坟头凭空出现的花环那样,作者最后善意地给小伙子机械降神送来一位善良又冷静的绿裙女孩。当小伙子脱离危险,手握着那条拯救他生命,又可能预示着他幸福的黄裙带,慢慢走向那名的姑娘时。我们甚至全然忘了这只是一段相声,都忍不住想着,这场奇特的会面到底会带来什么。相声在这里也就结束了,而越来越近那名女孩的画面,好像真的会在脑海里漾一段时间。

图片 17